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头带安全套/地铁上的娇喘h

   银蛇世界。

    长河中。

    小舟。

    棋盘前。  老头带安全套/地铁上的娇喘h      

    在巨零三额前白骨舍利绽起万千道光芒之后,第一大学的副校长与黑暗议会的议长已经不再交谈,也没有继续下棋——虽然他们还在盯着棋盘,但很显然,两位老人都开始有些心不在焉,虽未抬头,却竖着耳朵,捕捉来自黑狱战场上的每一丝声音。

    从玄黄之音的质问,到那声平静有力的‘泰一’。

    从世界在重置过程中的呻吟,到战场上妖魔与囚徒们惊慌的嘶吼。

    从黄钟大吕齐鸣,到五音纷兮繁会。

    两位老人面上或惊或喜,或沉吟,或不动声色,不一而足。

    蓦然。

    一道气机突兀出现。

    两位传奇巫师失去了最初的镇定,齐齐抬头,再次看向银蛇世界之外。因为动作稍显激烈,棋盘上几粒棋子被袍风拂到甲板上。但很显然,此刻没人在意这点小动静。

    传奇目光所至。

    黑狱世界。

    内堡战场前。

    锲形飞地中央,冰山号残骸的正上方,原本悬着一颗漆黑的球体,是石慧副校长‘拽走’海妖王的入口。这颗球体直径米许,球体表面翻滚着许多细小的漩涡,阳光落下时,隐约可以看到一丝两丝电弧飞掠而过。

    在咒语横飞、魔力四射的战场上,这颗漆黑而又安静的球体原本是那么不起眼。

    直到‘泰一’站在明月之下,直面漫天玄黄,战场四周响彻‘元元遂初,芒芒太始’之音时。

    一个栲栳大小的眼珠蓦然冲出那颗漆黑球体,拽着身后一截血肉模糊、露出森森白骨的残躯,带着一串猖狂的笑声,一头撞向天地玄黄大阵与泰一气机纠缠的中心。

    笑声中,传来海妖王轰隆隆的咆哮:

    “天地交泰而万物生!”

    “还有比这更好的机会吗?!”

    “此乃天助也!”

    天地是为玄黄。

    ‘玄黄’与‘泰一’气机纠缠,是为天地交泰。天地交泰而变化相见,刚柔相摩,八卦相荡,万物相生。

    生者,起也。

    此‘生’取希望不断,生生不息,绵绵不绝,置之死地而后生之意。

    紧随这颗眼球之后,一朵五色莲花也冲出那颗漆黑球体,出现在战场上,五色光辉照耀,须臾间便动摇了‘泰一’与‘玄黄’对黑狱战场的统治权。

    接连两道隶属顶尖传奇巫师的气息肆无忌惮闯入战场,释放开来,令明月晦暗,玄黄倒卷,骷髅颤栗,战场上大大小小的巫师与妖魔齐齐失声。

    而这一切,都没能阻止那颗眼球冲进‘玄黄’与‘泰一’气机纠缠的最中心。

    银蛇世界。

    小舟内。

    两位老巫师目睹着着一切,默然无语。

    良久。

    若愚老人才喃喃着,轻声道:

    “巫妖召唤出地底的亡灵,恶魔刨开了石头下的岩浆,呐喊与哀嚎长响,太阳与月亮共明,你以为这是战场,其实只是大人物们的棋盘。”

    “当你回过神,棋盘边的大人物已经变得更大,开始热切的回忆起自己之前丢掉的九个脑袋——它能丢九次还继续活下去,而你丢一次就真的死了。”

    却不知道这话是说给谁听。

    ……

    ……

    时间倒退至‘玄黄’与‘泰一’气机纠缠之前,黄钟大吕仍旧在战场回荡不休之时。

    天空尽头,玄黄之气落下,遮蔽了两轮太阳以及那轮明月的色彩,玄黄之后,又有漫天繁星闪烁,组成一座座星宿,仿佛构筑起一座座精巧的牢笼。

    占卜团释放了青鸟群传递讯息。

    整座战场上——从前堡展开二阶战阵的猎队、到城墙上梳理阵法的巫师、再到锲形飞地上与大海妖们对峙的几位院长——守御黑狱古堡的巫师们开始与妖魔们脱离接触,有序撤退着,收敛起战线。

    三首八臂的巨猿也在其列。

    郑清抱着巨猿的一根手指,仿佛抱着一根巨大的柱子。

    此刻,他的脑子有些乱糟糟的。

    一会儿想起自己之前推倒的那根细长的红色天柱,一会儿看到了头顶漫天落下的玄黄之气,一会儿又回忆起先生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九有学院联合星空学院,超越阿尔法的桎梏,通过强化法书以及与符文结合的方式,研究出了第三代禁咒……也是第一大学的第四道禁咒,是为‘龙汉劫’……龙汉劫已经简化到九位大巫师联合施展的地步了。”

    九位大巫师。

    驻守外堡的大巫师数量,恰好就是九位,而祂们刚刚毫不掩饰的远离了战场,发动了着洒下漫天玄黄的强大魔法。

    这是学校的禁咒吗?

    为什么自己没有感到一点异样?其他人呢?这道禁咒会像自己的符弹或者那根血红色柱子似的,无差别毁灭战场上所有生命吗?

    识海中,那粒凝实的种子似乎察觉到四周空气中弥散的气息,欢欣雀跃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伸出嫩芽,开始抽枝生长。

    但此刻,郑清丝毫没有关注那颗种子的心情。惶恐与不安就像头顶那无边无际的玄黄之色,充斥在他的脑海中。

    惊惧中,三首八臂的巨猿已经将年轻巫师们送到内堡城头,还未破损的城墙上。

    姚教授收敛真身,一众年轻巫师像掉进锅里的饺子,噼里啪啦落了下去。

    几位助教在半空中便稳住了身形,向教授施礼后,便开始匆匆协助驻守城墙的巫师们整理秩序;蒋玉腰间一枚玉佩亮起,身下蓦然出现一片青云,也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装着蜕变中小女巫的淡灰色结界,像一片羽毛,缓缓飘落城头,立刻有一队精悍猎手围了过去,守护在其周围。

    只有宥罪猎队几位年轻猎手,既无大佬关照,又无豪富在身,还没掌握足够精妙的魔法,在教授收起真身后,一时手足无措,结结实实掉在了城墙上。

    所幸高度有限,倒也没真把他们摔坏。

    这一摔,把其他人摔的七晕八素,但却把原本脑子乱糟糟的郑清摔的清醒了几分。他终于想起这里是战场,生死都只是一瞬间的事,有再多担忧与懊恼,也不应该在战场上发呆。

    回过头,看向教授。

    只见姚教授脸色酡红,漆黑的小眼睛闪闪发亮,枯黄的面皮上不断重复着慈悲、冷漠以及残暴的表情,周身魔力起伏不定,一股气机正如雷雨天的花朵,含苞未放。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81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