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东北50妇女爽(翁公销魂古代h)最新章节列表

    记忆被上了把锁。

    那么陈诺上辈子仅剩的对于南极的记忆还剩下什么呢?

    似乎印象最深的,就是有关于星空女皇的那一点点片段了。  
 东北50妇女爽(翁公销魂古代h)最新章节列表  
 

    摸屁股,然后被踹下冰川。

    两人互相看不顺眼……

    在甲板上和鹿细细遥遥相望后,鹿细细冷冷的看了陈诺一眼后,转身离开,钻进了船舱里。

    “好了,阎罗大人。”瓦内尔在身边叹了口气:“我不知道您和那位女皇到底是为了什么这么互相看不顺眼……但,我们这次可是有重要的任务要执行的啊。

    请两位还是能尽量和睦相处吧。”

    陈诺看着眼前这个达瓦里希脸上无奈的表情。

    然后,他点了点头:“好吧。”

    “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自由活动时间,一个小时候我们会进入魔鬼西风带,船长告诉我们,到时候,甲板区域会关闭的,风浪也会很大。

    当然了,您肯定是不会在意区区的风浪,不过……在船上还是尊重一下船长吧。”

    瓦内尔说着,笑了笑,从口袋里摸出一个扁扁的酒壶来,拧开盖子喝了一口。

    陈诺嗅到了浓烈的伏特加的味道。

    “晚餐时间快到了,我们餐厅见吧。”

    瓦内尔说完,对陈诺告辞离开。

    陈诺站在甲板上,手扶舷梯的扶手,远远的看着海面。

    风浪果然越来越大了,船体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起伏。

    果然是……上辈子的南极啊。

    可是……

    陈诺皱眉思索。

    自己现在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状态呢?

    沉浸在自己封存的这段记忆里?

    不论是这条船,还是刚才看到的鹿细细,瓦内尔,都是存在于自己记忆之中的?

    自己就如同是进入了一段回忆里,沉浸在上辈子的第一视角,沉浸式的回忆这段记忆?

    嗯,就像是VR那样?

    可……

    刚才自己叫瓦内尔“达瓦里希”。上辈子在南极的时候,自己和瓦内尔可没有那么好的交情的。

    也就是说:

    “达瓦里希。”

    “这个称呼不错……”

    这样的对话,是不存在于上辈子的记忆里的。

    那么这个对话又怎么来的?

    总不会是,自己进入意识空间里寻找记忆。

    然后……我又穿越回上辈子了吧?

    到底是沉浸回忆。

    还是穿越回来了?

    嗯!

    有一个办法可以证明出来!

    陈诺想了想,转身沿着舷梯的方向走了几步,拉开了船舱的门,进入了船舱内部。

    ·

    飞鱼号,是一条商民两用的船。装备齐全,可以满足民用运输,商业运输,以及简单的海洋科考勘测功能。

    船体具备了相当的破冰防冻功能。

    作为一条破冰船,船体比一般的船只要结实的多,排水量也更大一些。

    陈诺走在船舱内的走廊里,狭窄的船舱内部筒道,墙壁上的金属管道上满是水锈。

    陈诺看着面前自己所住的船舱大门。

    他开门走了进去,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很快就在里面找到了一张简单的示意图。

    飞鱼号客舱的地形图。

    客舱居住区,货舱区,功能区。

    餐厅,活动室。

    以及还有几处通往甲板的通到。

    还有一些位置则是属于船员工作区域了,上面写的请勿入内的标志。

    陈诺随手把示意图扔在了桌上,重新出门。

    沿着船舱内的通到走了会儿,又看到了一个客舱门。

    陈诺想了想,抓住门拉手轻轻扭动了一下,然后,很顺利的拉开了。

    站在门口,看着船舱内的布局和摆设……

    陈诺笑了。

    这个客舱里,和陈诺自己住的那个一模一样。

    就连床上床单的颜色,还有桌上的喝水的杯子,以及枕头摆放的位置都一样。

    甚至于,床下放着的行李箱,也都是和自己的一模一样。

    ——这明明是自己的房间。

    陈诺笑了笑,关上房门离开后,在走廊上路过两个房间的时候,又随手拉开。

    发现里面的样子都分明是仿佛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嗯,可以确定了。

    “看来是记忆,不是穿越。”

    ·

    记忆世界不是真实世界。

    记忆世界就是如同梦境一般。

    在这个世界里,陈诺能看到和接触到的事情,都是自己当初经历过的记忆。

    也就是说,自己曾经所看到的,所听到的,所接触到的。

    自己上辈子在前往南极的船上的时候,只进入过自己的船舱。

    所以,在记忆里,关于“客舱内房间样子”这个模块,自己的记忆里就只有自己住的船舱的元素。

    这是记忆世界的第一个基本规则。

    那么,除此之外呢?

