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汽车资讯

每走一步顶一下好凶(苏姒 狐九)最新章节列表

 宁奕轻轻一言。

    坠入女子神魂之中,一石激起千层浪。

    手提薄纱遮蔽玉体的女子,眼神变得惘然,空洞,喃喃道:      每走一步顶一下好凶(苏姒 狐九)最新章节列表      

    “奴婢……名为苏姒……”

    “出身南疆……从合欢宗来……”

    不过小半盏茶功夫,她将自己所有的秘密袒露而出。

    宁奕收回无声延展的神念,神情阴沉。

    一个合欢宗栽培而出的媚术女子,来到西海,竟然成功将整座蓬莱当做炉鼎。

    实在是荒谬。

    那位败坏仙岛灵气的叶氏孽嗣叶云枭,更是死有余辜。

    这最后一次的神念试探,让宁奕确信,仙岛之变,与影子无关,落空的同时心中不免多出了三分庆幸。

    影子并非是无孔不入,至少封闭外界的蓬莱,也隔绝了影子的侵蚀。

    下一刻!

    苏姒恍然回过神来,她意识到刚刚自己说了什么之后,俏脸写满惊恐。

    这一次的惊恐,是实实在在的恐惧,不再如先前那般,有演戏设套之假。

    她抬起头来,只觉得面前那袭黑衫……道心之坚固,手段之果决,实在有些惊人。

    “大人……奴婢知道错了,奴婢愿意做牛做马,只要大人愿意放奴婢一命……什么需求,奴婢都可以满足……”

    最后几字,带着腼腆,羞涩,惶恐,缓慢吐出。

    苏姒这女人,将人心揣摩到了极点。

    她将姿态放到了最低,一边开口,一边跪伏着向前挪动,同时小心翼翼观察着宁奕神色。

    女子咬着嘴唇,媚眼如丝。

    宁奕则是神情平静,近乎于木然。

    他无视了苏姒的话语,容貌,一切蛊惑手段。

    这苏姒,与叶云枭双修,加上服丹,本身也是一位星君境高手,看来叶云鹤口中所说的“悍不畏死”的门客,也是她以媚术蛊惑,于是甘心赴死的傀儡死士。

    媚术之道,虽为小道,但修到最后,亦可抵达终点——这是一门直抵灵魂的道法。

    苏姒境界因为服丹缘故,虚浮不定,真正对敌厮杀,同境修士对她乃是必胜之局,可偏偏由于这桩媚术……同境修士很难不受影响。

    即便同为女性,亦会感到心动,恍惚。

    刹那恍惚,便可奠定胜负。

    俯低身子,如猫爬行的苏姒,在接近宁奕的过程中,掌心轻轻按住床榻某处隐蔽角落。

    养心殿内一片寂静。

    但殿外那凡俗之人不可查觉的声响,在宁奕耳中,却是如雷鸣一般。

    伴随着苏姒那隐蔽的轻轻一按,远方有数十道飞剑破空之音,正在迅速接近……

    宁奕挑了挑眉,目光向下瞥去。

    这“妙人丹士”,是想要与自己奋力一搏了。

    最后三尺距离,苏姒眼中渗出一缕幽火,一双绝美眼瞳,顷刻化为一团碧绿火光,在这一瞬,仿佛要将宁奕心魄全都摄去!

    她从床榻上飞扑而起。

    宁奕直视着那双眼瞳,呆如石塑,果然一动不动。

    只一刹!

    苏姒扑到宁奕身上,真如一只野猫,双腿缠在宁奕腰间,十指如钩,狠狠向着宁奕天灵盖挖去,先前的满面柔弱烟消云散,此刻尽数化为狠戾——

    之前,她看到了那一缕剑气穿帘而过,瞬杀叶云

    枭。

    那一刻她便知晓……眼前这男人,乃是一名飞剑剑修!

    飞剑剑修境界再高,也怕近身!

    因为他们体魄太弱,一旦陷入近身缠斗,飞剑施展不开,极其容易丧命。

    “你太大意了……”

    苏姒声音嘶哑,带着笑意。

    她十指扣住宁奕额首天灵,猛然拧腰,发力。

    下一幕,便是将这男人的头颅掀开……这副场景,其实早就在苏姒脑海中浮现了无数遍,在陪叶云枭双修的每一个长夜中,苏姒心中都会抑制不住的涌现杀机。

    若有一日,叶云枭这尊炉鼎再无利用价值,便会是这个下场。

    今日叶云枭死了。

    自己送这个陌生男人一程,也算是替他偿命。

    十指落下的那一刻,苏姒心中竟是有三分遗憾……这男人,如此杀了,倒是有些可惜,自己还想尝一尝这炉鼎的滋味。

    想必,是比叶云枭味道更好吧?

    下一刹,苏姒神情便陷入呆滞凝固。

    只见她十指攥拢落下,狠狠一拔,竟是连宁奕一丝体魄都无法伤到,十指指尖刮擦出金铁火花,带出刺破耳膜的尖啸声。

    她仿佛看鬼一般,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黑衫男人。

    自己是碰到了什么怪物?!

    飞剑剑修,怎么会有如此强悍的体魄!

