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美女的胸罩崩开后男人开始吃,醒来他的硕大还在里面

  星辉灿然,夜风习习。

    一座山野湖泊之畔。

    苏奕躺在藤椅中,放松下来。    美女的胸罩崩开后男人开始吃,醒来他的硕大还在里面    

    “多谢前辈仗义出手,此等大恩,我商氏一族定永世不忘!”

    商文正躬身见礼。

    这位商氏一族的族长,脸上写满了感激。

    连对苏奕的称谓都变了!

    商青娉和姚雪连忙跟着躬身致谢。

    两女的态度也发生变化,面对苏奕时,拘谨而敬畏,如视神人在前!

    再不敢像之前那般,视其为同辈。

    “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

    苏奕拿出酒壶,轻饮了一口,道,“等你们此次返回宗门后,替我给商剑楼上一炷香,敬一壶酒。”

    商文正躯体一震,难以置信道:“前辈莫非和我祖父相识?”

    苏奕微微摇头,道:“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不提也罢。”

    商文正心绪翻腾。

    他敢确信,眼前这看似年轻的沈牧,极可能和自己那故去的祖父有着非同一般的关系!

    苏奕从袖袍拿出玉瓶,递给商青娉,道:“在你证道界王境之前,把这十斤幽玄神浆炼化了。”

    “等踏足界王境,就去神武星域‘紫河剑庭’,你曾祖当初曾将其生前最得意的一部剑经留在这个宗门,你身怀九阴玄脉,只要抵达,便可得到这部剑经传承。”

    “什么时候掌握了这门剑经的全部奥义,什么时候再离开紫河剑庭。”

    苏奕声音温和,显得格外有耐心,对商青娉谆谆教诲。

    “你曾祖当初,纵横星空各界,核心在于蹚出了属于自己的一条剑途,我希望,你以后可以在你曾祖的剑途上,另辟蹊径,青出于蓝。”

    “如此,足可慰藉你曾祖在天之灵。”

    说到这,苏奕心中轻语,“如此,也可让我不再心存遗憾……”

    前世,他只收青棠一人为徒。

    可对商剑楼的才情和禀赋,也发自内心的欣赏。

    否则,当初怎会亲自带着皇境层次的商剑楼,去黑湮风带中寻觅幽玄神浆?

    又怎会悉心指点其剑道修行?

    遗憾的是,商剑楼死了。

    死在星空深处七大禁地之一的“万魔岭”中。

    当年,苏奕得知这个噩耗,曾仗剑杀入万魔岭,纵使一口气屠戮十万魔怪,帮商剑楼复仇雪恨,最终也没能挽救商剑楼的性命。

    这,也成为他心中为数不多的遗憾之一。

    而今,见到商剑楼的后裔,见到和商剑楼一样拥有九阴玄脉的商青娉,苏奕难免爱屋及乌。

    “证道界王、紫河剑庭、曾祖最得意的剑经、青出于蓝……”

    商青娉愣在那,心神恍惚。

    这位前辈,原来都已经为自己安排好了以后的修行之路!!

    商文正更是心绪激荡,低喝道:“丫头,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谢恩?”

    商青娉如梦初醒,正欲拜谢,苏奕已摆手道:“我跟你说过,莫要辜负了九阴玄脉这等天赋,如此,足够了。”

    商青娉深呼吸第一口气,郑重答应。

    苏奕目光看向商文正,道:“自今夜以后,这紫霄星界当再没有哪个势力能够威胁到你们宗族,不过,我能帮你们一时,不可能帮

    你们一世,以后的路,要由你们自己来走。”

    商文正肃然行礼道:“晚辈商文正,谨遵前辈教诲!”

    这时候,孟长云和庄霄云从远处掠来。

    “公子,事情已经解决。”

    孟长云上前,把寒山夜宴的事情如实禀报。

    苏奕微微颔首,抬眼看向庄霄云,道:“你为何又跟来了?”

    庄霄云呃了一声,连忙笑道:“我来跟阁下打个招呼,然后就会启程返回宗族。”

    苏奕道:“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庄霄云:“……”

    他干笑一声,道:“临走前,我能否请教阁下一个问题?”

    苏奕瞥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对我的身份好奇,回去见了你曾祖,他或许会告诉你答案。”

    庄霄云明显有些气馁,道:“那……好吧。”

    旋即,他又露出笑容,对商文正说道:“今晚的事情,我都已经了解,以后若有用得上我庄霄云的地方,尽管说话。”

    说着,他摘下一块腰牌,双手递给商文正,“这是我族嫡系一脉的配饰,还请阁下收好。”

    商文正顿时有些受宠若惊。

    他目光下意识看向苏奕。

    苏奕似笑非笑,道:“当着我的面做人情?也罢,就给你小子一个机会,收下吧。”

    商文正这才收下。

    庄霄云也如释重负,笑着拱手:“那我便不叨扰了,告辞!”

