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己坐上来就不疼了\颤抖的承受他的粗胀

   如我所料般,幽瞳也随之进化了。

    我抬起头,望向四周,仙元神念皆出,方圆千里内外的每一处都尽在眼内,连那弥漫在四周的先天雾霭的流速,也变得缓慢无比。

    但,就在我正想收回目光时,我突然在那重重雾霭之中,看到了一道巨大的猩红倒三角瞳孔,这道瞳孔犹如一颗巨星,在遥远的界域中凝望着我。    己坐上来就不疼了\颤抖的承受他的粗胀    

    “这是什么东西?”

    我心头巨震,幽瞳全开,与这道瞳孔对视在了一起。

    敕!

    一股撕裂般的剧痛传来。

    我猛地捂住左眼,幽瞳竟然强行被关闭了,甚至还流下了些许金色的血液。

    这巨大瞳孔,太过恐怖,涉及到了严苛的天地法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的生物所能拥有的瞳孔。

    它在张望,但并不是在张望我,仿佛在探查着什么,我能清晰感觉到,它不属于这片界域。

    它,为何会在这雾霭之中?

    或者说,它为何会出现在第三禁区?

    我深吸了一口气,强行用神念蕴养幽瞳,将这股痛楚压了下去,并没有深思熟虑,这不是我能触及到的存在,即便我能够迅速将幽瞳恢复,并且继续往那雾霭中探查,但那也许会触及更恐怖的危险。

    我刚突破玄仙劫,没必要多此一举。

    “收!”

    我抬起手掌一握,将四周因突破而外溢的仙元、神念尽数收入体内。

    这片原本被雷池所环绕的区域,终于恢复了它原本的贫瘠模样。

    “终于踏入玄仙了……”

    我目光炽热地盯着自身仙躯,虽然上面有着尚未散去的焦黑,但那股蔓延在表面的金色液体,不断在修复着我的仙躯,这是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感,仿佛连灵魂都在雀跃。

    我能够隐隐间察觉到,我的肉身,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呜——”

    头顶,再次传来了那道鲲鹏的叫声。

    我抬起头去,望向早已散去雷云的天际,那头鲲鹏仍然待在雾霭中,并没有离去,但它仍然围绕着我,来回地转悠,像是不肯离去,似乎有什么执念。

    我微眯起眼,看了一眼仍然悬浮在我头顶,但已经不再旋转的伏妖岐神塔,心里明白了点什么,喃喃道:“原来你是舍不得这玩意儿,但你已经是弥留之身,有再多执念又何妨?难不成……我能将你收入这伏妖岐神塔之中吗?”

    我往前一踏,握住伏妖岐神塔,神念疯狂喷涌而出,试图勾动这头鲲鹏,利用塔身的力量将其吸入,却反而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抗拒。

    这头鲲鹏,似乎并不想被我收纳镇压。

    “不是因为这个么……”

    我收起了视线,干脆将伏妖岐神塔扔进了小世界中,这头鲲鹏身形便渐渐消失了去,并没有继续对我发起攻击。

    可惜了。

    若能将这头强大的神兽收入麾下,必然又是一大战力,即便它已经被先天仙妖所同化,但经过先前的雷劫洗涤,我已经弄明白了伏妖岐神塔到底强大在什么地方。

    它能够净化先天仙妖的雷劫,必然也能够净化先天妖气。

    只是,我还不知道该如何使用。

    如今到了玄仙一境,我的仙元强大了十倍不止,尽管放在我以往遇见的对手中不值一提,但我有着绝对的信心,能够做很多事情。

    想到这,我看向一旁的命运之剑,抬起自己的手臂,弹出一缕金色神念,将那剑尖覆盖,狂暴剑意也随之相伴,我便狠狠地往剑尖之上划了下去。

    手臂擦着剑尖横切而过,却仅仅只是在我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白痕,没有出现任何伤口。

    甚至,连最基础的防御都没有破开。

    要知道,命运之剑中所蕴含的狂暴剑意,再加上我的强大神念,放在寻常玄仙境界的修士身上,不过眨眼之间,便能将他们斩成两半。

    “好恐怖的肉身强度!”

