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跪下屁股撅高自己扒开快点_ 被粗长顶起微突的小腹

    灵宝,地处黄河南岸,东接陕州(今三门峡)往西不足二百里则是西安的大门潼关重镇。

    去年秋,在扫平百旺部后吴三桂和马科奉命从安庆驻防洛阳,而后在年前李岩调整布局下令吴三桂提兵西进驻防陕州,而就在数日前李岩在动手打朝邑前又传令二人遣兵马再西进,进驻灵宝待命。

    吴三桂知道此事贼军正同朝廷在和谈,这个时局是最敏感的,局势也是最多变的,所以李岩令大军西进都符合当下的战略调整。  跪下屁股撅高自己扒开快点_ 被粗长顶起微突的小腹    

    灵宝距离潼关只有不到二百里地,北邻黄河难依群山,地势险峻且狭窄,重要的时候这里已到贼军的势力范围,可谓是终于正面相对了。

    在跋涉几日后吴三桂和马科部抵达灵宝驻防,两人麾下嫡系兵马并不多,却全是百战精兵,而其在长江平乱时补充不少降兵,大差不差加一起有个七八千人,兵力虽不算强盛,但胆子却不小,毕竟后方还有几个爵爷率领的数万主力呢。

    这个时代信息滞后,但在常宇上位之后非常重视信息的及时性,各部队之间及和京城之间都设置了快速联络通道,及军方驿站,相互之间保持密切联系,常规情报三百公里内也要在一日内送至,加急的八百里内一日必达。

    李岩和吴三桂等人虽分手不同防线,相隔千山万水好数百里地,但之间但凡有军情最迟一日半必达。

    比如数日前李岩传令吴三桂提兵西进,仅大半日就从蒲州传到了陕州。

    吴三桂和马科刚进驻灵宝当天,那边又有军情送来,李岩突袭朝邑得手。

    闪电一击下了一城,本是大喜之事,可吴三桂和马科接到这个军情后脸上未见喜色甚至还逐渐凝重起来。

    两人久经沙场论经验论智略均不下李岩之下,此时正值谈判期间李岩突然发兵进攻,虽然不知具体为何,但显然有事生变。

    原本两军隔河对峙局面比较明了,谈的好话握手言和,谈不好再干,可这突然一击立刻便将平衡打破,局面变得扑朔迷离起来,甚至有可能会突然就全面开战。

    难道京城那边谈崩了?

    不可能吧,若谈崩了,这边不可能没收到消息,而且若真全面开战了,常宇必定亲临前线就轮不到李岩给他们传令了。

    李岩只是传了军令,却并未说详述什么。

    可牵一发动全身,李岩那边虽首战大捷,但接下来极有可能就乱了局面,吴三桂和马科不敢大意,特别是他们现在就和贼军势力接壤,之间无所屏障,那真的是说干就能干起来。

    为此,吴三桂传令斥候往西侦查,要盯着潼关贼军的一举一动,而官兵斥候很快就通贼军的探子遭遇,不过双方并未发生实质冲突,以盘豆镇为界限,相互驱逐相互渗透,很显然官兵西进驻防灵宝也让潼关的贼兵感到不安。

    进驻灵宝两天窝还没捂热呢,蒲州突然来了急令,进攻潼关!

    擦!吴三桂和马科当场就被惊出一身汗。

    潼关是去往西安的大门,这是要全面开战了!

    而且,潼关是兵家必争的重镇,贼军那边防守的可谓铜墙铁壁滴水不漏,仅靠自己这两支数兵马绝无可能攻的下来。

    若说野战,吴三桂手下关宁铁骑可以吊打对方,攻城……可真不行。

    好在李岩这次说的比较详细。

    原来李过竟然出其不意也玩了个夜袭,竟将河津给围困了,弄得李岩救也不是不救也不是,最后索性不救,你不是围我河津么,那我就围你潼关。

    原来并非真的攻打潼关,而是围魏救赵,吴三桂和马科相视一笑!

