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交换系列集共150:车厢越来越拥挤陌生紧紧

   按照妘蕞、烛午江两人向元夏方面所陈述的话,天夏对于姜道人的投诚是并不知晓的,所以没有道理去将其人接引回来。

    故让姜道人再一次散世身,让其人被元夏那边召回去,设法印证妘、烛二人所言,这样才能打消元夏那边的疑心。

    这对天夏也是有利的,招引确认需要时间,这更能达成拖延的目的。  交换系列集共150:车厢越来越拥挤陌生紧紧      

    姜道人听到这个话,先是一惊,他大约也是猜出天夏的目的,小心问道:“那不知天夏随后需姜某做什么?”

    张御先是传声了几句,又言:“道友此回待是世身散了之后,若是被元夏唤了去,只需照此番言语陈述便可。姜道友不必担心元夏对你不利,招引成功之际,我等会自插手过问,以此确保道友无恙。”

    顿了下,他又言:“若是元夏不做此事,我亦会在避劫丹丸药力耗尽之前再招道友入世,不会让道友就此神气消亡。”

    姜道人顿时松了口气,他先前也是了解了天夏不少事的,知道天夏与元夏是不同的,既然主动承诺了,想必不会坐视他败亡。

    而且他也不敢违逆,莫说立下了约书,哪怕他对元夏说了真相,元夏也不会宽宥或信任他,他依旧没什么好下场,那还不如选择相信天夏,目前也只有此路可选。

    他以天夏礼稽首一礼,道:“姜某愿意效命。”

    张御微微点首,下来他向其人询问了一些事,到底姜道人功行稍高,知道的事也比妘、烛二人来得多,其中有不少还是颇有价值的。

    待问过之后,姜道人再是对他一礼,盘膝坐了下来,而后将自身气息一断,顷刻间,整个人又是化一道金光散了去。

    张御对尤道人道:“此事劳动尤道友费心了。”

    尤道人稽首一礼,道:“张廷执言重,这些许事情又算得什么。”他似想起什么,抬起头,道:“张廷执,尤某却是听闻,元夏所用之舟,乃是走得阵、器相合之道?”

    张御道:“林廷执言是如此,御对此道并不精通,不过此来的元夏飞舟也只是元夏技艺的冰山一角罢了。”他看向尤道人,“若是有机会去往元夏,尤道友可是愿意么?”

    尤道人先是一怔,随即却是来了些兴趣。他乃是以阵机之道成法,这也决定了他今后之道路,若想再更进一步,求全道法,那么无疑要从原来的阵机的窠臼之中超脱出来,进入到全新的层次之中。

    这里一个是靠他自行琢磨,还有一个最好是能观摩到别具巧思,或是与天夏有所不同的阵法路数。

    这两条路都很难,毫不夸张的说,现在天夏这边,单纯阵道一法之中,不提难知玄妙的六位执摄,已经无人能超越他了。

    所以他现在一边在整理古卷,一边又是设法教了许多弟子,想从中有所启发,但元夏的出现,却是无疑开启了另一扇门,若是有机会去观摩元夏之阵机,他自是没有拒绝的道理。

    他试着问道:“却不知去往元夏是以何名义?”

    张御道:“元夏使者既来我处,那我当也派遣使者去往元夏,眼下具体为何人还未完全确定。”

    尤道人沉吟一下,道:“尤某并非廷执,也能去往元夏为使者么?”

    张御道:“有道友亦是天夏修道人,更是摘取了上乘功果,我天夏下来要与元夏进行一场无可避免的生死之战,对元夏一切都要了解,阵器更是重中之重。

    而阵机一道之上,恐怕唯有尤道友你能为我看清楚元夏的底细,所以此去他人可少,但道友当是必定列于其中。”

    尤道人不禁点头,他对着张御正容打一个稽首,道:“若是天夏需尤某,尤某义不容辞。”

    张御还有一礼,道:“若是事机决定了,御当会遣人告知道友的。”

    此事说过后,他便与尤道人别过,意念一转,于瞬间回到了清玄道宫之内。他抬目看向墙壁上的舆图。

    那一驾元夏飞舟仍是静静停泊虚空之中,显示着元夏的存在。

    众守正现在都被派遣到了虚空之外,和卢星介四人一同清理和捕拿虚空邪神,这等动作要维持到元夏使者离开才会停下。

    如今展现给元夏所知全是虚假之事,若是双方一旦开战,这能在将来给他们带来一定战术上的优势,可在战略上并不能带来任何改观。天夏所需要的就是时间,若是去往元夏,所要争取的也是这个,也是最为关键的。

    妘蕞、烛午江二人在于常旸会面自后,又是乘飞舟返回了驻地,才至殿内,就见寒臣坐在那里,面上看不出喜怒。

    两人都是做出小心模样,上来见礼道:“寒真人。”

    寒臣挥了挥手,语声轻松道:“你们这个样子做什么,天夏宴请两位,却又将我排斥在我,这足以看出天夏内部之矛盾,这分明是好事。”

    妘、烛二人看了看他,也不知道他是在为自己打圆场,还是真的就是这么想的,既然这么说了,那他们都是乐得揭过不提。

    寒臣这时问道:“两位这次可有得知什么消息么?”

