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受屁股卡在了墙上np(小说h)最新章节列表

   陈玄丘匆匆赶到雷音宝刹,却只得了一句“吾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

    但多宝道人讲了一天的经,这经义都是什么?

    不知道,他没听见。      受屁股卡在了墙上np(小说h)最新章节列表    

    不过,“众生随类各得解”嘛,所以,听了又如何,没听又如何?

    我自有我理解,自然随心所欲。

    八宝桂树迎风摇曳,落英缤纷。

    陈玄丘伸出食中二指,信手拈住一瓣飘来的桂花,望着上座的多宝道人微微一笑。

    多宝坐在上首,一见陈玄丘到了,只听了自己最后一句话,便面露神秘微笑,心里不由咯噔一下,这厮又在打什么主意了?

    对这个无意中一句话,对自己有了点化之功的陈玄丘,多宝不知为何,始终有一种莫名的……

    他也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是敬?是畏?

    不可能,这太荒唐了。

    或许只是既器重他,又有些怕他胆大妄为的患得患失吧?

    多宝也说不清楚,只是见这陈玄丘拈花一笑,娑婆教主心里便有些发毛。

    世尊当机立断,马上预做埋伏。

    多宝道人一指陈玄丘,赞许道:“吾有普照宇宙、包含万有的精深正法,熄灭生死、超脱轮回的奥妙心法,能够摆脱一切虚假表相修成正果,其中妙处实难一一言说。

    吾以观察智,以心传心,众人悟得多寡,存乎一心。天人师菩萨拈花一笑,顿悟根本,由是可证菩提。故,吾于教外别传一宗,以天人师菩萨为自在王佛,望汝能护持一宗,相续不断,造福众生。”

    一时间,在座诸佛、诸菩萨、诸罗汉、诸尊者人人露出艳羡之色,向陈玄丘合什礼拜,参见自在王佛,赞美之声不绝于耳,“功德无量”之号,响彻佛土。

    陈玄丘先是微微一愣,这一不小心,又升官了?

    但是看到世尊若有深意的一眸,陈玄丘顿时恍然。

    我今封你为佛,我是佛,你也是佛,咱俩从身份上来说,从此平起平坐了喔?

    所以呐,我是干涉不了你,也不会干涉你的。

    我于教外,为你别开一宗,由你担任宗主,你就把你带来的这些惹祸精全都收进去吧。

    大家红花绿叶白莲藕,有福同享。你若闯出名堂,本座也脸上有光。

    你若惹了祸,呵呵,我既管不得你,你又自立一宗,关我何事?

    死道友,莫死贫道。

    死道友,莫死贫道……

    陈玄丘心道:“世尊真不愧是受西方二圣熏陶多年,做为他们最得意的衣钵传人,这行事作风,当真学到手了。正好,我只借你山门,暂避锋芒。等我真正亮出獠牙时,你想护我也是护不住的,正好求一个逍遥自在。”

    于是,陈玄丘向上座的多宝和宝刹内向他行礼道喜的诸人合什还礼,皆大欢喜。

    多宝这才向随陈玄丘而来的众人一一望去,看见孔九翎,多宝双眉一挑,大是欢喜。

    他在截教时,本与一位孔雀化身的道友交好。而且孔雀为凤凰旁支,亦极尊贵,今竟有禽族尊贵血脉来投,自然脸上有光。

    于是,多宝开金口,封孔九翎为孔雀大明王菩萨,菩提灌顶,顿悟智慧。

    再一转眸,多宝颜色更喜,陈玄丘见他喜形于色,转眼一看,顿时唬了一跳。

    长腿细腰、胸器逼人,身材高挑婀娜,竟是龙女敖鸾,她怎么也来了?

    敖鸾示威地横了陈玄丘一眼,人家在他身后站了半天,偏他眼瞎,竟看不见。

    陈玄丘引来的人,人族极少,魔族也极少,基本上以妖族居多,放眼望去,在多宝眼中,俱可一眼便看见本相,真是各种飞禽走兽,济济一堂 。

    好在多宝原本是通天教主座下首席大弟子,通天教主有教无类,是最早灌彻众生平等理念的圣人,门下弟子多有妖族,多宝早就见惯不怪了。

    于是,又看见黑犀、佘夫人、黄耳……黄耳变成宠妻狂魔了,居然把他那八个兔女郎也一并带来了。

    多宝便也不再一一授封,先立十二护法神将,是为金毗罗大将,即子鼠。伐折罗大将,即丑牛。再立迷企罗大将,即为寅虎……

    以此十二生肖,顿时划出一群,其首领为神将,其部属同族自然各归门下。然后再就其他信众予以授封。

    陈玄丘没听都封了他们些什么名号,他正在想,多宝许我自立一宗,我这山门,立在哪儿合适呢?

