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一寸寸慢慢深入,王妃撅屁股含玉势

   赤帝取过甲胄,正要双手奉上,无上帝眼里余光一闪,赤帝身体上,万箭穿心似的裂出无数伤口,身体就像被大卸八块一般,血箭倒射而出,身体松松垮垮地一扭,倒在地上。

    无上帝另一只手松开,叶枫也软软倒在地上。

    他取过甲胄,冷冰冰扔在叶枫面前。    一寸寸慢慢深入,王妃撅屁股含玉势  

    叶枫慌忙捡起,收入金轮之中。

    战神甲胄,终于得到你了!虽然叶枫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启动时空金轮的力量,但是……

    眼前的麻烦还没有结束。

    “只有这两件事?”无上帝的语气十分冰冷。

    叶枫点点头,缓缓站起身来,道:“只有这两件……现在,请让我们暂时离开这里。”

    “恩主,这伙人始终是个麻烦,切不可妇人之仁啊!”

    无上帝看着全身是血的赤帝,冷声道:“本座做事,需要你来教么?”

    赤帝不敢吭声了。

    无上帝挥一挥手:“你们走罢,本座既然答应尔等,便不会再食言。”

    他背过身去。

    叶枫踉跄起身,一口脓血吐出,体内的伤势不轻,但好歹还活着,无上帝——他今日得见,才算是领教了这世界真正的宽阔,也明白了自己的渺小。

    “走……”叶枫低声道。

    他叫来穆志飞和贾仁义。

    穆志飞一边背着小洛,另一只手赶紧搀扶起叶枫,贾仁义则背起雪貂,再拽上依旧木讷的剑痕,各自跟在叶枫身后。

    叶枫始终一言不发,赤帝的部队也如约没有为难他们。

    穿过虎座峰,远去百里有余,直到再看不见追兵,他们才算是歇了一口气。

    如此险象环生,居然还能逃脱,实在是走了狗屎运!穆志飞感慨:“妈的,老子没想到居然能够活着回来。”

    一旁的贾仁义这才有功夫调侃这家伙:“你居然活着!”

    “我怎么不能活着了?”穆志飞翻了翻白眼:“妈的,老子跟你什么仇什么怨,要这么咒我死的么?”

    “不不不。”贾仁义赶紧解释:“我是说,我亲眼见你被青蹄夺舍,然后又被无上帝干了一掌,你知道么,这个无上帝手下,可是从没留过活口的。”

    穆志飞却冷笑,信手数了数:“一,二,三……你瞧,连大腿在内,你我俩不说了,连小洛,雪貂,哦对还有剑痕,咱们六人,这不都是活口?”

    贾仁义挠挠头:“可你正面挨了一掌。”

    “兴许那个劳什子无上帝实力其实不咋地,不然,他能放了咱们?依我看,浪得虚名——”

    “我看不像。”贾仁义扁了扁嘴唇。“姑且问一句,穆志飞,你以前修炼过什么邪功没有?”

    穆志飞气得鼻孔喷气:“卧槽,你这人够阴邪的啊,怎么总不能盼人点好?什么邪功!老子修炼的可都是正经功法。”

    “那就怪了。”贾仁义道:“在密林里的时候,我亲眼见到,你被那无上帝一掌击穿心口,接着肌肤皴裂,整个人被掌力击溃成了一滩烂泥……难道你想告诉我,没有修炼任何邪功,你天生便是打不死的小强?”

    贾仁义的语气当中满是不信任的鄙夷讽刺和挖苦,穆志飞的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没想到这贾

    仁义说得出这么尖酸的怪话来,不禁回了句嘴:

    “谁知道,说不定,是你看错了,毕竟,你那时候吓得连动也不敢动,根本不清楚,这个无上帝,说不定早已经是经看不经用的纸老虎了!”穆志飞狠狠瞪了贾仁义两眼。

    眼看两人就要因为这鸡毛蒜皮之事吵起来,叶枫赶紧分开他们。

    “现在是吵架的时候吗?啊?”

    教训了穆志飞一顿,叶枫又好生安抚眼前鄙夷的贾仁义:“贾兄,当务之急,不是搞清楚这小子身上有什么问题——我们绝对相信你不会看错。”

    贾仁义拍拍身上的尘土,冷着脸看向穆志飞。

    两人之间莫名起了嫌隙。

    “大腿,我自然听您的!”穆志飞倒是洒脱得很,根本不把这回事放在心上。

    “现在我们伤亡惨重……”叶枫轻点剩下的众人——小洛浑身被赤帝的凶火烧得焦炭一样,不省人事,雪貂妹子昏睡不醒,剩下几人又惊又怕,各自心头蒙上阴影,也都不敢再说什么“豪言壮语”。

    除了穆志飞还在不阴不阳的讽刺无上帝,其余人也都起了退心。

    自此,叶枫清楚,再继续纠缠下去,毫无意义,何况,他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

    选个机会,应当立刻离开这一层天界,回到三重天,重新组织人手,联合反抗神庭的众人,转入地下隐秘行动,这,才是叶枫认为的当务之急。

    他将自己的想法托付给众人,除了剑痕以外的所有人都十分认同,倒不如说,归心似箭。

    唯独剑痕迟迟不发一言。

    尽管穆志飞和贾仁义都催着叶枫赶紧出发。

    但叶枫却把全部的关注点都放在了这个剑痕身上。

    ——也很难不去关注此人!