    妘蕞躬身一礼,道:“天夏那边趁着饮宴,给了我们一封金书,要我们转呈给慕上真。”

    寒臣精神一振,道:“是什么内容?拿来我观!”

    妘蕞将金书取出,递给了他,寒臣伸手一拿,捉了过来,打开扫了几眼,目中隐隐浮现喜色,他收妥此书,详细问了一些话后,便道:“你们两人跟我去见慕上真和曲真人。”

    关照一声后,带着两人登上金舟,穿渡阵屏,未用多久,就又回到了元夏巨舟之上,只是通传了一声,就被带入殿中,与坐于座上的慕倦安和曲道人建立。

    曲道人道:“你们今次到此,可是天夏那里有什么异动?”

    寒臣取出金书,交给了一边的随从地上,正容道:“上次慕上真说了愿意招揽天夏上层后,天夏就此分成了两派,一派同意靠向我元夏,另一派却是坚决不从,而这还一派认为,元夏并不见得有天夏强盛,为何不能一搏?故是两派俱是认为派遣使者前往我元夏看上一看。”

    慕倦安笑了笑,道:“这是好事,可以告知他们,我让他们去往元夏一行。看清楚我元夏的实力,相信他们自是能够做出正确择选的。”

    曲道人则是道:“寒真人一入天夏,就有了这等收获,足见用心。”

    寒臣正色道:“能为元夏出力,寒某又岂敢居功?这一次游说寒某虽是费了一些口舌,但还好目的达成了。”

    妘蕞、烛午江两人都是低头不言。

    慕倦安道:“做得不错,赐赏。”登时有一名侍从过来,将一瓶丹丸递到了寒臣面前。

    寒臣顿时露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模样,躬身道:“多谢上真赐赏。”他明明可以将此收入袖中藏纳,可却是一脸郑重将之放入怀中。

    曲道人看向后方,对着妘、烛二人道:“以后寒真人自来便可,你们二位无事就不用来了。”

    妘蕞、烛午江躬身称是。表面上他们很是沮丧,但实际上巴不得不来,而且寒臣若想从天夏那里获取事机,还不是一样要依靠他们?除了不能直接面见慕、曲二人传递消息外,这与原来没什么区别。

    受了一番褒奖之后,寒臣带着慕倦安所予回书与两人回转驻地,他将回书交给妘蕞,又从所赐丹瓶中倒出来两粒分赐了两人,安抚二人道:“后续之事,拜托两位了,我若有得,也不会亏待二位。”

    妘蕞和烛午江心中不屑,表面却是感激手下,随后在寒臣催促之下出了驻地,将回书及时递送到了天夏这边。

    陈禹在得报之后,就将张御与武廷执寻了过来,将回书交给二人观看,道:“元夏使者已然回书,允我前往元夏,我当尽快向元夏派遣人手,早一日得知元夏内情,便能早一日知晓该如何应敌。”

    张御道:“此次御当前往。”

    陈禹点首同意。

    张御道行足够高,又与荀季有着师生之谊,若是到了那里,要有机会的话,两人也是更为方便交流,从而得到更多消息。而且张御拥有训天道章,虽然不知道能否将元夏的消息传回来,但无疑是值得一试的。

    武倾墟沉声道:“武某以为,元夏阵器之道看去较为高明,尤道友和林廷执当在此行之中。”

    陈禹道:“若是长孙廷执能炼造出足够外身,这两位也当在使者之列。不过只是张廷执这一位摘取上乘功果的人前往,仍还是不够。两位廷执可有举荐么?”

    武倾墟想了想,道:“武某举荐正清镇守,他是一个合适人选。”

    陈禹略作沉思,点了点头,道:“正清镇守确实合适前往。”

    正清道人乃是某位执摄的弟子,这样也就是说,即便到了元夏,其一样也是那边上境大能的门下,如此就能够去到很多不方便的地方,或许还能借着这个身份知悉更多事机。

    张御道:“御这里也是提议一人。”

    陈禹道:“张廷执请言。”

    张御道:“御以为,焦尧道友亦可以划入使者之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5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