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教室里的高潮(H),腰一沉刺进去,不停地

    对庇护所中文字资料进行拓印留档的工作持续了整整一天。

    面对这些极端重要且一旦遗失便再难重现的研究资料,不管是提丰还是塞西尔派来的技术专家都表现出了极端的重视和谨慎,同时他们不但将地板上刻写的那些文字符号记录了下来,甚至连中心圆台上的花纹、附近漂浮碎片上的裂缝和两位古代学者衣服上的细节也没有放过,在整整一天的忙碌工作中,这些在各自领域最顶尖的学者几乎是从“信息”层面上将整个庇护所空间事无巨细地复制了一遍,如果有朝一日他们想要重现这座庇护所,那么这些包含所有细节的资料甚至可以让他们把复制品做到和正品纤尘不差的地步。

    把事情做到这种程度或许有些夸张,却又很有必要——因为现在没有人能预料这座庇护所中所记录的信息会在未来的哪一天在哪个领域发挥怎样的作用,斯科特爵士留给世人的遗产或许仅仅是一份对异星文字的破译稿,但这座不可思议的庇护所空间本身……也是一件令人惊讶的“遗产”。    教室里的高潮(H),腰一沉刺进去,不停地    

    而在学者们完成这些工作之前,所有人都遵循高文的命令,没有触动空间中的任何装置,尤其是中心圆台上的那个“结晶立方”。

    晶块显然是维持这处空间的关键,贸然触动极有可能会导致这个空间的提前关闭,在把所有资料都记录下来之前当然不能乱碰它,但当记录工作完成之后,高文等人还是要把这个东西带走的。

    尽管也有“将晶块保存不动,在原地建立研究设施进行固定研究”的可选方案,但没有人知道这个庇护所的运行原理,也没人知道这个依靠外力张开的异空间还能维持多长时间,把研究工作放在这么个完全不受控的时空裂隙中显然不怎么安全,而且考虑到研究过程极有可能“刺激”到晶块,这也可能导致庇护所的关闭,所以还不如直接把它从这个地方带走,放到个安全点的地方慢慢分析。

    至于取走晶块的过程本身是否也有风险……这一点高文倒是不太担心。毕竟斯科特爵士留下的留言中已经专门提到过要将维持庇护所的“天外来物”赠与戴安娜,并且提到了他和阿尔方斯已经用不上这东西,言下之意便是对方可以将之取走,想来至少在取走之后的短时间内,这个空间是不会直接崩溃的——起码会有给人撤离的时间。

    当然,出于安全考虑,取走晶块的过程最好是让戴安娜本人来独自完成,以防斯科特爵士还在晶块周围设置了什么识别性的“防盗机关”——这里毕竟是危机重重的废土,当年躲在这里的斯科特爵士和阿尔方斯大学士为了防止废土中游荡的怪物闯进庇护所破坏他们的研究成果,肯定设置了不少的安全措施。

    在观星台大门开启之后的第二天傍晚,所有记录工作完成,所有研究资料和专家学者随后进行了撤离,并由菲利普亲自率领精锐士兵护送至目前属于安全区的塞西尔前线基地。

    现在,观星台上已经只剩下三个身影:高文,琥珀,以及拥有此地“继承权”的戴安娜。

    他们回到了观星台中心的圆台前,最后一次注视着那片倒映着星空的凹陷“镜面”,呈现出水晶堆叠状态的“晶格”静静地待在镜面中心,散发着幽幽蓝光,被镜面上的群星拱卫,熠熠生辉。

    圆台周围空空荡荡,斯科特爵士和阿尔方斯大学士等人的遗体、骨灰已经被转移走,目前正被护送前往前线基地——甚至连圆台周围那六把仿佛石头雕刻而成的椅子,也被一并拆走了。

    “撤离的时候到了,”高文提醒着似乎有些发呆的戴安娜,“戴安娜女士,回收晶块吧。”

    戴安娜这时候才终于眨了下眼,从那仿佛凝固般的静立中苏醒过来,她轻轻点了点头,高文和琥珀随之向后退开两步——他们站在两步开外,看着戴安娜平稳却又坚定地将手伸向那散发出幽幽蓝光的水晶,将其握住并慢慢拿起。

    一点微弱的火花从晶块和圆台接触的地方迸溅出来,细细的电芒在它们之间跳跃流窜,看上去仿佛藕断丝连一般维持着某种能量传递,但随着戴安娜将整个晶块完全拿起,这能量传输终于迅速被切断了,一阵细小的嗡嗡声从圆台深处传来,下一秒,那些在观星台各处地面上流动的白色光流便开始逐一熄灭,漂浮在平台四周的那些“建筑碎块”也轰隆隆地坠入了远方无尽的虚无空间,在越来越响亮的轰鸣声中,空间正上方那道显露星光的裂隙开始缓缓闭合,整个观星台也随之摇晃起来!

