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撕开丝袜老师的裙子/我错了 女主人的厕奴

   容老爷子问:“安音做四维的时候,你们就知道是男是女了,对吧?”

    秦戬点头:“是。”

    安音做四维检查的时候,容老爷子就问过安音,这个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撕开丝袜老师的裙子/我错了 女主人的厕奴        

    容老爷子没有重男轻女的心思,问男孩女孩,只是为了置办东西和起名。

    当时,安音一句医院对孩子性别保密,就把他打发了。

    安音这么说,他也就不再问,没想到竟是秦家为了给他一个惊喜,而刻意隐瞒。

    容老爷子看看秦老爷子,又看看秦戬和安音,再看安音抱在怀里的小婴儿,眼圈慢慢地红了。

    容浔铁了心不再娶,意味着容家无后,秦戬和安音把孩子上到容家的户口上,等于给容家续了香火。

    容初,‘初’不忘初心。

    这是发小兼老战友送他的话,无论过了多久,也无论身处何地,他们不忘初心。

    容老爷子深吸了好几口气,才让情绪略为平静,从安音怀里抱过小容初,老泪就掉了下来。

    秦老爷子看着老友落泪,心里也有些发酸道:“孩子小,离不开爸妈,这孩子虽然叫容初,但还得养在秦家。”

    容老爷子吸了吸鼻子,带着鼻音道:“自然。”

    暮淑兰把孩子接过去,开始赶人:“安音要休息,宝宝也要睡觉了,老爷子们,你们也该回去了。”

    家里多了一个孩子,生活仿佛一下子变得忙碌起来。

    只有秦玥每天依旧放了学就往孤鸾那边跑,孤鸾也依旧给带着秦玥学习修行。

    这日。

    孤鸾和平时一样,看了看钟,进了厨房,亲手为快要从学校回来的秦玥准备水果和小点心。

    秦戬拥有极其霸道的基因,不但没有人可以正确引导他,还要为了抑制盅毒,而强行压制基因,以至于让他的基因元素越加的凶残蛮横。

    秦戬虽然没有因为身体原因而长歪,但性情却受了很大影响。

    孤鸾并未对秦玥有任何要求,但秦玥每天和孤鸾一起,却不知不觉地受着孤鸾影响,不但常识渊博,又有孤鸾引导着他修炼,特殊而强大的基因一直保持着良性的发展,长到十一二岁,已经是温文而雅的世家公子模样,方方面面优秀到吊打同龄的少年们。

    孤鸾一边洗着水果,一边听着门外车声。

    他期盼着的车声没有到来,却听见另一个同样熟悉的车轮声。

    容浔的车。

    容浔很忙,只偶尔有空的时候,会在容老爷子过来下棋的时候一起过来。

    但即便过来,也是周末晚上或者休息日,绝不会在这个时间过来。

    孤鸾搁下水果,走出厨房,按下遥控,放容浔的车进门。

    容浔是和容老爷子一起来的。

    容老爷子平时来下棋,为了下棋的时候不被打扰,还能有茶喝,一定会把勤务兵带来。

    容浔没那眼色,斟茶倒水这种事,基本指望不上,而容老爷子今天没带勤务兵,显然不是来下棋的。

    “有事?”容浔开门见山。

    “你得和我们去一趟研究所。”容老爷子也不绕圈子。

    “现在?”容浔转头看了下墙上的钟,是秦玥放学的时间了,如果不是迫不得已的事,他不会走开。

    容老爷子道:“是的。”

    孤鸾拿出手机,正要给秦玥发消息,手机‘叮’的一声响,秦玥先来了消息。

    秦玥:【学校团社临时有事,我得晚些回去。】

    孤鸾微抿了抿唇。

    秦玥从学校回来,路上要二十多分钟的车程,秦玥十分懂事,为了不让他久等,每天放学就往家里赶。

    如果学校有事,必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他,绝不会放学二十多分钟,差不多到家的时间,才告诉他,学校有事走不了。

    会不会是遇上什么麻烦了?

    或者身体突然不舒服?

