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如何知道自己会不会鲤鱼吸水;他掀开裙子摸下面

   轰轰轰……

    苏苏直接对净化仙帝动手。

    而让净化仙帝匪夷所思的是,苏苏竟是以那块仙空碎片加上河图镇魔塔抗住了他的攻势。    如何知道自己会不会鲤鱼吸水;他掀开裙子摸下面    

    “你不是阴荒生灵!”净化仙帝死死盯着苏苏,眼眸惊悸,此刻苏苏爆发出来的大魔力量,绝不是一个神遗之地能诞生的。

    “你姑奶奶纵横无尽仙域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打酱油!”苏苏大喝,大开大合下比之净化仙帝还尊贵,高高在上。

    净化仙帝:“……”

    ……

    北境。

    一片古老的剑冢。

    这里目之所及皆是锈迹斑斑的断剑。

    不过在那最深处,却立着一把恍若刺破云霄的石剑!

    石剑倒插,散发着亘古的剑意。

    目之所及,八方寂灭,竟没一个活着的生灵。

    又或者说,活着的生灵也会被石剑吞吸一切。

    不过就在这日。

    石剑下一具枯骨动了下。

    那枯骨跪在石剑前,毫无声息,却透着极致的虔诚。

    它穿着花里胡哨的彩色衣服,手上还拿着一根铁棒。

    铁棒通体血红,中间刻有‘打仙棒’三字。

    而这时。

    这枯骨竟是‘咔咔’的站起,牙齿张开,一吸之下,石剑中竟有磅礴的生机涌现。

    转瞬间。

    这具枯骨就是血肉再生!

    但……

    这竟是一只兔子!

    他将打仙棒扛在肩头,咧嘴一笑:“多年守剑,终于结束了!”

    下一刻。

    兔子高高跳起,直接越过石剑,而后狠狠一砸剑柄。

    轰!

    石剑崩碎,其中竟出现一柄黑光绚丽的仙剑。

    继而。

    兔子又是狠狠一砸。

    “去!”

    轰……

    仙剑狠狠刺向大地,刺穿…北境,落向东荒。

    “亲爱的弟弟啊,哥哥送你一份大礼。”兔子嘻嘻笑,扛着棒槌走远。

    隐约间,有低低吟唱传来。

    “大盗仙剑,盗天,盗地,盗仙亦盗神………”

    ……

    与此同时。

    东荒。

    净化仙帝和苏苏依旧在大战不休。

    虽然抗住了净化仙帝,但苏苏也被压制,毕竟她是在仙空中战斗,此刻净化仙帝能爆发出来的力量也极其恐怖。

    “你最好投降,否则本帝必杀你!”净化仙帝厉喝,实在不想在苏苏身上浪费力量。

    “呵,你本体最好找个疙瘩躲起来,不然等我去了无尽仙域,必让你知道惹我的下场!”苏苏大喝,脸色惨白,爆发却丝毫不弱,似乎展开了什么禁忌的秘法。

    净化仙帝眼中闪过薄怒。

    谁惹你了?

    明明是你来惹本帝!

    净化仙帝已然有些不耐,想要以雷霆之势拿下苏苏!

    但也就在此刻。

    轰!

    仙空又有一处炸开,被一道仙光洞穿。

    净化仙帝眼眸一凝,瞳孔剧烈收缩:“仙光中…是一柄仙剑!”

    他震惊了,没想到阴荒会有如此品质的仙剑!

    苏苏也是一震:“是那娘们的剑……”

    “你滚不滚?”净化仙帝陡然厉喝,察觉到了不妥。

    “滚你娘!”苏苏咬牙。

    “既然你想死,那就别怪本帝了!”净化仙帝眼中杀机遍布。

    而这时。

    仙剑垂直落下,直指苏玄。

    但诡异的是,仙剑在落到苏玄边上的瞬间,竟是化为一只古朴如玉的仙手,而后一把抓住苏玄,带着他遁入大地。

    苏玄愕然。

    不过……

    “呦,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响起。

    苏玄一怔,斑驳的眼眸颤动起来。

    继而。

    “大盗仙剑,盗取万物,去把下面那玩意儿盗来,助你成道吧……”

    兔子的声音渐渐散去。

    苏玄眼眸充满感动。

    这是他视为兄长的兔子啊!

    数百年未见,但感情却不曾减弱一分。

    而且。

    兔子显然一直都在关注着他!

    “又一把仙剑……”

    苏玄内心如火在燃,原本因迟迟得不到回应而衰败的意志又是开始爆发。

    “既然你不愿帮,那我就亲自去取!”

    苏玄心中大吼。

    轰!

    苏玄握住那只仙手,顿时再化古朴仙剑,带他冲入地底。

    不知过了多久。

    岁月都好似颠倒。

    天地更是无踪。

    苏玄以意志不断深入,不曾退缩。

    忽的。

    轰!

    苏玄恍惚间冲入了一处古老的地方。

    “唉……”深深叹息响起。

    苏玄眼前大亮。

    目之所及是一片虚幻的磅礴空间,前方有巍巍神殿!

    其上一颗古老的珠子在上下沉浮,恍若亘古不朽。

    “神性?”苏玄大骇。

    珠子上散发出来的,竟是神性。

    不过还没等苏玄反应过来。

    珠子中就是走出一道模糊的曼妙身影。

    飘渺无常,神圣高贵。

    即使看不清样貌,看到这女子身影的瞬间,苏玄内心也是涌现惊艳。

    若不是他意志足够强大,估计都会朝女子跪下。

    “你终究是下来了。”女子道,声音平静缥缈。

    “你是谁?”苏玄怔然。

    “你身怀轮回体,此刻更是破败不堪,此地传承本不想传你……但,奈何造化无常……”女子叹息。

    下一刻。

    女子又道:“我是谁?我是你们口中阴荒的神!”

    苏玄:“……”

    "你们称阴荒为神遗之地,这是错的,这里是神葬之地,葬着我……”女子再道。

    你逗我呢……苏玄差点脱口而出,好歹忍住,问:“真的假的?”

    “我何须与你争辩。”女子则是道,声音越发虚无缥缈:“神葬之地为寻找适合的神道传承者,我为气运之神,我身后为气运神珠,为阴荒之根本。”

    苏玄:“……”

    女子则是挥手,古老的图卷在苏玄面前徐徐展开,其中慢慢勾勒出仙与神。

    “自神道衰败开始,诸神迎来黄昏,仙族不甘再屈居神族之下,犯上弑神,让诸神彻底陨落……”

    “命运无常,因果循环,曾经的神域变为了仙域,衰败的诸神受到群仙的追杀,纷纷埋葬自身留下传承,或隐藏自身等待神道复苏……”

    “这里是神葬之地,埋葬着我,埋葬着我的一道神道传承……”

    此刻在苏玄面前展开的画卷,是诸神与群仙厮杀的画面,壮烈恐怖……

    苏玄呆若木鸡。

    过了许久,苏玄才问:“你…是否已死?”

    “世间谁能不死?”女子则道,接着又说:“此传承本不该传你,但你估计也会借助那柄仙剑强取。看来这便是宿命了,索性也就给你吧。”

    苏玄:“……”

    这么随便的么?

    “有没有要求?”苏玄问。

    “没有。”女子摇头:“只不过得到这道传承,又或者你本身就背负着与群仙为敌的宿命……”

    “神道为何会衰败?”

    “盛极必衰……”

    “轮回可有破解法?”

    “若有破解法,我早就将这道传承给你。毕竟你是这片土地最懂气运的生灵……”

    苏玄沉默。

    神…亦破不了轮回……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97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