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和闺蜜互玩奶头/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很污的事

    尤道人在塔殿内遥遥便感得张御的气机出现,心下一讶。他神情微肃,先是感应了一下四周,确认无有其他人跟随,便自殿中迎了出来。

    到了外间,他很谨慎的看了几眼张御,确认并不是他人所伪替,而的确是本人,这才神情放松下来,打一个稽首,道:“张廷执有礼。”

    张御抬袖回有一礼,没有在外多谈,跟着尤道人进入殿内,后者在请他坐下之后,又在周围放置了一个遮护法阵,这才道:“廷执,尤某入此之后,就与廷执和诸位同道断了牵连,按照廷执事先吩咐,不作任何举动,这些时日也不知廷执和同道是如何情况?”    我和闺蜜互玩奶头/男朋友拉我在厨房做很污的事    

    张御道:“隔断我等,乃是伏青世道有意为之,好分化并逐个拉拢我等罢了。”

    尤道人道:“确有不少人来寻尤某,只是尤某明确拒绝之后就很少再来了。”他又问道:“廷执今日能够到尤某这处来,是伏青世道放松了对我等的阻碍?还是说另有什么缘由?”

    张御道:“元夏之世的情形异常复杂,各世道之间矛盾极多,还有不同立场派别之间的争斗,这次我能自如行走,也是得了此辈内部争斗之利。”

    尤道人抚须道:“这对我天夏而言却是一个好消息了。”

    张御点头道:“好消息不错,但不能指望敌人一直自行犯错下去,我辈还是要自行振作的,需要看到,元夏确然比我强大,我们还需利用有限的时日追赶上去,尽可能缩短与其之间的差距。而我等在此,目的之一,就要尽力为天夏争取到足够多的时间。”

    尤道人郑重起来,道:“廷执,不知有什么是尤某可以做的?”

    张御道:“无需道友去外探查消息,道友的本事当用在合适之地。”

    他一抬袖,自里取出一枚流转不停的金色液球,道:“这是元夏某个世道的上层修道人留下的阵器,在我如今所见诸阵器之中,当属最为上乘了,道友不妨一观。”

    尤道人顿时来了些精神,他不急着动手,而先是认真看了两眼,这才从张御手中将此物接了过来。

    上手之后,他再是稍加摆动了下,立时了解了其中之窍要,伸手一抚,这金色球液就急速旋转了起来,他十分肯定道:“此物当是另行营造一方空域所用。”

    张御道:“确然是这般。”

    尤道人道:“此物手段精巧,与尤某这些时日来所见诸物大为不同,果然也是印证了尤某的猜测,元夏上层与下层所用之器的技艺差距极大。”

    说着,他又将这些天来自身之发现对着张御解释了一下,“尤某认为,元夏炼器之道其实早趋成熟,但是人为将上下所用之器分层分阶,唯有上层之人能用上器,而下层仅能用下器,不配得享上物,哪怕技艺足以做到也无可能打破此中之隔阂,其尊卑上下之理可谓浸入了方方面面。”

    张御道:“尤道友,从此物观看,我天夏阵道与元夏可有差距么?”

    尤道人沉吟一下,道:“元夏之物,都是阵、器相合,相辅相成,若把阵法一道若从中单独剥离出来看,那么我天夏阵道亦能做到此事,并无根本上的差距。

    不过元夏阵、器合一,技艺上升极难,所以一旦到了上层,两者相合之下,所能展现的威能不是单独阵道可作比拟的。而此物照廷执所言,虽是出自元夏上层修道人之手,但不见得技艺就仅止于此,上限还难以估量。”

    张御对此是理解的,只是蔡离身上那件道袍就能看出,要是元夏修士人人得有这么一件类似阵器,那足以在对抗中占据莫大优势。

    但好在外世修道人身上显然是没有这些阵器的,他们首先要对付的就是这些人,还有缓冲的余地,还有时间可以跟上并设法找到针对元夏阵器的方法。

    他道:“尤道友,你且放心探研这些东西,尽可能找出可被我利用的地方,下来我和各位同道会去拜访元夏各世道,了解各世道之内的详情,同时也会设法带回阵器,以供道友参研。道友若有什么建言,也可与我说。”

    尤道人想了想,道:“尤某只擅阵法,对于法器一道所知仍是欠缺了一些,不知能否请林廷执过来相帮,如此或能深入了解这等阵器。”

    张御颔首道:“我知晓了,稍候我会尽量使得林廷执与道友方便往来。”

