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花蒂喷揉镜子(御书房桌下h)最新章节列表

    决定了分拆的事情,就要和牧雅林业的股东们好好谈一谈,说道说道这件事情。

    必要的沟通不能少,这会让之后省去很多麻烦。

    在牧雅林业的一众股东里,除了陈牧,雅喀什村的股份最大,算是第一大股东。      花蒂喷揉镜子(御书房桌下h)最新章节列表    

    雅喀什村虽然是股东,可那算是陈牧的基本盘,如果陈牧开口,村子里的人立即把股份还给陈牧都不带犹豫的,所以这股份和握在陈牧手里没什么差别。

    剩下的,就是品汉投资、国开投、金汇投资和鑫城投资四家。

    这其中,鑫城投资算是陈牧的铁杆。

    鑫城投资虽然带着鑫城的牌子,可其实就是李家自己的私人投资公司,投资公司里的所有事情,李晨平一言可决。

    不管陈牧做什么决定,李晨平肯定都是支持的,这一点没有疑义。

    这么一来,如果加上国开投和金汇投资的支持,基本上分拆这件事情就已经板上钉钉了。

    这些股东里面,唯一不确定的,只有品汉投资。

    所以,陈牧第二天就去了品汉投资,找黄品汉聊这件事情,算是事先通气,以表尊重。

    “你是为了分拆的事情来的吧?”

    黄品汉居然一来就直接说了,让陈牧有点愕然。

    “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么快就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

    “人家没找你之前,就已经找过我了,我能不知道吗?”

    黄品汉直接伸手问陈牧拿了茶罐子,一边沏茶,一边继续说:“我们都是投资圈子里的人,他们有想法,肯定会拉我一起,这也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的?”

    陈牧没好气的看着黄品汉拿了自己的茶罐子以后,先泡了一壶茶,又把里面的茶叶往自己的茶罐子里倒,忍不住说:“你给我留一点,待会儿我还要去晨平哥那里的。”

    “哦,这样啊……”

    黄品汉嘴里说了这么一句,手上却没停,继续把茶罐子里的茶全都倒干净,又说:“不怕,李总手里好茶叶多的是,你喝他的就行了。”

    陈牧有点哭笑不得,这事儿都没地方说理去了。

    自从他弄出茶叶以后,基本上到哪里去人家都不上茶接待他,只巴巴的等着他自己把茶罐子拿出来。

    像黄品汉这种熟人,最喜欢杀熟,每次都把他身上带着的茶叶掏个干干净净,跟个掏粪工似的。

    把空了的茶罐子丢回到陈牧的手里,黄品汉才一边满意的抿着茶,一边说:“我本来也考虑过像他们这样,给老左打电话的,不过想想这事儿毕竟是你们内部的事情,这么做有点影响你们的正常运营,就没打了。”

    陈牧的脑子转得快,消化完黄品汉的话儿,说道:“你这样好像不太对劲啊,这么说如果我不是考虑周到,主动来找你一趟和你说这事儿,你心里大概不定怎么恨我呢,对吧?”

    黄品汉嘿嘿一笑:“也不会恨你,顶多记着而已。”

    “我去!”

    陈牧突然觉得这茶喝得不香了,抬头看着黄品汉说:“你这样做不对!”

    黄品汉喝着茶,问道:“怎么不对?”

    陈牧说道:“生意归生意,可是我们毕竟合作了这么久,是有情分在的,你用这样的事情来试我,虽然不能说错了,可这里面充分说明了一件事情,就是你并不完全信任我,对吧?”

    轻轻摇了摇头,他接着说:“你用这样的小事试探我,又让我知道了,会很伤我们之间的情分的,知不知道?”

    黄品汉说道:“毕竟牵涉到钱,多少人为了这个反目成仇,我只是替人管钱的,不得不这样做。”

    微微一顿,他又说:“本来投资人就应该和客户保持一点距离的。”

    陈牧抿了抿嘴,不说话了。

    两人喝完一壶茶,陈牧站起来:“好吧,既然事情你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明白你的意思了,我先走了。”

    黄品汉看着陈牧离开,没有吭声。

    好一会儿后,他才忍不住轻轻皱眉,喃喃自语:“伤情分吗?”

