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男菊含玉势(公憩小说短篇乱)最新章节列表

    可惜蛮锤的这些家鼠亲兵,都被孟超精心调制的强力药剂,折腾得上吐下泻,浑身瘫软,连半根小指头都动弹不得。

    又怎么可能,拦得住孟超?

    说时迟,那时快,在蛮锤再次挥舞长鼻之前,孟超已经踩着家鼠亲兵们的脑袋,窜上了窗台。    男菊含玉势(公憩小说短篇乱)最新章节列表    

    他回过头来,冲蛮锤咧嘴一笑,消失在窗外。

    充满讥讽的笑容,彻底冲毁了蛮锤的理智。

    怒不可遏的血蹄武士暴喝一声,健步如飞,从大门口撞了出去,顺带还撞飞了半扇大门。

    如同巨象般的硕大身形,却激发出了猎豹般的速度,他三步并作两步,绕到了孟超窜出去的窗口。

    就看到不远处的房顶上,黑影一闪,孟超正拼命朝血颅角斗场外面逃去。

    “抓住他!”

    蛮锤暴喝。

    但此刻的血颅角斗场里一片混乱。

    连环沼气大爆炸摧毁了角斗场的一角,轰跨了半座竞技台。

    火焰从残垣断壁之间的缝隙里窜了出来,犹如岩浆般到处流淌、蔓延。

    滚滚黑烟释放出张牙舞爪的触须,扰乱了留守在角斗场里面,氏族武士们的视线。

    建筑物的坍塌声,和火焰“噼噼啪啪”的爆裂声,也令蛮锤的咆哮,显得那么扭曲和微不足道。

    更可怕的是,无数鼠民都在蠢蠢欲动。

    倘若说,鼠民仆兵还拥有理论上光明的未来,有可能变成主子的亲兵、侍从,甚至得到主子的赐血,成为新的“主子”。

    那么,对于肢体残缺和年老力衰的鼠民杂役而言,他们几乎没有选择,或者说,在被氏族武士压榨了这么多年后,再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了。

    按照原定的出征计划。

    他们将在氏族武士完成操演后,被编入血蹄大军,充当最底层的奴兵。

    平时就为仆兵和武士服务,干最苦最累最脏臭的活计。

    战时就被明晃晃的大刀和缠满了尖刺的皮鞭逼迫,冲在战阵的最前面,冲向插满了尖锐木桩的壕沟和陷坑,对面密密麻麻的长枪方阵,或者千万支呼啸而至,犹如暴雨般的箭矢。

    正如叶子所言,同样是死,为什么不死在自己的征途上呢?

    是以,只要有一线希望,甚至连希望都没有,只要给他们一个机会,鼠民杂役们都愿意铤而走险,拼死一搏。

    大角鼠神的使者看准了这一点。

    早就派人秘密联络上了各大角斗场里的鼠民杂役。

    培养出了一批对大角鼠神充满坚定信念的狂热分子。

    就算前几天,卡萨伐·血蹄故意散播“大角鼠神并不存在,所谓使者不过是黄金氏族的奸细”的言论,很多不明真相的鼠民仆兵都动摇信念,惶恐不安的时候。

    这些骨干分子,仍旧对大角鼠神的“神迹”,充满了信心。

    今天,神迹果然降临。

    在黑角城的各大角斗场里,这些即便没有强大战斗力,却拥有着丰富战斗经验,曾经无数次在竞技台边,看到氏族武士穿上图腾战甲,释放出充满压迫性和爆炸力的气场,因而承受能力极强的鼠民杂役,全都欣喜若狂。

    他们奋不顾身地一跃而起,按照和使者约定好的计划,打破关押“野鼠”们的地牢,招呼摇摆不定的鼠民仆兵,带领大批鼠民去抢夺角斗场里的武器还有物资。

    随后,冲出角斗场,去指定地点汇合,准备逃出黑角城。

    那些被征召队强行抓来,在黑牢里关了三五天甚至十天半个月,仍旧身怀刻骨铭心的仇恨,尚未被驯化的“野鼠”们,更不用多说,天然就是大角鼠神最狂热的崇拜者。

    只要给他们一根尖端磨得锋利的骨刃或者长矛,他们就敢于向那些毁灭家园,屠戮亲人的氏族武士们,发起同归于尽的进攻。

    一时间,整座血颅角斗场的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刺耳的骨哨声。

    大批鼠民,都在骨哨声的指引下,集结成了比冲击波更厉害的狂潮。

    他们打破一座又一座地牢,冲进了被爆炸波及,大门上出现裂缝的武器库,将自己全副武装起来。

    又发出歇斯底里的呐喊,冲向了存储曼陀罗果实的仓库,把这些原本就是从他们的家园抢走的食物,重新抢回来。

    也有氏族武士察觉到了鼠民们的骚动。

    立刻进行了最严厉的镇压。

    但驻守血颅角斗场的氏族武士实在太少。

    除了蛮锤之外,那些拥有一定战斗力的氏族武士们,早就被卡萨伐带去了城外,试图在实战操演中先拔头筹。

    留在角斗场里的,大多是缺胳膊断腿的伤残武士,或者白发苍苍,很久没上竞技台的老年武士。

    这些武士刚刚被连环爆炸震得天旋地转。

    也有人被熊熊燃烧的飞石,砸得头破血流,烧得焦头烂额。

    望着面目全非的黑角城,他们陷入极大的震撼,压根儿没搞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自然无法做出快速和有效的应对。

