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要尿了gl失禁|夏夏和小区的三个老头

   “抱歉,凡……”瞧着我一脸唏嘘的表情,阿尔托莉雅收剑走上来,看着我手中的断剑。

    “还有办法修复吗?”

    “不好说,也罢,这把剑跟了我这么久,也是时候好好休息一会了。”    要尿了gl失禁|夏夏和小区的三个老头    

    “不行,能修复的话必须修复,哪怕是休息,也得是完好的状态下,毕竟这可是凡的排挡,不是吗?”

    “这……或许你说的有道理。”我到不是对搞基剑一点感情都没有,毕竟算是跟了自己最长时间的装备……我这么说会不会对物品栏里的诸多护身符尤其是BUG小护身符和凯恩之书没礼貌?

    但是,也不至于把自己的武器视为伙伴兄弟情侣什么的,那种武者精神以我的境界还GET不到,毕竟,我的目标是作为救世主打败地狱后过上混吃等死的生活,而不是作为空贼前往艾迪鲁庭园。

    本想着搞基剑断了也就断了,毕竟它的属性有点跟不上了,以前一直没打算换,主要是图的加所有技能的属性条,现在技能等级对自己的作用也不是很大了,它确实可以退休了,正好就让它功成身退,当然也不至于绝情的随手扔到物品栏角落里,大概率会摆在家里,弄个好点的武器架,安置上去,以后有事没事,都可以拉着女儿们参观,用深情的央妈标准朗诵语调叙说那些年我和搞基剑一同度过的难关。

    嗯,主要是为了显摆一下我自己。

    不过,瞧着阿尔托莉雅的眼神如此坚决,好像不帮我修复好搞基剑,她心里就过不去这个坎,我觉得还是顺了她的心吧,能修复的话,当然修复最好,就算自己不用也可以给别人用对吧。

    好歹也是一把准神器级别的武器,给点牌面吧。

    “那么,找谁修好呢?”

    我琢磨了一下,精灵族似乎不大擅长敲敲打打的样子,虽然听黄段子侍女吹也出过很了不得的铁匠,不过,现在,当今,还是别太难为阿尔托莉雅比较好。

    第一个想到的自然是恰西,巨人铁匠传承,论层次,在三界都属于顶端之流,不过本人自信不足,有着不属于野蛮人的腼腆性格,觉得自己只学了点皮毛,论经验,还远远比不上前辈们。

    其实这年头谁还看经验呀,得看命,我经验比瓦尔特丰富么?不一样打爆他的龙头,嗯哼。

    心虚瞧了瞧左右,很好,艾卡莱伊不在,我还绷得住。

    其实在也没什么,作为父慈女孝的当代表率,她大概率会附和我一起吹,甚至真心希望我能打爆瓦尔特的狗头,教训一下她那得志猖狂的老爹。

    话题又扯远了,恰西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放眼联盟,不说那些缝缝补补的小活,就说高端层次的铁匠技艺,应该没谁能比得上她了,穆矮冬瓜也不行。

    问题是恰西忙呀,为了能快点打造我的神器套装,至今还在地底熔炉,不分日夜的敲敲打打,最近又把瓦尔特的剑送了过去,导致她只能压缩睡眠时间了,再劳烦她,不用别人动手,我自己找根绳子,在路灯一挂一蹬算了。

    没办法,虽然不怎么靠谱,只能找穆矮冬瓜先看看了。

    出乎意料,穆矮冬瓜竟然没有在酒吧里厮混,而是乖乖呆在了他的铁匠铺里。

    大老远就能感觉到一股非人承受的热浪袭来,额头不知不觉多了层黏糊糊的汗水,敲敲打打的声音连绵不断,频率高的惊人,就好似……

    好似里面有人在剪辑鬼畜视频。

    竟然没有摸鱼,在好好工作?

    我吓了一大跳,这还是自己认识的穆矮冬瓜么?

