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睡着了强行挺进岳身体*讲讲你们第一次的感觉

   嗤!

    阴冷的尸雾中,像是落入了滚烫的热油,两名尸族年轻准王,顿时感到了一股令他们心悸无比的阳和气息扑面而来。

    什么!    睡着了强行挺进岳身体*讲讲你们第一次的感觉    

    两人僵硬的脸色扭曲,露出惊容,不是被剥夺了人族战血吗?怎么还能生出神异,那淡淡的,如琉璃金玉般的气息,充斥着一股滂沱阳和的蓬勃生机,却无法成为尸王域的薪柴,反而将临近的尸雾点燃,化成青烟。

    宏大的诵经声如天音,裹挟着阵阵苍茫的龙吟声,那是属于不灭体的经文。

    精气神被剥夺,苏乞年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感受,审视己身,对于先天纯阳之体的本质,有了更深层次的体悟,对于开创的道之雏形,也有了更深层次的挖掘,此刻,他道心通明,映照肉身诸天,战体天地前所未有的震荡起来。

    人族,为何觉醒的是战血,这一刻,苏乞年的念头无比的清澈且坚凝。

    那是初代先贤们宁折不弯的脊梁,为了人族不再被奴役,不再沦为血食,向往的美好与和平而战,时至今日,人族所立的这片星空下,脚下所踏的土地与星辰,不是天赐,不是地予,不是仙福,不是神赐,不是佛恩,而是一代又一代人族先贤,用双手生生打出来的。

    哪怕形神俱灭,哪怕埋骨他乡,即便陨落无人知,连衣冠冢也没能留下,无尽岁月中,依然前赴后继,懦弱得不到怜悯,祈求得不到和平,唯有战天斗地,才能打出朗朗乾坤。

    这,就是人族战血,这世间最灼烫的血脉,最刚强的血脉,最不屈的血脉,也是最平凡的血脉。

    此时此刻,随着苏乞年不灭体的诵经声响起,与玄黄道心契合无间,无论是玄黄的光明,还是星空的光明,都存在于光明心中,这不是单纯的道法凝结,更像是一种精神意志的结晶,是心灵世界的具现。

    道心通明,光明映照,那属于先天纯阳之体的根源之力,此刻像是被打开了一道缺口,随着不灭体的经文在四肢百骸,肉身诸天内绽放。

    轰隆隆!

    髓海震荡,掀起万重惊浪,哪怕是这神魔角斗场的无形伟力,也无法再压抑这股灼烫的血气,随着不灭体的经文愈发恢宏,苏乞年每一寸肌体,都喷薄出金玉琉璃般的纯阳气息,肉身诸天内,群星共鸣,竟生出一股难言的排斥之力,将一切来自外诸天的伟力驱逐。

    原来,这就是不灭境!

    苏乞年心中生出一股明悟,那是他在玄黄大地,未曾达到的元神高度,随着后来补全道缺,觉醒人族战血,凝结战魂,元神之路也就此断绝,但此刻,随着玄黄道心通明,映照肉身诸天,勾动先天纯阳之体,他对于元神第九重的不灭境,顿时有所领悟。

    这不灭的,不仅是精神意志,而是一切精气神,都不可浇灭,不可禁锢,与天地交感,却又独立于天地之外,我就是我,生于天地,身神与天断,自成一界。

    这是属于他的不灭境,不同于玄黄大地一般所言的元神不灭,而是肉身诸天不灭,精气神不绝,交感于天,却身神一界,诸法不加身,不可截断,不可禁锢。

    这与那石族少年的金刚之意有几分相近,但却是两条不同的道路,这两者孰高孰低,苏乞年无法判断,但随着他对于不灭境的领悟,玄黄道心更生出一分圆满之意,虽然尚未得尽全功,但他对于肉身诸天的掌控,却因此更上一层楼。

    嗤!嗤!嗤!

    与此同时,牧灵星上的诸族强者,也察觉到了异样,那弥漫神山之巅的灰色尸雾,此刻不断被融化,裂开一道道细密的口子,有金玉琉璃般的光穿透而出,不是很盛烈,但哪怕隔着神魔角斗场,诸族强者都能够感受到一股纯净阳和的气息,似乎这神魔角斗场都无法隔断,竟清晰传递到了牧灵星上。

    “不可能!”

