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啊,啊,哦,好棒,用力\他把手放到里面揉捏小核

 “你有没有受伤?”

    等到玄君临说完,萧凉儿的声音里已经多了心疼。

    千煞境那样危险的地方,玄君临必定是在里面吃了许多的苦,拼了命才闯过去。  啊,啊,哦,好棒,用力\他把手放到里面揉捏小核      

    他为什么这么拼命这么冒险,萧凉儿也知道。

    “到现在才想起来问为夫有没有受伤么?”玄君临微微叹气,一副失望的样子。

    萧凉儿又掐了他一把,在他又痛的倒吸冷气的时候,一堆瓶瓶罐罐出现在了眼前。

    “谁说我不担心你?这些都是我在朱雀九界时用极品药草炼制的丹药,有治内伤的,又敷外伤的,有修复筋脉的,有促进吸收的,都是给你准备的。”

    不知道他会受什么样的伤,所以干脆每一样药都准备一些好了。

    看着那一堆精心炼制出来的丹药,玄君临的心又是狠狠的颤动了一下,声音也认真了起来,“凉儿,谢谢你。”

    萧凉儿灿然一笑,将两本秘籍收了起来,拿起了一瓶药,“把衣服脱了,你背上的伤疤不擦药,会留下疤痕的,我勉为其难替你上药吧。”

    玄君临的背上确实有好几道伤口,还未彻底痊愈,大男人身上有几道伤疤无所谓,但是夫人这么好心的要替自己上药,自己不能不识趣。

    他利落的将衣服脱下,赤裸着上身,完美的肌肉线条和宽阔的肩膀,都让萧凉儿有些面红耳赤。

    这真的很难把持住啊,看一万次就心动一万次的美好身体~

    呸,想什么?萧凉儿暗暗唾弃自己,都是自己夫君了,怎么还这么花痴?

    “凉儿,我……伤的是背。”玄君临趴在床上,半晌他缓缓的扭头,看着出神的萧凉儿。

    她的小手,已经在他肩膀上摸了好一会儿了……

    萧凉儿回过神,顿时尴尬,“不好意思,搞错地方了。”

    “……”玄君临无言以对。

    ……

    因为玄君临的到来,钱临酒楼再一次爆满了。

    钱掌柜一大早打开门的时候,吓了一大跳,只见自己酒楼门口挤满了人,乌泱泱的一大片,就像是蚂蚁似的。

    他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大家就疯了似的涌进了酒楼里。

    酒楼几个伙计还有点睡眼惺忪,直接被这震撼的一幕惊的毫无睡意。

    “哇,好多人……”楼上萧子沐趴在扶栏上,看着楼下忽然冲进来的人群,啧啧称奇,“钱伯伯家的酒楼生意可真好,阿善阿德,要不以后我也开个酒楼,赚很多钱,给你们两个娶媳妇吧!”

    阿善阿德站在萧子沐身后,听到小主子竟然为他们的终身大事操心了起来,不由得失笑。

    他们在三华圣母手下当了这么久的暗卫,早就习惯了这种生活,而且对婚姻大事并没有什么欲望,属于无欲无求的那种,一切以主人为重。

    钱掌柜看到了楼上的萧子沐以后,他艰难的从人群里挤了上来,气喘吁吁的对萧子沐说道,“小沐,你去跟你爹娘说,让他们暂时别出来,人太多了,万一冲撞了他们可不好,饭菜我让人送房间里去!”

    “好咧,钱伯伯!”萧子沐开心的答道。

    然后他就来到了萧凉儿的房间门口,将耳朵贴在上面好一会儿后,这才敲门,“爹爹,娘亲,你们起来没有?”

    门应声而开,是玄君临。

    “嘘。”玄君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压低声音,“你娘亲还在睡觉,别吵醒她。”

    萧子沐伸长了脖子看了看房间里,露出了一个心领神会的笑容,然后他就踮起脚尖,小声说,“爹爹,钱掌柜说今天人太多了,让你们别下去,饭菜他会派人送上来的。”

    玄君临走出房间,往楼下一看,确实人山人海。

    “好,你也别下去凑热闹了,要么出去玩一会儿,要么在房间里修炼,知道吗?”玄君临对萧子沐修炼这一方面,还是比较严格的。

    和萧凉儿如出一辙!

    萧子沐嘟了嘟嘴,“那我还是出去玩吧,酒楼里没人陪我玩。”

    说完他就飞快的下了楼,阿善阿德对玄君临微微点头后,也立马跟了上去,他们是要形影不离的保护着萧子沐的。

    有阿善阿德在,玄君临不必担心萧子沐的安危。

    他关上门,也回到了床上,陪着萧凉儿继续一起睡。

    临近中午,萧子沐回来了,这一次他闷闷不乐,翘着一张小嘴,都可以挂油瓶了。

    “这是怎么了?”萧凉儿刚睡醒没多久,她神清气爽,整个人都充满了生气,看到自己儿子那不开心的样子,她伸出手,毫不留情的一把捏住了萧子沐嘟起的小嘴。

    萧子沐“唔唔”了两句后,她才松开手。

    “哎。”萧子沐也不回答萧凉儿,兀自一人坐在桌边,托着腮,小身板竟然还流露出了一丝寂寥的感觉,他碎碎念着,“孤独呀,我一个人的时候孤独呀……”

    萧凉儿和玄君临对视一眼,他们的儿子怎么了?

    阿善阿德立马上前替小主子解释,“少主,少主夫人,是这样的,刚才小主子出去玩,遇到了几个差不多年纪的孩子,但是人家都有兄弟姐妹一起玩,不愿意带他,他就回来了。”

    嗯?玩呢?

    萧凉儿算是知道萧子沐那一句“孤独”是怎么孤独了,没有弟弟妹妹陪他,所以他孤独了,换而言之,就是催二胎。

    萧子沐从来都没有放弃过让自己娘亲再生个弟弟妹妹的愿望,以前还有云裳云凡,现在来到神界,一个小伙伴都没有了。

    要是有个弟弟妹妹,他一定会当一个好哥哥!

    这一点,玄君临是非常的佩服自己的儿子。

    胆子比他大,催二胎这种事,他从来都不敢跟凉儿提,毕竟生孩子那么痛,决定权在凉儿手里,但是萧子沐仗着自己年纪小,什么都不懂,童言无忌,竟然敢提第二次……

    “萧子沐,你真的觉得孤独吗?”萧凉儿忽然露出了一抹温柔笑容。

    却让萧子沐心里发怵。

    笑里藏刀就是这种感觉。

    他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萧凉儿,“应、应该孤独,对吧,爹爹?”

    玄君临捧着儿子忽然甩过来的锅,一时无言,他才刚从千煞境那种地方出来,怎么又把他往鬼门关推?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23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