    此时此刻,苏姒还缠在宁奕身上……远远看去,两人似乎还保持着一个“风光旖旎”的暧昧姿势。

    直到宁奕轻声开口:“既然你喜欢炼丹,我便送你一程。”

    黑衫之上,陡然翻涌火浪。

    这副暧昧姿势,便看起来极其渗人。

    轰的一声,搂抱着宁奕的苏姒,浑身被朱雀虚炎点燃,化为一个火人,跌落在床榻之上,虚炎迅速蔓延,随着飘摇席帘,传递到养心殿四处。

    宁奕没有多看苏姒一眼,转身缓步来到养心殿前。

    远方飞剑悬空,密密麻麻,声势浩大。

    宁奕伸出一只手,两根手指并拢,缓缓抹过,远方长空,一缕剑气如流星般扫尾掠出——

    宁奕以剑念在养心殿方圆百丈之内,画了一缕金灿长线。

    叶云枭和苏姒栽培出的心腹死士,悬停在长线之外,果真悍不畏死,撞了过来。

    于是……

    他们便真的死了。

    一蓬蓬灿烂鲜血,如烟火般绽放,背负双手的黑衫宁奕,踩着细雪悬空,身下是熊熊燃烧的养心大殿。

    “叶云枭,苏姒,都已死了。”

    宁奕望向那些没有撞入剑气金线范围内的剑修,淡淡道:“诸位若想为他们报仇,便来一试吧,宁某来者不拒。错了今日,就没有下次了。”

    叶氏宗堂的那些弟子,看着这个脚踏飞剑的年轻人,神情复杂,有愤怒,也有惊疑,还有释然……

    但却无一人敢上前。

    看到这一幕,宁奕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如今蓬莱仙岛,究竟有多少人是叶云枭心腹,宁奕尚不知晓,他也没那么多心思一探究竟,索性选择粗暴一些的办法。

    宁奕挥手,撤去那缕剑气长线,问道:“或者你们一起?”

    这一次,飞剑剑群不再安宁,有人已经准备出手。

    便在此刻——

    远方剑气轰鸣,一缕流光飞

    速掠来!

    叶云鹤驭剑带着两位弟子,赶到仙岛极北。

    人未至,声先至。

    “不可无礼!”

    躁动不安的飞剑剑群,看到是叶云鹤,缓缓平定下来。

    白发黑袍男人,悬于宁奕和叶氏弟子之前,他抬起双臂,望向飞剑当中的几位领首者,冷冷道:“狐九,古午!宁先生乃是叶祖的亲传弟子,既知他替叶氏杀了叶云枭,你们还准备动手?”

    飞剑剑修中的“狐九”,“古午”,神情错愕。

    叶云鹤又道:“你们在做什么!都忘了剑仙祠的祖训了吗?”

    那些飞剑剑修,在听到宁奕叶祖弟子身份之后,皆是震撼……而后无论心思,一个一个俱是撤去剑念,不再如先前那般充满敌意。

    事实上,若他们真的上了……

    便会与先前那些死士一样。

    另一边,叶云鹤连忙传音,道。

    “宁先生,我来晚了……这件事情,或许有更好的解决方式。”

    宁奕神情平静,摆了摆手。

    叶云鹤来的倒不算晚,再晚一些,叶氏宗堂的清洗结果应该已经出来了。

    “叶氏宗堂内,有我信得过的心腹。这些年,我也一直在等待机会……”叶云鹤措辞之后,认真道:“宁先生,仙岛霍乱,杀人虽然有用,但过于血腥。我可以揪出那些叛徒,还叶祖一个清净。”

    宁奕轻声道:“既如此,便交给你好了。”

    叶云鹤听此一言,心中长长舒了一口气。

    他再看宁奕,那张温和无害的脸庞,横竖看去都写满了杀胚二字……

    实在让人心悸。

    仙岛数年之乱局,根茎交错,的确是复杂难解。

    以杀解杀,的确是一个粗暴却有效的办法。

    只是这破局之法,叶云鹤却是自问想不到,也做不了。

    他是仁慈之人,不然又如何会甘愿让位给叶云枭?

    “不过……送你一句话,慈不掌权。”

    宁奕平静道:“叶氏不清理干净,还会有下一个叶云枭。离开仙岛前,我希望看到一个令人满意的处理结果,这个结果,也算是还我师尊一个清净。”

    宁奕先前,心中已起了杀念。

    这些飞剑剑修,若因自己杀了叶云枭和苏姒,就要围剿……那么这些人,死不足惜。

    杀了便杀了。

    叶云鹤何尝不懂这个道理?

    他望向远方人群。

    自叶云鹤隐退之后,仙岛枯竭,其实看似是叶云枭与苏姒霍乱所致,但这里沉默忍受的每一个人,都有责任。

    包括他自己。

    按宁奕的意思,是要严惩叶氏宗堂了。

    “宁先生……你大可放心,此事定给你一个满意的结局。”

    叶云鹤深吸一口气,双手抱拳。

    宁奕瞥了眼火光燃烧的养心殿,挥了挥手,山字卷吸力迸发,磅礴虚炎就此掠回掌心。

    叶云枭,苏姒,都已烧成一具焦炭。

    那尊巨大铜炉,还有一枚枚灵气丹药,却是被宁奕保留下来。

    “师尊留下的聚灵阵,我会替蓬莱重启。”宁奕轻声道:“另外,师尊先前闭关的‘剑仙祠’在哪?我想去看看。”

本文链接:https://www.xuegeshuoche.com/qichezixun/105907.html,文章版权归属原作者:栀子花开 所有。更多精彩信息,可关注栀子花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