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学长你的好大我坚持不住了*在体内胀大深入浅出

    凉州城外出现埋伏的杀手,也就说明,凉州城一直以来的确是被人盯着的。

    凌画冒着大雪来凉州这一趟,应该很少有人能想到,尤其是还要过幽州这一难关,就连温行之都不见得能想得到,碧云山宁家人,怕是也想不到。少主宁叶如今人应该还在岭山,岭山距离凉州不说有万里之遥,也有七八千里。

    而一领头人脚底板刻有竹叶的印记,说明,刻有这个印记的人,对于刺杀宴轻这件事儿十分看重,只要发现宴轻,不必禀告他的主子,便可出手,且一定要他死。否则,不会宴轻刚出城露面,就调动了这么多人来刺杀。  学长你的好大我坚持不住了*在体内胀大深入浅出      

    无论刻有这个印记的人是不是宁家人,亦或者别的什么人,都可说明这一点。毕竟,若是向外传递消息,绝不可能只短短两日,便能让他们这么快动手。

    周武和周莹只是震惊,不知道这竹叶印记的人要杀宴小侯爷是怎么回事儿,但却明白一点,就是在他们如此小心防备封锁整个城池不让掌舵使和小侯爷来凉州城的消息走漏的条件下,还有人埋伏杀宴轻,只能说明,凉州城有漏洞,不像他们以为的密不透风。

    凌画却想的更多些,想着她一直怀疑的事儿,这刻有竹叶印记的人,为什么如此执着的杀宴轻,难道是真与端敬候府有什么深仇大恨,亦或者说若是这批人真是宁家豢养,那么,为何一定要杀了宴轻?

    周武担心地说,“幸好小侯爷武功高绝,否则今日哪怕有琛儿调派的八百亲卫,怕是也不能保证小侯爷毫发无伤,虽然这些人一个也没跑了,但是小侯爷和掌舵使在凉州的消息应该已经透出去了,凉州已不能久留,掌舵使和小侯爷不日就启程吧!”

    凌画也是这个打算,本来她也没打算在凉州久留,但却也没想过这么快走,但是如今这些人虽然全部被绞杀,但消息一定透出去了,她不怕宁家人,不怕东宫,但就怕有人借力打力,借刀杀人,将她和宴轻在凉州的消息捅到陛下面前,幽州的温行之一旦知道,一定会将她困死凉州,到时候她走不掉,那还真是够她喝一壶的。

    凌画道,“今夜就启程。”

    周武一愣,虽然他有这个建议,但也没想凌画走的这么急,他试探地说,“不如明日?还有许多事情,没与掌舵使商议完。”

    凌画站起身,“用过晚饭,继续商议就是了,到深夜时,应该将所有事情都会商议的差不多了,我们深夜再走。”

    周武一时间无话可说了,也跟着站起身,“可要我派人护送掌舵使和小侯爷?”

    虽然他周家的亲卫杀伤力不如死士暗卫,但也是能抵一抵。

    “不必。”凌画摆手,“我们两个人,目标小,人多了,反而麻烦。”

    周武只能作罢。

    凌画出了书房,打算回去告诉宴轻一声,让他吃过饭后好好休息,毕竟要深夜启程,他今儿一日,应该十分累了。

    凌画离开后,周武对周琛、周莹说,“你们二人,现在就寻个由头,带着人将整个凉州城清查一番,但有怀疑者,先拘拿入狱,再严加审问。”

    周琛和周莹齐齐点头,二人也不多说,立即去了。

    一个时辰后,周寻和周振回府,对周总兵禀告了处理的结果,周寻已将兵马带回兵营,周振已将所有死尸焚烧处理干净。

    周武点点头,对二人道,“小侯爷武功高绝之事,烂在肚子里,任何人都不能说。你们可知道了?”

