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含花吸核( 操骚货)最新章节列表

回到东京,已经下午六点左右。

    孩子们打算在阿笠博士家顺便吃了晚饭,再回家。

    柯南确定池非迟和灰原哀不会往外说,才放心下了车。  含花吸核( 操骚货)最新章节列表      

    灰原哀下车后,没有急着关车门,“非迟哥,你确定不留下来跟大家一起聚餐吗?”

    “我把鳝鱼送到养殖点去,”池非迟叮嘱道,“处理好的食材在博士那里,你们自己料理。”

    “你还要顺便给朋友送兔肉便当吧?”灰原哀笑着问道,最近交到新朋友了吗?”

    池非迟忍住说出‘改天要不要带你去见见’这种恶趣味浓烈的回复,“算是。”

    “那你去吧,跟朋友好好相处。”

    灰原哀有些欣慰地关上车门。

    非迟哥能多交朋友,那是好事。

    ……

    一个小时后,一辆黑色保时捷356A开到路边停下。

    池非迟上了副驾驶座,打开拎过来的袋子,往外拿餐盒、一次性筷子和饮料杯,“黄瓜焖兔肉,野菜饺子,柠檬茶。”

    琴酒拿起放在手边的平板,解锁,点开扫雷游戏,丢到后座。

    非赤‘嗖’一下蹿向后座,开始今日扫雷小游戏。

    琴酒一盒盒开盒看菜,神情平静地问道,“拉克,你不会往里面下毒吧?”

    有点后悔,一没有全程盯着拉克做菜,二没有带个试毒的人过来。

    眼前色香味俱全的菜,简直是在问他赌还是不赌,看过拉克做的食物,他一点都不想再吃街边买的便当。

    虽然做得好的菜品看起来都不会太差,但拉克做肉食经常放调料腌制,量把握得也很好,兔肉闻起来没有太明显的调料味,却又有着比那些肉食更强烈的熟肉的香气,吃起来的味道肯定也不一样。

    至于野菜饺子,看样子应该没放过调料,还是蒸出来的,很清淡自然。

    再加上还有柠檬茶,他连进店吃高级料理的兴趣都没有了,更别说便当……

    “你想多了。”池非迟无语拿了自己那份开吃。

    蛇精病琴酒绝对有被害妄想症。

    琴酒没再纠结,拿了筷子尝菜。

    如果之前拉克对贝尔摩德下毒,是因为贝尔摩德表露出了‘戏耍’的态度,那么,拉克现在确实没理由下毒。

    嗯,跟他想的一样,野菜饺子里没有调料味,应该只放了盐,做饺皮的时候似乎也加了一点盐,吃起来味道自然偏淡,但又不会显得太淡。

    腌制过的兔肉加黄瓜焖,是真的好吃……

    尝过之后,琴酒对味道满意,且确认自己没有毒发身亡,这才放心吃饭。

    后座,非赤用尾巴尖戳平板,玩扫雷玩得不亦乐乎。

    两人吃过饭,池非迟下车去路边垃圾桶丢了餐盒,回到车上才问道,“基尔怎么了?”

    “她对暗杀土门的行动顾虑太多,”琴酒放下车窗,让车里的饭菜气味尽快散出去,顺手拿了支烟咬住,脸色有几分阴沉,“虽然她的顾虑有道理,由她出面引出土门,她就有可能被警方盯上,但朗姆已经提供了另外两个政客的把柄,把那两个家伙拉进来,等行动结束,她可以对外解释自己只是想对那些议员候选人进行独家专访,才会委托侦探去调查候选人,选中了这三个人,她是电视台的主持人,想拿到其他人没有的专访报道很正常,至于暗杀的事,反正不需要她动手,她完全可以推脱自己不知情……不过就算是这样,她似乎还有别的顾虑。”

    “她之前可没反对。”池非迟提醒道。

    “她是不反对由她去接触土门、利用专访的名义把土门约出来,”琴酒拿起车上的点烟器,低头点了烟,“不过她希望在她和土门碰面前,就把土门解决掉,比如在她下车、土门走向她的过程中,以此减轻她的嫌疑,而不是由她把土门带到特定的地点。”

    池非迟知道琴酒为什么不答应水无怜奈的提议了,“这么做确实能减轻她的嫌疑,不过在土门移动过程中,可能出现意外、导致行动失败,土门最好停在某个地方,才方便狙击手瞄准,一击必杀。”

    “哼……土门那个家伙身边的保镖很忠心,要是有危险,拼了命也会站在前面帮他挡住子弹,而那家伙的身手也过得去,要是无法一击必杀又惊动了他,再开一枪杀死他的几率会很低,他自己也会提高警惕,在议员竞选的关口,他还可以申请保护,以后再想杀他可就难了,”琴酒盯着飘到前车窗前方的一缕烟气,沉声道,“相比起来,我在意的是基尔的态度,这一次她做决定比以前犹豫得多,我倒是想知道,她只是想确保自己能全身而退,还是说……参与暗杀一个在日本很得民心且有影响力的议员候选人,会让她有别的什么麻烦!”