    陈诺想了一下。

    他又来到了一个客舱门口,深吸了口气。

    脑子里开始仔细的回忆和幻想着……

    随后,他推开了房门。

    船舱门内……

    并不宽敞的客厅,沙发,茶几,电视机。

    墙壁上,是老太太的遗像黑白照片的相框。

    ——这是陈诺自己家的客厅。

    陈诺点了点头,关上船舱门,退了出去。

    规则二:记忆世界类似于梦境世界,根据自己的需要和想象,脑子里的“渲染模块”可以自动生成一些简单的,不复杂的,存在于自己记忆之中的事物。

    自家的客厅,是存在于自己大脑里的“库存元素”,所以可以通过想象来代入。

    同样的,自家的客厅,也属于自己“看过接触过”的范畴。

    ·

    其实记忆世界和梦境世界是基本类似的。

    都是有大脑储存起来的元素进行释放和构造出来的一个世界。

    但是梦境可能更“失控”一些。

    因为人在做梦的时候,大脑的神经元是不受主意识控制的。

    所以我们做梦的时候,梦中的场景都是杂乱的无序的。

    但基本规则是:你只能在梦中看到一些自己见过熟悉的元素,然后重新构造。

    完全未知的元素,是没办法在梦中生成的。

    如果你的梦中思维,过于发散,让你在梦中试图构造出过于复杂的梦境。而这个过于复杂的梦境,需要出现的元素太多,太复杂,或者是需要出现你完全未知的元素。

    那么,梦境就会崩溃,你就会从梦中醒来,或者是转而去做别的梦。

    这就叫,渲染模块因为需求元素太多而带不动,最后导致系统崩溃。

    当然了,简单的事情,大脑可以自动推演出来。

    比如“达瓦里希”这样的对话。

    简单的逻辑可以在大脑内推演出来。

    但过于复杂的,就不行了……

    (也好,让我看看南极的这次经历,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陈诺叹了口气,回忆着看过的船舱的地形图,然后根据记忆,朝着餐厅走去。

    ·

    餐厅在船舱的地下二层。

    陈诺到来的时候,餐厅里已经有人了。

    飞鱼号的餐厅不算小,但和所有的舱内空间一样,天花板很低。

    为了防止风浪,所有的餐桌和座位,都用角铁固定在了地板上。

    陈诺走进来的时候,里面的一个长餐桌上坐着的人,都立刻扭头看了过来。

    其中一个熟悉的脸庞,让陈诺挑了挑眉毛。

    长餐桌的左侧第二排,坐着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白人,身材看起来很高大魁梧的样子。

    船舱内的气温比外面要温暖很多,这个家伙居然就穿着一件薄薄的长袖卫衣。

    陈诺看向他的时候,这个家伙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点了一下头,算是打了个招呼。

    而且,面对这位大名鼎鼎的“阎罗”掌控者大佬,这个家伙脸上往日的那种桀骜不驯的表情也都收了起来。

    陈诺面色轻松走了过去,就坐在了他的身边的位置。

    “大脚哈维?”陈诺笑了一下。

    哈维明显有点意外,但还是深吸了口气:“尊敬的掌控者,阎罗大人,向您问好。”

    对掌控者的尊重——至少当面对面的时候表达出足够的敬意,是地下世界一条不成文的规矩。

    甭管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但面上至少要做出这个样子。

    掌控者,在地下世界的人看来,几乎就等于同于站在云端上的神灵了。

    陈诺笑了笑,没在继续看这个现实中已经被自己坑死的倒霉鬼。

    扭头看了看长桌上坐的其他人。

    奇怪的是,这几个人,陈诺其实并不记得了。

    但是在这个梦境里,却仿佛看到对方的脸庞,然后对方的身份信息就自然而然的从心中想起。

    陈诺一眼扫过去,心中有了数。

    五个破坏者,还有三个名气不小的能力者。

    总体而言,这次行动的人选规格,要远远高于巴西的那次。

    陈诺坐在座位上看了一眼,然后哈维忽然开口道:“阎罗大人,要和我们一起用餐么?”

