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生道具play,他的手伸到我下面乱揉

    程星河看了看壁画又看了看我,咂舌:“你别自恋了,什么一模一样,我看是毫不相关,这是画师溜须拍马美颜过,比你本人帅多了。”

    我没搭理他,继续观察画像的肋下。

    颜料调的极为相近,但靠着我在古玩店老板那学来的知识,还是能看出细微的不同。    男生道具play,他的手伸到我下面乱揉      

    那个痕迹改的范围很大,看来,原本国君身后,应该有一个很大的东西向着两侧横着舒展过去。

    是国君身上的某种东西,还是,后头的什么人?

    我则看向了身后的江仲离:“先生,这边的壁画,原本画了什么?”

    江仲离看了看,不急不慢的答道:“大概是材料有问题,工匠画出纰漏,这才涂抹了。”

    “那不可能。”师父插嘴道:“咱们厌胜的手艺,能出这种纰漏?这肯定是后来其他人瞎改的。”

    江仲离露出了一副暧昧不明的表情:“说的也是。”

    他分明知道。

    不过,这个时候了,为什么不肯说?

    难不成——跟潇湘有关系?

    就只有这一种解释,江仲离不肯提起潇湘,怕重演景朝的时候,我跟潇湘两败俱伤的事情?

    顺着画像看下去,国君手上,握着一件什么东西。

    这是古代很常见的画法,皇帝手里总要带着点祥瑞的东西。

    那东西看上去像是一个如意,上面镂刻着的是九州方位图案。

    九州鼎,九重监,九方平安神,以前,“九”不光代表数字,也是代表无穷无尽的意思,带着“九”字的实在太多了。

    “国君,时间不等人。”

    江仲离转脸看向了天空,悠然说道:“辰时可就快到了。”

    又看了那个壁画一眼,我就跟着江仲离往前走了过去。

    身后浩浩荡荡。

    江采菱和江采萍也来送行,江采萍一脸委屈,显然不愿意让我自己走。

    我对她笑了笑,忽然想起来了:“你虽然没法去,可有要紧事儿要交代给你。”

    江采萍一听我用得上她,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什么事?”

    “你帮我照顾好了千眼玄武。”我答道:“这一阵子,它没少受罪。”

    千眼玄武的眼珠子崩了不少,眼瞅着要成为盲眼玄武。

    江采萍别提多高兴了:“先生放心,我一定把它养好!好像……”

    她思索了起来:“我以前,养过什么活物……”

    江采菱没好气的插了一句:“你养过爬爬胎,麒麟白,最后体无完肤,死的都挺惨。”

    程星河眼睛一瞪:“好么,口味这么重?”

    江采萍一歪头:“是么?不记得了。”

    我一乐,她这个模样……是不是跟失去真龙骨,不记得前尘往事的我很相似?

    江仲离领路,带着我们就奔着万华河过去了。

    公孙统送九尾狐,也是送的依依不舍:“师父,您老人家万事保重。”

    他们跟上头一直有关系,为了那么多的门人,也不方便卷进去。

    九尾狐带了不少酒,还是以退休老头儿的姿势,把酒喝的“滋滋”的,根本没搭理他。

    万华河就在真龙穴附近不远的地方。

    四海接天,往外蔓延到了四大天柱,往内就汇聚在万华河。

    这个地方,上应天河,依托了四大天柱的力量,有极其强大的神气,比蜜陀岛还要隐秘,是最厉害的禁地之一,普通人根本见不到。

    不过,有江仲离在,就好像一个指南针,没有他找不到的地方。

    跟在他后面,恍然想起来,似乎很久之前,我就曾经这么走过很多路——测算四相局的位置。

    没过了多久,翻过了一个山头,从上头居高临下一看,就望见一处地方,神气逼人。

    那个地方像是一个湖泊。

    形状宛如一个八卦盘,神气从四面八方汇聚在一起,水则奔着八个方向蔓延出去,仿佛是接通天地的一面巨大的镜子,极其恢弘。

    “好家伙……”程星河揉了半天眼睛,舌挢不下:“天底下还有这种奇景——哎,七星,看人家这行宫,比你那四相局威风多了!他怎么弄出来的?”

    九尾狐滋的喝了一口酒,答道:“传说之中,有九州鼎能创万物,他掌控着那种东西,什么做不出来?”

    小龙女一歪头:“做出来又怎么样,放龙哥哥要是愿意,什么都给他毁了。”

    阿满盯着那个八卦镜一样的形状,却皱起了眉头,像是有点担心。

    不论如何,已经到了。

    奔着那个方向要迈过去,可刚靠近了几步,忽然觉出一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压迫感。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3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