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朋友让我叫大点声*给她下药疯狂占有她h

“干杯!!”

    一只只手,举起一只只酒杯。

    金陵城市中心的一家很有名的酒吧里。    男朋友让我叫大点声*给她下药疯狂占有她h    

    昏暗的灯光,音响里放着的欧美的摇滚乐。

    陈诺坐在吧台上,端起一杯烈度很高的酒,一口就吞了下去。

    咕嘟一声,热辣的酒水顺着食道进入胃部,那生理上刺激的感觉,让陈诺轻轻的舒了口气。

    他就坐在吧台旁,身边还有几个年轻男女笑哈哈的在说话。

    吧台后面,一酒保正在拿着抹布轻轻擦拭酒杯,看见陈诺面前的杯子空了,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得到了陈诺的点头,拿起酒瓶给他加了一杯。

    身边的几个年轻男女陈诺其实之前都不认识……

    都是今晚前会儿走进这家酒吧,坐在吧台后,才认识的其他酒客。

    这些人显然都是老客人了,互相都认识。

    “嗨,小帅哥,再来一杯啊!”

    坐在陈诺身边的一个女孩用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

    陈诺扭头看了对方一眼。

    这个女孩很年轻,但脸上的妆却很艳,显然已经喝了不少,醉眼朦胧的样子。

    已经是十月份的天气,这姑娘却穿着小短裙——只是一眼就看出价格不菲:巴宝莉的格子。

    “怎么,不会喝不动了吧?”女孩眯着眼睛,眸子里带出一丝故意做出来的挑衅味道。

    陈诺抿嘴一笑,端起酒杯和她示意了一下,一口喝光。

    “耶!”

    女孩开心的大笑一声,也同样干了一杯——只是搭在陈诺肩膀上的那只手却没有挪开。

    呃……自己这是被人搭讪了嘛?

    陈诺心中苦笑了一下。

    酒么……是肯定要喝的。

    就算是庆祝吧。

    庆祝自己见到了这个世界最强大的BOSS,并且还在对方的手下逃生?

    嗯,差不多这个意思吧。

    至于种子……不对,应该说是新生的母体,走之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

    会死的……

    反正又不是现在就死。

    要死也不是今天死。

    陈诺的思绪到了这里,再次压了压心中的那种沉甸甸的感觉。

    “再给我倒满。”陈诺对吧台后的那个酒保笑了笑。

    陈诺这种第一次来的客人,坐在吧台前,加上他那张英俊的脸蛋,很快就吸引了别人。

    尤其是此刻身边的那个酒醉的女孩。

    喝了两杯后,女孩仿佛有点燥热,脱掉了身上的小外套,露出里面的一件黑色吊带衫。

    在陈诺的眼神之下,仿佛是故意的,又挺了挺胸膛。

    可惜了……

    有点瘦。

    陈诺只瞥了一眼就挪开了目光。

    “小帅哥,怎么称呼啊?”

    “你第一次来这里玩吧?我以前没见过你啊。”

    “你多大年纪啊?不会还在上学吧?”

    “你……”

    旁边的女孩喋喋不休的说着,问着。周围坐着的另外两三个她的同伴,则窃窃私语着,已经朝陈诺投来了不爽的眼神。

    “跟你没关系。”陈诺淡淡的看了她一眼。

    “……”女孩瞪了一下眼睛,端起杯子一口喝完,然后把杯子一拍:“给我倒满!”

    陈诺面不改色,而这个女孩显然眼神已经有点发直的样子,然后缓缓的趴在了桌上,似乎终于醉倒了。

    肩膀上搭着的那只手,已经肆无忌惮的绕过了陈诺的脖子,身子也歪了过来,仿佛就想要搂着陈诺。

    陈诺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侧身让开了一点。

    这个时候,旁边坐着的两三个年轻人,互相使了个眼色,其中一个故意咳嗽了一声,皱眉靠了过来一点,把女孩的胳膊抓起来挪开,然后拍了拍她的后背:“好了,你少喝点。”

    扭头看陈诺,大大咧咧道:“不好意思啊,我朋友喝多了。”

    “没事。”

    “你别多想……”这个人皱眉,想了一下,语气里带着一丝警告:“她是我们的朋友,你不要有不该有的想法啊。”

    陈诺笑了笑,看了看站在面前的这个年轻人,摇头道:“跟我没关系。”

    这个年轻人说着,就伸手去拉女孩,看样子是想把她带走。

    显然,这个酒醉女孩认识这个年轻人和旁边的几个。

    但至于是不是很熟,关系是不是很亲密,那就不知道了……

    多半也就是混酒吧里的脸熟而已。

    但到底如何……陈诺懒得管。

    说句很直白的话,年纪轻轻的女孩子,自己敢一个人在酒吧夜店这种地方放任自己喝的烂醉。

    如果不小心被人捡了尸……

    没什么值得同情的。

    本来就是出来找放纵的,如果吃了亏,也是自己自找的。

    陈诺不赞同这种做法,但是也不会同情。

    一句话,人为自己做的蠢事,自己买单,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公平。

    你一个女孩子自己喜欢泡夜店,喝得烂醉,是你的自由。

    但如果因为你自己泡夜店还喝得烂醉,结果被人占了便宜什么的……这种事情,别人怎么想不知道,反正陈诺是不会对这种人有半点同情。

    这个人低头在女孩耳朵边说了句什么,女孩却一甩头:“你走开啊!别管我!”