    进了热火朝天的铁匠铺,我再次被摆满一地的装备武器吓了大跳,防具架武器架都快被淹没了,地上叠着,墙上靠着,甚至梁上吊着,甚至连杯子都被当成笔筒,硬往里塞了几把匕首。

    敲打声自炉火正旺的锻造台发出,穆矮冬瓜那树桩一样四方敦厚的身影完全被装备的海洋给淹没了。

    “实在忙不过来了,店里摆的地方都没了!”听见脚步声,这老冬瓜扯着矮人的大嗓门吼道。

    “耐久还剩多少?还有一半的给我滚,下了一半的再挺一挺,就算飘红了,省省也还能凑合着用。”

    “若是爆了呢?”我接着他的话,问道。

    “是你小子?”装备堆里长出了一个大胡子脑袋,那双略带黑眼圈的烟熏老脸,加上颇为四方的大耳朵,在我眼中凑齐了一个007的标志。

    “你来凑什么热闹?滚滚滚。”手里敲打个不停,亏这矮冬瓜还能空出一条胳膊,冲我没好气的罢了罢。

    “挺忙的呀。”瞧着他这副模样,我到是不好意思调侃了,摸鱼的人忽然改邪归正,努力工作起来,让我有股子原本一起同行的伙伴,背影正在一个个消失的唏嘘没落感。

    想当年,我,老酒鬼,法拉老头,加上一个穆矮冬瓜,被酒吧赶了出来,走在回家的路上,勾肩搭背,酒气熏天,一路嬉笑骂唱,那叫一个百鬼夜行,威风!

    如今,老伙计们一个个的离自己而去,只能在清明的时候摆上一壶浊酒……呃?什么?一个都没死?

    嗨,我这不是想煽情一波么。

    “刚从碧丝那摸了一坛好酒想送过来,既然你不要……”我转过身,作势欲走,这老冬瓜,背后的敲打余声还未断绝,人就瞬间晃到了眼前,热情张开怀抱。

    “哦,我的天,这不是亲爱的吴吗?我说今早怎么有鸟儿在枝头上叫,原来是有贵客登门。”

    “你确认你口中的鸟儿不是乌鸦?”我一脸揶揄。

    “那也是一只五彩斑斓,歌喉动人的乌鸦。”穆矮冬瓜正经国字脸,表示我读书多我不骗你。

    这脸皮也是没谁呢。

    不过,今天我就要用实力来告诉他,哪怕是五彩斑斓歌喉动人的乌鸦,那也是……一只真的乌鸦。

    “喏。”我往物品栏里掏了掏,在穆矮冬瓜一张老脸笑成菊花伸过手来的时候,将两截断剑递到了他手中。

    “你这是什么意思?”他瞬间表演了川剧变脸,一秒钟之内连变数下,反正到最后绿了。

    “如你所见,我的剑坏了,帮忙修一修。”

    “酒呢?”

    “你先看看能不能修。”

    “如果不能呢?”

    “那你的酒就没了。”

    “还不稀罕,我没长腿,不能自个去喝?”老冬瓜PIA一下将断剑扔地上。

    “那我回头告诉碧丝,让她在酒吧门口贴上小本买卖,概不赊账。”

    “亲爱的吴。”穆矮冬瓜脸上的菊花又绽放了,他飞快的将断剑拾起,吹了吹,又在衣服上仔仔细细的擦了好几遍。

    “你我兄弟多年,怎么连个玩笑都开不起了?不说这些,不说这些,来,里边请,还有阿尔托,更是难得的贵客,怎么,你也要修装备?不不不,你的装备我可修不起。”

    “我是陪凡一起过来的。”吾王表示我的装备没耐久,没法修,就很凡尔赛。

    穆矮冬瓜看看我,又看看吾王,再低头看看断口如镜的两截剑,忽然悟了。

    精灵族大名鼎鼎的如意神剑,一刀两断,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他不再言语,认认真真,仔仔细细的观察起了断剑,尤其是断口处。

    “你这把墨菲斯特之剑……”

    “是墨菲斯特的搞基剑。”我纠正对方,没事别乱改名字。

    “你这把剑……”

    “是搞基剑。”我再次强调。

    “你滚!”

