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朋友要放到里面睡觉*隔一层膜两根前后夹击

   重庆空军宪兵之惨烈搏斗,甚至闹出了人命,震动了整个陪都。

    委员长亲自下令,彻底清查此事。

    这一来,事件的性质就完全的改变了。    男朋友要放到里面睡觉*隔一层膜两根前后夹击      

    宪兵司令张镇头疼了。

    已经没办法继续拖延下去了。

    硬了硬头皮,他还是亲自去了一趟苑金函那里。

    他一个堂堂的陆军中将,居然屈尊去拜会一个空军少校,也算是一大稀罕事了。

    苑金函早就在那等着他来了。

    一见面,还算客气。

    两个人寒暄了几句,很快便进入到了主题。

    苑金函掏出一份证件,放到了张镇的面前。

    这是一份宪兵司令部的证件。

    上面的名字叫“魏年”。

    “这个人是谁?”张镇疑惑的问道。

    “一个地痞流氓,外号叫小青皮。”苑金函冷着脸说道:“他是在救援团做事的,重庆隧道惨案的时候,因为抢夺伤者财产,被军统局的虞雁楚打伤了。

    等到他伤好后,直接带着救援团的人,到孟公馆去找麻烦,就是军统局孟绍原的家,正好被我一名空军军官看到。

    我的人打抱不平,说了几句,结果被魏年扇了几个巴掌。幸亏我空军同僚正好在附近,这才控制住了这群流氓!

    张司令,我想问问你,一个救援团的,一个地痞流氓,他是怎么有宪兵司令部的证件啊?”

    张镇无言以对。

    “你堂堂的宪兵司令都不知道,那就让我来告诉你。”苑金函冷冷说道:“这是宪兵六团团长鄂高海发给他的。”

    “什么?鄂高海?”张镇只觉得难以置信。

    “没有错,就是他!”苑金函丝毫不留情面地说道:“鄂高海为什么要帮他?因为防空司令部的副司令程瀚博是他的好友,而魏年,则是刘峙的亲戚!”

    “有证据吗?”张镇还是不太放心。

    “当然有。”

    苑金函起身,从办公室的抽屉里拿出了一份卷宗交给了张镇。

    这是蔡雪菲交给他的。

    不用问,一定是军统局方面详细调查来的。

    张镇看着看着,面色渐渐变得难看起来了。

    这算是宪兵司令部的丑闻了吧?

    苑金函既然愿意把这份东西交给自己,那说明还是有转圜余地的。

    张镇抬头问道:“金函老弟,现在这件事闹到了这个地步,连委座都惊动了,恐怕不太好收场啊。你说吧,你有什么条件?”

    这次会谈,足足进行了三个小时。

    双方讨价还价,终于达成了一致。

    “打架阵亡”的空军军官被追认为“烈士”,由宪兵司令部优厚抚恤烈士家属。

    宪兵队从此后不得盘查空军人员,空军将自己组织纠察队;重庆的各大娱乐场所都必须设立空军专席,专门招待空军人员。

    宪兵六团团长鄂高海离开撤职查办,擅自发放宪兵司令部证件之罪。

    双方并没有谈起程瀚博和刘峙。

    苑金函是个聪明人,知道这件事情必须要见好就收。

    一旦牵扯到了上面,那可就不太好办了。

    所以,这次发生在重庆的空军宪兵虎狼之斗,就以空军的大获全胜而结束。

    至于苑金函?

    他被委员长亲自叫去,当面狠狠的训斥了他一顿!

    据说委员长骂得很凶。

    然后,苑金函弄了个记大过处分。

    再然后?

    没事了。

    还能有什么事?

    从此后,军方彻底明白了一件事,空军那是当之无愧的天之骄子,得罪谁都不要去得罪空军!

    你看,闹出了那么大的事,一点问题没有。

    就弄了个不痛不痒的记大过处分。

    这之后,也不知道是谁先传出来的,空军其实是在帮孟家出气。

    这一来,更加好了。

    孟家身后本来就有军统局、重庆警察、袍哥兄弟、巨富邱家撑腰,现在,又多了个空军。

    这以后谁还再想去找孟家的麻烦,那真正是老寿星吃砒霜,活够了。

    惹谁,都不要去惹孟家!

    ……

    而这个时候的孟绍原,却根本不知道在重庆,居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

    他现在就是呆呆的看着小冢俊的尸体。

    我靠啊!

    这家伙居然自杀了?

    这算是个什么情况?

    嗯,是自己的问题。

    楚门实验的确取得了成功,但是自己对其对精神造成的伤害低估了。

    小冢俊完全沉醉、极度相信了自己给他创造出来的世界。

    而他的目标从此后也只有一个:

    杀死满井航树,为自己的姐姐和妹妹报仇!

    当他终于完成了这个目标,他的世界便崩坍了。

    他觉得自己已经没有必要再活在这个世上了。

    所以,他毫不迟疑的选择了自杀。

    孟绍原心疼到了极点。

    倒不是心疼小冢俊这个人,而是他的本事。

    他是特战队员,是狙击手。

    自己本来还想靠着他,替自己培训出大量和他一样的特工来呢。

    现在好了,全完了。

    他心里懊悔不堪,只是,身边的人看着他的眼神完全是两样的。

    崇拜!

    那是发自内心的崇拜!

    这是一个什么样神奇的人啊。

    他就靠着自己的调动,就干掉了那个一路尾随着队伍的杀手!

    “怎么还闷闷不乐的?”

    到底是吴静怡,发现了孟绍原的异常:“是不是张上死了?”

    “啊,是的。”

    孟绍原这才回过神来:“张上,没了?”

    “没了。”

    吴静怡摇了摇头。

    孟绍原看到了张上的尸体。

    冷冰冰的,没有任何的知觉了。

    只是,他的嘴角居然还带着一丝笑意。

    似乎,能够为长官而死,真的是他莫大的荣幸。

    “好厉害。”

    李之峰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么远的距离,直接命中头部。”

    他完全无法想象,如果这一枪是打在长官的头上?

    孟绍原问了一句:“你和满井航树比呢?”

    “比不了。”李之峰老老实实的回答道:“战场上的正面拼杀,我不怕。可是,比起这种枪法来,我差的远了。”

    “是啊,差的远了。”孟绍原一声叹息:“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小冢俊,结果,这家伙自杀了。日军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很多。可惜啊,我再到哪里找一个小冢俊来?”

    能够控制小冢俊,这当中有各式各样的原因。

    而且,楚门实验的复杂也并不能够确保每次都能听成功。

    所以,这一刻孟绍原内心的懊丧,那是绝对的发自肺腑的不舍得!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693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