    ……

    这厢多宝大开山门,兼收并蓄。

    那边,太白真君却是破开空间,踏入了冥界大地。

    太白真君望着高高不见其顶,有如三本巨著垒成一座高山的酆都山,踏空飞去,及至山下,便向山上行了一礼,朗声道:“天界太白真君,奉上界天帝法旨,求见北阴大帝。”

    须臾,一位判官从那酆都山上腾空而起,站到了太白真君对面。

    太白真君一见,心中颇为不喜,北阴大帝当然不会前来迎他,但他以为,至少冥王会亲身一迎吧?

    毕竟他不但是一方星君,尊贵无比,而且此来代表天帝。

    却不想冥界竟只派了一个判官,看他两眼无神的样子,大概这一两天死人太多,他熬夜加班所至。

    哎,打工人不易呀!

    这样一想,太白真君便息了心头怒气,对那判官道:“吾奉天帝旨意而来,求见北阴大帝。”

    判官打个哈欠,道:“对不住,星君来的不巧,大帝闭关多年了,尚未出关。”

    太白真君道:“既如此,请冥王陛下一见。”

    判官道:“冥后娘娘待产,冥王陛下紧张万分,时刻守在身旁,暂不见客。”

    客?

    谁是客?

    我奉天帝旨意而来……

    想到天庭虽屡屡施压,但冥界尚未低头就范,向天帝称臣,太白真君只能不去计较这一说辞,但语气却已强硬了几分。

    太白真君道:“那么,就有劳足下,将天帝旨意传晓冥王了。天帝垂询两件事。”

    “不知天界上帝欲请教何事,星君但说无妨。”

    太白真君假装没听见他话里加重了语气强调的“请教”二字,说道:“天帝问,居于孟婆庄的巫族何以破开空间,返回人界。冥王身为冥界之主,何以纵容其行为?”

    判官乜视着太白真君,晒然道:“巫族居于孟婆庄,乃后土娘娘的亲族做客,非我冥界中人,不受冥王管辖。他们既是来做客,何时来,何时走,与我冥王何干?”

    太白真君硬着嗓音道:“好!冥王若是如此答复,我自会转告天帝。”

    那判官呲牙一笑,道:“崔某此来,正是代表冥王陛下。这两日地府新增阴魂无数,崔某忙得很,不知星君还有何事,还请快快道来。”

    太白真君道:“本星君正要说。天帝问,人族中近日多有冒犯神威,遭到天谴者,魂归地府。此等人大逆不道,罪无可恕,当贬入畜生道,以儆效尤,不知地府如何处置的。”

    崔判官道:“赏罚裁断,自有地府律条,无需天帝过问。不过,天庭地府,一向友好,崔某个人,倒是可以向星君透露一二。”

    太白真君忍了忍气,道:“请教?”

    崔判官眉开眼笑,道:“地府神职,一向空缺多多,致使地府运行颇多迟滞。近两日堕入地府者,多为神念纯粹而强大的阴魂。

    冥王陛下求贤若渴,唯才是举,分授神职,用不了多久,相信地府就可高效运转,三界更加平衡啦。”

    太白真君怒道:“他们忤逆天庭,罪大恶极,却反授神职,加以重用?”

    崔判官道:“这不是没忤逆冥王么?”

    还不等太白真君发火,崔判官便嘻皮笑脸地道:“开个玩笑,哈哈。只消先喂他们一碗孟婆汤,前尘尽忘,从此受地府约束,勤恳做事,以此为其往昔罪孽赎罪。如此处理,冥王陛下何等英明。”

    太白真君的脸已经黑了,崔判官却是皮笑肉不笑地道:“星君要问巫人离开冥界之事,往那边去,三万三千三百三十三里之外,过奈何桥,往孟婆庄中,求教后土娘娘便是。”

    太白星君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他以武力见长,此时已经冲上去一拳打烂崔判官的鼻子。

    崔判官讶然道:“星君奉天帝旨意而来,难不成竟不敢去见后土娘娘?”

    太白星君冷笑一声,身形一转,便向孟婆庄方向飞驰而去。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925.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