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欲浪媚妇)最新章节列表

   玉锦展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说是自己二姐的玉瑶竟然不是真的二姐,是他爹领养的,而二姐的父亲竟然是摄政王,这简直跟听天书一样不可思议。

    “二姐,这……你不会是骗我的吧?”玉锦展相信自己对她的那种依赖跟家人中的那种喜欢,所以他一直坚定的相信她是自己二姐。

    现在突然告诉自己她们并不是血亲,这……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欲浪媚妇)最新章节列表      

    楼兰洪天听他质疑,顿时冷哼一声,“臭小子,你以为本王那么蠢?连自己亲生的女儿都会认错?”

    楼兰洪天身上的冷冽恨不得将玉锦展给冻成冰,让他回过神来,“那个,王爷请恕罪,我只是一时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自己的二姐不是二姐,竟然是郡主,这……

    “二姐,那你以后会留在梁国吗?”玉锦展小心翼翼看了看旁边的陌染。

    这个男人是北辰国的大将军,也是自己的二姐夫,看他护妻如命的样子,只怕二姐想留,他也不答应。

    “不会,我是北辰国人!”

    一句话顿时又惹的楼兰洪天不快了。

    可这又什么办法?自己的女儿又没有上族谱,也没有亲自承认自己是她爹,他就是想生气也无可奈何。

    他倒是有些气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晚才找到玉儿,要是能早几年,他肯定不会这么早就把玉儿嫁出去。

    自己放在手心里还没疼够的玉儿,就这么变成别人家的,怎么想都觉得憋屈。

    “二姐,你今晚叫我来……”眼看着明日就是月圆之夜,其实他身体已经全身无力,强忍着才来的摄政王府。

    “嗯,帮你解毒!”

    “那天进宫行刺楼兰诺的人是你!”玉锦展虽然这两天没进宫,可宫中的消息还是传到他的耳中。

    楼兰诺被刺,而他的解药必须要有楼兰诺的血为药引,所以他很快就将事情联系到一起。

    二姐简直太冒险了,为了帮他拿到解药竟然被全城搜捕,难怪她会进摄政王府。

    只怕整个云都,都没有比摄政王府更安全的地方了。

    “二姐……”眼中尽是动容。

    “嗯,别多说了,先去里面,让方紫焱帮你解毒!”玉瑶道。

    “好!”玉锦展点点头,跟着方紫焱进去了。

    解毒的过程玉瑶不想看,总之不会太轻松,偶尔能从房中传出压抑的闷哼。

    过了半个时辰,方紫焱才单独走出来。

    “展哥儿怎么样?”玉瑶紧接着追问道,手心里都捏着冷汗。

    她是知道爹娘有多在乎展哥儿的,展哥儿要是真出什么事,只怕爹娘会痛苦不堪。

    “刚解完毒,人已经没大碍,不过那蛊毒在他体内太久,消耗了他不少的气血,只怕得养个一年半载,才能恢复过来。”方紫焱说的简单,可玉瑶依旧能想像的到他刚才的不易。

    “嗯,多谢你了!”

    幸亏有方紫焱在,好在展哥儿平安无事。

    “嗯,客气什么。”方紫焱摆摆手,这里没他的事了,他还想抱着自己媳妇睡觉呢!

    转眼人走了,玉锦展的毒解了,也算解除玉瑶心头的一半祸患。

    “对了,关于幽冥鬼花的消息,您可查到什么?”陌染转头询问楼兰洪天。

    “嗯,在查,已经有一个眉目,岳雪已经没两日可活,她身边的那个已经死了,不过我从她的房间里找到了一丝线索,正在查,这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他当年亲自教导的人,没想到居然把手伸到他面前。

    如果查出当年媚死也跟那个狗东西有关,他一定会亲手宰了他。

    楼兰洪天身上的气息不对劲,可玉瑶也没再深究,既然他不想说,那肯定是还没想好,她也不想揭他伤疤。

    “嗯,不过吩咐你的人要尽快,北辰国那边等不得。”陌染他们来到这里都两个月了,幽冥鬼花却没有一点眉目,他心里有点按耐不住了。

    “这还用你说!我比你更急!”楼兰洪天墨眉倒竖,他对这个不是自己挑选的女婿可非常不满。

    好在圆圆跟喏喏两个小家伙招人稀罕,否则他肯定要把玉儿留在王府里。

    他唯一的女儿,出嫁怎么能寒碜呢?

