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00后第一次一般在几岁*接吻电梯上脱

   娄武几人前后不过半个时辰就被放出来,但他们想要逛花楼的兴致却是一点都没了。

    “真是晦气啊,武哥看来最近刘师爷碰上硬茬子了,他手底下那帮人,都不敢明着放我们走还要偷偷摸摸的。”娄放很少轻蔑说道。

    “咱不用管刘师爷这些鸡毛蒜皮儿的破事儿,今天这事你们谁也不准泄露出去,如果让刘师爷知道了,咱哥几个脸面可就要丢尽了”娄武说道。    0后第一次一般在几岁*接吻电梯上脱"    

    “武哥放心,我们不会说这些事丢咱自己脸面的”

    娄武暴露了自己行踪,当天晚上秦荣煊就把他查了一个底朝天。

    娄武的口音跟这边相差太大,而且他又是今天刚来碎叶县,想要查他实在是太容易了。

    “秦乐派人盯着娄武一行人,看他都跟什么人接触,做什么事你都要盯上。”秦荣煊说道。

    “是,主子尽管放心好了,此事我最拿手。”

    秦乐是暗卫出身对于追踪人,他再擅长不过了。

    秦荣煊这边布下天罗地网,只等着刘师爷露出他的狐狸尾巴。

    农场这边林奕欢也没闲着,从赤云甲虫拿回来之后,她就一直小心的养着,不过赤云甲虫并不容易饲养,当天晚上就有一只赤云甲虫翻了肚皮。

    林奕欢不敢大意,剩下四只甲虫,她饲养的更加小心,但好似她捉来的毒虫,毒性并不是很大,赤云甲虫吃的很不爽。

    没两日又死了一只赤云甲虫,这下林奕欢可就不淡定了,这才几日赤云甲虫就死了两只,再继续下去用不了几日,五只赤炎甲虫怕是就要死干净了。

    “不对啊,我抓的这些毒虫都是千挑万选的,怎么就不行呢?”林奕欢很是奇怪的盯着眼前三个罐子里的赤云甲虫嘀咕道。

    林奕欢正在犯愁,突然脑子灵光一闪,火麒麟不就是最厉害的毒虫吗?那如果在喂赤云甲虫的时候,她给加点火麒麟的毒不就行了。

    于是林奕欢把她的宝贝火麒麟拿出来,用银针撩拨了几下,顺利的从它毒牙上沾下来一点毒素。她手里的银针变成黑亮色,可见火麒麟的毒素有多厉害。

    漆黑的银针扎在一只毒虫背上,那毒虫连反抗一下都没有,就一命呜呼了。

    林奕欢把死掉的毒虫丢给一只赤云甲虫吃,那甲虫吃的倒是欢快,林奕欢心里得意,心想这样赤云甲虫总能养成吧。

    结果她还没高兴一会,刚刚吃掉毒虫的赤云甲虫突然一伸腿死了,林奕欢看着一动不动的赤云甲虫差点骂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完全是按照书上说的在养赤云甲虫,怎么就是养不活呢?

    林奕欢不甘心,看着最后两只赤云甲虫,她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把死掉的那只赤云甲虫喂给另外一只吃。

    她刚开始还害怕赤云甲虫不吃同伴,但很明显她多想了,赤云甲虫很快就把那只中毒身亡的赤云甲虫吃掉,而且随着它吃掉同伴,原本青色的脊背,开始变成浅浅的红色。

    林奕欢看的心里大喜,只要赤云甲虫的脊背完全变成赤红色,赤云甲虫就算完全养成了。

    按照书上说,千幻蛊极为喜欢吃赤云甲虫,为了让自己提升实力,千幻蛊宁愿冒险,从宿主身体里出来。

    火麒麟的毒素是赤云甲虫喜欢的,林奕欢把她抓的所有各色毒虫拿出来,先拿几只出来让火麒麟咬死,然后把中毒的毒虫放回去,让它们互相厮杀吞咬,然后拿出胜利的那只喂赤云甲虫,果然没几日,赤云甲虫的脊背变成极为艳丽的红色。

    好不容易林奕欢把赤云甲虫养成了,她已经等不及想要告诉秦荣煊,于是林奕欢骑马带了一顶白色的纱帽直奔碎叶县县城。

    林奕欢实在是太高兴了,也没带护卫,就这么急匆匆的出门了。

    “武哥,你看那姑娘骑马的身姿可真好看啊,够劲。”娄放这两日在院子里憋屈的厉害,刚出门准备透透气,就看见骑马进城的林奕欢。

    今天是小集市,但街上摆的摊位却是不少,林奕欢不敢骑马,只能翻身下马,牵着马通过集市。

    娄武被刘师爷晾晒了好几日,正是火气大的时候,他远远这看着带着纱帽的林奕欢穿过集市,一阵微风出来,林奕欢的纱帽被吹起一角,娄武正好看到林奕欢那娇媚的容颜,他啧啧道,“真没想到碎叶县这小地方,竟然还有如此绝色。”

    “武哥,我去把这小姑娘给你弄来,咱哥几个消消火。”娄放自告奋勇道。

    “我们一起去,你小子毛手毛脚的,别把小姑娘你吓着了。”娄武一双眼目几乎要黏在林奕欢身上。

    从拥挤的人群中走过,林奕欢总感觉浑身不舒服。她嗅觉极为敏感,街上人来人往的那股味道,让林奕欢眉头忍不住皱起来,她见集市旁边有一条胡同可走,赶紧牵着马走过去,准备从这里绕绕出去。

    说来也巧,娄武住的院子,后门就开在这个胡同里,娄武见林奕欢往胡同里走,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他急切的说道,“赶紧的,那小姑娘这是主动送上门啊,哥几个如果不伺候好了,都对不起人家小姑娘的投怀送抱。”

    “我去把胡同口堵上。”娄放搓着手说道。

    小胡同只能让两个人并排而过,林奕欢牵着马在胡同里走,多少有些拥挤。不过胡同里没有阳光,也还算阴凉,林奕欢倒是感觉还行。

    刚走了一半,她只听身后有一扇门嘎吱一声打开,“姑娘请留步。”

    林奕欢回头只见一位身穿锦衣的年轻公子,从小窄门里走出来,林奕欢眉头微蹙,眼前这位公子虽然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但林奕欢非常敏锐的从他身上感受到血腥气,只有双手沾染鲜血的人,才会有如此浓重的血腥气。

    林奕欢没说话,隔着一匹马看着那年轻公子,她心想如果他只是劫财她倒是可以绕他一命,如果他敢劫色,今天她就结果了他。

    一个双手沾过鲜血的人,又敢大白天劫色,这样的人十之八九是个披着人皮的恶魔。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933.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