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上课扒开她的腿:教室够了别要了别揉

    武浩和他的小女友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可怕的人存在。

    整个巷子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到处都是那些混混的残渣。

    那个病怏怏的独臂人,就像是武侠小说里的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上课扒开她的腿:教室够了别要了别揉    

    那家伙在做什么?

    他将那些混混血淋淋的钱包捡起来。

    金肆数了数钱……有几个钱。

    金肆来到武浩和他的小女友面前。

    武浩依然挡在小女友面前,虽然他自己也吓得直哆嗦。

    小女友更是嘤嘤嘤的哭着。

    金肆一只手摁在墙壁上,将武浩和小女友壁咚的墙壁前。

    “小朋友,晚上出来是很危险的。”

    武浩已经能嗅到那条手臂散发着血腥味。

    只是,这时候小女友还在身后,他绝对不能怂。

    “我不怕你!你这个杀人犯……”

    “你不觉得我是在为民除害吗?”

    “你就是杀人犯!”

    “好吧,看来我的手上又要多两条冤魂了。”

    咔——

    金肆撑着的墙面已经被金肆捏碎。

    这恐怖的握力已经让武浩吓得亡魂皆冒。

    就在这时候,武浩突然张开双臂,紧紧的抱住金肆的腰,脑袋抵在金肆的胸膛下。

    “小玲快跑……我来拦住他!”

    这个叫小玲的女孩拔腿就跑。

    武浩则是用出毕生吃奶的力气。

    “好了,你的小女友已经走了,你可以松手了。”

    “我死也不会松手的……”

    啪——

    金肆赏了小朋友一巴掌。

    号称死都不松手的武浩翻滚着倒在地上。

    “煞笔是不是?我要杀你们,你那小女友跑的了?都说了我是在为民除害。”

    “所以……你没打算杀我们?”

    下一刻,金肆突然抓住武浩的脚脖子倒提起来。

    然后抖了抖,将钱包抖出来后再丢掉。

    “就当是你们的买命钱。”

    武浩看着金肆消失在夜幕下。

    一阵凉风吹过,武浩这才反应过来,周围全都是尸体……残渣。

    ……

    这里是华夏吧?

    不过这是什么世界?

    金肆四处走着,没有发现超能力,也没有魔法,没有武者。

    金肆在一个报停偷了几份报纸,上面没有任何与怪力乱神有关的内容。

    就在这时候,地面震动了一下。

    地震?不对,刚才明显有什么能量从地面传播开。

    这个世界真的没有什么超自然的存在吗?

    金肆对此深表怀疑。

    不过这股能量是从地面传播开的,而且覆盖面积极其广阔。

    这座城市也不过是十分之一的覆盖面积,还有大片的山林也在这股能量的覆盖范围。

    所以金肆也无法寻找到能量源头。

    虽然这股能量在地下传播,不过似乎没有对地质造成什么破坏。

    这地震的震感并不算很大。

    金肆坐在路边,一边吃着快餐,一边等着,看看会不会有下一次的能量。

    就在这时候,武浩出现在金肆的面前。

    而和武浩一起出现的……还有几个警察同志。

    “警察同志,就是这个人……”

    “不许动……”

    金肆直接将快餐砸过去,起身就跑。

    “我淦了,你还真敢报警?你给我等着……”金肆一边跑一边叫。

    “不许跑……”

    警察和武浩在后面穷追不舍,不过警察同志们都是普通人,当然不可能追的上金肆。

    “那家伙是什么人?”

    “看着病怏怏的,而且还少了一条胳膊,居然跑那么快。”

    “不要低估那个人,听这位小兄弟说,那家伙可是用一只手,把那五个逃犯给生撕了。”

    武浩原本是带着警察去现场取证的。

    没想到在路上就遇到了金肆。

    结果就上演了这处警察抓匪徒的戏码。

    在完成笔录后,武浩就回家了。

    可是刚回到家,武浩的嘴就被一支强有力的手掌给捏住了。

    武浩瞳孔骤然收缩。

    那个杀人犯!

    “嘘!不要出声!明白吗?”

    武浩点了点头。

    可是金肆刚松手,武浩就直接大叫起来。

    “救……”

    啪——

    一巴掌过去,武浩直接就晕过去了。

    “一记漂亮成功的昏睡掌!”

    金肆看着半边脸浮肿,歪着脖子倒在地上的武浩。

    当武浩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脖子歪着,而且非常非常痛。

    室内昏暗,应该是傍晚时分。

    电视里传来霏糜的呐喊声。

    武浩发现金肆就在那看着影碟。

    该死的家伙,居然翻自己的床底。

    这家伙必须死!

    武浩小心翼翼的挪动着,只要跑出家门就有救了。

    “南省师范学院,古生物学,陈玲。”金肆突然念道:“小家伙,你女朋友很漂亮,如果你这时候跑走的话,我只能去找她了。”

    武浩明白了,这家伙已经发现自己醒来了。

    索性也就不装了:“你背后长了眼睛吗?”

    “你的气改变了。”金肆淡然说道。

    “你想要对我做什么?”

    “放心吧,我对男性没兴趣,如果是你女朋友这么问的话,我只能说,电视里播放的就是我想做的。”

    “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不要伤害陈玲。”

    “那要看你配不配合了。”

    “如果你要钱的话,拿去好了。”

    “我要在这里借住几天,你应该不反对吧。”

    “我的反对有用吗?”

    “现在,去给我弄点吃的,我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

    “你中午还在吃快餐。”

    “你说的是五天前的中午吧?”

    “五天前?”武浩愕然:“我明明记得……”

    “你记得什么?你睡了五天,我真没见过这么能睡的。”

    “我昏迷了五天?”

    “不,你只是睡了五天。”

    “是你把我打的昏迷了五天?”武浩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脖子这么痛:“你tm的到底下了多重的手?”

    “放屁,老子这手劲力道把握到毫厘,绝对不可能出错。”

    武浩没力气和金肆争辩,强忍着痛楚起身去了厨房。

    然后他知道了为什么金肆宁可五天不吃东西。

    厨房一片漆黑,感觉像是遭遇了一场小型火灾。

    过了片刻,武浩从厨房出来。

    “吃的呢?”

    “所有的厨具都被你毁掉了,你让我怎么给你弄吃的?你到底对我的厨房做了什么?”

    “我就只是想做一份蛋炒饭。”

    “你用的是原子弹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816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