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憋尿憋到不能走路,清纯校花为我囗交

    雅妃娘娘不满,“你在嘲笑本宫?我们谁更倒霉?”

    “娘娘这是脱出牢笼,可谓否极泰来。”

    “我情愿回去当一只笼中鸟。”  憋尿憋到不能走路,清纯校花为我囗交      

    “不瞒娘娘,大周有倾天之祸。”

    雅妃娘娘怒喝:“大胆,休要在此危言耸听。”

    山崎轻笑,“那娘娘可愿意与在下赌一局,若我说对了,娘娘欠我一个大因果。”

    “我不赌,对了,我这回去告发你,也好将功折罪。”

    “娘娘回去便是死路一条,因为娘娘已死的话已经放出来了,娘娘若想死谏,可以回去。”

    雅妃娘娘闻言,顿时无话可说。

    “跟在下走吧,至少娘娘可以少吃些苦头,否则娘娘的姿容便是祸水。”

    山崎说完就走了,雅妃娘娘犹豫了一下,转头望向那恢宏的城池,然后转身跟上。

    “请娘娘抓住在下衣袖,在下好施展遁术。”

    “嗯”

    ……

    原本以为是土遁,没想到是星光遁。

    霎那间的流光溢彩,令雅妃娘娘流连忘返,不愿意醒来。

    山崎也不管她,以土行印塑土造了两间房子,其中还有便桶。

    他和周烟雨住一个,留给雅妃娘娘一个。

    把早就昏沉沉的周烟雨放下,给她盖上薄被。

    她身穿宝衣,不会冷,但有个小被子,睡得更舒坦。

    山崎安顿好小的,再服侍另一个大人,用的热水,喝的灵气水,都一一备下。

    “娘娘若有带行李,便自行准备,若没有,明天天亮,我们再想办法,今夜先凑合吧。”

    “嗯,你退下吧。”

    “好的,不过娘娘,在下可不是你的仆役,请有礼貌一些。”

    “知道了,请先生离开。”

    “是。”

    ……

    第二天,5月7日,早上。

    一夜打坐守夜,山崎发觉周烟雨醒了,这才睁眼,给她准备热水洗脸。

    她会自己上厕所,会用聚水瓶,自己喝灵气水。

    山崎去隔壁请起床,结果拖拖拉拉的半个多时辰才出来。

    “娘娘的随身行李,可否容在下一观,或者娘娘说说都有什么东西。”

    “我出来匆忙,没带什么东西。”

    雅妃娘娘林林总总的报出了一大堆东西,整个是搬家,随身装着一个大宅子。

    衣服被褥,胭脂水粉,零食点心,家具摆设。

    还有灵石,符箓,丹药,雷丸,法器,可谓应有尽有。

    但在山崎看来,除了装这些的空间法器,其余基本都是没用的东西。

    不过聊胜于无,他也不用帮她炼制法器了。

    “娘娘,请听在下说一下行程。”

    “嗯,请说。”

    “我们白天以风遁隐身而行,夜里休息。”

    “先生这是要赶去哪里?”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是为因果。”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雅妃娘娘一个激灵,转头眺望不周山,她还能再回来吗?

    山崎也感觉到了,在袖中占卜,发现还真的会回来。

    顿时无语,来来回回的,老天这么折腾人,好玩吗?

    ……

    另一边,周王在宗庙焚香告天地,向祖宗请罪,说明会禅让于三弟。

    因为向他说那些话的人是二十一弟,但他指认是老四说给他听的,是老四要害王。

    而老四指认是二亲王先说的,他只是二传。

    二亲王赌咒发誓,说他不是故意的,他是和老四喝小酒的时候,酒后闲聊随便说的。

    他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更想不到王上会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出来。

    宗老查明他没说谎,也就没惩罚他,但剥夺了他的继承权。

    跳过他,禅让给老三。

    只不过,这只是暂代过渡,等老三百岁以后,还得还于长房一脉(武王一脉)的嫡子。

    ……

    半个多月后,山崎带着周烟雨与雅妃娘娘,一路遁出了煞气区域,进入南赡部洲的西北。

    越过那被带有煞气的风沙,侵蚀的山体一侧,连绵的群山之间是无垠的绿色。

    森林里,草原上,天空上,活物变多了,妖怪也数之不尽。

    好在这些家伙绝大多数都不知道自个儿是妖,每日浑浑噩噩的过着。

    只要不侵犯它们的领地,它们也不会到领地外撒泼。

    对它们来说,外界是一片空白,而它们也不想去了解,因为没那个心思。

    总的来说,就是智慧不足,难以改变世界,所以虽然数量非常庞大,但也只能依附于人。

    ……

    5月28日,早上。

    山崎体验到了红颜祸水的威力——他们正收拾土房子准备走呢,一个商队路过看上了雅妃娘娘。

    领队看得口水直流,眼看他们人少,直接吩咐动手。

    山崎本要逃跑的,雅妃娘娘却真不是省油的灯——大把的雷丸砸了过去,一下就把喽喽们都干掉了。

    商队一行,男女二十九人,转眼就剩下商队的两个统领。

    正统领是三四十岁的人,副统领是他的妖仆,是一只狼妖。

    那人的玉冠是法器,形成护罩保护了他。

    那妖却是以身体,把攻击硬扛了下来,真是实力不凡。

    “我要杀了你们!”

    “别伤了那位夫人!”

    都这时候了,还惦记呢。

    本来冲向雅妃娘娘的狼妖闻言,改扑向山崎,一把明晃晃的大刀当头劈下,完全不理山崎还抱着孩子。

    雅妃娘娘找法器呢,周烟雨害怕得抱住山崎。

    山崎无奈,竖起周烟雨的小手。

    她的手腕上是寒冰镯,白色的冻气霎时间把狼妖冻住了,他的砍刀停留在山崎头顶三寸的地方。

    “真是废物!连个没有结丹的老头子都对付不了。”

    商队统领毫不怜悯属下,祭出飞剑。

    剑上黑气缭绕,夺人心神,显然是魔功了得。

    山崎顾不得礼节,一拉雅妃娘娘就遁走了。

    百道黑色剑光横扫而过,狼妖碎裂。

    “遁术?区区修为,看你们往哪儿跑!”

    “元神出窍,搜天索地!”

    一个黑影升空,转眼涨大,成一个千丈高的乌黑巨人。

    巨人眼中冒出黑光,遍及十万丈,到处张望。

    “雷来!”

    山崎并不是真逃,既然结了仇,只能灭了他们。

    “轰隆隆!”

    一道仙雷降下,顿时一举劈散了那人元神。

    那元神巨人看着有千丈高大,其实十分的松散。

    只是一般的雷也无法一聚攻破魔功,仙雷却是正好克制。

    “仙雷!”

    雅妃娘娘认了出来,很是惊讶,真没想到这糟老头子居然能用仙雷!

    山崎没多说,又是一道仙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50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