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在跑步机上爱(公公和儿媳)最新章节列表

   元圣向两位圣人道:“两位如何理解生命二字?”

    准提圣人苦笑,道:“这生命二字,应该说是元道友你理解的最深,眼下你来问我二人,我二人却是不太敢胡乱造次!”

    元圣道:“诶,二位圣人切莫如此说。每个人对生命二字都有不同的认知。眼下在下向二位讨教生命二字的奥义,之后,在下也可以与二位讨教你们的天道之力。咱们这不过是朋友之间的聚会,大可无所顾忌,无所不说!”      在跑步机上爱(公公和儿媳)最新章节列表  

    准提圣人便道:“好,那贫僧就献丑几句了。生命二字,分为一个生字和一个命字。生,是讲有意识的生灵。这个生字不应该只是动物和人类,也包括植物,微生物等等。命,则可理解成这条生灵的命运。命运如浮萍,又如神灵,可以让卑微的人做成伟大之事。也可以让天潢贵胄成为最卑贱凄惨的存在。这就是贫僧对生命二字的理解!”

    “精彩!”元圣道:“准提圣人您果然是名不虚传,就这字面二字,便可以给出如此精彩的解读。生与命成就了生命……其中的命则代表了千变万化!”

    顿了顿,又向那接引圣人道:“接引圣人,您如何看这生命二字?”

    接引圣人道:“生命包括刚才师兄的所说之外,还包括了死亡。死亡亦是生命中的一部分。话说回来,生命也与时间还有空间都有极深的关联。有些时间是可以看到尽头的,普通人由生到死是可以看到的,是时间可以衡量的。我们这些人,命长一些,但终究也有命终之时。生命,时间,空间,死亡……这些因素组成了了生命二字。想来贫僧说的应该还是片面了一些,生命应当还包括宇宙二字。人体是一个宇宙,万物都是宇宙!生命也是宇宙!正如道无处不在一样。但什么是道呢?只怕也没有人能够准确的形容出道来。所以最后的结论是什么?贫僧和师兄也无法准确的道出生命二字来,包括元道友你,也无法完整的描述出生命二字的所有真谛来!”

    元圣听后若有所思,随后由衷的向接引圣人说道:““佩服,佩服!”

    接引圣人道:“好说,好说。贫僧和师兄也不过是抛砖引玉,还想请元道友与我二人好好说说,生命二字到底是什么。”

    准提圣人也看向了元圣。

    显然,他们也想听元圣的高见。

    元圣微微一呆,随后深吸一口气,道:“刚才两位圣人说的生命是从一种宏观的角度来看待。可以说,几乎等于生命的全貌了。很多事情的奥妙,可以用一个道字来涵盖所有,但所有的东西又代表不了一个道字。那么生命到底是什么呢?在下细细品味,最后发现,生命是小树苗破土而出的声音,是小鸟从蛋壳里孵化出来的那一瞬间……那一瞬间,生命即至!很多时候,在下闭上眼,便感觉这宇宙之中全部都是生命。生命犹如漫天的繁星,遍布宇宙!正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菩提。那么生命呢?意识所到之处,便是生命!处处皆生命,生命无处不在。”