    说罢,似生怕引起苏奕反感般,转身就走。

    孟长云感慨道:“我还当这小子桀骜狂妄,不通人情世故,谁曾想,也是个心眼透亮的人精啊。”

    连他都对庄霄云赠送令牌的举动拍案叫绝。

    看似是收买来自商氏一族的人情,实则,何尝不也间接获得了公子的另眼看待?

    这一手玩的,漂亮!

    “似这样的大世家子弟,他们的狂妄和桀骜,从来只展露在实力和身份不如自己的人面前,当实力和地位超越他们时,他们就会第一时间调整姿态,变得温谦恭让。”

    苏奕淡然道,“这既是他们的优势,也是他们的臭毛病。”

    说话时,他长身而起,收起藤椅,道:“该走了。”

    商文正连忙出声挽留。

    但被苏奕拒绝了。

    很快,苏奕就带着孟长云破空而去。

    “父亲,您可认出那位前辈究竟是谁?”

    商青娉禁不住道。

    姚雪也竖起耳朵。

    商文正苦笑摇头:“我心中也猜不透。”

    顿了顿,他露出敬重之色,道:“不过,我敢肯定,那位沈牧前辈定然和你曾祖认识,并且关系不一般!”

    姚雪讪讪道:“最初时候,我还当那位前辈是青娉的爱慕者,以至于言辞间颇有些不敬,而那位前辈自始至终不曾与我计较,现在想来,着实让我汗颜。”

    商文正暗道,一位轻松能斩杀归一境界王的存在,何须跟你一个小姑娘计较。

    ……

    浩瀚冷寂的星空中。

    一叶扁舟穿梭其上。

    苏奕头枕双臂,躺在船尾处,看着万千星辰从自己眼前呼啸掠过,心境也彻底放松下来。

    “公子。”

    路上,

    正自驾驭扁舟的孟长云迟疑了一下,这才低声道,“小老想回宗门,跟那些亲友见一面,就当是辞别了。”

    说起来尴尬。

    当初,太乙道门和其他星空巨头势力联手,一起派遣力量杀往玄黄星界。

    可最终,却落一个近乎全军覆没的下场。

    而孟长云,便是当初跟随在太乙道门的势力中,一起前往玄黄星界,并在仙陨禁区中,投诚于苏奕的麾下。

    孟长云并不认为自己是叛徒。

    因为他并非来自太乙道门,而是作为太乙道门附庸势力中的一个界王境力量,被召集着一起出征。

    更别提,他投诚的对象,乃是观主!

    这让孟长云完全没有任何负罪感,甚至为此感到无比庆幸和自豪,能吹一辈子!

    而此次重返星空深处,孟长云毕竟不是孤家寡人,他也有自己的宗门和亲友。

    故而,想回去一趟,与之辞别,然后就安安分分地跟随在苏奕身边行走。

    苏奕想了想,道:“也好,我陪你走一遭。”

    从玄黄星界启程,直至如今,才过去两个月,接下来有着足够的时间去九天阁。

    并且,前往九天阁时,会经过太乙道门所在的千机星界,恰好顺路,并不会耽搁多少时间。

    除此,苏奕也想起了阿采。

    那个由金蚕所化的神秘少女。

    同样,苏奕可不会忘了,千机星界第一道统‘太乙道门’当初曾派遣力量前往玄黄星界,欲灭杀自己,抢夺轮回!

    甚至,再细究的话,当初在轮回万道树前,抬棺老鬼还曾被太乙道门一个名叫“青霄”的家伙用箭矢射伤!

    “大人要和小老一起前往?”

    孟长云似难以置信,露出惊喜之色。

    苏奕笑了笑,道:“就当游山玩水了,顺便……也去太乙道门看一看。”

    他话说的随意,孟长云心中却猛地一哆嗦,掀起惊涛骇浪。

    观主大人这是要对太乙道门开刀!?

    出乎苏奕意料,计划赶不上变化。

    半个月后。

    在经过一片名唤“冥罗星海”的星空地带时,苏奕忽地从扁舟上起身。

    他听到了一缕奇异的钟声,遥遥从冥罗星海深处传出,若隐若现,几不可闻。

    “那座当铺怎会出现在此地?”

    苏奕一怔。

    那钟声,他很熟悉,根本不会认错,分明是从诸天当铺中传出来!

    “公子,您莫非察觉到什么了?”

    孟长云眼眸微凝,低声问询。

    冥罗星海。

    星空深处赫赫有名的一片混乱黑暗地带,此地堪比一方星界般广袤,妖魔横行,盗寇肆虐,动荡不安。

    这里秩序崩坏,如若血腥炼狱。

    别说一般的修士,就是来自顶级大势力中的强者,都对此地忌惮重重,轻易不敢进入!

    而据孟长云所了解,过往漫长岁月中,不乏一些界王境人物,都栽在了这冥罗星海!

    “老孟,去那个方向。”

    苏奕没有解释什么,抬手一指钟声传出的地方。

    那里,位于冥罗星海深处,雾霭重重。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0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