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听胯下的她娇喘连连

    旷子规叫喊完了,转眼便去寻找陈玄丘,他心中唯一的神。

    陈玄丘马上摇身一变,变化了身形,变成了一个年过五旬的老者,扑向曲美人。

    陈玄丘真是怕了这旷子规了,要说这旷子规,以前对奉常寺虽然虔诚,神智倒也正常。      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听胯下的她娇喘连连    

    可是自从他在葫中世界立教,开始广收信徒,也不知道是不是在不断向他人宣讲教义的过程中把自己也洗了脑,当真变得疯疯癫癫,每每见了陈玄丘,那是发自肺腑的激动。

    陈玄丘可不想下一刻就看见他扑过来一把抱住他的脚亲吻下去,真是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他却不想想,在他而言,葫中世界只是他的一个空间法宝,可对那小千世界无数生灵来说,他就是至高无上的创世之神。

    旷子规在那小千世界中已经过了几百年,从一开始步行天下,亲自宣讲教义,再到广收门徒,成为高高在上的教皇,他是越来越体会这一方世界之奇妙,也越来越明白陈玄丘对于这一方小世界的伟力有多么大。

    在旷子规眼中,陈玄丘就是这世间独一无二的真神,哪怕他曾有过在大千世界的经历,但也太久远了,见证过无数神迹的他,岂能不对陈玄丘顶礼膜拜。

    曲美人儿已经快被那些大主教五花八门的攻击打得恢复原形了,他怒不可遏道:“快快住手,不要以为我不能杀了你们,再不住手,老夫就和你们拼了!”

    那些红衣大主教都是被高度洗脑的第一代神仆,哪里理会他说什么,只管不断地放大招。

    曲美人儿“啊”地一声惨叫,突然变成了一只身高六丈的雄伟大白鹅。

    天地间第一只鹅,先天祖鹅。

    这鹅祖大叫一声,双翅扇动,双眸中便酝酿出两点火星,突然从它双眼中跳了出来。

    这是雷电之火,毁灭之火,祖火。

    世间第一缕火,本就是雷电所生,威力只逊于祖雷。

    而祖雷乃是混沌世界被盘古劈开时,阴阳二气衍生摩擦,产生的第一道惊雷。其能量之巨大,无人能够蕴于体内。

    雷电之祖火,同样不能,偏生这只祖鹅,却也是天地异种,有大造化。

    这天地间第一道雷火诞生之时,受这天地间第一道雷霆轰击震撼,曲美人儿破壳而出,正仰首望天,看向这世间第一绺火苗的诞生。

    那一簇火苗,受尚未分离开来的天地混沌力量压制,竟向它当头射来。

    而这祖鹅负有衍生鹅种的重任,在完成使命之前,受大道规则庇护,也是万万不能死的,因而竟然吸收了这第一道祖雷轰击三界产生的第一绺雷火。

    只是受此一击,虽有大道法则庇佑,还是震伤了它的神识,从此成了一只呆头鹅,浑浑噩噩的也不知穷尽了多少岁月,才又重新诞生了神识,却也错过了修成先天大圣的机会。

    不过,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它因此躲过了龙凤大劫,倒也安然至今。

    他驾驭四艘行空巨舰来攻打四方困金城,玄女宫就在左近,虽说这个左近,也有千里之遥,但是对于玄女娘娘这等准圣高手来说,就是近在咫尺。

    她岂能无感?

    可这等挑衅行为,她却为何不出手?

    就因为她知道这曲美人儿眸中藏着祖雷之火,而这祖雷之火,是她也不能抗拒的。

    不过,她也知道,这祖雷之火不是这曲美人儿可自由掌控的,一旦喷出,便也无力收回,所以只能成为他的保命法宝,轻易不敢动用。

    而这只大白鹅修为精深,已是大罗境界的高手,打不过陈玄丘也逃得了,所以九天玄女才听之任之。

    谁会想到,陈玄丘竟然要劈了鸿钧的祖庭,又被道祖斩三尸的神通道韵劈散了三性,而其中神性通天主导的陈玄丘,率性而为,且最护犊子。

    通天玄丘根本不像之前的他一般谨小慎微,有什么底牌,就毫无顾忌地使用了出来,竟让被逼急了的曲美人儿,羞怒之下动用了他的保命底牌。

    祖雷之火一出,天空一片炽白,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那无上的恐怖压力。

    那股庞大的力量,挤迫着四周的空间,化作了巨大的爆炸力量,轰得数十位红衣大主教、众圣女、正在空中交战的众人纷纷四溅飞去。

    就在这时,陈玄丘化身为一个五旬老者,扑向了曲美人儿。

    他本想趁着曲美人儿被那些大主教打得昏头转向之机将他生擒,以便逼问出五彩补天石的全部下落。

    却不想就在这时,曲美人儿支持不住,愤然抛出了他珍藏无数岁月的祖雷之火。

    陈玄丘立即感受到了无上危机,他的心月双轮随念而动,立即劈向那两道雷火。

    “噗!”