    我忍不住轻吸了一口凉气,难怪吕沧溟会特意指出我的肉身是最差的存在,如今提升到了这个层次,即便不施展任何神通或者剑技,我也有绝对的信心,能够硬抗半步地仙的全力一击。

    但这,还不是让我最兴奋的事。

    踏入玄仙境界,就意味着我可以开始修习那两门灵系神通了。

    “接下来,只要离开这个地方,天高任鱼跃。”

    我勾起嘴角,找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套在身上,微微一笑,能够在这片禁区之地中突破,并且还接受了如此纯粹的雷劫洗礼,这已经完完全全出乎了我的意料。

    伴随着天际之上的雷云消散,先天妖气汇聚成的雾霭再次接管了这片天地,那股仙元迟滞感重新出现在我周围,但只要我稍微一动意念,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这种重新掌控着一切的感觉,总算令我松了口气。

    “秦一魂,你居然活下来了!?”

    这时,符子璇的声音从我耳旁传来。

    我回过头去,看向她那一脸惊喜的模样,调笑道:“你这么希望我死?那令牌可还在我手里,我要是死了,你这辈子都要给我陪葬。”

    “给你陪葬也没什么不好的。”符子璇轻哼了一声,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脸庞闪过一抹嫣红,说道,“没想到你……还挺壮的嘛。”

    “你这是花痴了?”我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正想调侃几句,便见到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卫将军,突然手舞足蹈了起来,跑到我身旁发了疯似的大叫着:

    “快跑!快跑!!”

    “快跑?”我愣了一下,疑惑道,“跑什么?”

    “大灾要来了,快跑!”卫将军不停地跺脚,脸色苍白又急促,那瘦弱干柴的身子骨打起了颤,像是陷入了某种痛苦的回忆般,抱着脑袋在地上打起了滚。

    我皱起眉头,意识到了不妙,再次打开刚恢复好的幽瞳,望向四周。

    这不看不得了,东、南、西、北四个不同的方向,竟然有着将近数千万的兵马朝着我奔赴而来,他们几乎全部都是披着甲胄的人族将士,而且仙躯完整,双眸猩红,手持长矛,有甚着骑着长了一对妖红翅膀的野马,气势浑然冲霄,个个都有着浓郁的杀伐之气。

    “这些是……”我瞳孔一缩,语气里满是难以置信,“糟糕了,这整个禁区里的人族尸躯,似乎都因为我打乱了先天妖气的平衡,复活了。”

    “什么!?”符子璇一脸不敢相信地看着我,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秦一魂?你再说一遍?”

    “一万……两万……十万……二十万……”我强撑着幽瞳,将每一个朝着我奔赴而来的人族将领都算在内,“三十万……五十万……一百万……五百万……一千万……一千三百万……”

    足足,一千三百万兵马!

    这是上古蛮荒时期,为人族而战死的人族将士。

    他们,不但复活了,甚至像是收到了某种命令般,极其整齐地朝着我奔赴而来。

    更让我感到不可思议的是——

    在这一千三百万兵马的身后,四个方向各有一名蛇首人身的生灵,手持某种晶红色的血色长矛,横跨虚空而来,背后有着一道巨大的瞳孔虚影,正是我先前在雾霭中窥探的眼瞳。

    “这些生灵,难道……是活着的先天仙妖?”

    我心中出现了一个恐怖的念头,一把拉住符子璇的手,将那洞天执法者的令牌握在了手里,“走,此地不能留了!”

    可我刚想催动令牌中的传送阵时,一道血红长矛划破天际,“刷”地一声,横贯在了我身前,只差不过两厘米的距离,险些将我贯穿。

    “月寂惶惶,护我仙妖!”

    耳边,有群声四起。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965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