    只是,他们这点兵力还不足以让贼军感到压力,或许起不到围魏救赵的作用,这还得要后方主力推进过来。

    于是吴三桂立刻令人快马急传后方的大部队,急行军西进,同时令前方斥候放出空挡,让贼军探子渗透过来,不着痕迹的让他们侦查到官兵大军推进的举动。

    而后,两人商议之后,吴三桂率嫡系坐镇灵宝,马科则率部继续往前推进至盘豆镇,从而惊扰潼关的贼兵。

    盘豆镇就是后世姑县镇,距离潼关不足百里地,基本等于就是其眼皮底下了。

    果不其然,官兵开始集结兵力西进的情报很快被潼关的贼军细作探得,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送到了李过跟前,李过此时并不在潼关,而是在大荔!

    李自成被俘之事弄的他内心恐慌不已,而后朝邑城破更是令其心惊,这个时候他尚无法确认李自成是否被擒,亦不知李岩为什么要动手。

    但无论是李自成是否被擒,他都不允许朝邑城丢了,这将对贼军形势大大不利,若和谈,他们筹码就会被压的死死的,若谈和失败,那更坏了事。

    所以李过决定必须立马反扑将大荔夺回来。

    不过也就在此时脑海灵光一闪,或许李岩此时就在等着自己去反扑呢。

    他夺取朝邑仅仅是拔除眼线么?或者单纯的夺取筹码?

    后边没有更深层的企图么?

    根据情报所述,李岩出动至少三千余兵马渡河突袭,这也是朝邑城屯兵的极限,但若自己倾尽大荔兵马去围攻,还是有很大把握夺回来的,但隔河就是李岩的数万主力,他岂能视而不见。

    他应该就等着自己倾兵而来。

    朝邑城这个时候绝对不是那么好夺回来的。

    既然如此……

    我何不将计就计,出其不意!

    于是他令麾下最勇悍的两个猛将,罗虎和马宝前往韩城调动周边数县近八千兵力在凌晨时突袭对岸的河津县城,先破了河岸防线然后顺利围城,本应立刻功臣,但他却授意罗虎,不急,小火慢炖。

    没错,李过的终极目标绝对不是打下河津,他是要李岩遣兵前来救援。

    他要施以调虎离山之际,只要李岩分蒲州兵马打援河津,他则会亲自坐着大荔倾其兵马反扑朝邑,下河津,收复朝邑,这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李岩你不是向来以智谋过人而著称么,今儿就称量你一下,看你能否识破我的意图,李过对自己这个灵光一闪非常的满意,好久没玩这么高层次的战术了。

    河津。

    秦松旺此时苦不堪言,却也愧疚非常。

    李岩在投诚常宇之前是以军师幕僚身份待在贼军中的,他可以出谋划策亦可以参与指挥作战,他其并没有自己的军队,而秦松旺也只是个随从,简单来说是亲兵或者家将,高亓则是贼军的一个小头目手底下有那么上百号人,在太原大战时拉来数千贼军跟着李岩一起投诚朝廷,而后南征北战学的一身本事也立下赫赫战功,成为李岩嫡系心腹。

    李岩奉令驻防黄河后,被常宇推荐为黄河总督,总理黄河防务,秦松旺作为他的心腹之一则被派往最北线的河津驻防,这里虽不是首当其冲,却异常重要,因为两军细作斥候多避开正面防线从此处流窜入境,就连常宇上次去对岸撒欢都是从这边迂回的。

    且,对岸就是贼军占领的韩城,根据情报显示至少有两千兵马。

    秦松旺兵力虽稍胜却也不敢掉以轻心,这是他跟着李岩学到的经验:小心驶得万年船,在进驻河津后便着手巩固防务,因为经常有贼军的细作人马在夜间从这里登岸过境,甚至绕城袭扰侦察,少则十余,多则数十上百,一开始仅靠官兵的夜不收驱逐狙击,但毕竟夜不收的职务是侦察情报,防务还得守城兵马来干。

    于是秦松旺也黄河岸边挖了壕沟防线,有观察哨有狙击点,常规驻兵五六百人,专门用来狙杀拦截那些明目张胆窜过来扰事的贼军,这也算是河津城的外围防线。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12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