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粗糙绳结磨过 啊(含着异物走路h)最新章节列表

   一道暗红色的绳索飞出,将佩蒂捆了个结实,这是司马值出手了。

    上次回到养元谷,华真行又将麒麟索交给司马值随身带着,以备不时之需,毕竟这是司马值用了多年的趁手法器。被麒麟索这样捆住,就算佩蒂还没死,神通法力也封禁了。

    曼曼已经飞身跳到了华真行的旁边,她和华真行同时开口道:“你没事吧?”  
 粗糙绳结磨过 啊(含着异物走路h)最新章节列表  
 

    华真行笑了:“我当然没事,已经全搞定了,这还多亏你能及时带人赶来!”他的语气很淡定,仿佛一直都这么镇定自若,此刻在曼曼面前又微微挺起胸,一副风淡云轻的骚包高人状。

    华真行居然连头发都没乱,身上也没有沾上半点尘土,大成修士炼制的五行衣符和春水符可不是白给的。但再看这所公寓,包括建筑在内的其他东西都已化为废墟,最大的碎块都不超过一个拳头大小。

    很多东西在华真行与佩蒂斗法时候就被破坏了,尤其是刚才五人同发春雨剑术,那真是春雨如丝、如剁饺子馅!

    这时莫弃突然惊呼一声道:“快看!”

    只见那五个倒下的人或者说五具尸体,面貌迅速变得苍老、枯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了一具干尸,紧接着干尸龟裂碎开……化为了尘埃。

    曼曼倒吸一口凉气:“这是怎么回事?”

    郑同俊变色道:“这是阴煞侵袭,我还从未亲眼见过这么厉害的阴煞侵袭!他们生前练的到底是什么邪功,又经历了什么?”

    司马值:“整座阴祟大阵,残余的阴煞都冲他们来了,太可怕了!”

    华真行终于不淡定了,瞪着眼睛好几秒钟没说出话来,他此时才真正领略到那阴祟大阵的厉害,假如没有神通法力护身,他恐怕也是这个下场。

    佩蒂的这五名助手,当然也学了佩蒂的邪法,他们说不定还是佩蒂的实验对象。佩蒂教他们习练邪法、观察反应,从而找出消除各种副作用的办法。这几人的修为存在极大的隐患,就连佩蒂本人方才都承受了阴祟大阵的反噬。

    这些都是华真行推测的结论,具体的真相如何恐怕还得审问佩蒂,也不知道其人的脑子坏掉了没有?

    反应过来的华真行,定了定伸手又抽出了一枚符箓。这姿势,有点像某个大人物在某个俱乐部的休息室里,点燃了一支雪茄,但他点……祭出的是一枚春光符。

    定风潭的独门法术“春雨剑”和“一潭春水”的实用性都极强,但也有一门法术充满了装逼感,名叫“一派春光”。

    一派春光可以化解阴祟、驱除风邪,但其主要妙用是化解疲劳、恢复神气,提振精神、甚至在无形间治疗某些病症。它对修士而言好像用处不大,对普通人而言也只是锦上添花,通常用在某些特殊仪式上,可增添玄妙的气氛,偏偏对修为的要求却很高。

    华真行尚未练成一派春光术,身上却带了一枚春光符。春光符虽也有化解阴祟的效果,但显然破不开刚才那样的阴祟大阵,所以华真行斗法时用的是破阵符和破邪符。

    此刻阴祟大阵已破,但还有残留的阴祟飘荡,假如四散而开可不是好事,周围都是瓦歌矿业高层所居住的公寓。

    这些飘荡的阴祟却没有立刻散去,好像也本能的避开了华真行等人,现场有别的东西吸引了他们,就是外围的那已经倒下的、佩蒂的五名助手,这些阴祟纷纷汇聚侵袭而去。

    春光符祭出后,明明还是晚上,并没有出太阳,心境上却莫名有明媚之感,无形中压迫神魂的阴郁气息一扫而空,残余的阴祟也纷纷化散,仿佛消失在春光里。

    曼曼又一指被麒麟索捆住的佩蒂:“他是谁?”

