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都市之强烈催乳记|污小短文故事校园

13号觉得自己错了。

    他真的错了,他从一开始就不应该接这个老雇主的任务,如果他不接这个任务,他就不会来到长江,如果他没来长江,他也不会沦落到这么一个跟《异次元杀阵》里一样诡异的地方,如果他没有沦落到这么一个诡异的地方,他也就不用豁出命在这么一个怪物面前进行绑架人质这种冒险举动了…

    但现实没有如果,在蛙人四人水下小组暴毙了三个之后,他成为了最后一个幸存者,在偷偷观望了自己那些在下潜之前牛逼轰轰,自命不凡地说他们是什么“正统”,看不起他美籍华人的身份队友全部被挂点了。    都市之强烈催乳记|污小短文故事校园    

    被捅死的被捅死,被枪杀的被枪杀,最倒霉催的一个居然被人徒手捏烂了脑袋…隔着几十米远,13号似乎都能听见颅骨碎裂的可怕声音了…这是人能完成的任务?这就是雇主所说的青铜城内没有任何危险?

    13号觉得自己上次在十字架东征的墓穴里碰见的穿铁桶盔甲的活尸都没这个来得猛,按照算命的道士说他阳气十足那些活尸才被他震住了没敢对他下手(他其实也怀疑过不是自己阳气足而是随身携带了黑驴蹄子的缘故),可现在面对这个黑不溜秋的主儿估计可不是靠阳气就能震住的,换他上他一样得被九阴白骨爪给在脑袋上捏五个孔。

    “别过来啊,别过来啊!”13号看着下面的叶胜和门前背对自己的林年色厉内荏地大声嚷嚷着,没有信号线的缘故,他的声音根本无法跨越水流穿过去,这么瞎吼唯一的作用就是增加氧气消耗和给自己壮胆。

    从青铜城开始运动之后他还来不及跑就被关在了这条大道内,由于这里的青铜墙壁似乎没有塌陷的迹象,他也就一直猫在这儿守着活灵的出口——他们进来的时候是靠四人小队里队长带的血液样本通过的,然而队长尸体已经被挪动的青铜墙壁隔绝到了另一边,他想去摸尸体也没机会了,只能傻傻地待在原地跟着这片空间不断地在青铜城内移来移去。

    就在他几乎都准备赌命扛着气体栓塞的风险切开自己的手指尝试能不能打开活灵大门的时候,救星就登场了…林年带着叶胜和亚纪从墙壁上的一个通道内钻了出来,看见这三位大神还活着13号别提多感动了,而在看到亚纪背后背着的黄铜罐时又更加感动了。

    那一人多高的玩意儿正是他背后的雇主点名要的东西,一个黄铜罐价值一千万美元。自从上次日本那趟后他再也没接过这样的大单子了,一千万美元到手后,再加上以前任务存下来的资金,纽约郊区那边自己赞助的孤儿院修好都有不少剩的,够他潇洒好几年了…

    但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怎么在把黄铜罐搞到手的同时安全地离开这里。

    13号悄悄露出半只眼睛盯了一下下方活灵通道门口那漆黑的人影,对方那比水下核潜艇还要快上个几节的速度他可是记忆尤深,绑架着酒德亚纪的过程中手指就没在扳机上离开过,随时随地都可以扣下去毙掉这个人质…虽然透过氧气面罩看见这妞儿的确很靓,但为了讨生活再靓自己也得箍死了,一旦松手自己脑袋上估计就得多五个孔了。

    叶胜抬头死死地盯住亚纪身后正毛手毛脚准备取下黄铜罐的13号,他一路上始终张开着“蛇”的领域,但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没有捕捉到对方的心跳和生物磁场!这种情况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不然也不会被对方偷袭得手了。

    亚纪低头看向叶胜轻轻摇头眼中冷静一片,她的意思很明显,黄铜罐内多半就是龙王的“茧”,绝对不可能让13号这种背后势力不明的人抢走,一旦龙王的“茧”落到了坏人的手中带来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她宁愿拖着13号葬身在这里,让黄铜罐丢在青铜城里也绝不允许被人带出去。

    叶胜咬了咬牙没有轻举妄动,轻轻侧头看向下面开门的林年,现在唯一的办法就只有以林年的“刹那”破局了,但在水下“刹那”的速度被拖慢了上百倍。如果是陆地上这种枪口顶脑袋的威胁就是个笑话,但现在在水下,子弹激发和打穿酒德亚纪脑袋的过程不会超过0.3秒,现在13号还在主动拉开跟林年的距离很显然是对林年的言灵有所防范…这种情况简直是糟透了。

    在叶胜的注视下,站在活灵门口的林年在一切突发情况发生后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回头,而是浮在青铜城的出口上方低头陷入了奇怪的安静,仿佛在思考什么事情。

    这让叶胜和不远处的13号都怔了一下不知道什么情况,直到周围的青铜城轰鸣扩大时,13号才焦急不耐烦地摆动枪口示意叶胜做点什么。

    “林年。”叶胜的声音通过“蛇”传输到林年的耳麦中。

    但林年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困惑不已,也让不远处的13号毛骨悚然了起来,枪口死死抵住亚纪的太阳穴作势要开枪。

    在三人的注视中,林年缓缓地抽出了菊一文字则宗,任由刀鞘在水中坠下,落出了那活灵张开的大口消失不见,随后他收刀于腰。

    大量的微小气泡从他的周身涌起了,那并非是他的气瓶发生了泄露,那些细密的空气泡尽数都是从那一身黑色如甲胄的暴血鳞片下钻出,争先恐后地从缓慢开合的鳞片缝隙里挤压出来逃出生天。

    叶胜和13号,包括被制住的亚纪眼眸都微微张大,因为他们感受到了冰冷的江水居然开始升温了,再看向抽刀男孩身上那沸腾般的异状,简直不敢相信难道这个男孩只依靠自己把这一片的江水的温度都抬起来了?

