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乖,还有一点,全部吞进去\做到我满意为止

   陈玄丘半天也没搞明白这似雕似鹰又似鹏的怪鸟是个什么东西。

    不过,他能感觉到这神鸟的厉害。

    现在它明显还是幼年期,就已有了太乙金仙初期的强大力量,若是让它成长起来那还得了?  乖,还有一点,全部吞进去\做到我满意为止      

    而且,陈玄丘也能感觉得到,这只神鸟真的是一颗赤子之心,也真的是“破壳而出”后,把第一眼看到的他当成了自己的父亲。

    很好,黄金玲珑宝塔虽然毁了,得了这只有无限成长潜力的神鸟,倒也是失之东隅。

    他却不知,这只神鸟,乃是以大鹏羽翼仙为本体,炼化而成的。

    左言和徐伯夷这对天残地缺,已在塔中神火里炼成了灰烬。

    但二人当初吞噬的两位天界灵官的元神金丹,却是炼化了出来。

    这黄金玲珑塔,当初被还是阐教副教主的燃灯赠与天庭时,其实本就没安好心。

    他说是把此宝赠予天庭,做一个收妖、镇妖的法宝。

    可实际上,他却是在祭炼二十四颗定海珠,想着有朝一日祭炼成功,修成二十四诸天。

    那时便收回伏妖塔,将塔中众生灵放入二十四诸天,度化为他的信众,从而以二十四诸天,为他提供无上信仰之力。

    所以,这伏妖塔虽非一方小千世界,不能自行衍化生命,却也充满了勃勃生机,足以供亿万生灵生存亿万年。

    可金灵圣母以四象塔砸扁了黄金玲珑塔,毁了此宝,塔中神火内卷,却是烧向正在其中养伤的羽翼大鹏仙和囚禁其中的左言和徐伯夷。

    因为塔中那道蕴含生命法则的强大力量,大鹏羽翼仙被神火祭炼后,却是焕发了新生。而且融合了左言和徐伯夷所吞噬的灵官元神力量,最终形成了这个新生命。

    如果是燃灯目睹一切,想到塔中原本情形,想必能够弄明白前因后果,可陈玄丘自然是不可能想得通的。

    想不通他便不想了,反正得了只神鸟也不是坏事。

    于是,陈玄丘逐一检视收获的宝贝,那奶凶奶凶的傻雕则陪在旁边,左顾右盼、上窜下跳,比陈玄丘还要好奇几分。

    检视着诸般已被吉祥抹去原主禁制的法宝所拥有的能力,陈玄丘不时发出一阵geigeigei的魔性笑声,旁若无人。

    邓婵玉软软地躺在地上,躺得这么诱惑,那男人竟连一眼都不看,完全无视了。

    邓婵玉感觉自己被冒犯了。

    ……

    此时,四方困金城还在缓缓驶回原本座落之地。

    四方困金城刚刚稳定于原地,城头之上,突然一道紫色神光冲霄而起。

    旋即,天空中紫红色的劫云开始汇聚,电蛇横空,雷声隐隐。

    六丁玉女仰天望天,满脸艳羡:“这是谁又突破了?”

    城头之上,曲美人脚下一踏,横空而起,冉冉飞向劫云,须发飞扬,威不可当。

    他感觉有磅礴的力量喷薄于全身,他有绝对的信心,轻松度过雷劫,成就真正的大罗金仙。

    “咔喇喇~”

    第一道雷霆劈下,本就精于雷法的曲美人儿根本不放在眼里,单掌擎天,以雷制雷,半空中轰然一声巨响,一道有形的冲击波,向着四面八方激荡。

    爆炸处距地面五千里,城头之上也如遭飓风,呼啸一片。

    众人衣袂猎猎,可见此雷霆之威。

    一记记雷霆劈下,曲美人儿却是见招拆招,从容应对。

    终于,第八道雷霆来了。

    这道雷霆酝酿了许久,也许是因为应劫的人本就精于雷法的缘故,这道劫雷特别的粗大,蕴含的力量特别的强悍。

    一道几乎要射穿大地的劫雷闪电,从天空疾射而下,冲向曲美人儿的天灵。

    曲美人儿在天空中马步一蹲,右手突然又甩又抖。

    “啪……”

