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古代翁熄系列h(妾伺候H)最新章节列表

   已经提前跑出去的张静之和余心攸自然不知道余大总统心中的郁闷,两人出了宴会厅就坐上了开来的车出去了。

    该见的人见了,该谈的事情也谈完了,自然也就没有必要非得一直留到最后,正好两人都不是什么喜欢热闹的人。

    “饿不饿?宴会上你恐怕没吃什么东西,咱们去吃点东西?”张静之一边开车一边问坐在自己身边的余心攸。    古代翁熄系列h(妾伺候H)最新章节列表    

    余心攸已经换掉了晚礼服,穿了一件长大衣,又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小药瓶倒出一颗药咽了下去。

    然后才点头道,“好啊,我正好有点饿了。不过这会儿这么晚了,你知道还有什么地方在开店营业吗?“

    张静之笑道,“我知道有一家小店味道不错,你以前晚上应该不怎么出门?”

    余心攸叹气道,“可不是么?”她身体不好,就连许多聚会都不能参加,爸爸怎么可能放心让她晚上出门。

    张静之道,“我也有几年没去过了,不过我觉得应该还在。”

    张静之带着余心攸去的是一个位置相对僻静的小巷,车只能停在外面,两人下了车往小巷里面走去。

    小巷虽然有路灯却也有几分幽暗,张静之伸手牵住了余心攸的手,“小心,路不太好走。”

    余心攸浅笑点头,“好。”

    这小巷并不深,走了一小段就看到前方的光亮了。

    两人走进去果然看到小巷的尽头还开着一家小小的店铺。这小店门面不大,里面也很小,一共也只有五六张桌子。店里的陈设十分简单却打扫的十分干净,几个小灯散发出柔软的光芒,简单朴素却让人一见就觉得亲近舒心。

    店里一个人都没有,这个季节这个时间也确实不会有什么人专程跑到这种小巷子里来吃饭。

    “老板娘在吗?”张静之显然曾经是这里的熟客,十分熟稔地开口。

    余心攸有些惊讶,张静之这几年都在外地,显然是以前来过这里。

    她确实没想到,那时候的张家大少会来这种地方吃饭。

    很快,里间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女人掀起帘子走了出来。看到站在店里的张静之和余心攸先是一愣,很快就认出了张静之笑道,“是张先生呀,好久不见你来了,听说你去外地了?什么时候回来的?这位是…您夫人?”

    余心攸眼眸微闪,难得竟然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张静之笑道,“秦姨,好久不见。这两天刚回来,这是我女朋友,心攸。”

    “原来是大总统的千金,余小姐好。”老板娘笑道,“两位真的很般配,你们是来吃饭的吧?快请坐。”

    张静之谢过了老板娘,拉着余心攸找了个位置坐下。

    这小店里并没有美酒佳肴,主要是卖面条的,菜单上只有寥寥可数几个小菜。

    张静之和余心攸点了菜,老板娘含笑说了声两位请稍等,就进去煮面了。

    余心攸打量着小店,又看向张静之,“没想到你竟然会知道这样的地方?”

    张静之喝着热茶,微笑道:“原本我也不知道,是快要离开京城之前的那段时间,有一次我心情很不好,无意中走进这里面来的。老板娘请我吃了一碗面,之后那段时间就经常来。”

    “老板娘为什么要请你吃面?”余心攸好奇。

    张静之想了想,“大概是…因为我那时候看起来很落魄,很沮丧吧?”

    余心攸惊讶地看着他,她确实很难想象张静之这样的人还会有落魄沮丧的时候。

    即便是在张家最困难的时候,外人眼中的张少依然是举止得体风度翩翩的。即便是应付那些仇视张家的人上门挑衅,他也没有在外人面前露出过狼狈的模样。谁能想象这样一个人,竟然会在某个夜晚落魄沮丧地走进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巷子吧?

    张静之微笑道,“我也是人,总会有心里难受的时候。那时候父亲已经很艰难了,徽之还小,我总不能在他们勉强露出狼狈的模样,让他们为我操心吧。”所以,也只能在深夜无人的时候,找个没有人的角落独自消化这些负面情绪了。

    “那天我喝了一点酒,还有点胃痛。走到这里的时候实在不想动了就坐在路边打了个盹儿。秦姨出来准备关门的时候看到我吓了一跳,然后就请我吃了个碗面。”张静之笑道。

    余心攸点点头,“老板娘真是个好人,她看着不像是个普通的小店老板娘啊。”

    虽然看上去已经五十出头了,衣服头发却都收拾的干净妥帖丝毫不乱。无论是言谈举止还是气质神态,余心攸都觉得她不像是一个普通的路边小店的老板娘。

    张静之笑道,“那是你不知道,老板娘年轻时候也曾经是京城大学的学生。不过她也真的是这里的老板娘,她这个小店已经开始快二十多年了。”

