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带着震动器上班上课,陪读少妇装睡

    无边无际的蔚蓝大海上,一群白色海鸥翱翔而过。

    它们停在了一座岛上的沙滩上。

    这座岛非常宏大,地势开阔,周围时不时地有雾气,从最中央的一座高山上流淌而出。    带着震动器上班上课,陪读少妇装睡      

    这些雾气散开,仿佛衣服一样,笼罩在这座岛的四周。

    而这座岛屿的四周,同样有很多的水汽,弥漫在空气中。

    阳光经过这些雾气的双重折射,竟然将这座岛掩藏在了空间中。

    这座岛上,林木成片。

    鹿鸣声响起,惊起一片鸟叫。

    林子里充满了生机。

    从高山上有一条瀑布落下,垂入深潭中,白色的水花溅起,飘起一道彩虹。

    景色宜人的地方,在不远处落有一处建筑。

    这是现代自然风格融合中式风格的房子,横在了溪水前,还有一家水车正在缓缓转动着。

    房间内。

    于枫睁开了双眼,缓缓地扫向四周。

    这间屋子的建筑风格,充满了古典气息。

    他一时间想不起这是什么地方了。

    但是想了很久,也没有想起这是哪里。

    他动了一下,顿时感觉身上疼痛欲裂。

    他看到自己的身上,缠满了白色的绷带,充斥着一股浓郁的药草味。

    他皱了皱眉头,立刻检查自己的身体。

    一丝气劲游走于他的四肢百骸,让他能够对于自己的伤势,有一个简单的了解。

    他这才发现,自己的身体很差。

    似乎是因为入魔的原因,消耗太大!

    他的身体有多处撕裂的伤痕,非常严重。

    他的体内,筋脉断裂,宛如一根根绷着的弓弦,全都因为用力太大,突破了界限值。

    身上的绷带里面,虽然用了很多的高级药材,把外伤包扎好,可是想要完全恢复的话,最少也要半个月了。

    作为医圣的传承弟子,他的医术了得,对于自己的身体立刻做出了判断。

    他不禁有些感慨。

    寒山寺一战,太疯狂了。

    “猿玄武?”

    于枫轻声呢喃,却没有听到回应。

    他呼了口气,眉头皱起。

    仅仅是这样简单地动作,就让身体疼痛欲裂。

    这时候,也许是因为于枫的声音引起了注意。

    有人走了进来。

    “少主,您醒啦。”

    说话的是一名侍女,长相甜美,非常恭敬地走了过来。

    她拿出了一条湿热的毛巾,帮助于枫擦拭他的脸。

    这让于枫有些不适应。

    “你是?”

    侍女恬恬一笑,道:“我叫小桃,少主想要喝水吗?”

    于枫还没回答,侍女又开始帮于枫擦拭双手。

    这种服侍的感觉,他甚至有些慌了。

    这时候又有人走了进来。

    “少主。”

    说话的是一名中年男人,背着一个药箱。

    “少主感觉怎么样,我先帮您换药吧。”

    他小心翼翼的帮助于枫换了药,重新抹上了高级药材。

    接连下来,有好多人都进来服侍于枫,都在喊他少主。

    这让于枫顿感不便。

    于枫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道:“这是哪里?”

    正在这时候,忽然从旁边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这里是极南观海。”

    于枫心头猛跳,忍着疼痛看向右边。

    他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不过也同样绑着绷带,伤势也不小。

    “风叔!”

    说话的,正是风清扬。

    他正淡淡的看着自己,满脸笑意。

    似乎是因为看到于枫醒了而开心。

    “我在这儿疗伤,比你醒来的早多了。”

    风清扬调侃道。

    于枫也笑了笑,问道:“极南观海吗?我还是第一次来呢。”

    “一会儿带你出去看看,你接下来有很多时间,能留下多欣赏这里的美景。”

    忽然,又有一道声音响起。

    于枫看向门口,只见刘某走了过来。

    刘某打量着于枫,笑容和煦,道:“不错,年轻人就是好啊,恢复的就是快。”

    “外公。”

    于枫很是感动,他非常清楚,自己能活下来,是最后时候,刘某来了。

    拯救了自己,拯救了风清扬。

    不过,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我时间很多?这是什么意思?”

    于枫问道。

    风清扬眉心皱起,道:“这一次岛主去华夏,也是冒着危险去的,而你,现在已经是逃犯了。”

    于枫愣了,有些苦涩的笑了笑,道:“不会的,不至于是逃犯吧,我回去和他们讲清楚。”

    “没必要了。”

    忽然,刘某冷冷的说道:“现在,华夏发布了命令,你现在身上也有悬赏令,遭到了华夏驱逐。”

    “而且,因为极南观海,你现在也成了十恶不赦的罪人,再也回不去了。”

    刘某很气愤,对于华夏的这个举动,也是没有料到。

    于枫同样无法接受,怔怔的看着刘某。

    他的心里顿时闪过了很多场景。

    自己在狼牙浴血奋战的画面,在于家村生活的片段,在季家的那些亲人。

    这些都是他在华夏的羁绊,属于他的回忆。

    “怎么会……”

    于枫无法接受,干涩的嘴唇微微颤抖着。

    被驱逐,成了逃犯,便是再也回不到华夏了!

    怎么会弄成现在这样子!

    他的神情低落,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别在意,我理解这种苦,总会有机会回去的。”

    刘某安慰道。

    于枫的心头满是失落,脸上也打不起精神来。

    “这也怪我,不该贸然行动。”

    风清扬看他这样子,有些自责,道。

    于枫摇了摇头,道:“这不怪你。”

    他现在并没有到那种崩溃的状态。

    他内心的信念依旧坚定。

    因为他知道,外公的极南观海就是被冤枉的。

    他也知道,华夏的那些老人,也是因为极南观海闯入华夏救了自己,才不爽的。

    “我现在仍旧相信,总有一天,极南观海和华夏的关系会和解。”

    “总有一天,我会回去的!”

    于枫淡淡的笑了笑,表现得很平淡的样子。

    他现在也并不担心,并不记恨。

    反而,他现在担心的,是自己的挚爱,杨黎如。

    “希望黎如不要为我担心啊。”

    于枫叹了口气,尽管这样想,但是他非常明白,杨黎如一定会很担心。

    也正是在这个时候,从外面忽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观主,京都那边有消息传了出来。”

    一个中年男人恭敬的说道。

    刘某抬了抬手,道:“说吧。”

    这名男子说道:“京都那边有变动了,一组莫晚风被卸职,驱逐出京。”

    “现在季家最强大的死对头,何家二代天骄何玉书上任,继承一组组长。”

    刘某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何家?”

    于枫一惊,他记得,在一顶四大中,貌似还有一个家族没有出现过。

    便是何家!

    何玉书的名号,他也是有所耳闻。

    只是,现在这时候出现,似乎要有大暴雨来袭了。

    于枫也在此时意识到,季家,应该要危险了。

    他很清楚一组的权限有多么恐怖。

    如果何家上台,必定会对季家产生一系列的手段!

    这让于枫不得不担忧起来。

    “现在……我想回去,季家需要我!”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71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