    荒莽大草原上,九曲冥王第一次变色,他死死地盯住了神山之巅,两名尸族年轻准王缔结的尸王域,此刻看上去千疮百孔,那内中的景象,也渐渐明晰,尤其是两名尸族准王,竟被那位体内喷薄而出的阳和气息逼出了十里之地。

    不是已经剥夺了人族战血,为何其战王体还能够生出如此异象,那纯净阳和的气息,尤其于两名年轻的尸族准王而言,简直堪称大毒,隔着神魔角斗场,都能够看到他们无比忌惮的神色。

    某一刻,苏乞年那一身纯阳气息内敛收缩,一下全都消失不见。

    一种前所未有的沉静,也令得两名年轻的尸族准王,那心中的不安一瞬间达到了极颠。

    不好!

    这念头刚刚在两人心中滋生,十里之外,那一袭粗布白袍的身影,体内像是有一座太古神火山,骤然间爆发,如赤金王铁的血气阳和而纯净,比铁汁浆汞还要浓稠,裹挟着一股浩大的龙吟声,化作一条赤金天龙,扶摇而上。

    轰!

    覆压千里的灰色尸王域,几乎在瞬间炸碎,一头战血天龙巍峨如天,盘踞在神山之巅,俯瞰向两名年轻准王,战血天龙下,一袭粗布白袍的苏乞年长身而立,他气息沉静而宏大,第四座神山之巅,盘膝而坐,佛光蔽体的石族少年霍地起身,露出震惊之色,战血复苏了,怎么可能!且在石族少年感来,那股浩大阳和的战血之雄浑,比之此前与他激战时的最巅峰,还要更强了一大截。

    “好!”荒莽大草原上,战王齐天大喝一声,眼中战意浮盈,“痛快!”

    从那传递出神魔角斗场的纯阳气息中,同为人族,人族诸王清晰感受到了苏乞年体内那股不可屈服,不可湮灭的战意,还有那不熄的战血,那股谁也无法剥夺的不灭之意。

    这,就是人族血脉!一代又一代传承下来,每每在绝境之中迸发,百死不悔,正是这样的历代先贤们舍生忘死,才换来了人族而今的丰沃族土,宁定星空。

    此刻,灰色的风雪尽头,那一片混沌气剧烈翻涌,有恐怖的尸气弥漫,显露出几位来自尸族的无上强者,剧烈的心绪波动,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们无法接受。

    神山之巅。

    两名尸族的年轻准王脸色愈发铁青,没有一丝血色,他们感到了一股莫大的压迫,令他们肌体都不由自主地轻颤起来,那战血天龙仿佛真的拥有生命,那俯瞰的目光,令二人心神颤栗,一身准王尸血都几乎要被那股灼烫的战血气息点燃了。

    “怎么可能,你一身战血明明被神魔角斗场剥夺了!”

    “这世间一切皆有可能,准备好,阴暗且卑微的东西,迎接属于你们的末路。”

    苏乞年语气很冷,一只手缓缓抬起,捏成拳印,只这一个动作,两名年轻的尸族准王便神色大变,那拳势升腾,尚未临身,一股灼烫倾天的气息便如天海决堤,神阳坠世,将他们整个淹没。

    大片的尸雾蒸腾,燃起赤金色的虚焰,差距太大了,即便两名尸族青年根脚不凡,但毕竟只是准王境,腐朽侵蚀一切的尸血,面对他族无往不利,但在这位年轻的锁天战王面前,却被死死克制,宛如遭遇了天敌。

    “杀!”

    两人又如何甘于静候杀伐临身,更不会认输,若是他们败了,那即便随后的两场角斗赢了,也改变不了什么,这一战的胜负,足以鼎定乾坤,谁都可以认输,但他们不能。

    灰色的尸雾,像是无穷无尽,这一刻自两名尸族准王体内汹涌而出,两人甚至张口吐出几口青灰色的脓血,一股至阴至邪的阴祟气息,勾勒出无数黢黑的符文,尸王域再现,但只局限于十里之地,浓郁的黑雾翻滚,甚至传出朦胧而低沉的呓语,那股阴暗邪祟的气息,竟短暂抵住了战王血气的倾轧。

    根本顾不得太多,即便几口尸源血吐出,两人道基受损,日后再难寸进,但与今日一战相比,也算不得什么。

    十里之外,苏乞年眸光冷冽,五指凝聚,一身原始战血极尽沸腾,道心映照,与肉身诸天共振,他打出了前所未有的巅峰一拳,这一拳,将战王体之力衍化至极境。

    昂!

    有磅礴苍茫的龙吼声,战血天龙从天而降,随着苏乞年这一拳打出,缠绕在沉静如实质的赤金拳光上。

    这一拳苍茫、原始、阳和、更灼烫,那似可燎卷诸天的火种般的拳势,在一刻燃起熊熊烈火,炽盛的战火,自每一寸拳光中迸发,连同那缠绕在拳光上的战血天龙,也沐浴战火而生,龙吟声一瞬间攀升至极颠。

    轰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28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