    他可是早就打听过,当年玉儿嫁给陌染的时候,真真不算好。

    陌染还不知道自己在岳父心里已经被记恨上。

    不过知道他也不在意,只要瑶儿不认他,他都无计可施。

    陌染跟玉瑶两个人在王府住了下来,未免楼兰诺察觉,玉锦展当天夜里就被送回玉府。

    反正十五这天也是他毒发的日子,他的脸色格外苍白,身子虚弱也没被人察觉。

    倒是当天晚上,玉锦展还是被唤进宫中,楼兰诺居高临下的看着玉锦展,看着她被折磨的痛苦,脸色苍白的样子,心疼不已。

    “玉锦展,你这又是何必呢?若是你答应做我楼兰诺的男人,我自然会好好宠着你,你也不用每个月受这份折磨,不是很好吗?”楼兰诺缓缓蹲下,手指落在他的下巴上,指尖略带薄茧,磨的他有点麻。

    “哼!”玉锦展冷哼一声,将下巴撇开。

    那种刻骨的疼痛三年尝试了太多次,早就已经记忆深刻,甚至连一颦一蹙都不用刻意的去演,就能惟妙惟肖。

    第一次不是在冰冷近乎死亡中醒过来,他终于解脱了,也记起了自己的身份。

    这个女人竟然想要霸占他,简直就让他恶心。

    “玉锦展,你还是这般不识好歹,我倒想看看你还能支撑多久!”楼兰诺吩咐一声,让人将玉锦展带到后面的偏殿。

    而此时的楼兰秀雅,也早就得了消息,知道玉锦展又被带进宫来折磨,她也只能替自己六妹欣慰。

    纵然玉锦展被控制住,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可他依旧坚守住自己的本心,这点真的太难能可贵。

    墨白看着她出神,将人拥进怀中,“妻主,别为这些是伤神了,等你重新掌权,这些事都能解决,现在的你,必须要撑下去,只不过,我为你分担的有限,苦了你了。”

    楼兰秀雅看着眼前青隽的男人,湿润的吻落在他的唇上,“瞎说什么!如果不是有你在,只怕我早就撑不下去了,因为有你,所以我觉得做什么都值得,我还没给你一个孩子,怎么能有事。”

    这话一下让墨白变的面红耳赤。

    他一直都知道,妻主撩死人来会让他欲罢不能,可她……

    孩子!

    他嫁给她的时候就有想过,只可惜他们一直都没有机会生。

    “对了,之前我让你去试探卫落,现在怎么样了?”楼兰秀雅还不忘关心正事。

    她感觉楼兰诺绷的很紧,有些要坚持不住了,只怕她夺位的心已经蠢蠢欲动。

    “妻主,之前我派了人去试探过,感觉卫落有些松口,前天因为没能抓住刺客,卫落的所有人都被打了板子,到现在还起不来身,好几个都是直直被打死的,只怕这件事让卫落看清楚了楼兰诺的真面目。”

    说起这件事,墨白也觉得连刺客都站在他们这边。

    要不是突然冒出这么个人,只怕楼兰诺也不会失掉卫落这个强大的帮扶。

    “嗯,既然已经心动,那就再给他添一把火,让人去假扮元家人行刺卫落,一定要重伤她,却不能要她性命,小心点,要做的不留痕迹,只有这样,才能让她更恨楼兰诺。”

    只有在被逼到没有退路,才能生出反叛之心,只要有了这份心思,她的人再趁虚而入,很容易就能让她倒戈。

    “嗯,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墨白点头,跟她又商量了一番,才目送墨白离开。

    等他们都走了,刚刚还安静的皇宫中突然闪过一抹身影,那人躬着驼背,脸色平淡无奇走路却没有半点声音,如果被人看到,一定会震惊不已。

    次日,楼兰洪天的书房中,看到摆在面前的消息,当即变了脸色。

    这是他安插的最深的人,已经有十几年没动用过,没想到今天竟然收到了消息。

    只怕这消息非同一般。

    楼兰洪天看完信,久久没有出声,然后将信放进染池中浸泡干净。

    他就觉得奇怪,既然能被他的好姐姐看上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碌碌无为的庸才,果然,这一切都只是迷惑人的假象。

    楼兰洪天手指敲击在桌面上,沉着脸,“来人,去请姑爷过来!”

    府里不方便喊陌染,楼兰洪天纵然不喜欢也只能唤他姑爷。

    陌染那家伙不仅不反对,还很高兴。

    等他过来,楼兰洪天命人送茶过来,然后让下人全都退出去,只留下两人。

    “楼兰秀雅在装,她并没有被控制!”楼兰洪天一句话果然让陌染变了脸色。

    “既然她没被控制,为何没送消息出来?”当初瑶儿给她送信,难道她就一点机会都没有吗?

    半年的时间一直在楼兰诺手中,她倒是沉得住气。

    “或许她……太小心了!”楼兰洪天也觉得,一个君王,连一点魄力都没有,有些太软弱了。

    陌染没说什么,毕竟他们不是梁国人,不信任也无可厚非,只是陌染替瑶儿不值。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294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