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对生命门一插到底,热铁被紧致包裹

    戴林温和的看着苔丝.格雷迈恩,手已经伸进腰包寻摸见面礼了,而卡洛斯正在愣神。

    被半大的姑娘家家叫一声叔父,卡洛斯整个人都麻了。

    原来我已经老了吗!    对生命门一插到底,热铁被紧致包裹    

    青春刚过了一半就没了,时间都去哪儿了?

    好吧,卡洛斯主要是没见过这小姑娘,显然戴林是见过的。

    既然戴林没有质疑苔丝.格雷迈恩的身份,那么想来不是假货吧。

    问题是这姑娘来这干什么。

    大船过咬人礁是非常危险的,只有吉尔尼斯的老水手知道所谓的“隐秘航线”,外人想进出港口,一般只有在涨潮时乘坐小船。

    已知苔丝是乘着小船来的,那么不难推断她绝不是她爹派来的使者。

    这妞儿不是藏着事儿就是憋着坏。

    卡洛斯觉得大概率是前者。

    戴林这个女儿控笑嘻嘻的送了小侄女苔丝一个精致的航海罗盘,就是不问苔丝来干什么,急的小姑娘不停的打望着卡洛斯。

    但是卡洛斯何等样人,一路从文山会海杀出来的强者,不说人话的高手,戴林的铁哥们。

    于是两人东拉西扯嘻嘻哈哈,就是不谈吉尔尼斯的事儿,终究还是破了苔丝.格雷迈恩的防。

    “两位叔父,救救达利乌斯大人吧!”

    戴林扭头看了卡洛斯一眼,面露惊诧,卡洛斯则愣了愣神。

    达利乌斯,谁啊!

    “克罗雷怎么了?”

    戴林见卡洛斯不说话,想了想,主动接过了话头。

    哦!

    达利乌斯.克罗雷啊!

    吉尔尼斯战神嘛,说全名不就想起来了。

    卡洛斯瞬间了然。

    “达利乌斯大人准备政变了,眼下只有卡洛斯……还有戴林叔父能救他了。”

    “!!!”

    “???”

    卡洛斯和戴林不约而同就是战术后仰扭头对望。

    这尼玛啥情况。

    还好,格雷迈恩家族作为吉尔尼斯的王族,家庭教育还是很不错的,虽然苔丝开了个惊悚的话头,好歹把事情的起因经过说清楚了。

    达利乌斯.克罗雷着实国之栋梁,吉恩.格雷迈恩不配拥有的良将。

    某种意义上来说,吉尔尼斯王国是一个散装的国度,地方领主拥有者非常高的自治权,格雷迈恩家族只是吉尔尼斯最大的大地主。

    在吉恩.格雷迈恩之下,还有着文森特.高弗雷,沃登.瓦尔登,艾胥伯利,以及达利乌斯.克罗雷等贵族大领主。

    吉恩.格雷迈恩退出联盟,并未获得所有的吉尔尼斯贵族同意,而是动用国王的权柄强行推动。被吉尔尼斯单方面放弃的土地,恰恰是封赏给达利乌斯.克罗雷的土地。

    就这样,达利乌斯.克罗雷没有叛变。

    修建格雷迈恩之墙,吉尔尼斯全国众筹,达利乌斯.克罗斯损失了第二次兽人战争的功勋封赏,还是出了自己那一份份子钱。

    就这样,达利乌斯.克罗雷依然没有叛变。

    亡灵天灾打过来,王子利姆.格雷迈恩率领着吉尔尼斯王家卫队与东境领主文森特.高弗雷的军队作为主力坚守格雷迈恩之墙,达利乌斯.克罗雷作为南境领主却主动带着士兵们离开格雷迈恩之墙聚拢保护着墙外的吉尔尼斯人。

    是啊,国王虽然放弃了墙外的土地,但是老百姓终究故土难离。

    不能因为一堵墙就见死不救呀!

    达利乌斯.克罗雷几次三番的要求吉恩.格雷迈恩打开大门,让难民进入国境。但是因为天灾疫病的爆发,吉恩拒绝了达利乌斯的请求。

    于是达利乌斯.克罗雷准备兵谏了。

    虽然苔丝.格雷迈恩极力的美化他父亲与达利乌斯.克罗雷两人,但是卡洛斯与戴林两条联盟老咸鱼还是听明白了。

    吉尔尼斯国内的政治矛盾已经尖锐到无法调和了。

    与米奈希尔的一家独大不同,与普罗德摩尔家的分工明确也不同,甚至与巴罗夫家靠着实质上的政变上台隔三差五大清洗都不如,格雷迈恩家族统治吉尔尼斯王国,靠的是拉拢大多数。

    不是吉恩.格雷迈恩铁石心肠,不愿意救助城墙外的吉尔尼斯人,而是城墙内的吉尔尼斯人恐惧着城墙外的一切。

    是其他贵族领主在排斥达利乌斯.克罗雷。

    因为他是吉恩.格雷迈恩的铁杆支持者。

    一遍抵抗着天灾军团,一遍进行内部斗争,这很吉尔尼斯。

    然而吉恩.格雷迈恩为了获得“大多数”的支持,就必然放弃“少部分”。

    恰恰达利乌斯.克罗雷与他保护的墙外之民,都是“少部分”。

    这才是真正的矛盾核心。

    苔丝.格雷迈恩从大人那里听说了联盟信使的事情,知晓了联盟大元帅卡洛斯.巴罗夫与海军上将戴林.普罗德摩尔就在外海,希望前往吉尔尼斯城与吉恩.格雷迈恩会面。

    于是小姑娘就冒险出海,希望卡洛斯挽救吉尔尼斯即将陷入内战的危局。

    然而卡洛斯听完了苔丝略显杂乱的叙述,已经在心里勾画出了吉尔尼斯目前的政治构画。

    这怕不是能拍一部《进击的天灾》咯。

    年轻的吉尔尼斯公主殿下怀着对父亲与偶像的忧虑,将希望与行动落在了卡洛斯身上,可是联盟的大元帅却没有正面回应大侄女的期待。

    他需要时间思考。

    联盟目前的整体形势向好。

    最艰难的时光已经熬过去了,接收两百万洛丹伦遗民需要承担的前期成本卡洛斯已经支付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巨大的人力资源将不断转化为生产力与兵力。

    如今的问题是若没有吉尔尼斯人出力,加里瑟斯的军团大概率受不住银松森林的防线。

    如果守不住,后果是什么?

    且战且退,用空间换时间,最糟糕也就放弃希尔布莱德秋林的北部地区。

    洛丹伦城的亡灵天灾是不可能一鼓作气冲垮联盟的,洛丹伦越是往南,人类的组织力度就越强。

    虽然这么说很冷血,但是在当前的局势下,损失二十万以上的人口,并不会令联盟伤筋动骨。

    所以卡洛斯对于是否要介入吉尔尼斯王国的内部斗争,是持保留态度的。

    用话术稳住了焦虑的苔丝.格雷迈恩,卡洛斯重新写了一封措辞相对严厉的信函交给大侄女,并请求戴林安排人手护送吉尔尼斯的公主殿下给他的父亲送去。

    格雷迈恩之墙不仅挡住了亡灵天灾入侵的脚步,也挡住了人类同胞之间的往来,吉尔尼斯王国的一切隐藏在高墙之后的战争迷雾当中,卡洛斯决定还是先与吉恩见一面再决定接下来该如何行动。

    时间,还有那么点。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73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