    尤道人稽首一礼,郑重道:“那就拜托廷执了。”

    张御抬袖回礼,道:“无论你我是何身份,如今都是在为天夏尽心,为天夏长存而努力,道友不必如此。”

    他在有些必要的事上又嘱咐了几句之后,就离开此间,下来便来到了林廷执这处,在两人商议许久之后,他又来到了焦尧所在之地。

    焦尧一感到他到来,就从塔殿出来相迎,待入了殿中,坐定下来,他道:“廷执,北未世道真龙修道士已是来见过焦尧一面了,不过被焦某搪塞回去了……”他将那日应对之语一句不落告知了张御。

    张御道:“焦道友应对的很好。”

    他将那枚乾坤符取了出来,心光入内一转,又是分化出一道来,交给了焦尧,道:“焦道友可以持此符出得伏青世道,去往北未世道拜访一下,可以试着与他们攀交,设法从他们那里问出关于元夏更多的详情。”

    受到排挤的北未世道,那是摆在明面上的突破口,顺着这个缝隙往下挖,肯定能找不到不少有用的东西的。

    焦尧接了过来,道:“焦某会尽力。”

    张御点首道:“我相信焦道友是能做好此事的,只是路上需得小心。”

    焦尧这次没有升起推脱逃避的心思,郑重应道:“是,焦某记下了。”

    张御在离开焦尧这处后,最后转去了正清道人那里,与后者见面之后,他就将这些天来的事机详细与其人说了下。

    说完之后,他将乾坤符又是分化出来了一枚,并交给其人,道:“使团并不拘束正清镇守下来去往何处,只望正清镇守能把握好这难得的机会。我等现在虽然被放开了阻碍,但那是两派斗争之故,我们利用的是他们矛盾的间隙。

    可一旦矛盾缓和或者争斗妥协,那么对我们的限制说不定又会回来的。我们未知后面是否还会产生其他什么变化,所以此事要尽快。

    并且我敢肯定,哪怕是在这段空隙之中,一定也是会遭受阻碍的,正清镇守,你是名义上的副使,又是使团之中与我一般求全道法之人,若是他们有针对目标,那么很可能是会找上你的,你要加以留意了。”

    正清道人道:“张廷执之言正清已然记下,”他看了看张御,“张廷执也请一路小心。”

    张御点了点头,在把诸般事情都是安排好后,他随后也是回到了自己暂居的塔殿之内。

    他与正清说那番话,就是因为心中很清楚,伏青世道把他强留下来,元上殿的强硬派会这么罢休么?

    他敢肯定邢道人及其所代表的激进派那里还会有后招,许是在出招之前就准备好了。所以此行定然会有所波折的。

    而天夏使团唯有存在,那才能完成自身的使命,若是使团不存在了,那么这些也不必再谈了,虽然道理上停下可以再派人来,可不说会不会再次受到激进派的阻挠,那时也肯定不会再有眼前这等机会了。

    这次他会第一个出发,他身为正使,对面绝大多数注意力一定是落在他这里的,若能对付了他,那么使团也就遭受到了重创,如此同样就破坏了两家谈判了。

    这也是最为直接和有效的办法。

    诸世道之人肯定是不会全力遮护他们的,甚至巴不得激进派给予他们更大的压力,好让他们看清楚谁才能帮他们,所以这次行动只能靠他们自己。

    因为之前已是叫严鱼明做好了启程的准备,所以转回之后他只是关照了一下,一切就已是处理妥当,在回来半个时辰之后,他便即带着自己这边一行人出了塔殿。

    至于第一站,自然就是去蔡离那处世道拜访了。

    其人所在的世道明显在元夏拥有较为强盛的力量,而且他看得出来,此人本心之中对于天夏实际上是不屑一顾的,因为这种蔑视,所以对天夏也没什么提防之心,他足可通过此人来获取更多元夏内情。

    而他有着此人给予的信物,此回若成功拜访,这无疑也是向其他持相同立场的世道传递了一个可以接纳他们的信号,更是方便使团下来的行动。

    他才是走到了外间,却见曲道人等候在那里,其人对他执有一礼,道:“张上真,曲某奉命与张上真同行,护持你们一段路程。”

    张御看他一眼,看来激进派有可能采取的行动慕倦安等人也是有所预料,其一定是不会允许天夏使团在伏青世道门前就出现问题的,但过后显然就只能靠他自己了,他没有拒绝,道:“那就有劳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929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