    “庇护所空间要关闭了,”高文点点头,带上琥珀便朝着那扇大门走去,“戴安娜女士,我们走吧。”

    戴安娜没有任何迟疑,她迅速将那块已经暗淡了许多的晶块收入怀中,转身便跟上了高文和琥珀的脚步,片刻之后,一行三人便近乎飞奔地离开了观星台,他们穿过那扇被异化为空间通道的大门,又回头看着大门另一侧的混沌黑暗,那层黑暗浓雾仿佛被疯狂的旋涡搅动般呈现出扭曲错乱的状态,大片大片的阴影则在那团错乱旋涡深处时隐时现。

    紧接着,那股不断破灭的力量又从庇护所空间传递到了外面——位于现实世界的维普兰顿天文台也开始剧烈摇晃起来!

    “撤!”高文当机立断,他丝毫没有留恋这个地方,随手把琥珀往自己的胳肢窝里一夹便冲向了那条通往外面的阶梯,伴随着暗影突击鹅一路的惊呼和抗议声,三个身影以惊人的速度冲出了不断崩溃的维普兰顿天文台,并一路跑到了天文台周围的警戒线外面才停下来。

    那股不断崩溃的力量显然并未蔓延至此,高文等人在此停下,回过头看着那座在夕阳余晖中不断摇晃、崩解的巨大建筑,看着它表面迅速布满惊人的裂缝,如血般的残阳透过那些裂缝照耀过来,仿佛一个垂死巨人临终前爆裂的根根血管,在最后一声雷鸣般的巨响中,古老的维普兰顿天文台终于化为一片废墟。

    不久后,高文一行三人与最后一队从警戒线撤离的士兵返回了位于前线的塞西尔基地,在这里见到了已经将技术人员和资料、样本安置妥当的菲利普将军。

    在前线基地的指挥中心里,戴安娜将那枚淡蓝色“晶块”拿了出来,放在高文面前。

    “临行前,罗塞塔陛下准许我全权处理在维普兰顿天文台发现的一切事物,他给我的唯一命令,是带回一个‘好消息’,”这位古代机娘维持着那始终如一的冷静姿态,面无表情地说着,“这枚‘水晶’,先交由贵方保管,我相信在塞西尔的技术力支持下,对此物的研究工作将很快展开。”

    高文接过了戴安娜递过来的晶块,这只有巴掌大小的精密结晶体在他手中散发着温和的热量,而一种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觉到的“连接感”则在此刻建立了起来,他慢慢旋转着这个闪闪发亮的小装置,在几秒钟的时间里都沉默不语,似乎是在认真思考着什么,随后他突然笑了起来,随手将晶块还给戴安娜。

    “这是斯科特爵士留给你的遗物,戴安娜女士,就由你带走吧——就像我之前说的,真正重要的是这间遗物背后的‘知识’,斯科特爵士留给这个世界最宝贵的遗产,是可以福泽全凡人的知识,”看着略显惊讶的戴安娜,高文笑着说道,“请转告罗塞塔·奥古斯都陛下,我希望可以尽快展开对这块‘晶块’的联合研究,还有对那个‘异星信号’的应对方案……这些都请尽快答复。”

    与废土的战争还在继续,这个世界还远称不上安全,但即便战争持续着,发展的脚步也不应该停下来。

    戴安娜脸上的些许惊讶神色渐渐褪去了,她没有做什么虚伪的推脱,而是坦然收下了那“晶块”,随后郑重其事地对高文弯下腰来:“您的公正和胸怀令人触动,我会将您的意愿转述陛下,并且从个人角度,我也将尽全力促成我们接下来的技术合作。”

    从这位古代机娘的语气中,高文听出了和之前不同的郑重。

    戴安娜离开了,带着她带来的那些提丰技术专家们,带着斯科特爵士等人的遗骸以及爵士留给她的“遗产”,带着那些拓印、复制下来的研究资料离开了。

    当周围再也没有旁人之后,琥珀忍不住来到了高文面前:“你还真把那个‘水晶’给她带走了啊?虽然之前是说了‘水晶的归属可以商量,只有知识必须共享’,但我可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大方……我记得你不是这么慷慨的人啊?”