    华真行:“他就是我们一直在找的佩蒂牧师,假如我猜得不错,他真正的身份,应该是冈比斯庭五年前失踪的拉尔法大神术师。”

    什么佩蒂牧师?什么拉尔法大神术师?曼曼听得是一头雾水。瓦歌市这边查出阴祟法阵残余的事情,她并不知情,更不清楚约高乐昨天来找华真行说的事,所以完全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华真行正准备解释,周围的公寓里已经有不少人跑了出来,纷纷互相询问道:“怎么回事?突然停电了!”

    紧接着就有人发现了这边的异状,呼喊道:“那不是瓦里希先生的公寓吗?怎么没了!”

    刚才的斗法过程说起来复杂,其实前后时间很短,从华真行突然发起偷袭,到最后曼曼等人将这栋公寓切成了碎片,总计不超过一分钟。

    在阴祟大阵被破之前,周围其他人甚至都没有察觉到动静,就算感觉外面不对劲也不敢出屋。

    对普通人而言,今天晚上的公寓区太怪异了,回来的时候莫名就不敢靠近瓦里希的公寓,回到自己的公寓里也没来由地非常不安,就是那种看了恐怖片之后越想越害怕,却不知自己在害怕什么,恨不能把灯都打开钻进被窝里的感觉。

    阴祟大阵被破之后,瓦里希的公寓也塌了,轰然的响动终于传了出去,周围的很多人不仅听见了声音,也感觉到了微微的震动,与此同时,突然停电了!

    停电当然不是阴祟大阵弄的,而是整座屋子都切成了碎片,电器、电线、开关都毁了,也不知哪里出现了短路过载,公寓本身的断路保险装置当然也毁了,所以导致整个公寓区的供电系统跳闸了。

    大家原本都躲在屋子里莫名不安呢,突如其来的响动和停电,吓得很多人都尖叫起来。但是还好,今晚那种无形中的压抑气息随即就消失了,莫名又有一股安抚的力量不知从何处传来,使周围的人感觉都很舒服。

    这是因为华真行祭出了春光符,假如没有这枚春光符,今天这里恐怕得有不少人会吓出个好歹来,很多人恐怕也不敢从屋子里跑出来。

    人们跑出屋子,打开手机带的手电,非常震惊地发现,瓦里希先生的公寓没了,只剩下一地碎茬。

    还好瓦里希本人没事,正站在废墟旁,身边还有新联盟的工作组负责人以及团队。华真行此时当然又施展了幻形神术,在外人眼中化为了瓦里希的形容。

    瓦歌矿业的众高层几乎都认识司马值,但不可能对工作组的所有成员都很熟悉,所以曼曼出现在这里也没引起过多的注意,他们的注意力都被佩蒂吸引过去了。

    司马值的脚下还多了一个七窍流血的人,衣衫凌乱,被暗红色的绳索捆住,似已昏迷不醒。众人纷纷关切地问道:“老板,发生了什么事?”、“这个人是谁?”、“他怎么了?”

    司马值的反应很快,赶紧答道:“这个人应该是残余的反动势力,今天在公寓里设了埋伏想对瓦里希先生不利,借此破坏瓦歌矿业和新联盟的合作。行动被我们识破了,还好只是毁了这座公寓,瓦里希先生没事。作案者也被抓住了,我们要将他带走处置。”

    天呐,居然发生了这么可怕的事情!一定是那些残余的黑帮顽固势力搞得恐怖报复,居然在瓦里希先生的公寓里面安装了炸弹。还好被工作组及时发现了,瓦里希先生在爆炸时没有走进屋子,工作组还抓住了安装炸弹的人……

    这就是在场的大部分人听见司马值的话,自行脑补出的一连串情节。

    司马值宣布危险已经排除,并告诉大家不要再靠近这片废墟,明天将会派专人来清理,赶紧联系矿区的物业恢复供电。

    瓦歌矿业有自己的发电厂,输变电线路也都是自己修的,当然也养着自己的电力维修工。可是大晚上的去找矿上的电工,人来得不情不愿,好半天也没有排除故障,断路保险开关总是推不上去。

    因为不知道具体的故障点在哪儿,电工的活干地太慢太次,身为电气工程师的周行元实在看不下去,亲自动手将故障给修好了,无非是摘掉了通往瓦里希公寓的电路。

    佩蒂当然不能交给矿区的保安,被华真行等人带走了,司马值亲自拎着他。曼曼问道:“我们去哪儿?”

