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好大好撑塞不下,她那高耸的一团肉球上边

 “爹,爹?”

    陈心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莫谦。

    他明明刚刚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死去了?    好大好撑塞不下,她那高耸的一团肉球上边    

    陈心右手颤抖着伸出了食指,颤颤巍巍地放在了莫谦的鼻孔下方。

    发现自己感觉不到一丝气息之后,陈心抱着莫谦的身体放声痛哭。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莫谦的死而如此伤心。

    还是因为,自己到现在才知道,莫谦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郭彩月看着莫谦渐渐僵硬的身体,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酸得很。

    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误。

    或许当年,自己没有认识洛痕的父亲,等着莫谦回来,说不定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郭彩月的脸上,痛苦、懊恼、愤恨,各种各样的情感交替展现。

    最终,她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陈心的身上。

    这个她从来,都没有见到的女儿啊。

    “心儿,心儿……”

    郭彩月小声地唤了陈心一句。

    而陈心仿佛听不到郭彩月的声音一般。

    她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已经离开了。

    从此之后,自己都只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人。

    陈心的声音是那么悲恸,在场的每个人,听到了,都只觉得痛彻心扉。

    而洛痕和郭彩月,只是站在了陈心的身边。

    默默地一言不发。

    陈心哭了很久,整个人已经脱力了。

    哭声,也变成了轻轻地抽噎。

    “洛痕,想办法,把莫谦的尸体运回国吧。

    他是我们华国人。

    他的父母也都安葬在华国。

    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这里。”

    郭彩月看着陈心怀里的莫谦,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恨莫谦,但她同时也感谢莫谦。

    虽然他抢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他并没有伤害自己的女儿。

    反而视如己出地抚养长大。

    “心儿……”

    郭彩月试着坐到了陈心的身边,而陈心则下意识地又抱紧了莫谦。

    郭彩月看了,不觉心中微微一痛。

    “心儿,跟我回国好不好?

    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我是你的母亲,你的父亲,还在华国等你。

    我们之前,都以为你不在了。

    你能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郭彩月说着,轻轻将陈心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她怀中的陈心,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显然,她对这种亲密的举动,还有些抵触。

    “心儿,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

    我和你父亲……”

    郭彩月想要好好弥补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

    她想要将自己拥有的所有的美好,都给她。

    “喂,妈,你别光父亲母亲的。

    你是不是应该跟心儿说,她还有个世界上宇宙无敌超级帅气的哥哥呢?”

    洛痕见不得气氛这么伤感,连忙走到了陈心的身边,将她从郭彩月的怀里拉了出来。

    “哥……哥哥。”

    陈心有些木讷地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

    然后微微抬起头来,偷偷打量着洛痕。

    每个女孩儿,在自己曾是少女时,都向往过,自己能有一个哥哥吧。 “爹,爹?”

    陈心不可置信地看向了莫谦。

    他明明刚刚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啊,怎么会,怎么会就这样死去了?    好大好撑塞不下,她那高耸的一团肉球上边    

    陈心右手颤抖着伸出了食指,颤颤巍巍地放在了莫谦的鼻孔下方。

    发现自己感觉不到一丝气息之后,陈心抱着莫谦的身体放声痛哭。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了莫谦的死而如此伤心。

    还是因为,自己到现在才知道,莫谦根本不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郭彩月看着莫谦渐渐僵硬的身体,只觉得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酸得很。

    她不知道,这件事情到底是不是自己的错误。

    或许当年,自己没有认识洛痕的父亲,等着莫谦回来,说不定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郭彩月的脸上,痛苦、懊恼、愤恨,各种各样的情感交替展现。

    最终,她的目光,还是落在了陈心的身上。

    这个她从来,都没有见到的女儿啊。

    “心儿,心儿……”

    郭彩月小声地唤了陈心一句。

    而陈心仿佛听不到郭彩月的声音一般。

    她只知道,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已经离开了。

    从此之后,自己都只会是孤孤单单的一人。

    陈心的声音是那么悲恸,在场的每个人,听到了,都只觉得痛彻心扉。

    而洛痕和郭彩月,只是站在了陈心的身边。

    默默地一言不发。

    陈心哭了很久,整个人已经脱力了。

    哭声,也变成了轻轻地抽噎。

    “洛痕,想办法,把莫谦的尸体运回国吧。

    他是我们华国人。

    他的父母也都安葬在华国。

    我不想让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在这里。”

    郭彩月看着陈心怀里的莫谦,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恨莫谦,但她同时也感谢莫谦。

    虽然他抢走了自己的女儿,但是他并没有伤害自己的女儿。

    反而视如己出地抚养长大。

    “心儿……”

    郭彩月试着坐到了陈心的身边,而陈心则下意识地又抱紧了莫谦。

    郭彩月看了,不觉心中微微一痛。

    “心儿,跟我回国好不好?

    以后,你不会再是一个人了。

    我是你的母亲,你的父亲,还在华国等你。

    我们之前,都以为你不在了。

    你能活着,真的是太好了。”

    郭彩月说着,轻轻将陈心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她怀中的陈心,身体微微有些僵硬。

    显然,她对这种亲密的举动,还有些抵触。

    “心儿,这些年你在外面受苦了。

    我和你父亲……”

    郭彩月想要好好弥补自己这个失散多年的女儿。

    她想要将自己拥有的所有的美好,都给她。

    “喂,妈,你别光父亲母亲的。

    你是不是应该跟心儿说,她还有个世界上宇宙无敌超级帅气的哥哥呢?”

    洛痕见不得气氛这么伤感,连忙走到了陈心的身边,将她从郭彩月的怀里拉了出来。

    “哥……哥哥。”

    陈心有些木讷地将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

    然后微微抬起头来,偷偷打量着洛痕。

    每个女孩儿,在自己曾是少女时,都向往过,自己能有一个哥哥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45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