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老师裙子掀起让我进来,汽车上陌生人把头伸到我下面

  “师父!”

    强大的内息将千军万马拦在城门之外。

    凤卿终究是承受不住天罚带来的痛苦,单腿跪地,吐了口血。    老师裙子掀起让我进来,汽车上陌生人把头伸到我下面    

    “看来,姑娘这强大的内息,是以损伤自己为代价。”耿晔笑了,眼眸透着浓郁的杀意。“给我杀了她!”

    见凤卿收了内息,所有人冲着凤卿杀了过去。

    凤卿也杀红了眼,即使身手矫健也挡不住这千军万马。

    “师父!”

    听见君天择的声音,凤卿才松了口气。“你可算是回来了……”

    她终是赌赢了。

    千军万马的敌军之中,一人策马而来,那气压和气场,让凤卿的意识有些模糊。

    这一幕似曾相识。

    曾经的离墨……也是这般于敌军之中赶来,救她出水火。

    “离墨……”那个身影,好像离墨。

    “师父!”

    在凤卿撑不住昏迷之前,君天择将人抱在怀里。

    眼神赤红的盯着耿晔,君天择周身的气压让人恐惧。“耿晔,伤我师父,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耿晔的心口颤了一下,明明还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他本不将君天择放在眼中。

    可如今看来,曾经的君天择已经翅膀硬了,成了隐患。

    必须要除掉了。

    “全军听令,今日午时之前,必须攻下上阳郡,凡取君天择首级者,加官进爵,赏黄金千两!”

    战场的厮杀声,血腥气渐渐远离。

    凤卿再次昏睡了过去。

    这次,天珠似乎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前来‘蛊惑’凤卿。

    “世间万物时间轨迹都有它的规律,你若是强行改变太多,便要永生承受天罚之苦,你虽早已超越化神境,不死不灭,但这种惩罚会伴随你永生。”

    “凤卿,停手吧,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永生是诅咒,天珠是诅咒,权利是诅咒……”

    “你会孤独地走下去,没有人能留住你,你也留不住任何人。”

    “时间飞逝,你超越的不是时间,游走的不是乾坤,而是寂寞……”

    ……

    凤卿醒来的时候,发丝已经被泪水湿透。

    她游走的不是乾坤,是寂寞……

    苦涩地笑了一下,凤卿睁眼满是黑暗。

    天黑了……

    天珠蛊惑人心,总能找到人心底最致命的弱点。

    即使凤卿已经将它掌控在手心,可凤卿依旧讨厌天珠,怨恨,甚至排斥它。

    可为了离墨,她有不得已不接受天珠。

    天罚……

    这种惩罚是谁给的?

    不过是每日持续的疼痛,她凤卿不怕。

    只要能找到离墨,只要能改变他的过去和未来……

    一切,她都甘之如饴。

    “可君天择和君莫离只是无关紧要的人,凤鵉王朝一定会成立,这是历史轨迹……”

    “你闭嘴!”凤卿烦躁地骂了一句。

    她讨厌天珠控制她的思绪,在她的脑海中嗡嗡的不停。

    门外,君莫离端着水盆走了进来,听见凤卿谩骂,吓得一个哆嗦。“师父……”

    “出去!”凤卿的情绪在难以控制的状态,她必须让君莫离离自己远一点。

    否则,她怕自己失控,在时机未成熟之前就杀了他。

    取走离墨的灵魂。

    “师父……”君莫离有些委屈,但还是乖乖低头离开。

    有时候,君莫离觉得师父很喜欢自己,很温柔。

    可有时候,君莫离又觉得师父讨厌自己。

    是他做错了什么吗?

    “去给师父弄点吃的。”门外,君天择安抚地拍了拍君莫离的脑袋。

    君莫离有些委屈,点了点头径直离开。

    君天择忍着身上的伤,一步步挪进房间。“师父。”

    凤卿脸色沉了一下,侧目看见是君天择,戾气才慢慢消散。“守住了吗?”

    上阳郡。

    “师父放心,他们攻不进来。”君天择很自信。

    凤卿点了点头,这是必然的……

    他可是君天择,是凤鵉王朝的开国皇帝。

    “受伤了?过来,师父看看。”凤卿早就将君天择和君莫离当做自己的孩子,见他受伤难免有些心疼。

    君天择坐在床榻上,视线柔和。

    那是他从来都不会对别人展现出来的温柔。

    “以后机灵点,如若不是什么大事就让手下的人去做,分清主次。河下没那么重要,完全不需要你自己亲自去处理。”凤卿蹙眉,君天择平时挺聪明的,就是喜欢亲力亲为。

    “师父,我只是……”君天择想解释,他只是想去找南里王朝的南里尘烈。

    他发现了他的线索。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告诉凤卿。

    “是师父,我会注意的。”

    凤卿熟练地帮君天择处理伤口,然后包扎。

    “师父以前是将军吗?”君天择几乎可以肯定,凤卿一定是将军。

    “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凤卿随意地说了一句。

    “可是师父,你如果是南里王朝的公主,南里王朝灭亡时,您才刚出生……”自那之后的这百年间,从未听说有女将军。

    就算是凤卿女扮男装,也总会有人认识她的,尤其是耿晔,耿晔不可能没见过凤卿。

    “你不懂。”凤卿的手僵了一下,解释不过去只好逃避。

    “师父,你身上有太多秘密……”君天择几乎是下意识抬手,扯住凤卿的手腕。“我看得出来,你对莫离有杀意,为什么?很多次我都看见你差点杀了他……”

    凤卿的身体瞬间僵硬,这件事不知道还能瞒多久。

    总之,将来君天择是一定会知道的。

    等她可以取走君莫离体内的灵魂碎片。

    可她不能说,说了便会有变故。

    “你想多了,我练功走火入魔,时常会失控……”凤卿别开视线。

    这么长时间了,凤卿依旧学不会撒谎。

    君天择也没有追问,这是凤卿的秘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

    他可以自己去查。

    “师父,为什么每日都会经受折磨,这种折磨要到什么时候结束?”君天择紧紧地抓着凤卿的手腕,不肯松开。

    凤卿没有办法,却也说不出解释。

    要到什么时候?

    大概,要到凤鵉王朝结束,一切回归正轨,她改变的事情不再影响时间轨迹以后吧……

    至少目前为止,凤卿知道君天择肯定不会成为暴君了。

    如若他不再是暴君,不再一言不合就杀人,不再让儿子们互相残杀来争夺皇位,那整个凤鵉王朝时期,她就要持续经历天罚了。

    不过,凤卿不后悔。

    这样等她凑齐了离墨的灵魂碎片,作为君天择后人的君临陌,就不用再经受手足相残的那些黑暗经历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35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