    孤鸾有些担心。

    不过秦玥不告诉他,他选择尊重秦玥,也不多问,回了个:【嗯,我也出去办点事,有事给我消息。】

    秦玥秒回:【OK!】

    孤鸾收起手机,对容老爷子和容浔道:“走吧。”

    孤鸾以为是要去研究所,但从家里出来,车却开向秦戬的别墅方向。

    孤鸾以为他们要去接秦戬或者安音,也没多想。

    进了别墅,孤鸾本打算在车上等,容浔却示意他下车。

    孤鸾满肚子疑惑地进了别墅,却见他熟悉的人一个不少地全站在门里面,容初手里捧着个点着蜡烛的生日蛋糕,站在人群最前面的正中间,容初身边站着给他发消息说学校社会临时有活动的秦玥。

    秦玥对上孤鸾看来的目光,立刻委屈地道:“我没有想说谎,是我妈逼我的。”

    安音站在两个儿子身后,暗搓搓地拧了秦玥一把,秦玥痛得一呲牙,立刻闭嘴。

    孤鸾看看众人,视线落在生日蛋糕上,正想问今天是谁的生日,容初道:“先生,生日快乐。”

    站在容初身边的秦玥也连忙道:“先生,生日快乐。”

    孤鸾愕然。

    容初道:“我爸让人算了您的生辰,换算成现代,今天就是您的生日。另外,十六年前的今天,也是您解除封印的日子。所以今天是您的生日,没错的。”

    秦戬上前,拍拍孤鸾的肩膀:“生日快乐。”

    众人一起道:“生日快乐。”

    孤鸾低头笑了。

    原来如此。

    这十几年的第一年的今天,大家都会聚在一起,热热闹闹地吃个饭,或者举办一个家庭聚会。

    不过之前并没有人提生日的事,他以为只是巧合。

    现在才知道,原来并非巧合,而是大家有意为之。

    他只是不明白,以前大家都不提生日的事,为什么今天突然提出来。

    不过,不管明不明白,心里都觉得暖暖的。

    秦玥上前,拉起孤鸾的手,把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塞到孤鸾手里:“给您,一会儿用得上。”

    孤鸾不爱甜食,不吃巧克力。

    想不出这玩意,一会儿怎么用得上。

    不过大家的心意,无论送他什么,他都觉得欢喜。

    容初把蛋糕伸到孤鸾前面,叫道:“寿星许愿,一会儿蜡烛烧完了。”

    晋鹏把寿星帽扣在孤鸾头上。

    孤鸾自己没有过过生日,但年年给秦玥和容初过,过生日的流程是熟悉的,双手在胸前相扣,闭上眼睛,许了愿,睁开眼睛正想吹蜡烛,容浔拉住他:“等等,先别吹。”

    “怎么?”孤鸾迷惑。

    容浔道:“先收礼物。”

    孤鸾嘴角不由地勾起,“还有礼物?”

    “是的。”安音点头:“我们大家送给你的礼物,希望你会喜欢。”

    孤鸾看了眼手里的巧克力,正想说很喜欢,就见众人默契地往两边一分,露出站在人群最后面的一个俏丽身影。

    孤鸾怔怔看着那道没有一天不在他脑海里出现的脸庞,脸上所有表情瞬间定格。

    可是现在,那个只会出现在他脑海里的女人,俏生生地站那里,冲着他微微地笑。

    是梦?

    孤鸾想眨眨眼,看再睁开眼睛的时候,这让他日思夜想的身影还在不在,却又不舍得。

    凤儿慢慢走到孤鸾面前,仰头看他,轻声道:“孤鸾,生日快乐。”

    孤鸾深吸了口气,依然分不清现在是梦境,还是真实的,他缓缓抬起手,伸向凤儿,触碰到对方脸颊温热。

    凤儿握住那只大手,歪歪偏头,贴在自己的脸颊上,柔声道:“我回来了。”

    孤鸾胸口一哽,眼眶泛起火辣辣的热意,他已经不想去分辩此时是真实的还是幻境了,只要她在就好。

    此时此景,孤鸾眼里面前的女人,再没有其他,众人识趣地相互递了个眼色,一起放轻脚步退了出去。

    容初见蛋糕上的蜡烛还没有吹,正想开口叫妈妈,安音捂住小儿子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接过蛋糕,搁在茶机上,提溜着小儿子,轻手轻脚离开。

    众人没有离开,快速地把藏在周围的桌椅和烧烤架搬出来摆好,又把准备好的食材端了出来,开始烤东西吃。

    或是怕惊了这场梦,又或是此里已经不需要再说什么,孤鸾和凤儿静静地看着对方,久久地一言不发。

    不知道过了多久,孤鸾的手机‘叮’的一声,才将仿佛要站到天荒地老的二人惊醒过来。

    眼前的俏脸没有消失,手中紧握着的手,也实实在在。

    不是梦。

    孤鸾低道:“是真的?”

