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我在教室被强了 好爽|乖乖让医生好好检查h

  豫南省登封市,因为一座山一座庙而闻名,并且造就了全国最为红火的一个特色产业——武校!

    这里有多少武校或者武术培训班,估计登封人都搞不清楚。

    其中又有多少真的跟少林寺有关系,更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

    靠山吃山,靠庙吃庙,很正常。

    登封市西郊,付朝霞和乔卫国坐着公司租赁的奥迪轿车,一路往西走。

    乔卫国不时看看车窗外面,五年时间过去了,这边的变化也很大,都快认不出来了。

    本地的司机将车停在一个大院门口,说道:“到了,付经理,你看是不是这?” 我在教室被强了 好爽|乖乖让医生好好检查h

    付朝霞关心的看向乔卫国,乔卫国点点头,推开后车门下车。

    奥迪车停在一条双向两车道的普通公路边上,旁边就是一道大铁门,铁门上边有一道横跨门柱的弧形钢梁,焊接着铁板牌子,可能日久失修,油漆早已褪色,布满了铁锈。

    但隐约可以认出来,上面写了一行大字——天下武功出少林!

    钢梁下面,两扇大铁门紧紧关着,紧靠在一起的门上,拴着婴儿小臂般粗细的铁链子,上面挂着偌大的一把锁。

    铁门前的水泥地开裂,无数杂草顽强的从中冒出头来,最高的一些快长到人腰了。

    铁门两边的墙上,涂着很多标语,有计划生育的,有严打的,还有武校的广告,但时间太长,墙皮斑驳掉落,都不完整了。

    阳光直晒下,乔卫国顶着一颗光头,站在离大铁门不远的草跟前,静静的看着挡住视线的铁门,不说一句话。

    付朝霞从后面走过来,陪着乔卫国站在太阳地里。

    武校关门了,从铁门和门口来看,关了不止一年了。

    付朝霞看眼乔卫国,想说话却又忍住了。

    乔卫国的光头上有汗流下来,伸手抹了一把,这才想起来,连忙转头去看,旁边的小付脸上晒的全是汗,出门前化的淡妆都要花了。

    “走吧。”乔卫国拽了根狗尾巴草。

    付朝霞问道:“不看了?”

    乔卫国摇摇头:“都倒闭关门了,没啥好看的。”

    俩人回到车上,付朝霞打开包,取出湿巾,先让乔卫国擦汗,又找出化妆棉,拿起了小镜子。

    本地的司机师傅好奇问道:“以前在这练过武?”

    乔卫国接话:“学过一阵子。”他问道:“这个少邻武校啥时候关的门?”

    司机师傅仔细想了想,说道:“好像招不上学员,2000年左右就关门了,后来又租给过另外一个武校,开了没多久,也关门了,再具体的我不大清楚了,登封没别的,就武校多。”

    他问道:“付经理,乔总,您二位接下来去哪?”

    乔卫国说道:“找个商店或者超市我买点东西,然后去嵩山公墓。”

    司机一听就知道乔卫国和付朝霞俩人要去嵩山公墓祭拜人,问了一句确定以后,带俩人去相应的店里买好东西,赶去嵩山公墓。

    乔卫国参加过教练葬礼,临离开登封前,又专门来拜祭过,公墓这边不可能大拆大建,还是当年的布局,没有耗费多大的力气,就带着小付找到了地方。

    来到墓碑前面,打开酒瓶倒上酒,又烧了纸钱。

    知道教练好买东西,乔卫国连续烧了好几亿,才停下来。

    小付细心,挑着还在燃烧的纸钱,好完全烧透。

    乔卫国站在墓碑前面,看着碑上刻着的名字,沉默着。

    他是个简单的人,但再简单,这几年也认识到,教练对待他,并不像他以前想的那样。

    但人死灯灭。

    乔卫国没有计较前尘往事,只是默默念叨:“师傅,你的心愿我帮你完成了,希望你在下面过得好。”

    念到这里,他又默默加了一句:“我给烧了几个亿纸钱,你应该不缺钱了,在下面就别烧油锅了。”

    纸钱烧尽,付朝霞确定火全都灭了,站起来陪着乔卫国站在墓碑前面。

    乔卫国这几年过得很好,对于教练,没有怨恨,没有后悔,也没有指责,只是默默的念叨几句,就对付朝霞说道:“咱们走吧。”

    付朝霞看眼墓碑,点点头:“走吧。”

    俩人一前一后,出了墓地,下车回登封市区。

    第二天,乔卫国陪着付朝霞,在无数媒体记者的镜头前,代表吕氏餐饮与少林寺正式签署合作协议。

    得益于少林寺和吕氏餐饮巨大的名气,媒体一经报道,引发巨大轰动。

    少林斋菜馆刚宣布开店计划,就红遍全国。

    这也是吕冬愿意与少林寺合作的关键。

    少林寺的金字招牌这年头太好用了。

    随后,按照双方签署的协议,吕氏餐饮与少林寺联合投资,在泉南市高新产业城区注册成立一家全新的餐饮公司,公司定名为少林寺餐饮管理有限公司!