    可在数秒之后,情况似乎变得更离奇了,他们周身的江水从温热的地步一路抬升到了洗澡都烫人的水准了,不仅是他们的身边,整片宫殿中的江水都开始往沸腾的方向发展了!

    13号的氧气面罩呼出大量的气泡,他在大喊大叫试图强迫叶胜让林年停下来,可叶胜却是死死盯住林年面前那扇张开大口的活灵大门…他是知道林年的言灵的,神速系的刹那根本不可能让江水出现急剧升温的现象…能做到这一点的是其他的什么东西!

    一股压力悄无声息地降落在了每个人的身上,青铜宫殿内大片的铜锈和重物落下,砸起无数气泡升腾而上。

    在13号准备进一步威胁的时候,忽然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打断了他的思路,差些让他咬到了自己的舌头,耳膜因为这忽如其来的轰鸣震得升腾,气血翻涌两眼发黑,他手里的酒德亚纪也出现了相同的症状,不然肯定会借着这个机会逃跑。

    林年的下方,那扇巨大的青铜墙壁向上猛地出现一个恐怖的凸痕,直径数十米长向着他们所在的内部突起了一个巨大的弧度…数十秒之后,振聋发聩的爆音再度响彻江水,那触目惊心的凸痕再度变得明显了,在最顶端的凸部甚至出现了黑色青铜的恐怖裂痕!

    有什么东西在从外部由下至上撞击这面墙壁!从凸痕的范围来看,撞击这面墙壁的生物长度起码有几十米,体积堪比南极捕鲸站发现的那头体长近30米堪称世界之最的巨型蓝鲸!

    可这里又不是大海…这里是长江啊!哪里来的蓝鲸?

    13号猛地打了个哆嗦,恐惧感蔓延向全身每个角落,他抓着酒德亚纪不断地后退远离了那面已经濒临极限的青铜巨墙,而在那墙壁的上方的男孩却已经是将抽出鞘的菊一文字则宗横放在了腰间浑身紧绷,那浑身开合的黑色鳞片就像有生命一样涌动,巨量的气泡从周身浮起,熔岩般的黄金瞳余光的照耀下,气瓶的指数飞速下降,这代表每一秒都有高氧气体被吸入了他的肺部为接下来的暴起添做燃烧的木柴!

    江水温度飞速到达了60℃,像是有人夹了一堆火在河床下炙烤,这个温度下叶胜等人皮肤已经开始泛红了,忍耐着燥热飞速往上游走,他们再迟钝也感知到了有大恐怖从下方来临了——他们原本逃生的生路被堵死了。

    在将青铜墙壁撞到一个凸起的极限时,外面的生物却忽然停止了撞击,而在墙壁内侧林年的蓄势已经到达的顶端居高临下盯住那如山丘一般凸起的青铜墙壁,九阶刹那蕴藏在腰间空按的炼金刀剑上,整把刀刃都在轻轻颤抖难以遏制上面抵达巅峰的斩击力劲!

    忽然之间,黯淡的宫殿内亮起的光芒,光源来自凸起的那青铜墙壁!黑色的青铜在瞬息之间被点亮如太阳一般耀眼,熔点高达800℃的黑色青铜瞬息之间被融化掉了!

    一道如冲天岩浆一般的火柱火山喷发一般携带着滚烫致命的青铜液喷涌而来,带着极致的高温和毁灭一切的冲击力向着墙壁正上方蓄势拔刀的林年喷去!

    言灵·君焰。

    完美蓄势的拔刀斩瞬间被打破平衡,林年收刀开启刹那加速避开了这上千度的熔岩火柱,同时一道巨大的阴影自下而上笼罩住了他!

    林年向下看,见到了那言语无法形容的伟大生物,狰狞的铁面下是古奥宏伟的躯体,黑色的鳞片笼罩着暴烈的君焰领域,通体被高温加热泛出了熔浆似的红,那跨越岁月的暴怒黄金瞳锁定了气息最为强烈的他,在震动整座青铜城的嘶吼中猛地正面撞来!

    次代种,龙侍,青铜城的守陵人,龙王之下的最强龙类。

    他收紧右臂,全身骨骼在爆鸣之中完成了完美的“龙骨状态”,灼热的黄金瞳散放出的居然是远压那龙侍一筹的暴戾,在一声穿透江水的吼叫声中,菊一文字则宗悍然斩下,正面撞击产生后环状的波纹扩散开去扫飞了叶胜、13号等人,那长而巨大的黑影余势不减地带着林年向着正上方狂袭而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6736.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