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鞭子打肿花唇_一级乱小说

    别看萧睿嘴上怼心肝怼得厉害,内心里还是很关心她的。

    比如……

    “骨裂了还点这么多辣的,有毛病吧!”      鞭子打肿花唇_一级乱小说  

    说着,他直接把那份尖椒牛柳换到他和安暖暖面前,“她不能吃辣,咱俩吃。”

    “哦!”

    “……”

    她忍!

    心肝无辣不欢,她点的菜基本就没有口味清淡的,看了一圈,她把目标放在萧睿从公司打包回来的煎鳕鱼上,她刚动筷子,萧睿就把鳕鱼挪开了,“这个你不能吃。”

    “为毛!”心肝怒了,她一拍筷子,“萧睿,你故意跟我作对是吧!”

    “那倒不是,这个鳕鱼是我专门打包回来给暖暖吃的,当初她第一天去公司上班,去食堂吃的就是这个,这是我们俩的定情鱼,你不能吃。”

    “……”

    安暖暖愣住,她也想起了当天的场景,那时候她刚入职,身上又没有钱,就只能点两个素菜,然后方伟让她坐过去,她就和萧睿坐到了同一桌,他说鳕鱼不好吃,就丢给她了。

    “你当时是故意的吧?”

    “谁让你瘦得风一吹就倒,还偏偏就点了两个没营养的素菜。”

    安暖暖恍然,“原来你那时候就对我心怀不轨了。”

    “想得美。”

    “不是吗?”

    “当然不是。”萧睿把鳕鱼夹到她碗里,“当时纯粹是觉得你挺可怜的,想帮你一把而已。”

    安暖暖难得聪明一次,抓住他话语里的漏洞,“我当时入职的时候没跟你说过我家里的事情吧,你怎么就觉得我可怜了?你调查我了,还敢说你不是心怀不轨?”

    “……”

    萧睿辩解,“我那是出于对老同学的关爱。”

    “你同学那么多,你个个都这么关爱过?”

    “……”

    这话他没法接。

    说关爱过显得他太博爱。

    说没关爱过,就是承认早就对她图谋不轨。

    “被我说中了还不承认。”安暖暖放下筷子,趴在餐桌上靠近他,逼视他的眼睛,“你老实说,我进公司是不是也不是巧合?我进公司时候就发现了,秘书部的同事个个学历逆天,相比之下,就我一个本科毕业,还专业不对口的。我听说,秘书部的人都要你亲自看过简历,亲自面试才会定下来的,当时我面试的时候你却不是面试官,你是不是老早就知道我要去面试,怕我认出你,所以才故意没去?”

    安暖暖紧接着又说,“而且这份工作是我人生中第一份正儿八经的工作,我学历不够专业不对口我都知道,所以心里压根没抱太大希望,当时面试的时候也太紧张,我自己都觉得表现得不够好,结果我还没出公司,就接到电话说我被录取了。你说,是不是你给我开的后门?”

    萧睿只能坦然承认,“除了我,谁有这么大权力。”

    “……”

    安暖暖反而有些失落,她咬着筷子,“本来我还以为自己是凭实力进公司的,还沾沾自喜了好一阵子呢,敢情都是骗人的呀。”

    “谁说你不是凭实力。”

    安暖暖抬眼看他,萧睿想着从电脑上看到的土味情话,张嘴就来,“凭实力让我喜欢你。”

    心肝,“……”

    安暖暖,“……”

    “不浪漫吗?”

    “土!土到家了。”心肝作呕吐状,“我萧心肝也算是情场高手,怎么会有你这么土的弟弟,你出门千万别说我是你姐,丢人。”

    “爸不是经常这么跟妈说话?我看妈也挺开心的。”

    “那是他们两个拿肉麻当有趣,而且他们都多大年纪了,跟不上时代了,你作为小他们一辈的人,竟然还好意思拿他们做参照,你……简直无药可救了。”

    “有问题?暖暖又不会嫌弃我。”

    安暖暖伸出胳膊,弱弱地开口,“其实……是有点嫌弃的,你看,我胳膊上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萧睿,“……”

    心肝,“哈哈,哈哈哈!”

    ……

    饭后,萧睿让安暖暖跟他回家,安暖暖生怕他真的要跟她展示他的身材,坚决不肯回去,她不回去,萧睿也没回去,在心肝嫌弃的眼神下,拉着安暖暖趟在沙发上休息了一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萧睿去上班。

    安暖暖送她出门,临走前,萧睿像是想起什么,转身跟她说了件事情,“对了,你们家那个装修公司不是在清算吗,之前的账目有点问题,所以交接上可能还要再等一段时间。”

    “问题大吗?”

    “不大,就是需要时间。”萧睿没跟她细说,“你放心吧,我肯定让人还你一个干干净净的公司。”

    安暖暖默默记住他的付出,点头说,“谢谢。”

    “跟我客气什么。”萧睿揉揉她的头发,他看了眼她身后,压低声音和她说,“别惯她毛病,萧心肝没有你想象得那么柔弱,我们俩从小一起学武功,受伤是家常便饭,别说骨裂了,她就是骨头断了都能生活自理,她能干的事情让她自己干,我媳妇儿自己都舍不得使唤呢。”

    安暖暖脸一红,“别胡说,就算没有你,我和心肝也是朋友,她受伤了,我刚好也没什么事儿,帮帮她怎么了,再说了,她这里也没什么要做的事情,我就是陪她说话解闷。跟心肝聊天挺有意思的,我觉得挺开心的。”

    “别忘了我之前跟你说的,她变态,你别让她占便宜了。”

    “……”

    安暖暖哭笑不得。

    哪有这么说自家姐姐的。

    她把他往外推,“行了行了,你赶紧上班去吧,别操不该操的心。”

    “我跟你说认真的呢。”

    安暖暖赶苍蝇似的敷衍,“知道了知道了,你赶紧走吧。”

    萧睿黑脸,站着没动。

    安暖暖无奈,她偷偷回头看了一眼,见心肝没往这边看,踮起脚尖飞快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她耳根子红成一片,“这样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

    萧睿轻笑,背着手,心满意足地走了。

    唉!

    上班有什么意思,真想在家陪媳妇儿,怪不得老爸那么迫不及待地让他接手公司呢。

    萧睿脚步突然一顿。

    他也得想办法赶紧加快步伐,领了证结了婚,然后跟老爸一样,早点把继承人培养出来,这样不就能跟媳妇儿满世界跑了!

    啧!

    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100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