    新公司以少林寺为名,是为了宣传效应,实际上是吕氏餐饮绝对控股的子公司,吕氏餐饮占股高达百分之七十。

    这家公司的日常运营管理由吕氏餐饮派遣的付朝霞团队全权负责,少林寺方面可以派驻财务监督,但不得干涉公司日常经营管理。

    投资双方按照股份比例分红。

    不过,想要开店还有大量工作要做,尤其是招聘和培训厨师方面。

    吕氏餐饮研发部的总经理杨峰,在谈判达成一致的时候,就带领团队前往少林寺考察,准备适合少林寺文化的菜单和相应的规范化制作流程。

    这不比制作相对简单的火锅或者西式快餐,培训合格的厨师需要一定的时间。

    吕冬数次跟杨峰商议,探讨未来大规模开业以后,菜单中的菜是否可以进行制作拆解,由加工厂流水线加工半成品,店面厨房只进行最后一步加工。

    大概就像泰丰园黄焖鸡那样。

    这些都需要探讨和摸索。

    …………

    “素菜?这玩意有啥吃头?”

    吕家村村前广场上,吕建仁坐在亭子里的石头凳子上,对吕冬说道:“就算做的再花哨,能有肉菜好吃?硬菜!硬菜!有肉才能叫硬菜!”

    吕冬就坐在七叔对面:“不一样,不一样的,七叔,现在很多人有了钱,在吃上比几年前挑剔多了,不止要吃的好吃的香,还要吃的健康!”

    吕建仁不认同:“素材就比肉菜健康?”

    铁公鸡游荡着过来,正好听到吕建仁的话,进了亭子里面,说道:“可不是嘛!真比肉菜健康!老七,你看这几年生活好了,高血压,高血脂,糖尿病,一个比一个多,咋来的?都是吃好的吃出来的!没听专家说,这叫富贵病!”

    吕建仁吐出一口烟:“说得跟以前没这些病一样。”

    铁公鸡坐下,说道:“你看看现在,又是癌症,又是心脑血管疾病的,早年间吃糠咽菜的时候,哪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病!”

    “你……”吕建仁一个劲的摇头:“老铁,不是我说你,你说话办事就不带点脑子。”

    铁公鸡反问:“啥叫我不带脑子!以前就是没有这么多好不好!”

    吕建仁反驳道:“早年间那是条件不好,家里人老了得了病,不都是叫村里的大夫看看?好的到镇上去看看,有几个去照CT检查的?得了病就随便找点药吃,治不好没钱了就等着黑白无常上门,能检查出得的啥病来?”

    铁公鸡说不出话来了。

    吕建仁得势不饶人:“不说别的,就说咱村里,咱爷爷那一辈,能活到六十岁就算高寿了,大部分人五十来的不就没了?就算能活着的,一个个老的也不像样,哪跟现在一样,六十多还挺健壮。”

    铁公鸡皱眉,转头问吕冬:“冬子,他说得对?”

    吕冬说道:“别的我不知道,但上了五十的,同样的岁数,现在的老人普遍比以前健壮……噢,对,还有咱国家的平均寿命,一直在不断提高。”

    铁公鸡点点头:“好像是这么回事。”

    吕建仁指了指他:“老铁,就你这倒胡的,还开厂子做生意,也就是冬子拉着你,要不早叫人坑死了。”

    铁公鸡摆摆手:“去!去!去!老七,你个狗嘴里就蹦不出象牙来!”

    这兄弟俩吵吵闹闹这些年,大家伙早都习惯了。

    等铁公鸡离开,吕建仁说道:“咱村的金蝉种下去了,今年出不了,得等上两三年,想吃还得去外面买。”

    他问道:“对了,你媳妇老家的山上,是不是出山水牛?”

    吕冬说道:“要雨后才能出,平时不好逮。”想到七叔就好这一口,他难得不刺挠:“咱县里正准备搞南部山区开发计划,宋娜想推动她老家石头村进入其中,我和她说好了,过两天去山里看看,可能在那边住两天玩玩,要是能碰上下雨,我就给你逮一些回来。”

    吕建仁咧开嘴笑了:“行,我就等你的山水牛下酒了。”

    吕冬丑话说在前面:“这东西等下雨才出,到时不下雨我也没招。”

    俩人正说着话,二奶奶从东边过来,人还没到跟前,就吆喝道:“老七!老七!赶紧的回家看看去!钉子的老师来家访了!”

    吕建仁诧异:“老师来家访?来干啥?这熊孩子,不会惹事了吧……”

    吕冬催促道:“赶紧的!走!回去看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8871.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