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和体育老师互摸裆部,绳结粗糙嵌入

    娇园的傍晚,一家团聚。

    陈绾绾如今每到周末就能飞回来吃到父亲下厨做的菜,真的觉得好幸福。她吃饱喝足,徜徉在小院和煦的夜风里:“最幸福的人,是不是就像我这样,上有老下有小,全都依偎在身边,而且一家子幸福安康,不愁吃穿,没有疾病,只有和和美美

    的。”    我和体育老师互摸裆部,绳结粗糙嵌入    

    “可不就是嘛!”

    李萌琦微笑着接了女儿的话,又道:“你呀,就好好珍惜这会儿的时光吧。”

    陈绾绾扬起下巴:“我余生都是这样过了!”

    “那可不一定,一个儿子一个想法,以后你三个儿子找三个媳妇,再成三个家……”李萌琦说着,感慨起来:“这三个小家伙的未来媳妇,你们一定得好好把关,太多取错媳妇毁三代的例子了,可不能在我们筠礼他们身上,上演着,毁了他们的一生,也毁

    了一家的团结幸福。”

    筠礼忙道:“我以后的媳妇,让爹地妈咪给我挑!”

    筠炎:“大哥挑剩下的,给我就行了!”

    子孺:“大哥二哥挑剩下的,都给我,都给我!”

    孩子们还不懂那么多,只是随口附和,童言无忌。

    却惹得满院子长辈们哄然大笑。

    晚上,暮川夫妇给三哥男孩子洗了澡,陪着他们看动画片、讲故事。

    因为筠礼筠炎第二天还要上课,所以晚上八点半就让他们睡了。

    小子孺在娇园跑了一天,也困了,左手拉着筠礼,右手拉着筠炎,他躺在两个哥哥的中间,幸福地睡了。

    暮川夫妇就在孩子们的房间里打地铺。

    孩子们熟睡后,是无论如何都叫不醒的。

    陈绾绾讲了一些在L国的事情,暮川很认真地听。

    等她讲完了,话锋一转:“暮川哥哥,你最近也有心事,能跟我说说吗?”

    暮川心疼她飞来飞去,只想做一个合格的聆听者,帮她纾解苦恼,于是微笑:“我哪有心事,你别担心我,有什么想聊的,跟我聊聊就好了。”

    房间里没有亮灯。

    只有星光与庭院灯从窗外投射进来。

    暮川夫妇并肩,手拉手躺着,听着孩子们均匀的呼吸声,心里累积的人生之路的细微伤口正一点点愈合。

    陈绾绾温柔地说着:“其实我去L国之前,就觉得你有心事了,只是时间卡在那里,我必须赶紧去一趟L国。

    不然,我早就问你了。

    暮川哥哥,我们是夫妻,有任何忧愁都应该一起分担的。

    如果你烦心的事情,是跟政务有关的,那我就不多问了,毕竟太子妃不宜干政。

    但是,如果跟生活有关,你一定要跟我说。”

    她侧过身,望着暮川的脸颊轮廓:“我不希望你把任何事都憋在心里,然后忽然某一天,心梗猝发倒地不起。

    那天的意外,我到现在还胆战心惊。暮川哥哥,我不知道要怎么才能提升你的幸福感,所以我只能,尽我所能,听你的话,支持你所有的决定,不管发生任何事,即便全世界都跟你作对,我也要,义无反顾

    地站在你这边。”

    暮川听着妻子的告白,心中感动不已。

    将她纳入怀中,他小声道:“我……只是在担心赞誉……”

    他把心里话,全都告诉了陈绾绾。

    不说还好,这一下,陈绾绾也开始焦急起来:“这可怎么办……”暮川犹豫着,道:“我原想过,让暮寒有机会的话,去找找赞誉,因为他们虽然在部队,但也是有休息时间的,他们都在M国,只是不在一个城市。可是现在想想,还是算

    了,乔家的眼线在M国蛰伏多年,如今都没机会,暮寒去又怎会有机会?”

    陈绾绾:“那,往后只能让赞誉凭借他的意志力,学成归来的时候,再见了?”

    暮川心疼:“赞誉吃了很多苦,每周我给他打电话,说一点糯糯的事情,对他来说就像是刀里藏蜜,是唯一的精神寄托了,可现在……”陈绾绾:“暮川哥哥,你别着急,我觉得办法总比困难多。等周一你跟暮寒聊天的时候,说一下这个事情,看看他有没有办法。如果他没有,你就提醒他不可以轻举妄动。

    你看,世事无常,半个月前,我们还想不到以后没办法跟赞誉联系了,没准半个月后,那条隐藏的秘密网络就恢复了呢?”

    暮川搂着她,温声道:“嗯。早点睡吧。”

    翌日。

    百里栀柔把娇园逛了个遍,暮川夫妇送孩子们上幼儿园回来,就见她还拿着手机,站在湖边自拍。

    暮川冲她招招手:“柔柔,过来。”

    百里栀柔跑过去:“大哥,咱们要回南英了吗?”