    剑痕的身份,说来,本来就有一些古怪之处,他并非一个“完全的人”,而是借用了叶枫“其他时间节点的灵魂”与人造肉体的组合怪物。

    并且,还因为某些意外失去了记忆。

    这一点,本身已经足够可疑。

    好死不死的是,这家伙偏偏还有一身怪异的能力——在没有握住剑的情况下,他的身子孱弱的像是一只暮气沉沉的老猫,连行动都是慢吞吞,阴冷含蓄,甚至有些孤僻。

    但是,他的双手一旦触碰到了剑——即使是一支残破不堪,形体折损的木剑,即使拿柄木剑就算是作为玩具也显得贫瘠无力,可一旦握在他的手里,便会发生难以置信的变化。

    剑,仿佛与他的身体融为一体。

    就连叶枫,也不明白此人为什么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悍的实力。

    究竟在他的身上,发生过什么?

    叶枫是虽然知道一些关于剑痕的由来,却并不清楚这个神秘剑客的旧事——或许,他曾经借用过自己的“灵魂”,但,他毕竟也不是叶枫的“法外化身”,只是另外一个完全独立的人格。

    而在这一次,二重天的大战之后,叶枫的心里种下了更多怀疑的种子。

    他似乎时刻对自己抱有一种莫名的怨气——甚至也许他自己也已经彻底遗忘了这股怨念形成的原因。

    但是,这股怨念形成的杀气,却不会骗人。

    在时空乱序扭转后的那一瞬间,叶枫的的确确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恶寒。

    毫无疑问的是,这股恶寒,来自于剑痕,来自于他的剑。

    因此,叶枫很想弄明白,剑痕究竟是为了什么在行动。

    而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剑痕的身上——只有他不发一言,始终没有发表自己的看法。

    看起来,所有人都希望赶紧回到三重天,重整旗鼓。

    但剑痕却陷入久久的迟疑,终于他开口了:

    “我不是很认可你的看法,穆志飞,”他看向穆志飞:“你说,这个无上帝没什么真本领——那是因为,你从没有真正与他交过手。”

    穆志飞有些不服气,切了一声,道:“说的好像你与他酣战过几合似的——开什么玩笑,咱们除了我大腿以外,有谁跟他真正交过手?”

    穆志飞道话倒是引起了众人的共鸣,大家伙儿也纷纷点头表示认同。

    所有人对无上帝的印象,只有一个:强。

    毫无道理的强者,传闻当中,凭借一己之力,盗取天下的男人。

    这样不讲道理的存在,自然,没有任何悬念的——所有人当中,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这,便是整个九界的共识。

    即使是圣者队伍里,也不会有哪一个胆子大到敢挑战这个底线的人存在。

    因此,没有人胆敢跟他交手。

    “我当然没有办法跟无上帝直接交手——但是,当时的情况,我是唯一一个近距离接触过无上帝的对手。”

    穆志飞压低了眉头,瞪着剑痕,道:“这倒是——那你发现了什么?”

    “在近距离感受到的情况,很直接——那就是压迫的透不过气的强悍,能够让我有这种感受的,只有此人而已,即使是叶枫,也不曾有过——力量,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不,甚至,根本不在一个衡量的体系内可以比较。”

    “切。”穆志飞耸耸肩:“当你有什么高论呢,原来,不过是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

    “我只是觉得很奇怪。”剑痕道:“我们这边,死伤惨重,士气低下,毫无战斗意志——而他们重兵在握,又占据上风,有什么理由放我们一马?”

    剑痕的考虑,也不奇怪。

    “这么说,也确实蹊跷。”贾仁义看着叶枫:“他们为什么要放了我们?其实,我也想不通。”

    “你怀疑我大腿?”穆志飞开始怼天怼地怼空气。

    “你误会了。”贾仁义懒得跟穆志飞饶舌,赶紧解释:“我是奇怪,叶枫,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才让这无上帝尊让步?”

    “鱼死网破。”叶枫只说了这四字,便站起身来。

    穆志飞一脸懵逼。

    贾仁义却好像明白了。

    “我好像懂了——也就是说,我们也有筹码在手里,对么……?”

    叶枫不置可否,但似乎也找不出其他合理的解释来。

    “鱼死网破——”贾仁义若有所思,跟上叶枫带领的队伍走在最后面,突然之间,恍然大悟:

    “是所有反抗者的性命!”他总算明白:“只要我们还在继续反抗,只要我们敢于牺牲,神庭就不敢真的真的跟我们撕破脸,因为——他们也要在乎自己的生死存亡!”

    贾仁义想通了。

    原因,很简单。

    神庭的存在,同样依附在九界生生不息的运转之上,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加入反抗者的大军,他们便是天然的“筹码”。

    神庭,不敢真的出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06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