    随着曲美人儿的甩手,一道并不强悍的闪电迎向劫雷。

    但那道闪电刚刚飞出,曲美人儿手中便甩出了第二道闪电,第二道闪电的一半融入了前一道闪电。

    两股性质并不相同的闪电陡然融合,变得如同苍龙之首,昂然向天。

    而那第二道闪电的后一半,仍然是自成体系,尾随其后。

    直到,第三道闪电的前半部与这第二道闪电的后半部融合,瞬间推出一道比那苍龙之首般的粗大闪电还要强大的闪电。

    一共五道闪电,五道闪电首尾相融,节节推高,就像大海之上一浪高过一浪的巨浪。

    而且五座雷电浪峰连绵不断,生生不息,那力量却又胜于一道粗壮的闪电。

    五道雷电之鞭推波助澜,最终如同一条腾空而起的紫色巨龙,咆哮着迎向天空中射下来的那道粗大雷霆。

    紫色巨龙就像掌握在曲美人儿手中的一条巨鞭,那是要以巨鞭训服雷霆么?

    “啪啪啪啪啪……”

    五道连锁闪电汇聚而成的缚龙之鞭,抽向天空中的劫雷。

    那么强大的一道雷霆,竟在这战意凛然、道意生生不息的电蛇雷鞭之下,被一鞭抽碎了“龙首”,再一鞭抽碎了“龙颈”、再一鞭抽碎了龙身……

    从天空中扑下的这道劫雷被寸寸粉碎,等它真正劈到曲美人儿头上时,已经化成了头发丝儿那么细的一簇。

    “噗嗤!”

    这道必杀的劫雷,像个屁似的破灭了。

    最后一道,淬体神雷劈了下来。

    曲美人儿哈哈大笑,放开防御,接受神雷炼体。

    他感觉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在雷电缠身,不断淬炼之下,他的寿元也在急速攀升。

    原本利用秘法强行提升造成的痼疾内伤也在这雷电之力的淬炼中迅速祛除,让他的道体焕发出了无穷生机。

    这是什么雷法,竟然如此轻易破得紫霄诛神大劫雷?

    饶是摩诃萨大师见多识广,也不识得,不禁站在城头,仰首眺望空中,震撼道:“好生厉害,道友这是什么雷法?”

    雷电轰击之中,浑身电蛇烁烁的曲美人儿,面带微笑,朗声答道:“这是某之无上绝学,闪电五连鞭。今蒙大帅赐下仙桃,这个绝招,我终于是练成了,哈哈哈哈……”

    黑犀推了推墨镜,惊讶赞叹:“咝~,闪电五连鞭,竟恐怖如斯……”