    池非迟转头看着琴酒,“她出国采访是电视台的安排,还是……?”

    这一次行动,该做的准备已经做好了,只要水无怜奈按照计划行事、自己不做蠢事,警方那边就能够应付过去,风险算不上太大。

    身在犯罪组织,哪次行动没有风险?

    但如果水无怜奈是卧底,那就不一样了。

    土门康辉在当下有着‘未来首相’的呼声,不止是普通民众,还有着分布在政界、军方、商界的支持者。

    如果水无怜奈参与犯罪组织对土门康辉的暗杀,以后又被查出是CIA卧底,支持过土门康辉的、在政界军方的人不会善罢甘休,会不会觉得这是美国方面为了抹杀一个优秀领导者而故意顺水推舟?甚至本来就乐见其成、引导促成这一切?

    各国特工部门暗地里的龌龊可也不少。

    一旦牵扯到这些,事情就会变得很麻烦,而水无怜奈作为CIA一个情报探员,没有那么大的权利来决定要不要参与这次行动,这种事需要上报给她的上司,再由她的上司与知情的人进行会议商讨:要不要冒着可能引起日方多方反击的风险,让水无怜奈参与这次暗杀行动?

    如果商讨结果是参与,水无怜奈会接到消息,让她以‘保全自身’和‘继续潜伏’为重,如果商讨结果是不参与,那么,水无怜奈的任务很可能就是——做好结束潜伏的准备、撤离前尽力搭救土门康辉。

    由于CIA不是日方情报部门,他猜测CIA一方讨论之后,结果大概会是——参与暗杀行动,不要让日方知道CIA探员的身份。

    形势紧张的话,水无怜奈恐怕还需要以死亡来断绝自己跟CIA的关系。

    不过CIA怎么决定不重要,重要的是,水无怜奈在行动前,到国外去进行采访,就可以趁机接触某个线人、把这件事上报自己的上司。

    当然,水无怜奈出国,不一定是水无怜奈自己的决定,也有可能是组织想看看水无怜奈有没有问题……

    “这事你得去问朗姆,不过是不是电视台的安排已经不重要了,”琴酒说着,眼里带上些许冷意,“我们要确认的是,基尔从国外回来之后,态度有没有发生变化!”

    “跟她约了几点?”池非迟问道。

    如果水无怜奈之前犹豫不决,出了趟国态度就变了,那琴酒心里的怀疑会更深。

    “晚上九点十分,”琴酒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等确认安全的人就位,我们再过去,别抱太大希望,如果基尔有问题,还能在组织待这么久,她不会那么容易就露出破绽的。”

    ……

    晚,码头仓库区域。

    一辆白色车子转进仓库区,开车的水无怜奈看到前方仓库门口停的车后,放慢车速把车停下,下车走上前。

    她很清楚,自己已经引起了组织怀疑,但没办法,这么大事,她必须上报、看上方怎么决定。

    不过她在组织潜伏这么久,不是没有丝毫信任度的新人,组织应该不会因为一点不确定的猜忌,就直接对她下杀手。

    只要她这边应付过去……

    前方,一缕淡淡的白烟飘出保时捷车窗,朝着上方悬挂在仓库门前的电灯泡飘去。

    琴酒叼着烟,盯着后视镜里的水无怜奈走近,帽檐和头发在脸上投下阴影,脸上没什么表情,就连眼里的冷意都收敛不少,显得十分平静,“你可别乱下手。”

    池非迟已经换到后座,让非赤躲回了衣服下,坐在琴酒斜后方,垂眸盯着手里的伯莱塔92F型手枪,慢慢把消音器装上,“我知道。”

    水无怜奈走到车窗前停下,身上还穿着职业裙装,跟一个刚忙完工作的女职场精英没什么两样,没有多看昏暗后座的人影,微笑看着琴酒,调侃道,“我才刚下飞机、吃完饭就得赶过来,琴酒,这么急着把人叫过来,可是很没风度的行为!”

    “哦?那真是抱歉,”琴酒转头看水无怜奈,“那么,你的答案呢?”

    “我可不希望被警察盯上,总要为自己的处境考虑一下,不是吗?”水无怜奈没有回避琴酒的视线,神情悠然,似笑非笑道,“就像我之前说过的,就算需要把人引到特定的位置去,也可以让那个摄影师去做吧?”

    琴酒盯着水无怜奈,“我保证要万无一失!”

    水无怜奈沉默了片刻,“在我出国采访之前,似乎有极端粉丝躲在我家附近,一直在不停地骚扰我,这次我出国了几天,想看看那家伙是不是放弃了,还是打算继续纠缠下去。”

    琴酒嘴角笑意讥讽,“基尔,那种家伙……你该不会还要组织其他人来帮你处理吧?”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863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