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奶味小白兔全文免费阅读_男女强吻摸下面456免费

    顾念其实有很多忠粉,都是被她的才华所吸引,虽然比不上娱乐圈的大明星,但是在小众的设计圈,她的原创和艺术天赋还是受到了很高的评价。

    由于正主亲自发糖,公布了结婚领证消息,于是这一天,cpf的基地都热闹的开花了。

    【等了好多年,终于等到了这一刻。】    奶味小白兔全文免费阅读_男女强吻摸下面456免费  

    【我很早就关注了他们,比你们都早,有一年江总离婚消息上热搜,我扒到了他前妻是谁,那时候就莫名希望他们和好,现在终于撒糖了,好开心~~】

    【今天是过年了吗,江总和念念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啊,才华横溢的大设计师和事业有成的商界精英,真的很般配。】

    顾念告诉了江亦琛这件事。

    江亦琛一开始不明白。

    顾念于是和他解释就像是和追星一样,他们的cp粉希望他们一直感情好好进行下去。

    很多明星的cp粉每次塌房子都会撕心裂肺哭天抢地。

    江亦琛懂了。

    他说:“那他们可以放心入股,不用担心房子塌了。”

    顾念深吸一口气,抱着他说:“我这几天心情大起大落,都差点不行了,真的,悲喜交加,那种复杂体会过一次再也不想体会第二次,我和你这么些年来,我都是这样过来的,这是自己的选择,我认了,但是我还是想说,江亦琛,给我稳稳的幸福,以前年轻还能经得起折腾,但是现在奔三了,就想要粗茶淡饭岁月静好。”

    江亦琛额头抵着她说:“嗯,我握住你的手,就不会再放开,我有你和晚星,也不会如同当年那样冒险激进,被你这样一说,忽然发现自己也不再年轻。”

    顾念促狭一笑:“你都要奔四了,你妈那天说你老来得子。”

    “哪有没这么夸张。”江亦琛说:“年龄不是问题,我心态年轻。”

    “是啊,保持乐观的心,什么时候都是年轻的,这点上我和你一致,不过你这听起来也颇有点挽尊,唔~”

    又不经过她同意就吻她。

    ————

    江谢谈判被谢容桓这么一掺和。

    彻底破裂。

    不过谢容桓倒也算是做了件好事。

    之前江亦琛还隐隐担心这是个隐患,但是没想到谢容桓说了之后,顾念直面了自己的内心。但是这更多的归功于江亦琛在她失去记忆之后的努力与不放弃。

    没有哪一段感情说等来的,吵架得来的。

    都是小心维护,最后才能开出花来。

    江亦琛的一切付出,也是有回报的。

    现在的他,有了个可爱聪明的女儿,美丽温柔的妻子。

    日子进行到了这里,终于是朝着正轨上发展了,当初他在棉兰的时候可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这一天,他以为自己像是每一个复仇者一样,是孤独最后在寂寥的繁华中去世。

    老天对他还不算太薄情。

    让他有了人间烟火的温暖。

    江亦琛一贯作风不会手下留情,所以谢家最近日子很不好过。

    谢容临他重回京都,就以身体不适为理由不见任何人。

    深夜他从外边回来,发现自己客厅的灯亮着,他以为是家政过来打扫,进了客厅,才看到坐在沙发上等着他的长发女人。

    他几乎不可置信。

    楚汐竟然回来了。

    “谢容临!”对方站起身来,走到他面前。

    他还没反应过来,面上就挨了重重的一巴掌。

    这巴掌让他的醉意有些清醒。

    “是你杀了雅各布。”

    谢容临因为喝了酒脚步有些不稳,靠在墙上勉强站住身子,闻言笑了起来。

    楚汐心绞痛,又抬手,但是这巴掌被谢容临拦住了,他抬眸,一向温淡的脸上有了些许情绪起伏:“你突然回国,就是为了来找我问罪?”

    “为什么?”楚汐抓着他的衣领,眼眶红到了极点,她死死咬着牙,质问道:“他到底做了什么,你要下如此狠手?你还是人吗?”

    雅各布因为滑雪意外丧生,那会儿谢容临还亲自来英国安慰她,让她节哀。

    现在她得知,雅各布的死是因为滑雪道具被人做了手脚。

    而这背后,与谢容临脱不了干系。

    旁人不知道,但是楚汐知道他有多狠。

    外表斯文儒雅,骨子冷血偏执。

    谢容临抬手抚上了她的发丝:“因为,他该死!”

    “啪——”白净俊雅的脸上又挨了一巴掌。

    楚三小姐的脾气,过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烈。

    “他不该死吗,楚汐?”谢容临突然哑了声音问她:“他亲吻你和你上床,利用你的背景为自己家族在华生意开绿灯,还是个瘾君子,可惜啊,人只有一条命,不然他该死好几回了!”

    楚汐崩溃到了极点:“那这些和你有什么关系呢,他再坏再渣也是我的选择,你凭什么对他动手,你是谁,他该死,你就不该死吗?”

    通红的眼眶满是愤怒,楚汐几乎恨出血来:“谢容临,你同样该死,我的孩子没了的时候,你在和别的女人上床,你为了你前途娶我,又为了你的前途拿楚家出来替你挡灾,气得我爸中风,我好不容易离开你,你又对我身边人下手,你说他是瘾君子,是你,是你去诱导他的。别人不了解你,但是我了解你,你身上找不到一点人性,禽兽都比你有良心,你没有心,所以你不会痛,总有一天,我会让你痛不欲生。”

    谢容临就那么一直睨着她,没有任何表情的变化。

    他没有心,所以不会痛。

    雅各布是他让人去的,没有什么理由,就是要他的命。

    当初楚汐公然养了个小白脸,那时候他也动了杀心,但是那次楚汐见好就收。

    这次这件事他做得巧妙,就算以后查,也不会落到他的头上。

    不过被楚汐知道就有些棘手了。

    不用说,他也知道这消息是谁透露给楚汐的。

    江亦琛是摆明了不让他也不让谢家好过了。

    谢容临摸了摸脸,真疼啊。

    半晌他笑了斯文儒雅的脸上是嘲弄:“让我痛不欲生?”他抬手扣住她的下巴,将她抵在墙上:“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楚汐又想打他,被他摁住了手腕,他俯身在她耳边低低道:“我什么脾气你不知道,在国外待了一年长本事了,嗯?两巴掌,我要怎么和你算?”

    他的手移到她风衣内蓝色衬衫扣子上。

    用力一拽。

    “刺啦——”是布料撕裂的声音。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62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