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翁公东西又长又大,两对夫妻在一个房间换交

    不远处街巷一侧,用铁钩悬挂着一排密密麻麻的身影。

    足有二十多具,男女老少皆有,皆浑身负伤,血淋淋的,像猪样一般,被铁钩刺穿躯体,悬挂在那。

    繁华的街巷,却出现这样一幕血腥景象,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翁公东西又长又大,两对夫妻在一个房间换交    

    “这些来自玄黄星界的皇者,不免也太倒霉了,像牲畜般被悬挂在那示众,简直生不如死。”

    “处置他们的人,就是要他们生不如死,以儆效尤。”

    “那玄黄星域的修士究竟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会被这般针对?”

    “不清楚。”

    ……附近区域,一些修士在低声议论。

    皇者,搁在一些世界位面,已是宛如神明般的存在。

    可此时,二十多个皇者,像牲畜般被悬挂在那示众!

    这想不引人注目都难。

    “那些……都是玄黄星界的修士?”

    倾绾星眸睁大,俏脸微变。

    孟长云下意识看了看身边的苏奕。

    却见苏奕神色平静如旧,连眼神都没有一丝波动。

    可这种淡然的仪态,却让孟长云心中一阵压抑。

    这天青城谁敢如此大胆,竟敢专门针对玄黄星界的修士下毒手,简直找死!

    忽地,苏奕迈步来到一侧区域。

    这里的墙壁上,张贴着一道醒目的悬赏通缉榜单。

    “凡活擒玄黄星界玄照境皇者,可得三百星脉灵晶。”

    “活擒玄幽境皇者,可得八百星脉灵晶。”

    “活擒玄合境皇者,可得三千星脉灵晶!”

    “死人一律按一百星脉灵晶估价!”

    落款:飞云楼。

    苏奕眯了眯眼眸,四下打量,却发现除了这一道悬赏榜单外,再没有其他悬赏榜单。

    无疑,这一切完全是针对玄黄星界的皇境修士!

    “老孟,你去打探一下这则悬赏令的事情。”

    苏奕随口吩咐道。

    “公子稍后!”

    孟长云连忙领命。

    其实,根本无须多麻烦,孟长云随便找了个路人,就将事情盘问了出来。

    大概是一年前,天青城顶级势力飞云楼忽然宣布,在整个黑湮界通缉玄黄星界的皇者!

    那张悬赏榜单,就是当初贴下。

    在这一年中,凡是混迹在黑湮界的玄黄星域皇者,俨然成了过街老鼠,被血腥通缉和镇压。

    如今被悬挂在那示众的二十余位皇者,仅仅只是一部分,其他皇者都在这一场追捕中战死!

    “一年前……”

    苏奕眉头皱起。

    那不正是落星海之战刚落下帷幕的一段时间?

    “原因时什么?”

    苏奕问道。

    孟长云低声道:“回禀公子,小老问过了,至今无人知晓原因,就连一些替飞云楼做事的强者,都说他们只是奉命行事。”

    苏奕点了点头,道:“接下来,你去打探一下这个飞云楼的底细,我和倾绾先去找个客栈落脚。”

    “喏!”

    孟长云肃然领命,匆匆而去。

    “公子,你……不救救他们么?”

    倾绾低声问。

    苏奕笑道:“非亲非故,我为何要救他们?”

    “您……您可是……”

    倾绾正要说什么,苏奕已摇头道:“绾儿,你不懂。”

    诚然,他是

    “玄幽境修为而已,谈不上大鱼。”

    手握战刀的蟒袍男子微微摇头,似有些失望。

    “这段时间,敢偷偷潜入天青城的玄黄星界的猎物,只有他一个,已经很不错了。”

    手握拐杖的黑袍老者慢条斯理道。

    说话时,他们三人朝道袍老者步步紧逼过去。

    场中的氛围,也是肃杀压抑之极。

    “你们是飞云楼的人?”

    道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气,问道。

    “死到临头,哪来这么多废话。”

    蟒袍男子说着,已悍然出击。

    轰!

    他挥动雷霆战刀,法则交织,霸烈无匹。

    同一时间,黑袍老者和美妇人也一起出击。

    仅仅几个眨眼,道袍老者就负伤严重,浑身是血。

    不过,或许是忌惮他临死拼命,也或许是要把他活擒,黑袍老者等三人并未下死手。

    而是想猫戏耗子般,不断重挫道袍老者,要将其彻底镇压。

    道袍老者神色悲愤,他似乎也意识到在劫难逃,嘶声叫道:“临死前,能否告诉我,为何你们要针对我玄黄星界的修士?”

    声音中,尽是不甘。

    没有人理会。

    黑袍老者三人的神色淡漠而平静,如视一个唾手可得的猎物。

    道袍老者见此,不由苦涩喟叹,明显已彻底绝望。

    “勇河,你来拿下他,记住,别伤其性命。”

    黑袍老者吩咐道。

    “好!”

    蟒袍男子点了点头。

    可就在他要行动时,一道淡然的声音响起:

    “你家老祖若看到你这般窝囊,怕是非气得七窍生烟不可。”

    众人一怔,抬眼望去。

    就见不远处,一个身着青袍的年轻人,朝这边走来。

    浑身上下,萦绕着一缕玄照境皇者的气息。

    “找死!”

    蟒袍男子眸子中杀机一闪。

    “且慢动手,看看这小子是否和那老家伙是一路的。”

    黑袍老者吩咐道。

    “窝囊?”

    道袍老者神色怔怔。

    他本以为在劫难逃,谁曾想,此时此刻,却有一个年轻人站出来,骂他窝囊!

    “道友说的不错,我……的确太窝囊了……”

    道袍老者声音艰涩。

    苏奕冷着脸,呵斥道:“不止窝囊,还有眼无珠,如此简单的一个陷阱都看不出来,自以为可以救人,殊不知,早已是他人眼中的猎物。”

    这一幕,让黑袍老者等三人皆面面相觑,心中感觉很怪异。

    那年轻人是谁,竟在这时候跑出来训斥那个老家伙,口气还大的不得了。

    道袍老者也被训得灰头土脸,整个人呆滞在那。

    他都将沦为敌人俘虏,还被人这般不留情面打击,这滋味……让道袍老者都有崩溃之感。

    “还好,难得有一腔热血和胆魄,用心也不坏,否则,我都懒得救你。”

    苏奕神色缓和不少。

    道袍老者浑身一震,这把自己骂得体无完肤的家伙,竟是来救自己的?

    见此,黑袍老者三人非但不惊,反倒皆露出一抹笑意。

    有意思,竟又冒出来一只猎物。

    还真是让人惊喜!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2006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