    “算了,它就把剑,随你便。”我怂了。

    “你这把剑,修是可以修。”

    “那太好了,但是,你还有一个但是对吧。”我面无表情,是那历经百世的沼跃鱼。

    “没错。”穆矮冬瓜一脸的凝重,仿佛要给搞基剑宣判死刑。

    “但是,得加钱。”

    “……”

    就……就这?

    不对,这才是最严重的事态!

    我回忆起了自己的设定,一个哆嗦,脸色也跟着变得凝重起来,回头看向吾王。

    “要不,还是算了吧。”

    “能不能尽快修好?”吾王上前一步,根本不问价,又凡尔赛了一把。

    “这……恐怕有点难。”抓了一把灰胡子,穆矮冬瓜展现出和我说话时所没有的耐心与缓和。

    “我也不是乱喊价,主要是这把剑有点特殊。”

    “怎么个特殊法?”

    “我就直白点说了,它没什么技术含量。”

    “……”还真是有够直白的。

    “这可是准神器。”

    “正因为是准神器。”老冬瓜瞧着这把剑,直摇头:“它单纯就是依靠高级材料堆砌起来的昂贵品,除了里面几个封印法阵以及宝石魔力转换法阵比较有意思以外,工艺方面不值一提。”

    “也就是说,只要材料足够,这样的【准神器】你也能轻轻松松打造出来?”

    “现在的我当然没问题,不过我不会这么干就是了。”

    “为什么?”

    “废材料,废时间,这把剑的材料要是交给我,我能弄出两把准神器,或许还有剩。”

    “那不如……我们把剑拆了吧。”我一拍手心,逆向思维,感觉自己就是个小机灵,搞基剑若是在天有灵,一定也会很欣慰的。

    “没戏,我估计墨菲斯特大概也没怎么花心思去弄,制造的过程相当粗暴,很多材料的特性要么被固定,要么混杂的太厉害,或者干脆损毁,就算拆解下来也没办法当成材料了。”

    “那还是修修吧。”我一脸索然,真好呢,搞基剑,很高兴你又回到了我身边。

    “我之所以跟你说那么多,就是为了告诉你,修好这把剑也需要大量的材料,高级的材料。”穆矮冬瓜表情颇为复杂纠结,大概也在判断,这玩意到底值不值得修。

    “怎么个大量高级法?”我心里一凉。

    “我也不难为你,你给我准备二十件暗金级的装备,拆解下来,材料方面应该差不多了。”

    别了,搞基剑。

    我转身欲走,却被阿尔托莉雅拉住。

    “我……”

    “修修修,我修。”不等吾王开口,我开口打断:“只要是暗金装备就行了,不论等级品质对吧。”

    “都行。”老冬瓜点点头。

    “凡,我这里……”

    “我知道你有,但我也有,好多低级的暗金装备,留着无用,正愁没地方摆,所以还是用我的吧。”我捏了捏吾王的小手,说道:“咱两夫妻,还分谁跟谁,我刚才犹豫,就是觉得有点贵,想砍价。”

    并非大男人主义,也知道阿尔托莉雅肯定能拿出来,只是,我的毕竟是我自己的,而阿尔托莉雅的,是精灵族的。

    “还有。”穆矮冬瓜的眼神里开始酝酿不怀好意,正经事说完了,该说些不正经的了。

    “就算材料凑齐了,也需要大量时间,别的不说,光是拆解暗金材料就得花不少时间了,你应该也略知一二吧。”

    “不,我不懂!”我感到了危!

    “我听说,前阵子你逢人就吹,自己修复耐久的手艺天下第一?”

    “不,你胡说!”

    根本没有用,穆矮冬瓜努力踮起脚跟,拍了拍我的肩膀,指了指身后堆积如山的铁匠铺,露出你懂得的暧昧眼神。

    “修理费用……”这是我最后的倔强。

    “扯平。”

    “成交。”

    等穆矮冬瓜和阿尔托莉雅相继离开后,我表演了一出手撕我自己。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39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