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灌满直到怀孕为止|在女宿舍里玩5女小说

   赵作良看了看虞允文,看出了他眼中强烈的求知欲。

    这大概是南宋官僚们普遍的疑惑吧?

    赵作良如此想到。    灌满直到怀孕为止|在女宿舍里玩5女小说    

    “真要说起来,我知道的未必比你们多,我虽然是领帅,但是对付金贼大军的事情,主要是我们光复军的苏大将军负责,这个问题,若是将来有机会见到苏大将军,你可以亲自问他。”

    虞允文眼睛一亮,忙问道:“我能见到苏大将军吗?”

    “现在估计是不行的,他正在燕云指挥战事,不方便接见贵使,我们也不敢让贵使前往燕云战地,以免遇到危险。”

    赵作良抚着胡须笑道:“也不怕阁下嘲笑,论起打仗,我是不太擅长,所幸有他,对了,他也是我的贤婿,多亏他一力承担军事,他是真的用兵如神,金国君臣在他面前不堪一击。

    自从和金贼交战以来,我就没听说他打过败仗,最危险的时候,他甚至要用不到三万人的兵力面对金国两万铁骑,他居然还打赢了,哎呀!光复军能获胜,九成功劳属于他!”

    听着赵作良毫不吝啬的夸赞,虞允文就知道临安拿到的情报不假。

    赵作良的确是名义上的领帅,苏咏霖才是光复军真正的主人翁,赵作良的上位也是苏咏霖推动的,说不定只是为了方便治理,所以才把姓赵的老丈人推上来顶包。

    虽然这位老丈人担任领帅的职位,但是光复军的实权依然掌握在苏咏霖手里,真的想要谈出点什么结果,需要直接和苏咏霖谈,而不是和赵作良谈。

    “那么在下要何时才能一睹苏将军的风采呢?”

    虞允文委婉的提出自己的想法。

    赵作良一脸为难。

    “这……还真不方便,燕云战事尚未平息,若要贤婿南下,无论如何也要等燕云战事结束之后才行,贵使应该可以理解吧?”

    “这样……倒也是如此。”

    虞允文就算自己敢,光复军方面也不会让他深入战地,而燕云战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作为试探性的破冰之旅,虞允文感觉自己这次出使也差不多到头了。

    而且张浚交给他的三个任务也基本上都完成了。

    完成这三个任务之后,虞允文的任务就完成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是他这个级别的官员可以插手的了。

    接下来几日,虞允文在赵作良的安排下,在临沂城内度过了还算舒适的几天,赵作良把之前没有好好招待的份都给补齐了,还带着虞允文出城踏青,算是结下了善缘。

    接着虞允文就打道回府,回去汇报消息了。

    而赵作良也把这一消息快马加鞭送往燕云,让苏咏霖知道。

    等因为事务繁忙而头昏脑涨的苏咏霖得知这一消息的时候,都是五月末了。

    他一直没时间处理这件事情,好不容易抽出时间,就得知南宋主动派人来接触了,来人名为虞允文,看样子大有空手套白狼之心。

    虞允文?

    这个名字……

    苏咏霖眯起了眼睛,想起了那个南宋的救时名臣。

    该说不说,当年他还是个衣食无忧的大少爷的时候,还真的做过和这些名留青史的大人物们一起畅游宦海的梦,他也为此苦读儒家经典,为了科举做准备,甚至一度厌恶贩私盐的家人。

    他幻想着自己成为士大夫中的一员,享受着高官厚禄,抱着美女,喝着美酒,吃着美食,赏着美景,在杭州日复一日的暖风拂面之下,就那么醉死在温柔乡中。

    度过枯燥而又富裕的一生。

    不过这样的梦很快就破碎了,他对于这样的事情再也没有了兴趣。

    虞允文也好,陆游也好,范成大也好,杨万里也好,这些耳熟能详的名字,在他看来都毫无吸引力。

    他不想要雪月风花,他只想要金戈铁马。

    而他现在也的确做到了,做到了这些耳熟能详的后世名人们在是诗篇中和梦中想要做到的事情。

    他灭了金国了。

    所以这些人对于苏咏霖来说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再有名气,写诗词再多,难道能拦住我南下灭宋之路吗?

    哼!

    苏咏霖接着看赵作良的信,得知赵作良认为南宋方面可能心怀不轨,除了谈合作谈友好这种传统艺能,甚至可能厚着脸皮来谈一些土地方面的事情。

    南宋搞不好对某些中原地区的土地有想法,甚至对光复军本身也有想法,谈话过程中,总能感觉到一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

    苏咏霖冷笑一声,觉得赵构朝廷就是那种典型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傻逼朝廷,正常碳基生物干不出来的事情他们都能干出来。

    这种碳基生物就是给点阳光就灿烂,给点洪水就泛滥,给他点好脸色,他搞不好还敢和你谈归附的事情。

    不过苏咏霖短时间内也没有和南宋正式开战的想法,虚与委蛇最好。

    就说当前,苏咏霖有个很好的转移视线的方法可以撩拨一下南宋脆弱而又敏感的神经。

    攻克中都之后,苏咏霖接到了甄别人员的汇报,说从部分金国权贵家中还有内城之中发现了不少自称是宋国皇族的人,觉得很有嫌疑,想问问他该怎么办。

    苏咏霖一愣,想起宋的靖康之耻,这才注意到当初那一大批被掳掠到北方的北宋皇族的确应该还有那么些活在人世间,而他们在金国生育的第二代第三代应该也已经长大了。

    当年没有死掉的北宋皇族和他们的第二代第三代加起来,估计也是一个挺大的数字,而这些人还的确不属于必须要被杀掉的女真贵族序列。

    该怎么处理呢?

    苏咏霖思来想去,忽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不知道赵构见到他的这些多年未见的亲族们之时,又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呢?

    是高兴,还是羞愧,还是其他的什么感受?

    苏咏霖满怀恶趣味的这样想到。

    于是苏咏霖立刻命令甄别官员把所有自称是宋室后裔的人集中起来记录,让他们互相甄别、证明身份,并且互相交代到底还有没有亲族遗留在中都或者其他的什么地方没有被发现。

    苏咏霖下令之后自然有专人负责此事,而这不甄别不知道,一甄别吓一跳。

    别说那些二代三代们,就算是那些跟着赵佶和赵恒一起被金人俘虏北上的直系亲属都还有相当一部分还活着。

    他们之所以在中都,基本上是因为当年完颜亮为摧毁女真旧贵族而毁掉上京,紧接着就把政治中心迁移到燕云之地。

    而原先被俘获的北宋宗室就生活在上京附近,之后为了就近监视宋宗室,以赵恒为首,所有宋朝宗室都被迁移到了中都。

    时过境迁,北宋宗室死了很多,不过这都无所谓,唯一让苏咏霖觉得有点可惜的是赵桓死了。

    赵桓要是还活着,他能用赵桓做多少文章啊。

    可惜,他死了,四年前就死了。

    过了差不多三十年的俘虏生活,受尽屈辱,最后死在敌人的首都,死法说明不一,还有野史说他是被马践踏而死。

    但是不管怎么讲,要说这中国古代倒霉皇帝排行榜,赵桓无论如何也能排上前三。

    除了赵桓之外,随着甄别工作的进行,苏咏霖拿到了还一份让他感到十分感慨的名单。

    一份徽钦二帝在世直系亲属的名单。

    苏咏霖略微扫了扫,看到了很多让他很感慨的名字,同时他也想到,这一年,距离北宋宗室被掳掠北上……已经三十三年了。

    敌营三十三年,这些人还活着,也不知道他们此时此刻是什么心情,什么状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960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