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含羞带笑把灯吹全文(丞相与朕解衣袍)最新章节列表

    审问两人得知,果不出所然,夏训那头也是忽然发现万荔竟然带着那那,赶紧取消行动!

    机场这小会议室,气氛肃紧。哦不,现下整个机场已是全戒严,都是这紧迫的氛围。

    那那肯定安顿好了,有专人照看着,又是吃又是喝,还有超大屏幕的追剧,快活着呢。她才管不得这些,就是初始听说“有炸弹”,惊吓了下,之后竟然又好奇,还小声问万荔,能不能看看炸弹——现下也就她能逗笑万荔了,揪她鼻子,“等我这边事儿撂地儿了,带你去看。”瞧瞧,就这么任纵,只要她想、没啥不能满足的。        含羞带笑把灯吹全文(丞相与朕解衣袍)最新章节列表    

    就这头小会议室,谁又想得到,竟上演着如此惊心动魄地“真相大戳穿”呢!

    万荔听丹怀一五一十说了他父亲遇害的全过程,那悲愤可想而知。

    “带进来吧。”丹怀一抬手,士关点头,再进来,手铐拷着,带进来一人,正是许捱今!

    许捱今一见沉色坐在那里的万荔,哭着就摊跪了下去,“万荔,我对不起你……”万荔双手握拳,真想一枪毙了这狗贼!枉费他父亲待他如知己,他若有难,处处想帮衬着,结果,这狼心狗肺的,竟然被夏训指使着干尽坏事!!

    “你不是对不起我,你是欠我父亲一条命!”万荔狠戾地看他一眼,手一抬,许捱今被拖了出去,哭嚎着“万荔!求求你,放过我一家老小,是我错了!是我一个人的错!”有什么用,甭说万荔了,想灭了你一家子解恨的,何止万荔一人……

    “你再晓得真相了,云亭着实也是信任你,他当时把那那从你身边带走,就是怕你被许捱今迷惑,把对他的恨意挪到那那身上……”

    “怎么会!!”万荔立即抬头,

    丹怀点点头,轻轻拍他肩头安抚,“所以说他还是信任你呀,最后还不是把那那送回到你身边,只不过这样一来,因着那那的争端,又叫夏训盯上了你——不过,这样也好,正好揭露了他狠毒心肠,这老贼竟重蹈覆辙,还想用一样的法子谋害你。当初,他就是这样安排飞行员设置‘隐秘式炸弹’叫你父亲机毁人亡,最后飞行员跳伞逃生,还找不着黑匣子,仅凭飞行员一面之词,全赖在飞行故障上……”

    万荔痛心望着一点,悲愤又追悔,幸而有云亭与丹怀的筹谋,要不自己还会长久地落入夏训狗贼的圈套,这双手不知还得沾染多少冤枉血……

    “那鹿公现在!……”万荔再抬头殷切地,

    丹怀微笑,“放心,我已经安排人……”正说着,士关再进来禀告,“夏姜军来了。”

    丹怀一听,脸上本温和的神色一凛,“来得好,今儿就把所有的事摊开了掰碎了说。”

    ……

    夏至进来,神色也是沉凛。

    目光却是不看万荔,只抵丹怀。

    “曲部,您这样擅自调冰戒严,甚至还围了我父亲的官邸,实有不妥吧。”

    丹怀沉定,目光也不疑地看着他,

    “夏姜军此来,我相信一些前情后果也有所知晓,我这么做妥不妥,您心里也自有分晓不是。”

    “好,且不说成老姜军从前那次事故和今次有无牵连,只这二人一面之词就定我父亲的罪,是否太草率牵强……”

    夏至知道了这一切,内心不震惊?震惊。不怪责父亲当初的恨毒糊涂?怪责。那为何此时还如此维护,他不能不若此呀,如今夏家是他做主,即使当初父亲有过再滔天的罪错,为了夏家,他也得这样站出来“独当一面”!

    “好好,草率牵强。夏至,你父亲从前就是善于做这些面上如此‘草率牵强’的事,把你兄弟两个保护得好好的,看上去那么完美,叫真伊信你们无疑,最后死在你父亲手上都不自知。”

    忽,门外轻轻拍着巴掌走进一人——一看,是鹿云亭!且听了他说得这番话,夏至彻底得失了镇定,

    “你胡说!真伊明明死于车祸……”说不得这个名字,一说,夏至眼全红了……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11252.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