    即便气势汹汹扑向骚乱的鼠民。

    但鼠民们并不和武士们正面交流,往往尖叫几声,就一哄而散。

    武士们手起刀落,是能斩杀几个鼠民没错。

    却不可能在不断燃烧,不断崩塌的角斗场里,将所有骚乱的鼠民统统找出来除掉。

    想要平息血颅角斗场里的混乱,他们只能依靠数量众多的鼠民仆兵。

    问题来了,现在没人能分得清,究竟哪些鼠民信仰了大角鼠神,参加了这场骚乱。

    而哪些鼠民仆兵在目睹了如此“神迹”之后,仍旧不为所动,死心塌地为血蹄氏族卖命。

    ——或许,连鼠民仆兵们自己都分不清楚。

    于是,不免发生这样的事情。

    一队家鼠仆兵原本对他们的主子忠心耿耿,在爆炸发生后,全副武装地冲出来,想要维持秩序。

    却被斜刺里杀出来,被炸得灰头土脸,狂性大发的氏族武士当成了“叛徒”,不分青红皂白地乱砍乱杀。

    大部分“家鼠”都被斩杀,少部分逃出生天的“家鼠”们也不敢在杀红眼的武士老爷面前露头。

    当他们遇上一队被骨干分子组织起来,试图冲出去的鼠民仆兵时,往往就稀里糊涂,裹挟其中。

    局势如此混乱,自然没人能听到蛮锤气急败坏的吼叫。

    就算“听到”,也没人能够“听从”。

    因为火光和硝烟中间,除了蛮锤之外,根本没人注意到孟超的身影。

    好在孟超像是在逃出训练营的时候,就消耗掉了所有的力气。

    此刻的他,在屋檐上一瘸一拐,并未逃出蛮锤的视线。

    “哼,上吐下泻了整整一夜,看你究竟还有几分力气,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蛮锤两颗高高翘起的獠牙一抖一抖,“等我抓住了你,非要踩在脚下,把你这副肮脏的贱骨头,一寸一寸地踩爆!”

    他的体重太大,不适合跳上摇摇欲坠的屋顶。

    但周围都是崩落的碎石,用伸缩自如的长鼻轻轻一卷,一甩,威力就堪比大型投石机抛出的石弹。

    轰!

    轰轰!

    碎石不断落到孟超身后,将他刚刚的落脚处砸得支离破碎,轰然垮塌。

    孟超怪叫一声,在残垣断壁间上蹿下跳,狼狈至极。

    这副差之毫厘,就能命中靶心的姿态,愈发吸引蛮锤穷追不舍。

    连渐渐钻进了硝烟最浓郁,伸手不见五指,而周围又没有其他氏族武士接应的废墟深处,都满不在乎。

    砰!

    轰!

    当那只黑发黑眸的老鼠,速度越来越慢,还慌不择路地逃进了废墟的死角时。

    蛮锤终于抓住机会,同时卷起两块碎石,狠狠射向他的背心和脚下。

    孟超终于被碎石击中。

    惨叫一声,喷出一口夸张至极的鲜血。

    脚下摇摇欲坠的废墟,也进一步垮塌,整个人都陷了下去,被喷涌而出的烟尘吞噬。

    蛮锤狞笑一声,大步上前,钻进烟尘,试图将孟超血肉模糊的残躯拖出来,带回训练营,施以最残酷的刑罚,去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贱民们。

    但他根本没想到,就在自己钻进烟尘,双眼都被遮蔽的刹那,咽喉前面,却传来一股若有若无的凉意。

    蛮锤的瞳孔骤然收缩。

    伸缩自如的长鼻都冻结成了一根冰棍。

    甚至生出脑袋已经搬家的错觉。

    他爆发出尖利的叫声。

    柱子般粗细的双腿,狠狠蹬踏废墟,轰爆了脚下的残垣断壁,硬生生下沉了半臂高度。

    就听到“唰”一声,头顶传来刺骨的凉意。

    紧接着,就有湿漉漉的液体模糊了双眼,又流淌到了嘴角,是咸津津的味道。

    那是他的鲜血。

    一柄薄如蝉翼的利刃,悄无声息地擦过他的脑袋,紧贴着头盖骨,将他的一大块头皮给削了下来。

    而倘若不是他反应及时的话,这一刀,斩断的将是他的喉咙。

    直到此刻,钻心剧痛,才从头顶传来。

    恰似一根冰锥,从他头盖骨的缝隙之间狠狠插入,一路直插他的尾椎。

    面对伸手不见五指的烟尘,烟尘深处的黑暗,以及黑暗中的袭击者。

    血颅角斗场的四大王牌之一,曾经在竞技台上击败无数强敌,撕碎无数图腾兽,图腾战甲“百万蒸汽之锤”的持有者,脑域最深处,不可遏制地涌出了恐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23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