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强迫h工地系列\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目睹战场上扬起的夕阳火光,江湖武者都能看明白,那是剑煌的象征……煌火!

    西门冷邦化身为百余只夜色枭鸟,如同蝙蝠群涌袭,朝华芙朵扑去。

    当百余只夜色枭鸟,上天下地汹涌袭来,距离华芙朵两三米之际,百余只和夜色混为一体的枭鸟,竟变回了西门冷邦。      强迫h工地系列\最刺激的一次性经验    

    不是一个西门冷邦,是数千个西门冷邦,一只枭鸟变成一个西门冷邦。

    在大家的眼里,就像有一百个西门冷邦,同时以雷霆闪电之速,从天上地下,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全方位剑刺华芙朵。

    不过,就在这一瞬间,华芙朵施展碎星决,进入了煌火模式。

    绮丽的煌火以华芙朵为中心,像一道波澜往外扩散,煌火蔓延之地,生灵灰飞烟灭。

    袭向华芙朵的西门冷邦,百余个西门冷邦,在华芙朵施展煌火功体,进入‘煌女’形态时,就被其煌火的余威焚烧殆尽。

    不仅仅是百余个西门冷邦,就连站在华芙朵周边,方圆三十米的邪门武者,也在她施展煌火功体的瞬间,受到煌火余威波及,看似一缕自燃的‘磷火’,一闪而过的消亡了。

    诚然,眼尖的江湖高手,可以洞察到更多信息。

    好比华芙朵施展煌火功体之后,她其实挥了一剑……

    百余只枭鸟变成的西门冷邦,都是实体,他们都具备真实的攻击力,但百十个西门冷邦中,是有一个是真身。

    真身与伪身的区别在于,真身的生命力与力量更强,伪身则像是刚诞生的克隆人,战斗技巧和思考习惯,都继承了真身的攻击套路,但他们相较于真身虚弱很多。

    华芙朵只用煌火的余威,即可将百余个伪身统统焚尽。

    至于混淆在伪身中的真身,华芙朵轻描淡写的一剑,便划破了他的喉咙,逼得西门冷邦再次化身为枭鸟遁走。

    讲真的,西门冷邦若是没有天界石相助,华芙朵仅凭这一剑,就能要了他命。

    华芙朵用绝对的实力告诉西门冷邦一众荣光剑客,在真正的古今第一剑面前耍剑,只会自取其辱。

    用华芙朵的话就是,你们没有资格欣赏我的剑。

    龙卷煌火余威形同波澜扩散震慑战场,但凡触及火焰的邪道武者,无不灰飞烟灭引燃焚烧瞬死。

    华芙朵驾驭的煌火,可以说是三代剑煌中,纯度最高、威力最强的煌火,仅此余威,就能将江湖武者的肉身与灵魂一并焚化,可谓恐怖之极。

    涅磐重生、天骄降临!

    施展煌火功体的华芙朵,容貌没有变化,就是容颜显得十分娇艳,唇色变得更加红润,乌黑秀丽的长发,蒙上一层夕阳色的光辉,在动作的时候,犹如花瓣状的火焰随风凋零。

    在煌火的润色下,华芙朵艳绝古今的天姿骄色,美丽到能让所有男人窒息。

    如今华芙朵宛如一朵孤傲的天山红莲,独自一人站在邪道联盟的前沿战线,方圆三十米一片空旷,没有任何人敢贸然接

    近她。

    “她是什么人?她为什么也会碎星诀!她为什么也会施展煌火!”

    何太师叔不淡定了,周兴云会碎星诀也罢,他毕竟救下了周青峰,何太师叔不好追问那么多。

    然而,华芙朵也会碎星诀,三个剑煌出现在战场,这就叫何太师叔深感不妙。

    碎星诀乃周青峰的成名绝技,乃剑蜀山庄的独门秘武,现在怎么连黄毛小子和黄毛丫头都会施展?

    剑蜀山庄的独门秘籍,啥时候变成烂大街的白菜货?

    “兴云宗不是和剑蜀山庄有深厚渊源吗?”精刀门的刘司空,很好奇的注视着何太师叔,之前在绝尘峰云岭剑台,他记得周兴云一行人,自称是剑蜀山庄的分支。

    何太师叔也是这般认为的……

    假若《兴云宗》门人没有撒谎,周兴云一行人真是剑蜀山庄的分支,那他们会剑蜀山庄的秘武也不奇怪。

    至少在刘司空心底不觉得奇怪,刘司空甚至认为,搞不好《兴云宗》门人还会些剑蜀山庄失传的独门武技……

    刘司空瞩目着天上天下三位能施展煌火的高手,不禁有感而发,如果周兴云一行人全都回归剑蜀山庄,剑蜀山庄没准能成为天下第一大派。

    “那和剑蜀山庄没关系!虽然我不知道兴云宗是否剑蜀山庄的分支,但我可以肯定,碎星诀是青峰独创的武功,即便兴云宗是剑蜀山庄的分支门人,也不可能会碎星诀!”

