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行挺进她的身子\厂长玩弄下属人

  老扒显然不知道,玄浪的腿是不能随便问的。

    这是他的刺痛。

    可惜,他是个愣头青,还盯着他的脚问。    强行挺进她的身子\厂长玩弄下属人    

    “问个屁啊,我摔了一脚,把腿摔断了不行吗?”

    玄浪吼道。

    老扒不知道自己哪句话让他生气了,但也不敢问,于是后退,示意二癞子上前。

    “浪公子,我人送外号二癞子,很高兴能在这里见到你。”

    二癞子有求于人,于是像一条哈巴狗舔了过去。

    “二癞子的外号很牛气吗?”

    玄浪满脸的不屑。

    对方的冷漠,让二人感觉很难沟通。

    最后还是老扒壮着胆子道:

    “是这样的,我们二人连夜出来,就是想找您,想借一借您的人脉,当然了,我们不白借,事成之后,我们会给您一笔钱。”

    玄浪闻言,忍不住嘲笑起来,“就你们也能给我钱,你们这些穷鬼,见过钱涨什么样子吗?”

    二癞子的衣服破破烂烂,老扒虽然好点,但衣服也是不知道穿了多少年了。

    这副模样,哪里像是有钱人家的?

    还给他钱?鬼才信!

    “二癞子,拿出来给他看看,不然他不信我们啊!”

    老扒对二癞子说道。

    二癞子撸起裤脚,把绑在自己小脚上的空间卷轴取了出来,放在玄浪的面前。

    玄浪还在冷笑,根本不愿去看,穷鬼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

    正想让这两个家伙滚蛋,眼角余光却瞥见了那卷轴的边角。

    这一瞥,顿时让他面色一惊。

    “空间卷轴?”

    他立刻伸手就要抢过来。

    二癞子眼疾手快,及时收回自己的身边。

    “喂,你们不要命了,敢偷别人的空间卷轴?”

    玄浪大声喝斥道。

    “这不是偷的,是我捡来的,浪公子,我们找你就是想借你的人脉,去拳门镇将这个空间卷轴卖出去,等赚了钱,我们会分你好处的,你同意吗?”

    二癞子看着玄浪,说道。

    玄浪没有表态。

    老扒则接着说,“听说你们村有个村花叫花臻儿,人长的貌美如花,而您对她也很中意,但一直却没娶到手,想必是您的聘礼钱不够吧?我们向您承诺,只要空间卷轴卖了钱,就给您一份丰厚的聘礼钱,让您能成功娶到花臻儿。”

    这回,玄浪终于心动了。

    但他知道,光有钱还不够,但没钱就没办法去孝敬他的那位靠山。

    “好吧,我答应你们了,不过卖的钱我要分三成走。”

    玄浪提出了他的要求。

    三成?

    二癞子顿时就不愿意了。

    要知道,他最开始的想法是连一成都不给,顶多就给些辛苦费。

    老扒见二癞子想拒绝,连忙开口,“三成就三成,请给我们带路吧。”

    “老扒你在做什么?空间卷轴是我的,还轮不到你来作主!”

    二癞子大怒。

    “别生气,你要想想看,如果我们不答应他的话,他肯定不会带我们去找拳门的人,没有他的引见,我们只能将这卷轴卖给普通的商铺。

    到时候只怕连七成都赚不到。”

    老扒小声对他解释。

    二癞子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他只是无法接受。

    “玄浪是我们无法招惹的人,别再跟他谈条件了,好好接受吧。”

    老扒劝了半天,总算是劝动了。

    二癞子道:

    “好,三成就三成,我们出发吧!”

    “那空间卷轴你们打开过吗?里面有什么好东西?”

    玄浪问道。

    “我们怎么可能打的开?又不会修行之术。”

    老扒摇头。

    “嗯,没打开就最好了,说不定还能卖的更贵一些。”

    玄浪不再说话,走在前面,给二人带路。

    他连夜从村子里出来,就是要去拳门镇的。

    自从上次被林天佑踩断腿后,他无时无刻不想着报仇。

    前几天花重金请人给脚接上,并打了石膏。

    现在稍微能走了,他自然要第一时间去拳门镇,找他的靠山。

    起初他还有些担心,自己这样去找靠山,万一靠山不理他岂不是尴尬了?

    但运气不错的是,今天晚上他遇到了二癞子等人。

    这些人手里居然有空间卷轴。

    只要卖了钱,他就能分到三成。

    到时候见了靠山,把得到的钱分一半给靠山,想必靠山一定会答应回村子里帮他报仇。

    “咦,刚才我好看看到空间卷轴上有字?”

    玄浪并没有看仔细,二癞子收回的很快,那两个字,他只有模糊的印象。

    “是有字,应该是卷轴主人的名字,不过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难不成咱们还给它还回去?”

    二癞子说道。

    “也对,管他是谁的,丢了卷轴只能说他倒霉。”

    玄浪也不再去想那个名字了,专心在前面带路。

    事情往往就是因为你一个疏忽,就有可能导致非常可怕的严重后果。

    如果他坚持去看那空间卷轴上的名字,一定会发现,那卷轴上的名字居然跟花臻儿家的那个小白脸的名字一样。

    花臻儿可是当着他的面喊过好几次龙皇大哥。

    这个名字,他不可能忘记。

    可惜,他没有去看,错过了。

    夜晚,林天佑来到了厨房,开始翻找起来。

    经过几天的恢复,林天佑后背的伤已经不影响他的力量运转了。

    一掌让他伤了这么多天,那个怪物倒也算是个厉害家伙。

    虽然力量能用,但这里是圣地,除了隐居在这里的仆人的后代没多少修炼过术法之外,其他的可都是超级的高手。

    林天佑神格被封印,不能再像以前那样随意碾压敌人。

    所以他需要一把趁手的兵器,剑最好。

    没有剑的话,那就找个跟剑差不多的先替代着用。

    他先拿起了一把菜刀,挥舞了两下,感觉不趁手,又放下了。

    来到灶前,拿起烧火棍,这个倒是趁手,但它不是剑,而是棍棒。

    这里,房间里有蜡烛亮了起来,花臻儿穿着简单的衣服,跑出来查看。

    见是林天佑,便不解道:

    “龙皇大哥,你怎么了?是白天没吃饱吗?”

    她看着林天佑,这深更半夜喝出来翻厨房,实在是让她担心,怕林天佑白天没吃饱。

    “我又不是饭桶,到厨房就是来找吃的吗?”

    林天佑十分无语的回了一句。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5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