    “厉害,厉害!”接引圣人和准提圣人细细品味,随后异口同声的说道。

    三人论道,便由此展开。

    这三人却都是极有学识之人,所以坐而论道是非常开心的一件事情。

    元圣也说近来无事,想在此常住。

    准提圣人和接引圣人自是表示欢迎。

    天界,天洲……

    娲皇山的娲皇宫中……

    那玄衣回来后修养了两个月后,伤势便已痊愈。

    女娲娘娘对元雨仙的底细已经清楚,便没有亲自去审问元雨仙。她也是知道自己的性子暴躁,容易露出破绽。于是就让玄衣和另外一名弟子彩衣去审讯元雨仙。

    有的时候,女娲娘娘也会来到审讯现场。不过她一句话都没有说……

    元雨仙的嘴很硬,无论对方如何刑罚加持,如何折磨她,她都是不发一言。

    仿佛是哑巴一般!两三个月来,玄衣和彩衣用尽办法也没能让元雨仙开口。

    娲皇宫中大多都是女子,女娲娘娘虽然脾气暴躁了些,但也不屑做什么下流的事情。所以,玄衣和彩衣也只是用术法折磨元雨仙,可元雨仙也颇能承受伤痛,无论如何,咬牙不开口。

    这让玄衣和彩衣都有些灰心。她们二人是真不知道元雨仙的底细……

    很快,便又过了两个月。

    这一日里,玄衣和彩衣照常折磨元雨仙。

    女娲娘娘也说了,她骨头硬,就一直折磨她,看看到底是谁耗不起。

    这五个月里,元雨仙受到了非人的折磨。

    玄衣和彩衣也是气不过,每天都来施展术法让元雨仙身体犹如被凌迟一般。

    不过她们倒是一直没发现元雨仙的面貌有假。

    因为元雨仙的那张人皮面具乃是完全融入而且贴合了的,这人皮面具乃是元圣亲手炼制的,若不是事先知道的话,无人能看出其中端倪。

    “我受不了……”这一天,元雨仙终于发出了痛苦的嘶叫。

    她已经瘦成了皮包骨,整个人虚弱至极。

    面对玄衣的术法折磨,她终于崩溃了。

    这是在娲皇宫的一间黑牢之中,元雨仙被绑仙铁神链绑在十字铁架上。

    元雨仙身上的裙子已经是破破烂烂,并且被鲜血染红。

    她的裙子没有干过……她的鲜血一直都在流……

    此刻的她,形容憔悴,那里还是个娇滴滴的美人儿,分明就是个凄厉的女鬼。

    玄衣和彩衣顿时大喜。

    那彩衣冷哼一声,道:“叫你嘴硬,最后还是什么都要说出来,却是非要受这么多折磨才肯说出来,哼哼,这就叫敬酒不吃吃罚酒吧?”

    玄衣立刻道:“说吧,你叫什么名字?”

    元雨仙道:“我叫元雨仙!”

    玄衣道:“……”

    她还没问出口,元雨仙道:“我的师父是元界的元圣!”

    “当真?”玄衣和彩衣闻言不由大喜,她们绝对相信元雨仙此刻所说的是真话。

    “她居然是那元圣的徒弟!”玄衣虽然早已经猜到这些事情和元圣有关,但那都只是怀疑。毕竟,元圣一直对外表现的都是如光风雯月,胸襟广大,一副天下共主的慈悲形象。

    眼下,她们觉得终于接近了真相!

    “很好!”彩衣立刻道:“你师父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元雨仙虚弱无比的道:“我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会,你们至少应该让我恢复一些精彩再回答你们的问话。”

    玄衣对元雨仙一点好感都没有,闻言冷笑,道:“你想的倒美,你现在有资格跟我们谈条件吗?你若再不乖乖答话,我就继续折磨你。反正折磨人这活倒也不累。”

    “你们杀了我吧!”元雨仙痛苦万分。

    “想死,可不行!”彩衣一字字说道。

    元雨仙道:“我需要一些丹药,我需要让身体舒服一些,然后再跟你们如实交代。”

    玄衣正欲说话……彩衣拉了拉玄衣,道:“外面说话。”

    两人退出了黑牢!

    彩衣向玄衣说道:“算了,懒得跟她再多费功夫。就让她下来休息片刻,给她些丹药回神吧。”

    玄衣道:“让她休息回神也不是不行,我就是怕她在耍什么阴谋诡计。”

    彩衣道:“哼,她还能耍什么阴谋诡计。她那身体都虚弱成什么样了。”

    玄衣道:“不是别的,万一她就是想回神之后,再和咱们负隅顽抗,继续不说呢?”

    彩衣冷声道:“要是再不说,就把她脑袋割了,丢进沼泽地里,让她永世不得超生!”

    玄衣眼睛一亮,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而且还可以让她的脑袋一直活着。这么好的主意,你怎么不早讲?”

    彩衣有些不自然的道:“咱们好歹也是娲皇宫的人,这种阴毒办法,怎么好说出来?但若是她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戏耍咱们,那我也就顾不得了。”

    玄衣道:“好,那咱们就先依她。若她再出幺蛾子,咱们就好好的泡制她!”

    接着,玄衣与彩衣便将元雨仙放了下来。

    又让其盘膝打坐,并服食丹药。

    许久之后,元雨仙身上的血迹全干,外在的伤口也基本痊愈。

    修士的外伤是最好痊愈的,只要稍微一些丹药吃了,便是断臂也能重生。而内在的伤,则是很难痊愈。

    眼下元雨仙的元气极为薄弱,内腑受伤严重。这种大伤,不费个百年之功,难以痊愈。

    玄衣和彩衣来到元雨仙面前,道:“现在可以说了吧?”

    元雨仙道:“我可以说,但不能跟你们说。我只跟你们的师父谈!”

    “你找死啊!”玄衣顿时大怒。

    元雨仙毫无畏惧,坚持道:“只要女娲前来,我就告诉你们一切。而且,我还需要女娲的承诺!”

    “我师父的名讳,岂是你可以直接提的?”彩衣狠狠的给了元雨仙一巴掌。

    元雨仙嘴角溢血,却不发一言。

    玄衣沉声道:“你等着!”

    之后,她便去禀报女娲娘娘去了。

    女娲娘娘此刻正在寝宫之中静修,玄衣前来,说了元雨仙的事情。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1744.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