    周寻和周振齐齐点头,重重道,“父亲放心,我们记住了。”

    今日那样的场面,见识到了宴轻的厉害,小侯爷警告他们时的表情,他们每个人都记得清楚,即便父亲不嘱咐,他们也要烂在肚子里,不敢乱说。

    凌画回到院子时,宴轻已沐浴完,正坐在屋子里喝茶。

    凌画见他发丝滴着水,随手拿了一块帕子,站在他身后给他擦拭头发,“哥哥,一会儿用过晚饭,你就赶紧休息,咱们今日深夜启程。否则走晚了,我怕我们就被堵在凉州走不了了。”

    宴轻丝毫不意外,“嗯”了一声。

    凌画道,“哥哥,脚底刻有竹叶印记的人,应该是得了什么人的命令,只要发现你的踪迹,只要有机会,便杀你。如此想要你的命,你再仔细想想,是什么人与端敬候府有仇?我早先还怀疑是不是婆母叛出宁家时带走了宁家的什么东西,但我又仔细想了想,觉得这个想法不对,若是婆母叛出宁家时带走了宁家的什么东西,那些人应该是找宁家的东西,不该是非要杀了你。”

    宴轻闻言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一脸的凝重,他身子松散下来,靠着椅背任由她舒服地给他擦拭头发,同时说,“无论是爷爷,还是父亲,从不轻易与人交恶,若说血海深仇,不曾有过,但为了后梁江山效命,拔除威胁,剿除匪患,惩奸除恶,倒是从不在话下。死在他们手里的人,却也不计其数。”

    凌画叹了口气,“我记着哥哥曾说过,公公病逝前,提过一句,说你若是无权无势,不知道能不能保住小命,让你早点儿回归正途,别做纨绔了?”

    “嗯,你记性倒是很好。”宴轻点头。

    凌画道,“公公说的话不对,保不保得住小命,跟哥哥做不做纨绔,其实没有什么关系。我倒是觉得与哥哥待在京城有关系。因为哥哥待在京城时,这么多年,是不是从没遇到过刺杀?”

    “嗯,没有。”

    凌画道,“所以,那批人是不敢踏入京城杀哥哥?还是有什么别的原因不踏入京城?这是一个疑点。按理说,连黑十三那样的人,都敢为了泄愤踏入京城而杀我,这批被豢养的死士,又有何不敢?但是这些年,哥哥待在京城,可以大晚上在京城的大街上晃,却没有人出来刺杀哥哥,这说明什么?总不能是那批人怕天子脚下生事被抓吧?”

    宴轻嗤了一声,“怎么可能?陛下又没有神话本子上说的真龙真身使得妖魔鬼怪不敢踏入京城。”

    凌画被逗笑,“是啊,那些都是画本子上说的。”

    她将宴轻的头发擦干,随手拿了玉簪将他的头发束好,才挨着他坐下,猜测说,“我倒是倾向一点,就是背后要杀哥哥你的人,与当年要杀公公的人,应该都守着一个什么规则,比如说,侯爷也是在外被人刺杀,而哥哥这次随我出京,也是在外被刺杀。兴许就是只有你们都出京,他们才被准许动手的规则。”

    宴轻挑了挑眉,“挺有道理。”

    他懒得在想,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你这脑袋劳累了一日,如今不累吗?就让它歇歇吧!”

    他说完,伸手推给她一盏茶,意思让她别想了,歇歇脑子。

    凌画闭了嘴,端起茶来喝。

    不多时,有人来请,说总兵设宴,请两位贵客去前厅用饭。

    凌画应了一声说这就过去,转头对宴轻说,“周总兵知道我们今夜离开,大概是借这顿饭送行,哥哥我们过去吧,吃一顿便饭,回来你赶紧歇着。”

    宴轻其实不太想去,有什么可送行的,但凌画已起身伸手拉他,他只好随着她站起身,跟着她去了前厅。

    前厅内,只周武、周夫人在,其余子女一概被周武派了出去,今日发生了这么大的事儿,周武怎么可能闲得住?虽然刺杀的事情处理了,杀手都被绞杀了,但凉州城不安全,实在让他如坐针毡,自然要吩咐子女,城内城外,包括府内府外,还有军营里,都要仔细清查一遍。

    宴轻瞅了一眼,心想还真是一顿便饭。

    这顿便饭,吃了小半个时辰,饭后,天已黑了,宴轻回院子睡觉,凌画与周武去了书房,这一回,周莹不在,周夫人作陪,直到深夜,才将要商谈的的事情商谈了个差不多。

    宴轻正好睡醒一觉,二人与来时一样,乘了马车,由周武亲自护送出城。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21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