    陈牧出了品汉投资的大门,直接朝着李家赶去。

    他已经约好了去李家吃晚饭,不能失约。

    刚才在品汉投资的事情,多少让他有点郁闷。

    他这人重感情,之前和黄品汉打了这么久的交道,又从黄品汉身上学到了这么多东西,已经把黄品汉当成朋友了。

    可是黄品汉这一次这么试他,实在让他有点出乎意料,就好像自己倾心交好的朋友,到最后却发现人家并没有倾心对他。

    这种事情其实并不稀罕,人一辈子肯定能遇见。

    最常见的,例如两个孩子交朋友,一个说这是我最好的朋友,可另一个却说他不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最好的朋友是谁谁谁……

    只是人长大以后,就学会了隐藏,就算不把谁当最好的朋友,也不会宣之于口。

    陈牧只是没学会怎么处理这种情况,有点小失落而已。

    说白了就是在这个方面,他还是从前那个少年……

    坐在车上整理心情,刚让自己把事情扔到了一边,没想到黄品汉居然打电话来了。

    陈牧怔了一怔,接听:“怎样,老黄?”

    黄品汉说道:“我想了想,之前的事情是我做得不对,想和你说一声抱歉!”

    “嗯?”

    陈牧有点懵,没想到黄品汉居然打电话过来,用这么正儿八经的口气向自己道歉。

    黄品汉继续在电话里说:“有些时候人经历得多了,很容易丢了真情实感……我就是这样的人,不过在这里我可以向你保证,以后像这样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

    微微一顿,他又说:“以后再遇到这样的事情,我一定和你好好交流,反正一切都放在明面上……嗯,这一次你原谅我,怎么样?”

    陈牧很快的接口说:“好!”

    电话那头,黄品汉好似松了一口气,也没继续多说什么,只道:“好,那就这样吧!”

    “好,就这样!”

    两人很快挂断电话。

    陈牧放下手机,看着车窗外的景致,之前在心里压着的块垒一下子就全都松去了。

    黄品汉能打这个电话,让陈牧觉得自己的真心没白费。

    经过这一遭,以后两人的交往,只会更紧密。

    来到李家,陈牧如同回到自己家一样,李家上下也没把他当外人。

    因为李晨凡现在就在X市管着药厂这一摊子,所以他和马昱夫妻俩暂时也在X市定居。

    听说陈牧上门,马昱早早就赶了回来,帮着李晨平的妻子忙里忙外。

    李晨平的妻子一来就大包小包准备了很多东西,塞给陈牧,说是给陈牧家里的两个孩子。

    这些东西,有很多都是李晨平的孩子之前用过的,现在孩子大了用不着,所以一股脑打包给了陈牧。

    别看都是不缺钱的人,可是这种“二手货”的传递,代表着一种家人之间很亲近的关心,所以陈牧也不嫌弃,全都让小武装到车上了。

    坐下来后,陈牧把分拆的事情和李晨平说了,李晨平听完后果然就和陈牧之前预计的一样,二话不说就点头:“反正你做主,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没事……嗯,以后像这种事情,你打个电话就行了,没必要特地跑过来一趟。”

    恰巧这话儿旁边的嫂子听到了,忍不住插嘴说:“我看就该让小牧多来,最好把家里人都带上一起来,这都多久没上门了。”

    李晨平有点尴尬,陈牧连忙笑着说:“嫂子放心,过几天我把曦文和阿娜尔她们带来,我们再聚聚,她们昨天还说起你呢。”

    “真的吗?好,那就这样说定了。”

    嫂子很高兴,平时和她处得来的人没几个,陈牧家里的两个倒是很亲近的,毕竟是自己人。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嫂子对陈曦文和阿娜尔更宽容些,毕竟不像马昱,那是真正的弟媳,她管不着。

    而且,陈牧每次上门都会送来药材,她家里的老人也能享用,效果就不用说了,这让她对陈牧一家子莫名的特别亲。

    晚上的时候,李少爷才姗姗来迟。

    “怎么这么晚?小牧来吃饭,你也不说早点回来!”