    华真行:“约好了一起吃晚饭的,可惜我准备的材料都被毁了,连那栋公寓都没了。我们去矿区外面的油泼面馆吧,要个包间。我再借用一下厨房和厨房时的材料,亲自做一桌,给你压压惊。”

    曼曼:“压惊?受惊吓的人不是你吗?”

    华真行:“我没事,你看我像有事的样子吗?今天这一出,是不是把你给吓着了?”

    曼曼点头道:“嗯,我确实吓了一跳!但我也知道,以你的本事,一定会没事的。”

    华真行笑了:“我这么有底气,也是知道你要来,而且司马值他们也一定会跟着一起来,其实要多谢你们帮我解围。”

    曼曼:“这个家伙怎么处理?”

    华真行:“暂时带着吧,这可是大神术师,一刻都不能放松警惕。”

    曼曼:“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他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袭击你?”

    华真行:“待会儿边吃边说,我还得给约律师打个电话,要他过来领人。”

    司马值又施了个障眼法,让路过的人发现不了他手里拎佩蒂,几人来到了矿区大门外的油泼面馆,在二楼要了个大包间,顺手将佩蒂扔到了墙脚,麒麟索当然一直没解开。

    华真行、曼曼、司马值、莫弃、周行元、郑同俊等六个人,却摆了七套餐具。华真行给约高乐打了个电话,响两声就接通了,约高乐在那边问道:“华老板,这么晚找我什么事,难道是要请我吃饭吗?”

    华真行:“是的,您快过来吧!我亲手做一桌,还叫了几个人陪你一起喝。”

    约高乐:“时间有点晚了,我也不在瓦歌市,改天行不?”

    华真行:“不能改天,就是今天。我告诉你,冈比斯庭五年前失踪的拉尔法大神术师,我给你找到了,而且已经抓住了,人就在墙角躺着呢,可我发现他分明也是一名黑魔法师。冈比斯庭的屁股该怎么擦,我想应该是您的事情。”

    约高乐语气有些夸张地惊叹道:“你真把他给抓住了,居然还是生擒?人先看好了,一定要小心,不能让他再有任何机会动用神通法力,我明天一早就到。”

    华真行:“别明天一早了,就现在吧。我知道您就在附近,说不定今天出事的时候,你就躲旁边看热闹呢!”

    约高乐:“这话怎么说的?我哪会是那种人!我真的不在瓦歌市,远在摩旺市呢。”

    华真行有些意外,追问道:“你明知道今天晚上这里会出事,跑到摩旺市干什么?”

    约高乐:“我昨天就提醒你了,但我不知道今天就会出事。”

    华真行冷哼道:“终于说漏嘴了吧,看来你早就猜到这件事了。”

    约高乐:“先不聊了,等见面再说吧。”

    华真行:“那就请您快点过来。”

    约高乐:“不是跟你说了嘛,我在摩旺市呢。夏尔今天要和总统见面,那场面很难想象啊,越想越好奇,马上就要开始了。”

    华真行:“他们会见的完整现场记录,等吃完晚饭我就可以全部给你,跟看现场没什么区别。”

    约高乐:“可是我人已经到了摩旺市。”

    华真行:“我知道您的本事,您不是会飞吗?我现在去厨房,一个小时之内酒菜都上齐,所以就等您一个小时。假如您不来,我就想办法把拉尔法大神术师交给昆仑盟了,然后把调查结果公开。这种人我不想亲手弄死他,但也不敢留在手里。”

    约高乐:“开什么玩笑?四十五分钟,我四十五分钟之后到!”

    挂断电话,华真行又问道:“大家都饿了吧,先各来一碗现成的油泼面垫吧一下,我马上就去做菜。”

    司马值等人齐齐摇头道:“不饿不饿,油泼面是主食,不着急上。就算要吃,我们也想尝尝您的手艺。”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398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