    何太师叔斩钉截铁的说道,碎星诀是周青峰自创的武功,剑蜀山庄的藏书阁里,压根没有这方面的武学,兴云宗怎能会碎星诀?

    “他们不是外人哟。”莫念夕听见何太师叔的话,忍不住就插上了一句,她可是知道内情的人。

    “什么不是外人,你们和剑蜀山庄只有片面缘分,也就前阵子在绝尘峰才有接触!”何太师叔身为剑蜀山庄的长老,他对剑蜀山庄的事务了如指掌,假定《兴云宗》真是剑蜀山庄的分支,早与剑蜀山庄有交往,他肯定会知道。

    现在,《兴云宗》突然冒出来认亲,说他们是剑蜀山庄的分支,甭管怎么说,何太师叔都不可能马上将他们看做自己人。

    当然,何太师叔大致是没听懂莫念夕的意思,莫念夕指的不是外人,并非门派与门派的关系,而是周青峰和周兴云的关系。

    “告诉你喔,他是他的弟子。”莫念夕指了指天上的周青峰和周兴云,好让何太师叔心底有数。

    虽然莫念夕明白,她这么说有点不对,但周兴云确实也算是周青峰的弟子,子承父业,既是儿子又是弟子。

    “青峰什么时候收了个徒弟?我们怎么不知道?”何太师叔又茫然了,周青峰啥时候收了个弟子,这可把他整糊涂了,还有就是……

    “那个女娃也是青峰的弟子?”何太师叔紧接着追问,难道周青峰在大家不知情的情况下,收了两名弟子?

    如果周兴云和华芙朵是周青峰的弟子,那么……何太师叔心底就能好受一点,毕竟《碎星诀》这般犀利的武功,他无论如何都不希望被剑蜀山庄

    以外的人学去。

    “她不是的,但她是他的弟子。”莫念夕纠正何太师叔,指出周兴云是周青峰的弟子,华芙朵是周兴云的弟子,三代剑煌排排坐吃果果。

    “啊?”何太师叔听蒙了,心底情不自禁的冒出个疑问。

    周兴云怎么可能是华芙朵的师父?你这大妮子可别欺骗老人家呀!

    何太师叔承认自己的武功很一般,比不过各大门派的真高手,但他好歹是个老江湖,他没有老眼昏花,周兴云和华芙朵,谁的武功更精湛,他看得出来。

    华芙朵驾驭煌火的手法,还有她惊世骇俗的剑法,都甩周兴云几条街,周兴云怎么可能是华芙朵的师父?

    反过来讲,何太师叔倒是会信……

    不过,何太师叔很快又想到,周兴云似乎在绝尘峰时,就说过华芙朵一众女子,不但是他的弟子,还是他的妻妾。

    再则是,华芙朵……尽管何太师叔不愿意承认,但华芙朵似乎比周青峰,还要善用煌火。

    战场上,三位剑煌凝聚的煌火,周兴云是粗制滥造,周青峰是炉火纯青、华芙朵是鬼斧神工。

    何太师叔扪心自问,要是排除一切主观因素,仅从客观战况来分析,他会觉得华芙朵才是三人中的师父。

    弟中弟是谁?懂的人都懂……

    “你们为什么会与血龙陵墓的人一道?”

    比起周兴云和华芙朵会碎星诀,灵山派的凡雨大师,似乎更在意《兴云宗》门人,为何跟血龙陵墓的邪道武者一起行动。

    亦或者说,凡雨担心这里面有诈……

    血龙陵墓是朝廷通缉的门派,乃江湖十二大邪门之一,是武林盟日常讨伐的对象。

    换而言之,血龙陵墓与武林盟,算是死对头,他们理应与凤天城联手,把武林盟除之后快。然而,血龙陵墓今天却向着武林盟阵营,与他们联手对付天命七武,这就很奇怪。

    “因为兴云宗是我大幽冥教的人喔!”莫念夕双手叉腰,得意洋洋的报上名号,甚至在幽冥教前面加上了个‘大’字。

    今时今日的幽冥教,可谓天下第一大门派,不吹牛,真的是天下第一大派!

    莫念夕这个大妮子,没事找事去招募炎姬军,让炎姬军妹子成为幽冥教的子弟,然后又去蛊惑秦寿一众玉树择芳的牲口。

    秦寿等人原本是不想加入什么幽冥教,但得知炎姬军的美女,就连维夙遥都在幽冥教挂了个名,于是……

    幽冥教一眨眼就变成了天下第一大派,真的是门徒千千万,谁见谁都怕。

    虽说幽冥教只是个虚胖的第一大派,加入门派的人,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都不管幽冥教的事务,他们即便加入门派,实际上没啥区别。

    确凿的说,上梁不正下梁歪,连我大幽冥教的幽冥夫人都不务正业,门徒又岂会去干正事?

    那个百分之零点零一,偶尔会管管幽冥教的人,反而是最游手好闲的周兴云,亦是幽冥教的圣主大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72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