    李老爷子一来就给小儿子来了一句,算是对陈牧有个交代。

    李少爷嘻嘻一笑,毫不客气道:“他是自己人,不需要客气的……嗯,再说了,我这忙得走不开,还不是为他赚钱,让他等等又怎么了。”

    陈牧点点头,很认同的附和道:“没错,没错,你都是为了我,药厂赚了钱和你们家马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可是你说的,大家都听得清清楚楚。”

    马昱立即笑了:“不行,我也为了药厂忙活了很久,怎么可能分钱的时候没我,这说不过去!”

    说完,她还瞪了李少爷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赶紧给我们陈董事长道歉。”

    李少爷往陈牧身边一坐,直接端起酒杯:“好吧,道歉就道歉,来,兄弟,我们干一杯。”

    陈牧一脸嫌弃的推了这货一把:“赶紧滚,明知道我不喝酒,故意的你。”

    大家都知道陈牧很怪,要不就一杯也不能喝,要真喝起来就千杯不醉,反正在喝酒这事儿上,没人敢灌他,因为分分钟被他反灌到死。

    李少爷赶紧把酒放下,又殷勤的给陈牧夹菜:“最近这两天我让人找了好几个古方研究,都挺好的,要不你吃完饭给我过过目,看看行不行?”

    “什么古方?”

    陈牧看了一眼自己碗里的菜,问道:“这才多久啊,你是不是应该慢着点来?小心步子太大扯着……嗯,悠着点吧!”

    “趁热打铁!”

    李少爷笑了笑,不以为意,又继续说他的事儿:“就是保健养老的古方,主要是想面向中老年顾客群。”

    陈牧劝不了,也不劝了,说道:“你为什么不用我的那几张药方,按照我那药方做出来的药膳不是效果挺好的吗?”

    李晨平的妻子一听这话儿,点头说:“小牧的药膳效果很好,简直神了。”

    李晨平摆了摆手,示意妻子不要插嘴,才说道:“我看过,也找人问过,小牧用的药方都是有名的古方,多少年来经过多少人用过验证过的,稳当,有效,千万别用那些不稳当的药方,会出事的。”

    李少爷道:“他的药方好是好,可里面的材料都不是便宜的东西,做出来成本不划算。”

    李晨平摇头道:“做生意这事儿稳当最重要,千万别因小失大。”

    陈牧插嘴:“我觉得晨平哥说的有道理,成本高点就高点,最重要的是千万别出事。”

    微微一顿,他又说:“最多我们上市后定价定高点,只要药品有效,还怕没人买吗?嘿,这可是养生延寿的保建品,卖贵点怎么了?”

    “说得没错!”

    嫂子又忍不住插嘴了:“我爸妈以前也定期买保建品吃,虽然说单价不算太贵,可林林种种加起来就不便宜了,家里存了好几万的东西呢……嗯,据说还有比他们更能在这上面花钱的朋友,买起保建品来,十几二十万都是舍得的。

    你做出来的药要是能像小牧的药那么有效……哦不,就算能有十分之一的效果,那就值得花钱了,那些老人家在这上面花钱可一点也不吝啬。”

    李少爷一听这话儿,顿时若有所思起来。

    他觉得自己的思路有点走偏了,之前一直想着怎么降低成本,好让药品上市后的价格比较平民一点,可是现在看来并不需要这样的。

    他独自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思索了起来,其他人也没有打搅他,继续吃饭聊天,亲亲热热。

    过了好一会儿,李少爷才猛地回过神,他转头看向陈牧,忍不住用力拍了一下陈牧的肩膀:“好家伙,幸好你来了,不然我都不知道要为了药方的事情白折腾多久呢。”

    “你干嘛呢……”

    陈牧装得被拍得很疼的样子,指了指李晨平夫妻俩:“你以后有事就和晨平哥和嫂子商量,他们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饭还多。”

    微微一顿,他又说:“当然,你也可以来问我,我也是你哥嘛,帮你参详一下完全没问题。”

    “滚,我才是你哥,你自己多大没数吗?”

    李少爷撇了陈牧一眼,看看桌子上的饭菜都被吃了大半,连忙也大吃起来,再晚可就没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4819.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