    无坚不摧的心月轮遇到那祖雷之火,竟顷刻汽化。

    陈玄丘神魂所化的两轮心月轮被汽化,神魂受创,“啊”地一声痛呼,那巨大的痛苦险些叫他一跤跌下九霄。

    陈玄丘眼见那一点星火犹自向他射来,肋下碧落风雷负山翅扇动,迅速逃开了去。

    只这一避,那火星擦身而过,那释出圣教众人的紫气漩涡正缓缓收拢,一点火星透入,正落在葫中世界刚刚由天一神水结合葫中小千世界灵气酝酿形成的一道天河之上。

    那天河之上,登时电闪雷鸣,波涛汹涌,有岩浆涌现,有水汽成云,天河水与岩浆结合,化作一座座怪异飞岛,大者无边无沿,数千上万里,小者周匝不过数十里大小。

    一道道天火烧过,一记记天雷轰过,天地变色,有蛰虫诞生,衍化天界生灵。

    可这葫中小世界虽是有了人间、有了地府,如今天界也在诞生,终究不如大千世界道法规则完整,只承受得这一点祖雷之火,引起天河之上连锁反应,便即闭紧了门户。

    外间天上,紫气漩涡消失,那另一点星火掠空而过,却不想身背小竹篓、手提鹤脚锄的喜儿正自升空而来。

    眼看喜儿就要与那一点星火撞上,这一旦碰上,便是她有准圣修为,怕也要化作飞灰。陈玄丘岂能见死不救。

    陈玄丘双翅一振,以最快的速度掠了过来,挡在喜儿面前。

    这时,那点蕴藏着无穷力量的星火已经扑面而来。

    陈玄丘体内那道沉睡的鸿蒙紫气被惊醒了,连它都感觉到了威胁。

    又怎么了这是?

    鸿蒙紫气很嫌弃,真是找错了宿主,罢了罢了,说过再救他两次,若他尚未修得成圣之基前便用光了救他性命的次数,便是与我无缘,弃他而去就是。

    那鸿蒙紫气用它简单的思维想着,便想一显神通。

    而陈玄丘颈间“价值连城”宝玉,还有最后一次救命的机会,此时感应到危机,那宝玉也蓦然亮了起来。

    只是,这一次连它也没有把握瞬间接受如此磅礴的力量,如果接不下,这块通灵宝玉怕是也要炸得粉碎。

    可是抢在它们之前,陈玄丘掌心寒光一闪,诛仙、戮仙两剑赫然出现,双剑交叉,向那一点雷火之光挡去。

    “轰~~”

    只是小小一点星火,却似蕴含着一股无穷量的伟力。

    那股力量,与两口无上仙剑,一下子撞在了一起。

    诛仙四剑,非铜非铁亦非钢,以混沌阴阳大磨炼就,而这祖雷之火,也正是阴阳二气诞生,竟尔一下子被那无上锋利剑刃劈开,化作两点,撞进神剑。

    “嗡~~”

    那点雷火与诛仙二剑相撞,登时大放光明,照得陈玄丘周身与那白光融为一体,外间再看不到其内情形。

    陈玄丘只觉双腕一震,险些把握不住那两口神剑。

    “啊~,好强大的力量,哈哈哈,有此伟力,我要提前苏……”

    陈玄丘只觉手中神剑颤鸣,那沉睡的剑灵似乎就要苏醒,剑灵兴奋地狂叫着,剑身上,两股磅礴无匹的力量沿着陈玄丘的双臂涌向他的丹田。

    旋即,那感觉却戛然而止了,剑中传出一声呻吟:“太……多了,好撑……”

    然后,那剑灵苏醒的感觉瞬间消失。

    陈玄丘受那爆炸余波影响,目中忽然露出了余悸未消、庆幸不已的神情。

    那是通天玄丘漠然双瞳中绝不该有的感觉。

    人族玄丘的情绪,此时显然又已主导了这具身体。

    这时候,被陈玄丘救回一命的喜儿大怒,背着小竹篓,抡起鹤脚锄,跳将起来,一锄头就敲在那只六丈大白鹅前额上足有鼓面大小的橙色肉瘤上,喝骂道:“曲美人儿,我要你狗命!”

    那大鹅两眼一直,两只翅膀徒劳地扇动了几下,就向下摔去。

    它昏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701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