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校花被拉到小树林里,强开小嫩苞小丹

    ‘长河’还在翻涌!

    声势极大,不断的荡起涟漪,碾碎四周的羸弱规则,那几个魂念,也显露出了自己的本体,千奇百怪,有的是人形,而有的则是‘猪兽’的模样,长着锋利獠牙,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比起混沌界中,羲和秘境中的那些妖畜还要凶悍。

    而那个石老鬼…    校花被拉到小树林里,强开小嫩苞小丹      

    则是‘岩石’模样的巨大型生物,透过魂念依稀可以看到,这玩意多半是洪荒遗种,比起鸿蒙龟,还要更加的怪物,也是它们之中唯一能跟‘巫魂’比身高的生灵了。

    “混账东西,你损失了一个道识,跟我有何干系?”石老鬼‘哼’了一声,脸色阴郁的看向那头猪兽,面无表情的,道:“老朽出手,向来有分寸,还轮不到你这头猪魔在这说三道四,你要是不服气的话,可以摆出道来,老朽随时奉陪到底。”

    “这石老鬼飘了啊!”

    “猪魔,狠狠的干它丫的…”有魂念笑着拱火,也不担心被它们惦记上,就像鬼皇斧说的,能够诞生出‘道识’的人,最起码也是教祖级,碰到圣人都能抖一抖,彼此的实力相仿,自然不会畏惧了其它人,不够实力的人,也没有资格跟它们站在一起。

    “飞天狼魔,要不,你去试一试?”猪魔的魂念斜眼望过去,似笑非笑的道。

    “嘿嘿,还是免了吧,我可淦不动这块臭石头。”站在不远处的狼魔,摆了摆手笑道。

    听了这话后。

    猪魔也不置气,它们这些人,起码斗了几十万年的嘴,大家的底细,彼此也清楚,在没有绝对的利益前提下,全都是一些最强王者,没谁会动真格的。

    毕竟,教祖级的强者,真要打起来,厮杀个几年都分不出胜负也很寻常……

    有这时间。

    还不如钻研大道,增强自己的实力,看见其它魂念都不再吱声拱火了,猪魔这才收回视线,望着石老鬼,似笑非笑的,道:“你最好有分寸,倘若那小子真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就别怪老朽跑去你的洞窟祸祸了,反正我损失的魂念,怎么都得补回来。”

    石老鬼沉着脸‘哼’了一声,也不跟它斗嘴,而是目光微凝的看向叶修所在的那条大道。

    没发现…

    紊乱的规则挡住了它们的视线,若是在平日里,以它们的实力,即便看不见大道的形状,可一尊‘巫魂’掉进去,还是能看见的,偏偏此刻的长河,浑浊不堪,隔了这么远,完全看不到巫魂的踪影,就连‘魂识’扫过去,都会被瞬间碾碎。

    这就是大道长河的威力。

    教祖又如何,在大道的面前,也是蝼蚁,要不然,以它们的身份也不会处心积虑的钓这条鱼了,尽管不清楚叶修能够看见大道的形状,可对方能进入到这里,已经是匪夷所思了,毕竟,即便是它们,也是诞生出了道识,才开始慢慢的接触到祖地。

    在此之前,它们也跟普通人差不多,就算知道这里,也没有那个能力可以窥探一二。

    “石老鬼,找到了么?”飞天狼魔凝声道。

    “没有…”石老鬼摇了摇头,神情比起之前,凝重了数倍不止,借着苍穹上的那些妖雷照映,扫过了很长一段长河,声音低沉的,道:“被他斩断的规则太多,现在的长河,就像是一条湍急的滚滚溪流,我们的魂识还没有透进去,就会被碾碎。”

    “你确定,他真的没被你那妖雷,轰得神形俱灭了?”猪魔余光撇过来,冷声道。

    “还要老朽说几遍?”石老鬼也怒了,好歹也是教祖级的强者,被人三番五次的质疑,让他也有些挂不住,脸色阴沉的看向猪魔,道:“你要是不信,可以去长河里面捞一捞,找不到它,老朽将洞窟送给你,若是找到了,那就别怪老朽不念及旧情,去你的猪头山住上几年,睡遍你的那些貌美儿媳妇了。”

    “石老鬼,你想找死么?”听到‘儿媳妇’几个字,猪魔也是勃然大怒,这算是它的逆鳞了,原本还没什么,可近些年,总是有人在传,他这头老瑟猪将自己的儿媳都豢养了起来。

    这让它很是光火。

    偏偏又没办法解释,至于像什么‘流言止于智者’的话它没听过,即便是听过了,恐怕也不会在意,在这些教祖里,虽然不乏聪明人,可有了八卦,谁特么还会去当智者,而它总不能将自己的儿媳妇,全部赶出猪头山,让它们自生自灭吧。

    它们这一族,难道就不传宗接代了?

    “好了,都少说几句…”那个‘人型’的魂念,皱了皱眉头,道:“就算石老鬼的妖雷,没有劈死他,那长河的底部也不是谁都敢去呆的,光是规则的冲刷,就足以让他神形俱灭了,你们也不想白费劲一场吧,照我看来,大家现在就去分段的搜索,免得他顺着长河去到下游,然后趁我们不注意就溜走了。”

    “本座还指望他说出祖地的秘密呢。”人型魂念摇了摇头,道:“这还只是南儋的祖地,还有其他部洲,甚至是灵山、天界…你也不想错失这样的机缘吧。”

    “玄鹤老道说得没错,先找到人再说。”一众魂念都点起了头,毕竟是教祖级的强者,动作都很果断,也没那么多的小心思,甚至都不用分配,各自就驾驭起自己的大道,分段的找寻起来。

    “……”

    长河底部!

    这里的规则更加紊乱了,而且还斑杂无比,起码有数百条之多,掉落进来的叶修,此刻也是遭罪不轻,‘巫魂’在规则的冲刷下,比起刚来的时候还要黯淡好几分。

    鬼皇斧更是惨叫连连。

    痛苦得身上的‘魂线’都扭曲了,幻化出来的老者,眼泪汪汪的望着叶修哽咽,道:“呜、呜…小主人,现在怎么办,外面全都是教祖级大佬,再不想办法逃出去,光是这些规则,就能将我们冲刷得神形俱灭了。”

    “玛德,那些老贱人,竟然装成傻子魂念诓骗我们?全给我记住,等老朽跨过教祖那一关,非得将它们全部揪出来,挨个的揍一顿,让它们尝尝被规则冲刷的痛苦。”

    “啊、啊、啊…痛死老朽了,这地方,就特么不是人呆的,狗-日-的教祖大佬,我鬼皇镜,艹…你们祖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9858.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