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嗯啊小坏蛋使劲;情人他看到我就想要我

   紧接着,群妖荟萃,妖帝变出了新形态。

    圣人的脸色很难看:“这下真是麻烦了。”

    妖帝居然还能再晋阶,弥合自己的短处。人类打败它的希望,越发渺茫了,就算有阿修罗相助。  嗯啊小坏蛋使劲;情人他看到我就想要我      

    在他看来,阿修罗的修为其实已经超越人间极限,放眼六道也罕有敌手。

    妖帝却仍是他们返家途中的拦路虎。

    就在这时,燕三郎身边红光一闪。

    圣人和海神使脸色大变,就要后退。可它们纵然神魂强大,能看清来人,却抵不过身躯相对弱小、来不及应对。

    对方手中长矛眼看就要刺进圣人眼睛,后者身上突然泛出一层结界,堪堪挡下这一击。

    借着这一点喘息之机,海神使大叫:“妖帝可杀!”

    来者正是千岁。

    秉持不听不信的原则,阿修罗不为所动,周身杀气弥漫,下一矛就要刺出。

    好在圣人也同时叫道:“杀了我,你就回不去千红山庄!”

    燕三郎心头咯噔一声响,伸手按住千岁胳膊:“慢着!”

    “莫听他的。”千岁甩脱,再出一击。

    圣人腰间有块玉玦应声而碎。

    此乃檀宣所赠,是一件强大的护身法器,却不挡不下千岁两击。

    长矛长驱直入。

    千钧一发之际,海神使忽然踏前一步,挡在圣人面前。

    一眨眼,他喉间就绽开一朵血花。

    阿修罗出手,他万无幸理。

    海神使捂着咽喉后退两步,转身瞪着圣人勉强出声:“功过……可以相赎么?”

    圣人看着他,慷然一叹:“你已赎罪了。”

    海神使如释重负,一口气泄去,倒地而亡。

    “千岁!”燕三郎上前,用力挽住阿修罗臂膀,一边对圣人道,“她果真回不去了?”

    从千岁本尊亲临洪荒起,他就又惊又疑。所有天外玩家进入洪荒的方式都是神降,只有她例外。

    他太了解千岁了,知道阿修罗一定另辟蹊径,说不定借用了圣人的花招才能破开虚空。

    再一联想,他就记起自己临行前递给千岁的黄金天秤。

    虽是个无用的残次品,但她要了三四次,软磨硬泡才到手。

    经历过圣人扰乱时空通道之事,他已经知道那是介质。

    现在回想,她从那时起就已经盘算着杀入洪荒吧?

    真不愧是他的千岁啊,从一开始就没想着循规蹈矩。

    千岁很是不满:“燕小三,此人不可相谋!”

    “不是千红夫人替你开门来的罢?”燕三郎转头就问她,“你要怎么回去?”

    他难得这样气急败坏。

    破开虚空可不是闹着玩儿的,那得何其强大的力量才能办到?千红夫人是最守规矩的人,怎可能帮千岁开门进入洪荒?

    九成九,她是自行闯进来的!

    反过来说,一旦洪荒任务完成,大伙儿神魂都回家了,可千岁怎么办?

    她私自闯进洪荒,没走正规渠道。山庄的法则约束不了她,自然也就带不回她!

    他怎能让千岁独留洪荒?

    “并非难事。”千岁笑得胸有成竹,“山人自有妙计。”

    才怪。燕三郎想起那个预言,心头沉甸甸地,也不跟她斗嘴,只对圣人道:“你说,我听。有一字错漏,杀无赦。”

    他怎不知道圣人奸猾似鬼,与这人商议就像与虎谋皮,本身就极凶险。然而事关千岁未来,他不得不试。

    他握住千岁手腕的力量极大,后者觉出他心情激荡,似是强抑愤怒,不由得目光微黯。

    她能感受到燕小三心头的恐慌。

    阿修罗赶来,双方强弱互易,圣人也就摆正了心态,认真道:“自从入手苍吾之心,妖帝的力量不再存于妖丹,转而储于那颗心脏。”

    他走近海神使,蹲下,替死者合起双目,轻轻一叹。

    这也是一代枭雄,却落得个身死异乡的下场。

    燕三郎边听边想:“你怎知道?”

    “我当然知道。”圣人也不讳言,“那颗心脏,我研究千年。几个世界加在一起,都没人比我更懂它!”

    燕三郎无话反驳。圣人最早占据苍吾使者的躯体逃去人间,只是心脏被剜走,不能出入青冥。他如此说道,一点儿也不算夸张。

    圣人紧接着又道:“此战胜败,系于妖帝;妖帝胜败,又系于苍吾之心。夺不下那颗心脏也无大碍,只要将它蕴藏的力量耗尽即可!”

    千岁扯了扯嘴角:“那股力量是妖帝的,不是你的,你能说用就用?”

    “能。”圣人能作此言,自有凭恃。

    少年看他两眼,才道:“你和檀宣早就密谋此事,可对?”

    这小子,很敏锐嘛。圣人赞许地点了点头:“正是。你和阿修罗都低估了妖帝的本事,我却没有。”

    “你想怎做?”燕三郎知道,这死对头的计划必然与他,或者与千岁有莫大关系,否则怎能放自己平安无恙站在这里?

    “唯有一法,都天逆转大阵。”圣人注视那边的惊世之战。千岁借着墙遁溜到燕三郎身边,东城门下就只有檀宣在负隅顽抗。

    变身后的妖帝,力量又提升了一大截。

    此时帝流浆雨已经停止,端的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很难让众生不联想四个字:

    天亡人类。

    妖帝一声咆哮,牵动天人交感,战场上就哗啦啦下起了血雨。

    那雨与清爽的帝流浆不同,不仅膻腥刺鼻,也格外黏腻。踏于其上就像踩着了强力胶水,一步两步还行,再多走几步简直就迈不开腿!

    这就像强力晋阶版的捕鸟胶,只是……这一次在座的各位都是鸟。

    反观妖怪们,只要身泛红光、笼罩在妖帝赐予的“英勇”光环之中,就能幸免,行动如常。

    面对举步维艰的人类,妖怪们露出了狰狞的微笑。

    胜利的天秤,一下子大幅度倾斜。

    檀宣原本就不是妖帝对手,现在应付起来更是加倍吃力,好几次险象环生。但他退无可退,身后就是绿洲的内城。

    一旦内城被攻破,整个绿洲就是人间地狱!

    幸好重傀“幽胜”屡屡为其掠阵,分担走很大一部分压力。

    妖帝终于不胜其烦,趁着“幽胜”疏忽将其打翻在地,单凭臂力直接掰断了它的颈椎!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6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