    凤儿点头:“是真的。”

    孤鸾深吸了口气,却压不下如擂鼓一般的心跳,将凤儿揽进怀里,满怀的实在,却仍然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凤儿任他抱着,轻道:“先看手机吧。”

    孤鸾深看了凤儿一眼,仍然揽着她没有放开,单手拿出手机,打开短信。

    秦玥:【肉烤好了,出来吃东西了哦。对了,师娘喜欢吃巧克力。】

    孤鸾看这才发现秦玥给他的那盒巧克力,早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到了地上。

    弯腰捡起,递给凤儿:“玥玥给你的。”

    凤儿接过:“你把玥玥带得真好。”

    说起秦玥,孤鸾眼里浮上一抹自豪笑意:“他自己优秀。”

    凤儿微微笑了。

    她一直在安音的意识中,对这个世界,这些人并不陌生,该知道的都知道,尤其是与孤鸾有关的一切……

    孤鸾有许许多多的疑问,什么都想知道,尤其想知道现在的凤儿是怎么回事,却什么也没问,他怕……得而复失。

    二人去到院子,和大家一起,孤鸾的目光却始终没有离开凤儿,怕这一切只是一次短暂的相聚。

    直到安音和林琳拉着凤儿走开,孤鸾才坐到容老爷子对面,看着和安音林琳说笑着的凤儿,喉结滑动了一下,才艰难地开口:“她是真的吗?”

    他极怕得到的答案是:“不是”二字,但如果是梦,这梦早晚得醒。

    “是真的。”容老爷子正视着孤鸾,神情慎重。

    孤鸾呼吸一窒,过了好一会儿,才找回神智:“是……成功了?”

    容老爷子点头:“是的。”

    孤鸾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心头潮起潮落,再难平静:“什么时候的事?”

    容浔端着两杯香槟过来,递了一杯给孤鸾:“昨天。不过,凤儿正式苏醒是今天。所以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凤儿的生日。”

    “不是芯片?”孤鸾并不在乎凤儿是不是芯片人,但潜意识中却更希望凤儿能和正常人一样。

    “自然不是。”容浔在容浔对面坐下:“她是由细胞培育而成,现在就是一个人,完完全全的人。不同的是,她身体里有一小部分你的基因。”

    “有我的基因会怎么样?”孤鸾不知道自己的基因会不会造成什么不良的后果,心脏瞬间提了起来。

    “她会和你一样,不老。而且寿命会很长,至于能有多长的寿命,目前无法估算。所以,会有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

    “不老不死,会被普通人认为是怪物。所以在一段时间以后,得弄个新身份,然后换个地方住住。”

    容浔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不过,这点你不用担心。狼人一族,魅族,还他们……”容浔指了指诏言和暮瑾言:“寿命都很长,需要搬家的不止你们两口子,不愁没伴。”

    孤鸾听到这里,压在心口上的石头,瞬间落下。

    容浔举起酒杯,在孤鸾的酒杯上碰了一下:“祝你们百年合好。”

    孤鸾微微笑了:“谢谢。”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容浔深吸了口气:“不过,研究所也该关门了。”

    孤鸾微怔:“为何?”

    容老爷子神色凝重地道:“这种试验成果有违人类的生态循环,一旦外传,后果不堪设想。所以,凤儿是第一起人体细胞培育成功案例,也是最后一起。”

    孤鸾眸子微深,视线一一扫过在场众人,最后落在了凤儿身上,再不看去别处。

    世间有太多普通人类不知道的领域存在,这些领域虽然存在,但如果一旦被人知道,会引起社会的恐慌。

    为了人类的和平,有些秘密必须永远成为秘密。

    饭后,孤鸾和凤儿不让秦戬送他们,二人手牵着手,顺着幽静的别墅道路慢慢走回去。

    别墅区很大,别墅与别墅之间距离不算太近,但孤鸾和凤儿却不觉得远,他们觉得能这样走一辈子也是幸福的。

    别墅楼上,秦戬和安音并肩站在阳台上,借着温柔的路灯,看着孤鸾和凤儿渐渐远去的背影,直到二人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中,安音才抱住秦戬的胳膊,头靠了过去,问道:“我们能不能像他们一样活得长长久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50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