    这姑娘的念叨让高文脸上表情顿时有点古怪:“……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

    “算计,狡诈,阴险,时刻利益最大化,一句话里九个坑,还有一个是无底深坑,跟你合作的有一半都把自己卖了,另一半卖的时候还在帮你数钱,”琥珀掰着手指头说道,“我这么说吧,你但凡把手里那把剑收起来,我可以说一个下午不带重样的……但你都把手放在剑柄上了,那我现在可不敢说了。”

    “……也不知道你这算有自知之明还是记吃不记打,”高文撇了撇嘴,无奈地把手从剑柄上拿了下来,“搞了半天我在你心中就这么个印象?”

    “我也想找点好词啊,可我又不擅长这个,”琥珀摊开手,“而且说真的,我说的这几条不都是真的么,你自己都在我面前承认过的……”

    “……确实,被我算计的人很多,被我算计至死的人也不少,但那有一个前提——他们都是敌人,”高文收敛起了脸上的笑意,略带几分认真地看着琥珀,“而现在的提丰……好吧,我仍然需要仔细对待他们,但他们已经不再是我们的敌人……至少在我所打造的新秩序出现致命崩盘之前,提丰都不再是我们的敌人了。”

    琥珀狐疑地上下打量了高文两眼,撇撇嘴:“这不是百分之百的真话吧?”

    高文一下子有点无奈,这时候才觉得眼前这个暗影突击鹅过于敏锐好像也不是什么好事,他总不能直接告诉这家伙,就说刚才自己在摸到那块晶体的时候就已经完成了对它的检查,把能读取的数据都读取完了,现在那玩意儿对他个人而言已经没用了吧?

    总觉得这么一说,对自己的光辉形象影响很大——虽然高文也很怀疑自己在这个暗影突击鹅的心里到底还有多少光辉形象可以保留……

    说到底,那晶块不过是一个从苍穹站上掉下来的能源装置,而且还是损坏之后的部分碎片,它确实存在研究价值,但更大的价值却是公开出去,让其作为联盟成员国了解、研究起航者遗产的一个“接口”,和那枚小小的晶块本身比起来,高文更在意的是他什么时候才能把苍穹站给修起来……

    琥珀看着高文的表情变化,也不知道都看明白了什么,但突然间,她就好像对自己刚才的问题失去了兴趣,无所谓地摆摆手:“算了算了,反正肯定又是一堆大道理,你解释了我也听不明白——溜了溜了,跟着你在外面折腾了一天,我得回去找地方歇着,明天还得尽快赶回帝都呢吧……”

    撂下这么几句话,她的身影便已经开始在空气中迅速变淡,当最后一个字话音落地的时候,她已经彻底消失在高文眼前了。

    看着琥珀消失的位置,感受着对方的气息确实已经离开,高文哑然了数秒钟,随后才不由得笑着摇了摇头。

    随后他仰起头来,望向了前线基地上方的天空。

    这里位于废土深处,纵使附近的净化装置已经开始运转,天空中数百年不散的污浊浓云已经开始被渐渐驱散,废土中残存的污染力量也还在影响着前进基地附近的环境,天空中仍然覆盖着一层稀薄的、色泽不正常的云层,在那云层遮挡之下,满天的繁星都被隐去了身影,只有最亮的几点星光挣扎着穿透了那层帷幕,微弱而苍白的光芒映照在高文的视野中。

    他想起了那些跨越漫漫星海抵达这颗星球的“问候”,想起了恩雅曾经提到的、在这片群星中如涟漪般不断泛起的、象征着文明灯火的那些深空呼叫。

    在这些深空呼叫中,有一个信号已经持续了至少七百年,从刚铎时代开始,直到今天它还在这片星海中传递着,孜孜不倦。

    这个信号是超光速传递的么?这个信号背后的文明还存在着么?这一切尚不得而知。

    但至少有一点高文很清楚,哪怕这个宇宙有着再严苛的环境,众生的命运面对着再深沉的恶意,在同一片星海下,也始终有着一个又一个的文明在不断地抬起头来,仰望着这片无尽浩瀚的星空——呼喊,并等待回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73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