    同样得了一枚仙桃的喜儿,却不见了踪影,不知去了何处服用。

    那仙桃乃葫中小千世界创世仙桃树结的第一批灵果,效力实比补天石还要强大。

    照理说,她此时也该度劫了。

    可天空中,却只有曲美人儿的劫雷正缓缓散去,丝毫不见重新聚拢来的意思。

    此间的喧嚣,那大阵掩护之下的静室之中,却是毫无觉察。

    里边静谧无比,小金鹏闲的无聊,蜷缩在陈玄丘腿上,正在打盹。

    邓婵玉躺在地上,感觉到那“四肢酥”的禁制力量正在缓缓散去,但此时还不足以支撑她站起来。

    她就躺在那儿,惊讶地看着陈玄丘。

    陈玄丘盘膝坐在地上,头顶有一轮皎洁的“明月”。

    那是他的虚空光照轮。

    锋利的轮缘上,有隐隐紫火闪烁。

    锋利、无坚不摧,心动念动,快捷无比,这本是天狐心月轮的特点。

    但是陈玄丘在葫中世界小木屋中悟得那一丝仙道法侧,却将那心月轮圆环中间的镂空部分,修炼成了空间裂缝。

    他悟得的空间法则极浅,不足以让他学会空间跃迁之力。

    但是悟得的这一丝法则,却被他灵机一动,运用到了这样一个小空间内,以心月轮外缘为界,在其内营造出一个小空间。

    这个小空间内,不断破碎、恢复,从而诞生出明灭不定的无数道空间裂缝。

    世间一切锋利之物,也敌不过空间裂缝产生的切割之力,那是能把人切割开来,分别塞进不同空间的神通。

    更拥有灭杀元神的作用。

    如此一来,他的光照虚空轮就不再仅仅是一件斩杀他人性命的法宝,还能杀灭元神。

    陈玄丘拥有了这门大神通后,他的心月轮已经拥有了屠杀大罗的强大力量。

    而就在这空间不断破灭又恢复的小空间内,却矗立着一盏灯。

    空间裂缝如水中浪花不断涌现,没有人能看清那灯的完整形状,因为没有人的目光能一眼看穿不同的空间,圣人也不能。

    那灯,正是灵鹫琉璃灯。

    方才,陈玄丘捧着燃灯的伴生法宝,那只灵鹫琉璃灯,正在长吁短叹。

    他也知道,这是先天极品灵宝,仅次于盘古幡、太极图等先天至宝。

    可是,这是燃灯之物,纵然他能借吉祥之手,强行抹杀燃灯的伴生禁制,不能拿出来用,又有什么价值?

    这灯只要一拿出来,谁不认得那是燃灯佛祖之宝?

    陈玄丘现在还要拉着西方新教的虎皮做他的大旗呢,绝对不能叫人知道是他坑了燃灯。

    所以,陈玄丘很恫怅,明明是件好宝贝,可惜……

    这时,偏生那灯灵马善也感应到自己落在了他人之身,立即在琉璃灯中叫骂不止。

    大有一旦离开此地,就向世人揭穿陈玄丘真面目的样子。

    不行,岂可为一法宝,坏了大事?

    陈玄丘是个很沉得住性子的人,这一点他比不计后果的通天玄丘、性情跳脱的狐性玄丘都靠谱。

    一念及此,他立即想到,既然我用不了,那便毁了去,绝不能留一颗定时炸弹在身边。

    马善做为灯灵,物理攻击和神念攻击都伤不了他分毫?

    那空间之力呢?

    陈玄丘就把这灵鹫琉璃灯祭入了虚空光照轮之中。

    不想,马善只是自知无人杀得死自己,才嚣张无比。实则胆小如鼠。

    他发觉四周空间裂缝那恐怖的切割力量,立即怂了,哀声求饶不止。

    陈玄丘倒是因此发现了那琉璃灯一旦放入虚空光照轮,倒是无人能看出它的本相了,只能辨识出这是一盏灯。

    天地之间,灵灯又不只一盏,仅凭这个,谁也不能指认那是燃灯之物。

    这灵鹫琉璃灯所燃,为幽冥鬼火,可以护主元神,也能杀灭他人元神,更能囚禁他人,封印其中镇压为天鬼,供主人驱策。

    所以,陈玄丘心念一动,决定把这神灯藏入虚空光照轮中,使两者融为一体,从此成为自己一件攻守兼备,还能以战养战,培养天鬼的无上法宝。

    此时,陈玄丘就正在尝试将这神灵融入神念所化的虚空光照轮中。

    虚空光照轮是神念所化实物,而灵鹫琉璃灯是实物摄控灵魂,他觉得这两者一定能完美融合。

    陈玄丘一番尝试,渐渐窥得诀窍,正使两者进行融合中。

    突然,外边却有一个细若游丝的声音叫道:“小丘……丘……”

    陈玄丘神色一动,喜儿?又搞这鬼样子做什么。

    陈玄丘此时正在融合的关键时刻,是以并不分神答话。

    喜儿的声音就在静室门外,娇喘细细,似乎痛苦不堪:“小丘丘,你……你快出来啊,人家好胀,胀得都受……受不了啦……啊~,人家身子都要坏掉啦,嗯……啊……你快出来啊……”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8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