    其他几个人也看向陈诺。

    陈诺想了想,笑道:“当然。”

    几个人都是面色有点古怪,而也有人的眼神明显就紧张了起来。

    ·

    晚餐是土豆泥,肉类的话,有金枪鱼和牛肉可以选择。

    此外还有一些水果。

    绿叶菜是很难在船上见到的。

    “你们在聊什么?我刚才进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好像正在谈论什么。”陈诺等自己的食物被餐厅的工作人员端上来后,笑眯眯的看着大家。

    “我们在讨论,章鱼怪为什么要让我们坐船。”哈维耸耸肩膀:“坐船要四天时间吗,还要通过该死的魔鬼西风带,颠簸的厉害。

    我们为什么不能坐飞机直接去乔治王岛?”

    陈诺点了点头。

    这确实是一个疑问。

    章鱼怪的财力,当然不可能存在“为了省钱”这个原因。

    弄一架飞机直接飞到乔治王岛,在哪里在转乘邮船去南极大陆不是更快捷也更舒适一些么?

    “这个问题,恐怕只有瓦内尔能为我们解释了。”

    说着,陈诺看向了餐厅门口。

    瓦内尔刚好走进来。

    达瓦里希不是一个人进来的,他身边站着的另外一个人,大红色的外套,加上一头长发,冷艳的面容,顿时让餐厅里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

    沉默了一秒钟后,所有人都缓缓的站了起来。

    “女皇陛下。”

    “向陛下问好。”

    “尊敬的星空女皇……”

    毫无疑问,相比于陈阎罗这个才崭露头角的新秀掌控者,成名更久,名气更大,战绩更辉煌的星空女皇,在这些家伙的眼里,威望比阎罗大人要高多了。

    鹿细细冷冷的看了看所有人,然后目光在陈诺的身上停留了一下后,再次转开。

    瓦内尔笑着请鹿细细进入餐厅,鹿细细则径自坐到了旁边的一张餐桌上。

    瓦内尔并没有和鹿细细坐在一起,而是过来坐在了人多的这一桌。

    “各位本公司尊贵的合作伙伴,希望大家用餐愉快。”瓦内尔哈哈一笑:“我知道船舱里的食物有些让人失望,不过我保证,抵达陆地后,会有一顿丰盛的海鲜大餐等着大家。”

    陈诺看着瓦内尔。

    不得不说,豪爽而性格外向的达瓦里希,真的很适合做这种带队当领队的活儿。

    “没有美食的话,酒总该有一些吧。”

    一个能力者不满的嘀咕道。

    “呃,海上可能会有一些特殊的原因,属于本公司此次行动的一部分,所以酒水方面,为了确保不发生意外,所以在海上的行程里,是不提供酒水的。”瓦内尔解释道。

    陈诺皱眉。

    海上不能喝酒……是怕误事么?

    海上能发生什么?

    想起之前看到瓦内尔的时候,他带的那个酒壶明显不大,也没装多少酒。

    显然,对于嗜酒如命的达瓦里希而言,已经是非常克制了。

    所以,这次任务,其实是从海上就开始了?

    难怪章鱼怪没有让大家坐飞机,而是坐了这么一条船,还要忍受四天的海浪颠簸。

    其实此刻船已经很颠簸了。

    进入了西风带后,风浪越来越大,船舱时不时的倾斜几下,晃动着。

    不过在座的都是强大的能力者。这点颠簸对于大家来说,是完全可以通过调节精神力来克服的。

    陈诺想了想,扭头看了一眼坐在数米之外另外一张餐桌旁的鹿细细。

    他忽然端着自己的盘子站了起来。

    在大家的目光注视之下,陈诺笑道:“各位好好用餐吧,我去和女皇陛下聊聊天。”

    大家明显都松了口气,唯独瓦内尔有点紧张起来,看着陈诺的目光复杂。

    “阎罗大人,你……”

    陈诺笑了笑:“放心,和睦相处。”

    说着,陈诺端着盘子过去了。

    坐在了鹿细细的对面,刚坐下,就听见鹿细细冷冷的说了一句。

    “滚开。”

    “呃……”

    陈诺摸了摸下巴,苦笑道:“没必要对我有这么强烈的敌意吧。”

    鹿细细抬头,冷冷的看了陈诺一眼:“你觉得呢?阎罗?”

    “还好你是华裔,不像很多无知的白种人,会叫我路西法……那个称呼简直让我羞愤的想杀人。”

    鹿细细不说话,只是用冷漠的眼神看着陈诺。

    而陈诺……

    则静静的凝视着眼前的星空女皇。

    那张脸庞依然美丽的让人抑制不住心跳加速。

    记忆中的时间应该是2007年。

    但是眼前的鹿细细,和2001年的鹿细细,在容貌上几乎一丁点儿都没有变化。

    仿佛时光的魔法,在她的身上从来没有过任何作用,她的青春美丽,似乎天然就对时光带有强烈的抵抗BUFF。

    嗯,再往下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622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