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看清楚我是怎么进入你的|把珠子推入他的铃口

  三月初三,草长莺飞,杏花微雨。

    凉京出了件头等大事,一直迟迟未成家的沈指挥使,要成亲了!

    更劲爆的是,不仅成亲,还一次娶俩。        看清楚我是怎么进入你的|把珠子推入他的铃口    

    一个是太师府的嫡女,一个是长公主府的郡主,一个比一个娇贵。

    沈筠陌一个庶子,能同时收服两个高门贵女,可谓是让无数人艳羡,尤其是至今打光棍的男人嫉妒的眼都要发绿了。

    让人羡慕的还不止这些,沈指挥使成亲,皇帝还亲自过来当证婚人,这是何等的荣耀,不愧是皇上跟前的大红人。

    除此之外,摄政王夫妇俩也来了,虽说王妃出自文国公府,跟郑国公府有些亲戚关系,可文国公府的嫡系子弟成亲时,也没见他们夫妻俩亲自到贺啊。

    再者,太后出自郑国公府,沈指挥使虽是庶出,也算是她弟弟,即便没有亲自来,也让人送了贺礼。

    足以见得,沈指挥使不一般,王朝最举足轻重的人可谓是都到齐了。

    至于其他朝臣,尤其是太师一系的,都是见风使舵的墙头草。

    眼见着太师不行了,自然老早就盘算着另寻主心骨,能跟摄政王抗衡的新秀,唯沈指挥使而已,更是一窝蜂地不请自来。

    郑国公府的门槛差点被踩烂,从见府以来,也没见过如此阵仗。

    郑国公乐得合不拢嘴,一边跟道贺的贵宾寒暄,一边在心里谋划,以后要对这个儿子好一点,能不能光耀门楣,全系于他一身了。

    庞老太太在另一边招待女宾,也是忙的不亦乐乎。

    后来见人太多,干脆编了个由头,说是头天太忙扭伤了脚,往太师椅上一坐,品着茶,当起了菩萨,只等大家上前巴结奉承。

    独孤雪娇和君轻尘进门的时候就分开了,男宾和女宾自是分开的。

    君轻尘原本还想把团团抱去男宾那儿,后来想了想,还是留给了娇妻。

    独孤雪娇抱着女儿,揶揄地看着他。

    “怎么了?你不是出门在外必要抱着团团,放在眼皮子底下才舒心?”

    君轻尘轻咳一声,趁着四下无人,搂住她的脖子亲了一口。

    “卿卿,别闹,都是一群老头子,臭的很,还聒噪,怎么能把咱家香香的团团果儿抱去。”

    不等独孤雪娇说什么,团团双手捂住眼睛,害羞地摇脑袋。

    不看,不看,我什么都没看见。

    君轻尘被自家可爱到爆的女儿逗乐了,忍不住在雪球一般的脸蛋上也香了一口。

    “乖团团,今日人多,务必跟着你娘亲,莫要乱跑。”

    团团睁开眼,看着自家爹爹,乖巧地点头。

    “爹爹,莫要担心,团团会乖乖的。”

    君轻尘听着女儿甜糯的声音,看着水汪汪的葡萄眼,脚下就像生了根。

    女儿太可爱,想一直抱着,不想离开去应酬。

    独孤雪娇笑着推他一把,抱着女儿往女宾处走。

    “快去吧,那边有人叫你了。”

    君轻尘不情不愿地扭头,把准备讨好他的人,扫了一眼,目露凶光。

    没长眼的东西!

    原本男宾处十分热闹,喝酒的喝酒,吹牛的吹牛,各种商业互吹。

    君轻尘几个眼神扫过去,瞬间冰封山里。

    官僚们话都咽回了肚子里,一个比一个乖巧,像刚过门的小妻子。

    直到拜堂成亲之后,新郎官来敬酒,才缓过来,纷纷以酒灌之。

    沈筠陌身穿大红新郎袍,脸部轮廓俊朗分明,硬挺如雕刻,狭长的眸子氲开一团暗色的雾,往日里浑然天成的杀伐气息,稍微收敛了些。

    他察觉到君轻尘的视线,转过脸来,眸中明明暗暗,薄唇微启。

    “王爷。”

    君轻尘将他眼底的不情愿和不快乐的敷衍,看的一清二楚,却只淡淡地点了下头,算是打过招呼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23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