    “不,我们等筠礼筠炎回来,哄他们睡着了,半夜再走,”暮川又道:“而且小栋跟小叶子周六要结婚了,周五晚上他们也会坐飞机赶回南英的。”

    百里栀柔高兴极了:“太棒了!我早早完成学业回来,还能赶上吃这么几顿喜酒,真是赚了!”

    暮川带着她往屋里走:“过来。”

    百里栀柔:“来了!”

    陈绾绾关了门窗,搞的神神秘秘的样子。

    暮川拿出手机,借助安全网络给暮寒打视频电话。

    那边很快就接了。

    当暮寒发现,镜头对面还有百里栀柔跟陈绾绾的时候,他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嫂子!柔柔!”

    陈绾绾微笑着:“又长高了,有185没?”

    暮寒笑:“都187了。”

    百里栀柔瞪大眼睛瞧着:“这么高了呀,我才162,这样看,我才到你……肚子?”

    “哈哈哈哈,”暮寒被百里栀柔逗得哈哈大笑:“头顶能碰到我胸口吧。而且,你怕什么,你还会长高的,你还小着呢!”

    百里栀柔不好意思地笑起来:“嗯,我还会长高的!”

    暮川看着妻子:“好了,你带柔柔出去吧,我有事跟暮寒说。”

    暮寒马上急了:“大哥!”

    从百里栀柔出场,他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

    好不容易才见一面,怎么就要她出去了?

    陈绾绾笑:“柔柔也不是外人,你就直说吧。柔柔会给你保密的。”

    百里栀柔连连点头:“嗯嗯!”

    暮川沉吟了两秒,将赞誉的事情告诉了暮寒。

    结果,暮寒也是一脸沉重:“大哥,这件事情我也想跟你说。”

    暮川:“什么?”暮寒:“你消息还是滞后了,你还记不记得,前年的时候,我跟赞誉还没有分开到两个军区的时候,有四个M国总统心腹想要拉拢赞誉,但是赞誉拒绝了,然后赞誉被他们

    轮番欺辱的事情?”

    暮川心中有个不好的预感:“然后呢?”暮寒:“后来我跟赞誉分军区了,因为我们要学的方向不同。而那四个军官也分军区了,分了两个去了赞誉那边。赞誉军区现在死的,刚好就是那两个。而余下两个,一个

    在一周前车祸意外身亡,还有一个突发心脏病过劳死在了自己办公室。”

    陈绾绾:“我的天!”

    百里栀柔不敢置信:“总、总不能是赞誉干的!他根本没这个本事!因为他单枪匹马,他也出不了军区啊!”

    暮川、暮寒异口同声:“不可能是赞誉!”

    两个姑娘捂着心口,都觉得后背的汗都出来了。

    暮川心跳加快:“你有什么想法?”暮寒凑近了,又往门口看了眼,对着镜头道:“我觉得,事情不可能这么巧,外人不清楚这四个人有什么关联,自然不会联想到什么,但是我跟赞誉最清楚不过。所以,我

    一直以为,是你,秋后算账,给赞誉报仇呢!”

    暮川:“……”

    暮寒耸耸肩:“不过现在看来,也不是你。”

    暮川:“……”

    他知道是谁了。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给赞誉报仇的人,必然是他的母上大人姜丝妤,还有父亲大人倪嘉树!

    暮川气的肝疼:“我现在没办法跟赞誉联系了。”暮寒老神在在地看着镜头前的暮川:“我这边的两个军官,因为死于意外,法医都验证过了,所以才没有追究,不然的话,我这里要是跟赞誉那边一样屏蔽一切信号,你就

    完蛋了,你就一下子失去两个弟弟的联络方式了。”

    百里栀柔忍不住:“暮寒哥哥!大哥已经很着急了,你就不要再贫嘴了!”

    暮寒马上一本正经道:“是!”

    “还有五分钟,电话视频会自动关闭,”暮川往外走:“柔柔,你陪暮寒聊几句吧。”

    陈绾绾也赶紧出去:“老公,你别多想……”

    房间里,只剩下暮川竖在桌面上的手机。

    百里栀柔上前,挥挥手:“暮寒哥哥。”暮寒望着她,眼里满满的欢喜与温柔:“柔柔,你现在在南英,生活的还好吗,没有我陪在你身边,你会不会无聊?早知道你这么早就回去,我也努力了,我也争取早点回

    去了。”

    百里栀柔骄傲地笑:“那正说明我聪明啊!”

    暮寒:“是是是,我们柔柔最聪明了。柔柔,我好想抱抱你啊,我真的好想你呢。”百里栀柔捂着脸,又放下,非常严肃地看着暮寒:“暮寒哥哥,我正要跟你说这个!以前我们都是小孩子,牵牵手,抱一抱没什么,但是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你比我还大,我们要避嫌了,你懂吗?你,不可以,再抱我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955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