    “面来了。”两人说话间老板娘已经端着两碗面还有两个清淡小菜走了出来。

    将饭菜放到两人跟前的桌上,笑道,“两位慢用。”

    “谢谢秦姨。”

    “谢谢秦姨。”余心攸也跟着笑道。

    老板娘正在忙着收店,跟他们说了声慢用就就去后面忙碌了。

    “尝尝看。”

    余心攸拿起筷子尝了一口,发现这面条虽然看起来不起眼,味道却真的非常不错。

    “没想到这种地方竟然还藏着这样的美味。”余心攸有些感慨,这小店看着平平无奇,但味道却着实不比那些高档餐厅差什么。

    张静之道:“我也觉得这里的饭菜应该很合你的口味,不是饿了吗?快吃吧。”

    两人吃了饭,时间便已经过了凌晨了。

    坚持付了钱,张静之又帮着老板娘将店门合上,只留下一扇门才和余心攸向老板娘告别。

    这种老店铺还是从前那种需要取放的门板,老板娘看着虽然不算娇弱,但一个人要将门板全部合上还是要费一些功夫的。张静之三两下帮她弄好了,拉着余心攸挥手向她告别。

    两人牵着手为往巷子外面走去,走到转角处余心攸不由回头看了一眼,却见老板娘并没有关上门而是真站在门口望着巷口不知道在想什么。发现她的回眸,才含笑朝她挥了挥手,余心攸也连忙挥挥手向老板娘告别。

    两人拐过来巷尾很快就看不到小店里,余心攸问道,“你刚才说老板娘是京城大学的学生,那她怎么……”

    张静之道,“她在等人。”

    “等人?”

    张静之点点头,“二十多年前,她的未婚夫随军出去打仗,就一直没回来。但是她也没有收到阵亡通知,只说是失踪了。这小店是她未婚夫原本的家,老人受不了打击没两年就走了,临死前把这房子留给了她。她原本已经有个很不错的工作,为了将这小店经营下去才辞了职。这一等,就是快三十年了。”

    一时间两人都有些沉默,他们都很清楚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老板娘要等的人九成是回不来了。

    “老板娘要这么一直等下去吗?”余心攸轻声问道。

    张静之道,“会的吧,当初她跟我说这些事情的时候神色并不悲苦,我想…她并不觉得等一个人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她说,如果她把这店铺关了,万一他回来就找不到家了。”

    哪怕她自己心里其实也清楚,或许她永远也等不到那个人了,但说这些的时候老板娘脸上依然带着淡淡的笑容。

    之后余心攸没有在说话,两人牵着手走出了小巷上了车。

    张静之开车一路将人送回大总统府。

    余心攸下了车俯身对坐在车里的张静之道,“开车小心一点。”

    张静之点点头道,“放心,我会注意的。你进去吧,我看着你进去再走。”

    余心攸噗嗤一笑,原本一路上还有些沉重的心情突然轻松了几分,“大总统府门口谁敢找事儿,不用担心我。”

    张静之含笑点头,余心攸突然问道,“静之,你想现在跟我结婚吗?”

    张静之一怔,沉默了片刻才道,“我现在…还没有没办法照顾家庭。我希望能够组成一个温馨的家庭,而不是让妻子单方面付出。心攸,我很抱歉。”

    至少目前来说,如果他们结婚必然是余心攸需要付出更多。他未来仕途如何,会去哪里任职都还不定,他也没有功夫照顾家庭,一旦重新步入仕途他必定会比现在更忙。如果怀孕生子,他恐怕也没有功夫照顾全部都得靠心攸自己。

    余心攸微笑道,“你难道就没想过,现在跟我结婚你能得到些什么?过几年可就没这个机会了。”

    张静之道,“张家一直都站得很高,这次我想试试自己一步一步走上去。”

    余心攸问道:“那么,等到我三十岁的时候,你还愿意娶我吗?”

    张静之笑道,“我的荣幸。”

    余心攸也笑了起来,明媚的笑容在路边的灯光下显得十分耀眼。

    “好,那我等你。”余心攸朝车里的人挥挥手笑道,“快回去吧,晚安。”

    张静之看着她走进大门,唇边泛起一抹极淡的笑意,看着她纤细的背影轻声道,“晚安。”

    后来,

    大夏六年,张静之从傅氏辞职,就职嘉州州长。

    大夏八年,余心攸辞职,离开嘉州进行为期一年的长途旅行。

    大夏九年,余心攸在京城开办画展,同年九月进入京城大学书画院任教。

    大夏十年,张静之返回京城进入财政部任职。

    大夏十二年,张静之余心攸正式结婚。

    次年,余心攸生下一子,取名谨宁。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566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