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肉岳 太深了|被全公司的人玩弄

    陆依姮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哭得直抽抽,差点晕倒在唐暖暖的怀里。

    她自责,担心,又害怕……

    怕傅胜安会出事。    肉岳 太深了|被全公司的人玩弄  

    唐暖暖细声细气的安慰着她,给她擦眼泪。

    手术室的灯还在亮着,没有半点要熄灭的意思。

    “是关希晴。”应辉放下手机,神情严肃的说道,“她开车撞人,造成了这一场车祸。目前,警方已经控制住了她。”

    傅君临立刻回答:“我现在过去警察局。”

    “我和你一起去!”时乐颜说。

    “好。”

    傅云歌说道:“爸妈,我留在这里,如果有什么事,我随时和你们联系。”

    傅君临点点头,握了握自家女儿的手,发现是一片冰凉。

    她也吓到了。

    “云额就交给你了。”傅君临看了一眼应辉,“照顾好她。”

    应辉立刻站得笔直,郑重其事的应道:“好的!傅董事长!”

    傅君临牵着时乐颜离开。

    傅云歌红着眼眶,低着头。

    她也没仔细去看,为什么爸爸在离开之前,要把她交给应辉……

    她只知道,现在哥哥出了车祸,生死未卜,她很担心也很难过。

    哪里还有什么心思儿女情长。

    应辉看着她:“我们再耐心等等,也许……”

    “嗯?”

    “也许,不会有事。”

    傅云歌轻轻的“嗯”了一声。

    医院的冷气很足,很冷,傅云歌搓了搓手臂,应辉就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

    “别感冒。”他说,“现在已经很乱了,你不能再有事。”

    他的外套有一股淡淡的味道。

    傅云歌忽然想起,她好像在一本书上看到过,书上说,如果喜欢一个人,是可以闻到他身上独有的味道。

    其他人都闻不到的味道。

    她脸颊一热。

    她和应辉一直都是青梅竹马,怎么……怎么会有爱情呢?

    傅云歌想,她爱应辉吗?

    这么多年以来,她不管是快乐还是难过,都会找他,第一时间想到的人也是他。

    傅云歌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走到了陆依姮旁边。

    陆依姮正在诉说事发的全过程。

    听完之后,傅云歌气愤不已:“关希晴这个女人,竟然这么狠毒!”

    沈云尔也很震惊:“她心里是多么扭曲啊,竟然想要开车撞死你……”

    “乖女儿,还好你没事。”唐暖暖听得一阵后怕,“不然,我该怎么活……”

    “妈,傅胜安他救了我。”

    “我知道,我知道。”唐暖暖不停的应道,“多亏了他啊……”

    陆依姮的眼眶又湿润了:“他昏迷之前,答应过我,他会醒来的。为了我,为了孩子,他也要撑过这一关。”

    “孩子?”

    旁边的人都异口同声的喊道,并且个个都一脸震惊。

    “嗯。”陆依姮点点头,“我怀了傅胜安的孩子,已经二个月了……”

    身边,响起倒吸一口气冷气的声音。

    “这是他的孩子。我和孩子,都在等他。”

    天边,泛起了鱼肚白。

    天快要亮了。

    手术,进行了一整晚。

    终于,在早上八点的时候,手术室的门,开了。

    医生一脸疲倦的走出来。

    大家立刻团团围了上去。

    “医生,怎么样了?”陆依姮着急的问道,“傅胜安他……”

    “算是从鬼门关里,抢救过来了。”

    大家都松了一口气。

    医生取下口罩,继续说道:“但是失血过多,伤势过重,所以现在情况还是很危急。而且,车祸的撞击,导致他的大脑有震荡。”

    “那……那会带来什么影响?”

    “目前还不清楚。”医生回答,“先转入病房,二十四小时专人守护。”

    陆依姮追问道:“他什么时候会醒?”

    “快的话,两三天。慢的话,一个星期,或者……”

    后面的话,医生没有说,但是 表情说明了一切。

    “不过,他只要醒来了,就没有生命危险。可是,有一个问题,我需要事先跟家属说清楚。”医生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他醒来后,可能会面临着失忆。”

    陆依姮震惊:“失忆?”

    “是,因为脑部震荡所导致的。目前所有的情况都不清楚,以保住性命为主,等候病人醒来。”

    重中之重,是先醒来。

    记忆……

    如果丢失了,那就丢失了吧!

    命最重要!

    傅胜安被转移到了病房,他双眼紧闭,穿着病号服,脸色苍白,尤其是唇……白得像一张纸。

    “姮姮,你休息一下。”傅云歌说,“让我来守着哥哥。”

    “不,我要陪着他。”

    “你要为肚子里的宝宝考虑啊。”傅云歌劝道,“那边有沙发,你去躺一躺,好吗?”

    陆依姮这才答应了。

    她不会离开病房的。

    她要寸步不离的守着傅胜安,她希望他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人是她。

    输液瓶里的液体,不停的滴着。

    ………

    三天后。

    关希晴被正式批捕,警方以“故意杀人”的罪名,提起公诉。

    傅家请了律师,要求判处关希晴死刑立即执行。

    消息一出,关氏公司瞬间成为焦点。

    合作,客户等等,全部都在一天之间全部流失,无人再敢和关家有任何合作。

    再加上,傅氏集团的董事会放话出来,要整死关家。

    关家破产,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医院,病房门口。

    阮寒烨看着面前身形消瘦的陆依姮:“你瘦了。”

    “嗯,没什么胃口,吃不下饭。”

    “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不然……傅胜安睁开眼睛,看见你这个样子,会心疼的。”

    陆依姮点点头,神色落寞。

    都三天了,傅胜安也没有醒来的迹象。

    她很担心。

    她一直都留在病房里,吃饭睡觉都没有离开过,傅云歌每天都会过来,和她一起守护着傅胜安,直到深夜才会离开。

    沈云尔和云承知也都会过来。

    陆依姮还看见了韩嘉琰和韩采薇。

    好可爱的两个小朋友,听话又乖巧,她想,她和傅胜安的孩子,也会这么的聪明伶俐吧。

    见她走神,阮寒烨伸手敲了一下她的额头:“跟我说着话,想到哪里去了?”

    “痛。”她捂着额头,“你有事吗?没事我要回病房了。”

    “有。”

    “那你说。”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960.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