    说着,还甩开了这人的手。

    却顺手伸手,重新抓住了陈诺的衣服,身子就往陈诺身上歪。

    这人脸上顿时有点尴尬,僵在那儿仿佛有点下不来台。

    这时候,酒吧门被推开,年轻的一男一女飞快的走了进来,目标很明确,直向吧台而来。

    其中那个一个年轻的女孩走进了就开口喊:

    “琳……”

    一个字才出口,忽然看清了陈诺的脸,陡然一愣,下意识的闭上了嘴巴。

    在她身后跟着的那个男孩不耐烦的嘟囔着:“找到了没啊……卧槽!”

    最后这句卧槽,显然也是看清了陈诺后冒出来的。

    陈诺看清了这两人,尤其是后面的这个男孩,忽然就笑了。

    “周凯?”

    陈诺笑眯眯的转过身来。

    “陈……陈老大。”周凯身子一哆嗦。

    在国际部的这半个学期,自己可是被这位陈老大收拾的够呛,甚至就连回家告状都没用,自己的父亲去学校打听了一番后,还回家告诫自己要和对方搞好关系。

    再加上背诵英汉词典那档子事,如今周凯一看见陈诺,就忍不住双腿发软。都快行成条件反射了。

    和周凯一起来的那个女孩也是八中国际部的,只是不同班,所以名字陈诺没有去记而已。

    他平日里也很少去学校,国际部的学生也认不全。

    陈诺看着这两个同校的同学……两人都穿着便装没穿校服,而且显然打扮的都故意偏成熟一些,尤其是那个女孩子,还化着妆,耳朵上还带着耳坠之类的。手腕子上还有一个亮晶晶的镯子。

    而且,两人身上明显还有酒气。

    陈诺笑了笑,眼神没看这个女同学,而是盯着周凯:“来找人?”

    “呃……是。”周凯看了看陈诺,看了看歪在他身边的那个吧台女孩:“陈老大……你们,认识?”

    “不认识。”陈诺说着,缓缓挪开身子,这个女孩其实趴在吧台上,并没有真的靠在陈诺身上。

    “……呃。”

    周凯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女孩的手还抓着陈诺的衣服。

    不认识?

    骗鬼啊!

    你猜老子信不信?

    心中顿时就多了一些念头出来。

    这个陈诺……在学校里有一个本部的孙可可,在国际部还有那个转学来的霓虹国小妞。

    这跑到酒吧来,居然还有一个?

    “真不认识。”陈诺皱眉,轻轻的把这个醉酒女孩抓着自己衣服的手摘开,摇头道:“我一个人来的,这个人喝醉了。”

    说着,抬了抬下巴:“你们的朋友?”

    “呃,对。”周凯抓抓头:“我和……”一指同来的那个八中国际部女生:“我和她还有几个朋友在蹦迪,琳琳发了短信给我们,说她找人喝酒。我们前会儿打电话过来,听她声音不太对,就过来看看。”

    琳琳大概就是那个醉酒女孩的名字了。

    陈诺想了想,和自己没关系的事情,也就懒得多问,就起身站了起来,对周凯点了下头:“你们忙,我去洗手间。”

    去了趟厕所,还在门口的水池洗了把脸。

    可惜了,今天的心情确实有点跌宕起伏的意思,想用酒精让自己舒服一点,缓解一下心中的压力。

    但如今的陈诺,酒精已经很难让他被麻痹了。

    苦笑了一下,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会死么?呵呵……”

    对镜子里的自己龇了龇牙,陈诺转身离开。

    走回到酒吧大堂的时候,远远就看见了吧台那儿起了争执。

    “你凭什么不让我们带她走啊!你他妈谁啊!!”

    一听就是周凯的嗓音。

    果然,周凯昂着头,一脸不爽的表情,瞪着酒醉女孩身边的那三个年轻人。

    两边又吵吵了两句后,周凯脾气上来——这家伙原本就是个纨绔性子,只不过被陈诺收拾服了,才在陈诺面前一副小绵羊的样子而已。

    周凯骂了一句什么,上去就对面前的那个年轻人胸前狠狠推了一把。

    结果丢脸了。

    这一把推过去,对方早就有准备,顺势抓住他的双臂用力一带,周凯一个踉跄就跌了出去,幸好扶着旁边桌子才站稳。

    正要跳起来,对方另外两个人笑嘻嘻的过来,嘴里说着:“别动手别动手嘛……哎呀别动手……”

    手里却在拉着偏架,把周凯按在了桌上。

    “你们干什么!”

    国际部的那个女生瞪眼喝道。

    “不干什么啊!”那个年轻人有点心虚的看了看周围,但是没人往这里看,酒吧里乱哄哄吵得很,也没人搭理这种闲事,就连吧台后的酒保也很狡猾的故意走开了。

    “她是我们朋友啊,又喝多了,我们总不能随便让她被人带走吧。”年轻人冷笑着。

    国际部女生怒道:“我是她朋友!”

    “那谁知道啊。”年轻人继续耍无赖:“她喝多了,又不能说话不能证明。这要是被坏人带走了,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

    “我看你们才是坏人!”国际部女生怒道:“我是她朋友!”

    “我们也是她朋友啊。”

    “那你们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吗!家住哪里!在哪儿上学!她爹妈是谁你们知道吗!”

    “那你知道吗?”年轻人肆无忌惮的笑着——其实也不是真的胆大到这种地步,估计也是喝多了,脑子发热,而且自己的好事被人破坏,有点下不来台,不甘心放手。

    “我当然知道!”国际部女生显然没什么脑子——或许平时没这么蠢,但此刻被对方激怒,智商直线下降:“她叫……”

    一只手按在了她的肩膀上。

    “嗯?”国际部女生回头。

    陈诺看着她,摇头道:“别说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98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